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张家辉:关注努力的老戏骨们比提携新人更重要

2018/04/27 09:56:36 来源:凤凰网娱乐  作者:二十二岛主
在商业与个人表达间,张家辉很明确地回应:“二者都很重要,如果观众觉得电影闷,那就是电影人的死罪,但如果都跟风去拍一种题材,那未免也太没个性了。”

QQ截图20180427100034.jpg


  采访者:二十二岛主

  受访者:张家辉


  现在采访张家辉,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让他对着镜头介绍自己。在接受各家媒体的访问时,他基本都会以“大家好,我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大家好,希望多多支持我的新片”来开场,至于“张家辉”这三个字,他是努力做到绝口不提的。自从“渣渣辉”这个梗火遍互联网之后,张家辉在内地获得了比以往更高的关注度,但也带给了他不小的困扰。专访结束我们关掉摄像机后,张家辉才像松了一口气般地自嘲道:“网友们太爱开玩笑了,我的普通话真的有努力去说好……”

  但工作中的张家辉真的是一丝不苟,采访中有一点点不满意的地方,他都会主动和我们沟通,希望可以重录,“我不怕耽误自己的时间,既然接受了你们的采访,就一定要做到完美。”这种近乎于偏执的性格,也体现在他拍摄新片《低压槽》的过程中。这一次他身兼导演、编剧、主演三职,而且还肩负着首次冲击内地大银幕的重任,自然格外辛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来回地狱跟人间好多次”。不仅如此,他力求观众看到的每一个镜头都得是张家辉本人想要的,这无疑增加了拍摄的难度,在片场必须事必躬亲,所以我们见到他的时候,明显可以感受到他跑路演+做后期双重压力的疲惫感。


  作为创作者的张家辉,对于当下的华语电影市场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他认为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好莱坞,完全不必仰望美国大片的地位,我们做的有多好,地位就会有多高。比如老朋友林超贤的新片《红海行动》,张家辉表示《红海行动》票房口碑双丰收本就在情理之中,因为林超贤已经是这一类型片的专家,再加上认真的性格,能够成功也是早晚的事。

  适逢香港国际电影节结束不久,我们在巡礼新片的名单上再度看到了张家辉的身影,他与刘青云联手打造的新作《廉政风云·烟幕》备受关注,但也暴露了香港演员断层严重青黄不接的现象。对此,张家辉坦言港片制作其实很注重提携新人,但出于商业考虑必须加入大家熟悉的老面孔。如果自己继续做导演,不仅要注重新人的选择,更要邀请一些很努力但还没成名的中年演员来帮忙,因为这些“老戏骨”们更需要大家的关注。

  在商业与个人表达间,张家辉很明确地回应:“二者都很重要,如果观众觉得电影闷,那就是电影人的死罪,但如果都跟风去拍一种题材,那未免也太没个性了。”有着明确创作思路的张家辉虽然接下来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做演员上,但我们还是会期待作为导演的他,可以带给喜爱他的观众们更多的惊喜。


  谈新片:为拍《低压槽》来回地狱和人间好多次

  记者:这次自己导演的新片第一次来到内地,心情怎么样?

  张家辉:心情挺忐忑的,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之前拍了两部片都是鬼片,不能进内地,这一次我在筹备的时候就打算做成一个可以上映的合拍片,终于要跟内地的观众见面了,所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记者:为什么想要拍这样一个故事呢?

  张家辉:因为我拍完了《陀地驱魔人》以后,就有其他的投资方要找我当导演,但都不是我自己想的本子,我就没有信心拍得好。既然是这样子,我就挑选自己喜爱的题材——动作片来拍。

  记者:这个故事的创意好像是在两部恐怖片之前?

  张家辉:对,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想拿“低压槽”这个天气现象来作为一部动作片的片名,因为我不想每一次都有一个很大杀气的片名来形容动作片,这次我就刻意想把“低压槽”作为片名,能给观众一些想象的空间,不光是要打打杀杀,希望更注重我影片中剧情和人物的设计。

  记者:也就是说这部电影是先有了片名再有了故事?

  张家辉:对,先有了片名,然后我们再开始创作故事,并把犯罪的元素融入其中。

  记者:这次既是导演又是主演还是编剧,有三项任务,是不是很辛苦?

  张家辉:肯定辛苦啊,现在拍摄结束了,快要跟大家见面了,说起来当然是比较轻松。其实拍摄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我来回地狱和人间好多次。本身这三个部分已经很辛苦了,再加上我希望在观众角度看到的每一个镜头,所有的事情都是张家辉。所以我就更加要忙碌地照顾所有的事情,所以就辛苦加辛苦,更辛苦。

  记者:影片里面有很多枪战的镜头,你既是导演又要去上阵去演,怎么掌控呢?   

  张家辉:所以说就很辛苦了,要照顾精神跟体力,两方面都要达到一个很忘我的状态。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可能这边刚演完动作戏,立刻就要到机器后面去看。

  记者:感觉影片整体的基调是很阴暗的,你对于电影的色彩及风格有什么要求?

  张家辉:这个也是因为我片名的用意。低压槽指的是坏天气到来的时候,就会天阴下雨,到处都没阳光,湿湿的那种。先天性压抑的状态投放在我的故事里面,这本身就是我的用意。不过我个人是很讨厌低压槽这种天气的,因为在我这个戏里面,无论文戏还是打戏都有很多场景一直在下雨,这种状况下我拍戏就更困难了,难度会增加。


  谈角色:观众看到的每一个镜头都必须是张家辉想要的

  记者:这次饰演于秋这个角色,你觉得他身上有什么特质吸引到了你吗?

  张家辉:刚才我说过你看到的画面所有的事情都会是我,这个过程当中不仅是于秋,包括其他角色都是由我自己显示出来的,所以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我,你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会是我的映射,包括一些我对社会、对人物、对人性的一些个人的看法,都投放进去。所以这个戏不光是一个商业片,还有很多深度的东西,我常常期望自己既能够做到商业,又能做到个性表达上的平衡,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干的事情。

  记者:可以说电影当中这些角色都是张家辉不同的侧面吗?

  张家辉:可以这样说。

  记者:这一次和徐静蕾、何炅、余男这些内地演员合作有什么感受吗?

  张家辉:我觉得这是一个电影大同的状况,我当然觉得很开心,不光是他们,还有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们,这一次他们在我身上给予了很多信任,这是让我很欣慰的一件事情。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演员,无论我的成就有多好,我终究还是一个演员,但是你去当导演的话就另外一回事。大家还那么支持相信我,我很感激他们这份信任。

  记者:比如说像何炅,他可能并不是专业演员出身,他是主持人,这次为什么会选他来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呢?

  张家辉:其实我知道何炅本身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他也当了导演,他也演了好几部电影。我觉得一直以来,大众跟他自己都会担心,如果去演一个戏剧性那么重的角色,会有点怕观众不接受,但是我一直以来都跟他说,不会的,不会不接受。他就很忧虑。有一次我跟他说,你不要怀疑自己,我相信你能做到,我更相信我能做到你在我的戏里面不会出戏,结果他就很安心地去演,我也很感谢他那么努力地去为我这个戏奉献。那场戏结束后,他看戏的回放,他也说看不出这个是自己,他的努力大家是能看到的。

  记者: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向之前合作过的导演,比如林超贤导演,去取一些经呢?

  张家辉:没有,我觉得如果我要四处向人家问意见,就是我自己没信心。还有,如果人家提出的意见我跟着走,就不是我。我刚才说过观众在电影里看到的每一件东西都要是我,我从来都不喜欢听人家的意见,我就是我,人家的意见如果真的是聪明的话,我会考虑,但是一般来说我都喜欢找人来帮助我。我希望彻彻底底地拍一个戏,从头到尾,所有事情都是我张家辉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没有向任何人去问意见,或者是帮助,都没有。


  谈市场:《红海行动》与林超贤的成功是早晚的事

  记者:从一个导演的角度,你对于当下的华语电影市场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或者思考?

  张家辉:我觉得未来一定是一片光明的,有很多台前幕后电影圈的人,都觉得有一天能到好莱坞拍戏就是一个最高的荣誉。我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到了今天我们的电影市场根本不需要什么好莱坞,因为我们就是一个好莱坞。现在我们票房的力量,已经威胁到美国了,而且他们是非常紧张的状态。我觉得在未来,中国电影完全有可能超越他们的。所以我觉得我作为中国人,本身我们就出生于一个中国的好莱坞世界里,不需要羡慕或者仰望着人家的地位,地位是靠我们自己来争取的,我们做的有多好我们的地位就有多高。所以在未来,我对我们本土的电影很有信心,也没有想过要到好莱坞这件事情。

  记者:那比如说像老朋友林超贤导演,他的《红海行动》有看过吗?

  张家辉:看了。

  记者:那觉得他获得这样一个很好的的票房成绩,有什么值得借鉴地方吗?

  张家辉:这当然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了,因为他这个人就是对一些机动性的东西,包括枪械方面的兴趣很浓,他本人又是很喜爱这一类题材的人,很注重每一个细节、人物。所以他能拍出《红海行动》这种片,我一点都不意外,当然也恭喜他能够拿到一个很好的票房。这是早晚的事,他本身在这种类型上已经到了一个专家的地步,所以我也替他高兴。

  记者:那你觉得他能够获得一个很好的票房成绩是情理之中的?

  张家辉:对。就算不是今天,也会有一天,早晚的事。


  谈港片:不仅要提携新人,更要关注在努力的老戏骨

  记者:有没有关注今年的金像奖呢?

  张家辉:当然有,不过我不太不方便点评,因为大家都很努力,能够看到新一辈的导演,以及新的演员都有机会入围,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现象。

  记者:在今年刚刚结束的香港电影节新片巡礼上,我们看到还有很多你的片子,比如和刘青云合作的《廉政风云·烟幕》,但可能还是大家熟悉的老面孔,没有太多的新面孔,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张家辉:也不是,当中也会加入其他的年轻演员,但是没办法,因为电影就是一个商业的行动,你不能自己硬要说加入新演员,其实投资方他们是做生意的,如果贸然地加入新面孔,对他的生意本身就构成一种风险。所以我们只能慢慢来,也希望大家有更多的机会给年轻演员。譬如将来我有机会再当导演的话,我希望不光是新演员,还有很多一直在努力的中年演员,他们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很好的演员,只是可能被大家记住的几率比较小。我希望将来有机会的话,会尽量邀请他们过来帮忙。而且我觉得不光是香港,其实内地也一样。你看内地10多亿人口,常看见的也只有那么一群人。我相信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的电影人都知道这个状况,让我们慢慢来,让年轻一辈能多参与,慢慢让他们有一个好的经验,继续去演戏。

  谈商业:观众如果觉得电影闷,就是电影人的死罪

  记者:如何平衡电影的商业性与个人的表达?


  张家辉:商业性是很重要的,因为观众买票进场是娱乐,要是没商业性的话,观众看什么?艺术吗?拍一片天三分钟,一杯水两分钟,观众就跑了。商业是肯定要有了,但你说整部片都商业吗?我又觉得未免没个性。所以我一直以来希望个性跟商业是有一个平衡的作用存在,无论在我的奠定当中,或者是我当一个演员,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在商业跟个性方面都要共融地去表演,这样大家才会有兴趣,不会觉得闷,因为观众觉得闷就是我们电影人的死罪。还有让老板亏钱了,在老板不亏钱的状况下,我还是觉得个人的个性是需要有的,要不然一个题材赚钱了,大家都跟风去拍这一类型的影片,大家就没有个性存在了。我们应该从商业当中融合进每一个导演自己的个性,或者是演员的个性,这个戏才会有值得长看和耐看的一个观点。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样的工作计划?

  张家辉:接下来我还是要回到我的原位,当演员。我从来没有一个要当导演的野心,但现在开始了,每一次都希望尽力去拍好,但是到现在我还是很清楚我的本分,我是一个演员。所以今年排起来的计划基本都是当演员,拍人家的戏。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