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陈伟霆:我不怕被新人取代 正如我没法取代前辈

2018/04/02 10:41:03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余亚莲
   
陈伟霆总说,要“跳出安全区”,这是他的一次尝试———不仅仅要负责帅酷型爆、魅力性感,还要负责晦暗、灰色、犯贱……种种人性的复杂面。

y1jv-fyssmme5459951.jpg


  采访者:余亚莲 

  受访者:陈伟霆

 
  1.82米的身高、金属质感的皮衣夹克,因为天气太热,他聊着聊着脱掉了用来“造型”的皮衣,露出毛绒绒的套头衫,笑出两个梨涡,以及一排“整齐列队”、晃人眼睛的大白牙。


  只一秒,他就从“帅酷型”变成了“傻白甜”。


  这很陈伟霆。这是一种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气质。


  在电视剧《南方有乔木》播出前,记者在上海专访了陈伟霆。


  《南方有乔木》是他的第三部时装剧。之前,他在《缘来幸福》、《因为爱情有幸福》里,都是正面阳光的青年才俊,演得都很“幸福”,“不够有挑战性”。


  这一回,他演一个“灰色人物”,有阴沉算计的晦暗面,利用女人建立自己的事业。


  陈伟霆总说,要“跳出安全区”,这是他的一次尝试———不仅仅要负责帅酷型爆、魅力性感,还要负责晦暗、灰色、犯贱……种种人性的复杂面。


  陈伟霆用手比划着主角的“道德水准线”:以普通人的道德为基准,往上走是典型的完美型男主,是无所不能的“杰克苏”,往下走才是《南方有乔木》里他演的时樾 或许会引来争议甚至非议,但“这才是创造角色的过程”。


  “《南方有乔木》给成熟的女生男生看,他们会喜欢的,因为可以看到爱情的复杂性”


  他知道,这个角色或许会给他带来争议,但“就算他是错的、是个贱人,大家也可以去争论,有争论,人物才会有血肉,才会让人反思”。


  刚开始拍的时候,陈伟霆还经常和导演开玩笑:“你不是说这个角色很好吗?为什么我发现自己越演越‘贱’?”


  陈伟霆对记者说:“我其实是在说笑。我拍的时候很爽,因为这才是一个创造角色的过程。这个角色就是这样,我不能为了维护陈伟霆的形象,违反这个角色应该做的事情。”


  记者:之前你的角色都比较完美,甚至有些“杰克苏”,但时樾这个角色相对复杂。选这个角色是为了跳出安全区?


  陈伟霆:拍《南方有乔木》之前,我的时装戏不多,但大多是很幸福的戏,那些戏和角色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挑战。不是说那些戏不好,而是在那个年纪,我不太懂得要怎么去接不同类型的时装戏,我不知道时装戏的弹性原来可以这么大。当时,无论是市场还是我的状态,可能都不太成熟。


  时樾这个角色有一些挑战底线的东西,比较复杂,我找到了一点共鸣,我想要演这种类型的时装戏,值得一试。


  记者:哪方面让你觉得空间大?


  陈伟霆:他走错了一条路,用7年的青春换了一些东西。现在很多戏、很多角色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很多男一号的基调都是往上的,要多正能量就多正能量、要多完美就多完美。但时樾不一样,他并不是一个完全正面的男主,角色有层次,有正的一面,也有反的一面。


  如果把社会道德比作一条基准线,其他电视剧的主角是把这个调性往上调的,比一般人的道德高出好几个水准,每个人都很完美,但时樾的角色调性是往下调的,越往下反而越有血肉。


  正常的角色都要有缺点,男神也要有缺点嘛,所以这个角色表现出来的缺点也挺突出的,所以才会特别人性化,演出来也更有层次。


  记者:你怎么看待时樾的灰暗面?


  陈伟霆:在这个社会里,你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但也会有所妥协,必须要做一些事,从中取得平衡。关键在于你怎么选择。


  记者:担不担心观众不认可时樾的灰暗面?例如他和安宁(注:秦海璐饰)在一起时,因为得不到爱,就利用安宁的资源。大家对于女人利用男人的资源比较宽容,但对男人利用女人的资源有非议,你担心观众有这方面的议论吗?


  陈伟霆:拍戏,或者做一个作品,应该要提供一些问题给大家去想,应该有让人可以反思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就是会有时樾这样的人、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要面对它。有这种争议是好的,如果一部戏是单纯的偶像剧,没有可以讨论、反思的地方,那就跟看MV一样。


  这部戏如果给成熟的女生或男生看,他们会挺喜欢的,因为可以看到爱情的复杂性。


  记者:你怕不怕观众骂时樾“渣男”?他用女人的权势建立了自己的事业,成功之后又抛弃了这个女人。


  陈伟霆:不会,因为观众懂得看戏。有时候你很难通过一个动作或者一件事去判定一个人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永远在担心观众会不会骂你、争论你,是演不了戏的。


  我喜欢这个戏,就是看到那些底线和价值观的问题,可以让大家去思考。就算他是错的,他是个贱人,大家可以去争论,有争论人物才会有血肉。


  我只是在演这个角色,又不是说现实生活中真的有个女人送了我几台车。我在戏里是时樾,不是陈 伟 霆 ,所以,我在创作过程中没有去抗拒这些。


  这个角色,高冷而又脆弱


  剧中的时樾曾是尖子生、成绩优秀的飞行特种兵,当年的他,一身干净洁白的T恤,笑容耀眼、昂首挺胸、意气风发,前途一片光明。


  后来,他成为了别人口中那个靠“安姐”上位的“小狼狗”,只能在黑夜的“清醒梦境”里,露出略带讥讽的笑容,或嬉皮笑脸,或玩世不恭,眼里毫无温度。


  他一面帮着女主南乔,一面满心都是算计


  如果说南乔是活在阳光下的人,那么时樾就是活在阴影里的人。他渴望拥抱阳光和温暖,但又无法面对自己的过去,所以只能在封闭的角落里抱紧自己。


  这是陈伟霆对时樾的思考。


  剧中有场戏,南乔向时樾表白,时樾躲在桌子底下泪流满面,这场戏是陈伟霆自己加的,他想要呈现出时樾高冷背后的脆弱。


  记者:时樾躲在桌子下面泪流满面,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时樾面对南乔自卑吗?


  陈伟霆:时樾面对所有人都是自卑的,他面对不了自己的过去。他自卑,所以他需要一个保护网,即便对自己也要装。


  他面对两个女人时,要演戏;面对兄弟时,也要演戏。根本没有一个真实可信的朋友能让他表白心声,他只能演、只能装。在戏里,他没有说过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我一直怕演“过”了,怕会误导观众,怕我装得太真了、变成“这个人真的很高傲”。我一直在找一个点,怎么让观众知道时樾是怎样的人,我在等机会,也就是这场戏。


  当时我看到座位底下那个空间,那是唯一让南乔完全看不到我、观众看得到我的地方。在那个角落里,我有受保护的感觉,可以安心释放出我的情感,那是表现时樾的黄金时刻,可以呈现他真实的内心想法。


  女强男弱的姐弟恋里,有爱、有恩,更多的是恨


  剧中,时樾与安宁有段女强男弱的姐弟恋,这段感情里有很多不平等,还掺杂了权力、利益、恩情等种种因素。秦海璐饰演的安宁妆容精致、气场全开,压制、控制着时樾。


  两人有段“沙发咚”,时樾掐着安宁的脖子把她压在沙发上,安宁说出他内心的抗拒:“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如果下不了嘴,那就把衣服穿上!”不少观众表示期待陈伟霆和秦海璐这对“小狼狗”和“女王攻”的感情线。


  记者:时樾对安宁说:“如果你需要我就冲着我,不要搞我的狗!”冲过去掐住她的脖子,按在沙发上,你怎么理解这个片段?


  陈伟霆:当时这段是我想的,海璐姐好像不知道。演第一条的时候,我冲过去,我一按她她就咳得特别厉害,呼吸不了……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前辈啊。


  时樾跟安宁之间是在玩一场权力的游戏,无论是感情还是金钱,男人一直被女人压制,丝毫不能反抗,这是件挺可悲的事情。时樾用7年的时间来跟安宁玩这个游戏,他一直想反转这段关系,但最后他发觉,游戏进行到这个阶段时,他还是被她牵着鼻子走。时樾当时只能用这样的力量去表现,这是男人的本能反应,是反抗的表达。


  记者:安宁驾驭了时樾?


  陈伟霆:完全驾驭了。当时樾掐着安宁的脖子,他亲不下去……他一直在跟安宁比权力、一直在斗争。


  记者:除了恩情,他对安宁有爱吗?


  陈伟霆:有。小说好像没有体现,但我们在拍的时候想要表现出来。我一边拍一边跟海璐姐聊、跟导演沟通,我们都觉得时樾对安宁肯定有爱,不然撑不了7年。7个月可能还顶得住。我觉得他们是有爱的,但在时樾的世界里,他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恩,他们在一起经历了太多东西,导致最后分不清这个人是你的恩人、家人还是爱人了。


  记者:除了有爱,还有反抗或者屈辱吗?


  陈伟霆:有啊。他一直在挣扎,他在跟安宁的关系里是很累的,当他看到南乔时,好像释放了自己。


  记者:因为南乔跟他是相反的,一个是阳光一个是阴影?


  陈伟霆:对。时樾可以驾驭南乔,他跟安宁在一起时是完全被安宁驾驭的。时樾熬了7年,突然间看到一个世界是他可以控制的,他突然就释放了,原来世界可以这么美好,原来我可以控制一切。


  记者:跟安宁之间有恨吗?


  陈伟霆:特别恨。一开始没有恨,只有忠心,时樾原本没想到利用她。到后期,他完全被凌驾时,感情就淡了。时樾爱过这个女人,但她出卖了他。当她跟一个有钱人走了之后,我在这个女人身上得不到感情,我就只好拿她的利益、金钱还有权力。时樾把她给的资源做大。她回来后,突然说想重新和时樾在一起,时樾特别反感,把他当成什么了?这个时候,他就只想维持友好的关系,但只是利益上的,其他免谈。


  穿裙子、戴蝴蝶结,陈伟霆忽然装起了可爱


  跳舞出身的陈伟霆身体柔韧性好,演动作戏有优势。从《老九门》开始,他自带BGM的动作戏甚至成了一个话题。


  《南方有乔木》里,他也有不少高难度打戏,在停车场里以一对多,动作干净利落。最关键的是,和人大打出手前,他会细心地叠好西服外套,从容不迫,立刻“苏”了起来。还有地铁跑酷的情节,时樾对南乔告白:“两站后,7号车厢,你看到的第一个人肯定是我!”说完后,南乔上了地铁,时樾则开始在地铁站之间狂奔,成功在南乔踏出车厢时,出现在她面前,让少女心瞬间炸裂。


  除了会耍酷,时樾还不惜用女装Look来讨南乔欢心:荷叶边睡裙、蝴蝶结发带,并拢双腿的陈伟霆托着下巴坐在床沿向南乔眨眼卖萌……迷妹们纷纷评论“太刺激了”“这画面,想扑倒”。


  记者:从《老九门》开始,你的动作戏就一直让观众津津乐道,这回会不会像《老九门》一样自带BGM出场?


  陈伟霆:还好,因为这次的BGM不是快歌,而是比较Dance Song(舞曲)一点的,流行摇滚的那种。《老九门》完全是金属版的摇滚。


  记者:大雨之后去到南乔家,时樾穿了南乔的女装,还戴了一个蝴蝶结头饰,片方说,这是你自己要求的。怎么想到要这样演?


  陈伟霆:这不是我自己要求的,是导演说笑的!当时我在想这场戏怎么才可以逗一点,能哄得南乔笑呢?导演说,你要装可爱吗?我说,哇,这套路!真实的我不会装可爱、太Low了吧。导演说,你要不要穿裙子试试?我说好啊!导演问我认真的吗?我说,对啊!他们就找了一条裙子给我,我觉得还差了点什么,那个蝴蝶结头饰是现场一位化妆师戴着的,我就让她脱下来,给我戴。


  我以后可能一年只拍一部影视剧


  早在2016年,陈伟霆就曾说过,“所有的东西都不希望有重复。”从跳舞到演唱会到演戏,从戏的类型到角色到人设,陈伟霆一直想要跳出安全区,尝试更多可能。


  但在实际选择时,他又是个“讲义气”的人,常常为人情所累,因熟人社会“妥协”。他说他接戏最看重剧本,但也确实干过角色都没定、就因为制片人而一口答应的事。


  2016年陈伟霆接了《醉玲珑》,他答应接的时候,甚至连角色都还没定下来,一切只是因为制片人唐丽君对他有知遇之恩。当年,陈伟霆刚来内地闯荡,第一部戏是《少年四大名捕》,唐丽君看过他的一些片花,主动约他吃饭。陈伟霆说:“我一个人来内地,谁都不认识,出名的制片人唐姐约我吃饭,说想和我合作,我很感动,一直记在心里。后来我在拍电影时,唐姐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北京怀柔郊区找我,我就一口答应了。”


  陈伟霆一方面想要跳出自己的安全区,但另一方面,他又大都在主动找到他的剧本中去挑选,因为来找他的剧组太多了,而且还要讲义气。在某种程度上,这其实是矛盾的。


  记者:一部剧的好坏有时并不在于角色是否重复,而在于剧本、人设、导演、制作班底是否靠谱。你在内地拍剧差不多4年了,接戏的标准有变化吗?


  陈伟霆:我最看重的是剧本,然后就看制作团队。


  记者:一方面你想要跳出安全区,不再重复自己,但另一方面你确实曾因为感激别人,在角色都没有定下来时就接戏,这样其实是有风险的。


  陈伟霆:能帮到别人,这是好事。身在这个圈子里,不能简单地处理问题,很多事情我也控制不了自己,我很容易从情感出发。我是个很讲义气的人,这不仅仅是工作,也是做人的一部分。我每天都在工作,每天都在认识更多的人,等于我每天都在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学做人。从小到大,我妈都教我要讲义气。但我并不会因为跟一个人关系好,再烂的戏也去接,我不会这样。


  现在的我会把剧本和制作团队放在比较重的位置,因为我时间有限,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年拍两三部电视剧,我会受不了。我的最高纪录好像是一年拍了3部电影、两部电视剧。那时我发现根本不能很认真地对待每个角色,因为太忙了,你怎么努力都好,但其实你的整个状态根本应付不了。


  记者:现在会刻意放慢脚步吗?


  陈伟霆:放慢脚步主要就是回家睡觉。我以后可能一年只拍一部电视剧或是电影,这样的规划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记者:你是个讲义气的人,但从现实的角度来讲,你应该要拒绝很多东西、很多人,这样才会比较好。


  陈伟霆:我很清楚自己的缺点,但我不太懂得怎么拒绝别人。要拒绝一个人,我会纠结很久。


  记者:理智上觉得应该选择更好的,但现实中又会被恩义和感情所累?


  陈伟霆:没有累。我会从情感上出发,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我也慢慢长大了,有时我的理智覆盖我的情感。


  记者:跳出安全区就必须敢于尝试,如果有部戏找你演大反派,你会不会因为感兴趣就接下来?会不会在实际操作中不太可能?因为你现在通常都演男一号。


  陈伟霆:为什么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我们现在的市场这么大,还有很大的创意空间。


  记者:就是说你有可能既是男一号又是大反派?


  陈伟霆:对,当然可以!


  记者:你现在面对的剧本是海量的,你会主动从里面挑选,还是会自己接触特别厉害的导演、制片人,争取角色?


  陈伟霆:首先,我没有时间接触特别厉害的导演,我的时间真的很少,还是慢慢来吧。我不是那种很有野心的人,我不会说下一步要拍什么样的大戏、要去结交很牛的导演、要把自己弄得特别厉害。我不是那种人。争取更多的资源,应该是公司帮我去做的。


  如果特别想演这个角色,我就会去演。今年接下来的时间,我的路线跳跃得很厉害。时樾还是有点偶像,《橙红年代》不一样,我很明确地告诉大家,我的戏路会怎么走,这一年,我让我的体能、状态适合拍这种题材的戏 。既然每天都在工作,那就选择自己喜欢的、做得开心的角色。


  我不怕被新人取代,正如我没法取代前辈


  2017年,陈伟霆在采访里承认自己“工作多,但不代表红”。这一年他很忙,开了5场演唱会,有《老九门》、《醉玲珑》等作品上线,上了央视春晚,接了自己喜欢的跳舞综艺,成了不少知名品牌的代言人,拍了不少广告。


  他一直在追求代表作:“如果一个艺人没有好的作品,或者他对你没有很大的影响,他就算再红,也没有什么意思。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你很快、很容易被人替换。”


  记者:你现在的工作量非常饱和,你觉得现在你有代表作了吗?


  陈伟霆:没有,真的没有。《老九门》可以算吧。我在泰国时,很多泰国人说:我好喜欢你的《老九门》。但是,我今年应该可以证明给大家看,陈伟霆是有点演技的。我不是说之前的作品不好,而是说我现在看以前的作品,能找到自己演得不好的地方。现在我选择的角色弹性都特别大,所以你会看到不一样的陈伟霆。


  记者:当辛苦和收获不成比例时,你会不会感觉失落或者沮丧?


  陈伟霆:我觉得自己的辛苦跟收获是成比例的,我很感恩得到的东西。很多剧找我、我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认同、家人也为我现在的成绩开心和骄傲,这都超出了我努力的程度,是完全成正比的,甚至是超出的,所以我特别开心。


  记者:你真的从来不怕被新人取代吗?


  陈伟霆:不怕。就像我也永远取代不了我的前辈,永远取代不了香港的四大天王、取代不了黄渤哥、取代不了成龙大哥一样。


  我从出道到现在,从没想过要取代哪位前辈。我觉得自己现在能取得一点点成功,是因为我从前辈们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光芒、吸取了他们的经验。他们怎么去处理事情,怎么把戏拍得更专业,怎么才算真正的演员、歌手、舞者,都是前辈教给我的。他们开拓了一条路给我们,让我们更好走、知道怎么判断对与错、知道只要往这条路走是怎么样也不会死的。


  记者:怕不怕粉丝喜新厌旧?


  陈伟霆:不怕。我选择这个行业不是为了有多少粉丝我才去做,我真的喜欢这份工作。我很感恩,我和粉丝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一早就让她们不要经常追着我,要有自己的世界,她们有美好生活,很好。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