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万茜:马天宇是个让人容易亲近的男孩

2018/04/11 08:30:05 来源:网易娱乐  作者:派翠克
   
《三国机密》开播前,网上已经开始流传起万茜与马天宇剧中“CP”的剪辑。对于这次和马天宇的合作,万茜说,他是一个还蛮容易让人亲近的男孩。

QQ截图20180411083159.jpg


  采访者:派翠克

  受访者:万茜


  《三国机密》开播前,网上已经开始流传起万茜与马天宇剧中“CP”的剪辑。对于这次和马天宇的合作,万茜说,他是一个还蛮容易让人亲近的男孩。虽然之前没有合作过,但万茜说,她能够感觉到马天宇愿意把自己的信任给到自己,也愿意从她这去拿到他这个角色应该得到的一些刺激。


  网上讨论最热烈的,是两人吃饺子的一场戏。万茜说自己没有去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场戏。“我跟他要拜堂,行夫妻之礼,是一个正式的婚礼。因为我们之前是假夫妻的身份,然后在这,我们决定将来能够跟对方共度终生,所以行了夫妻礼。吃饺子只是中间的一个环节,这是必须要有的。”当时剧组准备的是韭菜鸡蛋馅的饺子,结果两人谁都不想多吃,好在顺利拍了两条便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这次的角色在万茜看来,和自己以往扮演的差别不小。这是她第一次演从一个隐忍到露出女性本真一面的角色。通常的三国题材是以男性群像为主。但这次女性身上的笔墨也相当之重。万茜说马伯庸把女性写得挺透:“马伯庸描述了这些看似高高在上、心智很坚定的女人,在被这个时代所裹挟、被命运所裹挟的同时,如何一步一步寻找到自己的一个过程,我觉得写得挺透的。”


  半开玩笑希望成为“青年表演艺术家”的万茜说自己对“戏”的要求很高。生活中很随意,但是对自己的工作则绝对较真:“我们要不要遵守这样一个规则,我们是不是应该按时按点到达现场来走戏,我们作为一个演员,我们是不是要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你该不该在家里把词全部都背好了。我一定要做到在现场的时候不要拿本,我可以直接把这场戏走下来,然后大家能够更快地进入状态。这些都是我还蛮在乎的。”


  万茜和陈坤合作的《脱身》也已经杀青,有望今年和观众见面。说起这部剧,她反而对自己的角色卖了关子,告诉我们陈坤在里面演了双胞胎。这样的答案倒是很像她的个性。毕业之后坦言自己没有工作,在家里玩了一段时间的游戏。我们问她日后会不会把这段时间的生活出一本书,像是台湾魏德胜导演的那本《小导演失业记》,她坚定地说:“不想。”因为梦想只有一个,是要成为青年表演艺术家的人。


  记者:这次《三国机密》里面女性角色不少,当时伏寿皇后这个角色是怎样决定您来演的呢?


  万茜:这好像要问蔡姐吧。听说当时是伏寿跟唐瑛之间,他们都考虑过让我来饰演,但是没有定下是谁。后来是什么原因啊?这个具体定的过程,我不是特别清楚。


  记者:你觉得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万茜:她这个人物的成长过程跟一般影视作品的女性成长过程不太一样。通常都像搭台阶一样,从弱一点点怎么变强,这样一个成长过程。但是伏寿从一开始是隐忍,然后背负着匡复汉室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先帝遗愿去辅佐刘平,几乎都已经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女人,这样一个非常强势的女强人。慢慢在剧情发展过程中,逐渐露出自己特别女性的那一面、本真的那一面,她是一个由刚变柔的过程。


  记者:这个过程在剧中是因为马天宇扮演的刘平这个角色给她带来的改变吗?


  万茜:是的。准确地说,应该是刘平给她带来的冲击。


  记者:很多人刚了解剧情的时候会以为这是一个男性主打的剧。您自己在拍的时候,觉得女性角色在这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万茜:通常来说,三国题材都是以男性群像为主。但是我们这部戏除了有野心勃勃的那些男人们,还有这些在男人身后背负家仇国恨,想去完成先帝遗愿也好,或者隐姓埋名也好,包括伏寿、唐瑛、貂蝉,都是这样的女性,在她们身上的笔墨也是相当之重。我觉得很有意思,马伯庸把这些看似高高在上、心智很坚定的女人,在被这个时代所裹挟、被命运所裹挟的同时,如何一步一步寻找到自己的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写得挺透的。


  记者:对于这种男性背后的女性角色,你好像一贯有所偏好,不管是之前《荡寇风云》里面的戚夫人也好,或者柳如是,或者这次的伏寿,自己是有这一类的偏好吗?


  万茜:没有,选角的时候并没有刻意挑选过我要演什么样的角色。我通常就是看剧本,然后看角色,我是不是够喜欢,然后看剧本本身是不是够扎实、够好。像伏寿,《三国机密》并不是全部都是男人在前面,女人也是可以运筹帷幄的,也是可以去插手天下的。


  记者:这个很像日本的一些大河剧会把女人在历史的作用给放到台前去表达。


  万茜:是。


  记者:在拍这个之前,你会做什么相关的准备吗?比如看一看三国的故事。


  万茜:这些东西肯定是要看的,包括去做一些礼仪的训练,去查史料。因为在史料里面,我发现对伏寿的描写笔墨相当之少,很多东西都只能够从旁的其他的一些资料里面大致推测出伏寿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去看他们的家族史,去看她父亲伏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才知道这个家族给伏寿的教育是什么样的。因为伏寿是家族培养出来的一个大家闺秀,她受家庭影响是非常之深的,在剧中也是可以看到的。所以要去做这些侧面的研究,然后再去确定伏寿本人是什么样子。


  记者:马天宇说他跟你对戏的时候,因为跟你不熟,两个人是慢慢彼此之间的往来,到最后才越来越默契。你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吗?


  万茜:我觉得还好。我觉得他是一个还蛮容易让人亲近的男孩。可能刚刚开始,我们不认识,可是搭几场下来以后,我们在底下开始聊天以后,我能够感觉到他愿意把自己的信任给到我,也愿意从我这去拿到他这个角色应该得到的一些刺激。


  记者:大家都在讨论吃饺子的戏,你在演的时候会觉得跟他演起来还蛮容易的,戏搭起来非常顺,会有这种感觉吗?


  万茜:吃饺子这种戏,我没有问过为什么会设置吃饺子这样一个环节。我们当时演的那个剧情是,我跟他要拜堂,行夫妻之礼,是一个正式的婚礼。因为我们之前是一个假夫妻的身份,然后在这,我们决定将来能够跟对方共度终生,所以行了夫妻礼。吃饺子只是中间的一个环节,这是必须要有的。


  我们在试验走完整个流程,什么时候举酒杯,什么时候合卺酒,怎么系酒杯上的绳,整个流程全部顺完了以后,其实就开始了。但是更让我们尴尬或者发愁的就是这口饺子咬到哪,这个很难搞。因为像两个人拍接吻的戏就是嘴巴碰嘴巴,可是我们拍吃饺子的戏的时候,我们总不可能牙齿碰牙齿吧,也就是说一个人能多吃点,一个人会少吃一点(笑)。但是饺子又是韭菜鸡蛋馅的,其实我们谁都不想吃太多(笑)。这个过程其实还蛮好笑的。


  记者:在拍《三国机密》之前,其实也拍了《九州》,从这样一个古装剧组到另外一个古装剧组,自己会有一种穿梭感吗?


  万茜:穿梭感倒还好。因为大家穿的服饰,包括朝堂的设计、舞美、调度完全不一样,面对的人也不一样,所以所谓的穿梭感其实并不是那么强烈。反而是在《海牧》里面我演的南枯月漓,她是一个心狠手辣、做事情比较极端的人。人物跟这边也是差特别多,伏寿反而是一个在隐忍中爆发的女人。


  记者:这种角色,你觉得跟生活中的自己反差大吗?


  万茜:大。


  记者:你生活中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


  万茜:对,还行,还挺直的。因为除非是工作上面,我会比较斤斤计较或者比较较真。但是生活里面就怎么着都行(笑),就“行行行,你们说得算”,大多数都是这种状况。


  记者:自己在工作中最容易较真的是什么东西?


  万茜:戏。


  记者:对自己,还是对整个剧组都有一种??


  万茜:我当然希望是整个剧组。我们要不要遵守这样一个规则,我们是不是应该按时按点到达现场来走戏,我们作为一个演员,我们是不是要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你该不该在家里把词全部都背好了。我一定要做到在现场的时候不要拿本,我可以直接把这场戏走下来,然后大家能够更快地进入状态。这些都是我还蛮在乎的。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我们在现场走一走,大概这个戏就可以顺下来了。但是可能每个人的习惯不一样吧。


  记者:这次是由两个导演合作拍的这部戏,您这部分戏是哪个导演主要负责的?


  万茜:两个导演都有,我基本上是两边穿插着拍的。


  记者:你觉得他们俩对演员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求吗?


  万茜:游导是一个更温和的人,他在现场说话也是柔声柔气,很注意保护大家、保护演员。郑导是风风火火的,今天拿着大喇叭在那边“哎,你们怎么怎么样,不能怎么怎么样,开始”,都是拿个大喇叭在那边吼。两个人的性格有一个极大的反差,有点像刘平和刘协。一个冰,一个火,还挺有意思的。


  记者:当大家在讨论演员演技这方面的时候,可能你总是一个经常被提起的人。你作为演技代表,你觉得和流量之间一定会有一种矛盾吗?


  万茜:我是演技代表吗?好开心啊(笑)。你要知道,我一直梦想将来能够做一个青年表演艺术家(笑)。


  记者:我觉得其实已经是了呀。


  万茜:还需努力。


  记者:到现在为止,有自己最满意的角色吗?


  万茜:我跟你讲,这种东西可能当下会觉得好像还不错,但是过一段时间以后再去看,一定会发现很多瑕疵或很多当时可能没有考虑到位的地方。因为人在不断成长,我的阅历也一点一点在长。我再回去看以前的东西总会觉得“怎么这个样子,哎呀,后悔啊,我那场戏为什么不这么演”,一定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记者:包括《军中乐园》里面那个角色?


  万茜: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记者:你会觉得那个角色问题在哪?


  万茜:我怎么能告诉你们呢?(笑)这些东西只能自己默默地消化,都是藏着的,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记者:也会觉得有不满意的地方?


  万茜:一定会有。回看自己过去的作品,一定能够挑出刺儿来。因为表演本来就不是一个一下就能够完美的东西,它没有标准答案。


  记者:你作为一个女性演员,现在电视剧会有很多大女主,但是演电影的时候,会不会觉得给女性准备的那种特别有力量的角色不够多?


  万茜:因为本来电影的产量其实就没有电视剧多,这是一个比例问题。


  记者:电影的话,会有自己特别想演的角色吗?


  万茜:我不敢想这种东西。我觉得给它设一个条条框框,然后去等这个东西出现,有点不太像我的风格。因为我本身在生活中就是那种“行行行,你们说了好,你们说了随便”,就比较随缘。我很期待会有让我惊喜的东西出现。


  记者:但是会不会觉得这种随缘的性格可能会错失一些本来应该到手的角色?


  万茜:不啊。如果是错失本来应该到手的角色,那就表示这个东西已经出现了,那只能说是我没有争取到。这个就不是随缘的意思了。我说的随缘是,它会不会出现。这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过程,一个是结果。


  记者:这么说也真的很有道理。但是有一些演员给人的印象是那种一直去争取一些他们可能会得到的角色,但是可能有的演员就太随性了,感觉这一年明明可以有更好的作品、更多的机会,但是这一年的产量却比较低,自己没有往上争的感觉。


  万茜:我觉得就算我说我很随缘,我看缘分是不是跟哪些演员合作,我看缘分是不是碰到哪些作品,但是一旦当我喜欢的东西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一定会尽全力的。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原谅,就这样,随便吧,它到不到我手上都无所谓,那就看缘分吧。这样的话,只能说可能你没有什么资格真的可以得到这样一份工作。因为你自己都没有想要去争取,你自己都不想要,人家为什么要给你?


  记者:这可能就要回到一个很多人都问过你的话题了,当年刚毕业在家里玩游戏玩成了工会会长这个事儿。那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会觉得我玩几年游戏吧。


  万茜:没有,我玩游戏纯粹是属于不务正业,好吗?我没戏拍。我现在天天工作,哪有时间玩游戏呀。


  记者:台湾会有导演写《小导演失业日记》,你会把自己这一段没戏拍的日子变成一个故事分享给大家吗?


  万茜:不要(笑)。


  记者:那个其实就只是一个趣谈了。


  万茜:对。


  记者:回到《三国机密》,马天宇说自己有三十斤的戏服,伏寿皇后是不是也有很沉很沉的戏装?


  万茜:光头饰加假发,整个头上加起来二十斤。


  记者:你是属于戴这种很厚的头发会流汗的人吗?


  万茜:我会半秃。因为我们的发髻不是像我们想象中的往上面堆就好了,因为汉朝的发髻其实整体是往后走的,所以它是从这开始,把自己真的头发开始往后拉,大量的重量其实是在这。我整个这块头发当时全部都是痂,流血,这块都已经破掉了,这块的头发都已经掉了。


  记者:是因为发胶粘上去的缘故吗?


  万茜:是因为太重了,一直有一个重力在那边拉着你的头发。一直在那拉,一直在那拉,尤其我们要再走路的话,就是这样。


  记者:这种情况下,演员在休息的时候会需要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来缓解这个重力吗?


  万茜:对呀,就会往后面靠,把自己的头搁在后面的东西上面。


  记者:所以服装反而没有这么沉?


  万茜:服装比较痛苦的就是它太厚,很热,可能穿个四五层。但是我们拍摄的时候其实是在夏天,还要戴大毛领子,还要戴那种暖手的(东西)。每次要开拍了,服装就把那个大毛领子拿过来往身上一围,生不如死(笑)。


  记者:接下来还会再考虑接古装剧吗?


  万茜:当时那个戏杀青的时候,我非常愤怒地说“我以后再也不要演皇后了”。可是真的碰到好的角色的时候,谁又真的能说这样的话呢。


  记者:我记得去年也有一部当时宣布的电视剧,跟陈坤合作的那个。


  万茜:《脱身》。


  记者:大概什么时候会跟观众见面呢?


  万茜:还不知道,差不多是今年的事儿。


  记者:现在可以透露有什么特别值得观众期待的吗?


  万茜:陈坤演双胞胎,绝世美男。


  记者:你在里面的表现呢?你自己觉得《脱身》跟之前演的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万茜:《脱身》是我演的所有角色当中性格最弱的一个。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