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贾樟柯的“江湖”,自己的电影宇宙

2018/05/14 11:00:2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刘平安
当地时间11日晚,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在戛纳首映。这部今年唯一入围主竞赛的华语片,映前一票难求、入场前大排长龙,受到了国内外媒体和影迷的高度关注;观影时又不断逗笑观众(尤其是外国人),映后的口碑和反响更是不俗。

 

QQ截图20180514110242.jpg


  采访者:刘平安

  受访者:贾樟柯、赵涛、廖凡

         
  当地时间11日晚,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在戛纳首映。这部今年唯一入围主竞赛的华语片,映前一票难求、入场前大排长龙,受到了国内外媒体和影迷的高度关注;观影时又不断逗笑观众(尤其是外国人),映后的口碑和反响更是不俗。可以说《江湖儿女》在已亮相的主竞赛作品中,是相对强势的一部。


  《江湖儿女》用一个“大女主”来讲述一段江湖事儿。御用女演员赵涛几乎独挑大梁,从娇嗔少女一路飙戏演到中年的社会大姐大,戏份横跨十七年,空间上还要辗转山西、新疆多地,为角色加上时间的纹路和生活的棱角;故事方面,黑帮情义、老港情怀、小镇人情、爱情和公路戏码都有涉猎,风格上既写实又略有黑色幽默的荒诞味,末了还有中国二三线城市的风俗文化和现代化进程的各种符号贯穿全片,贾樟柯的野心不言自明。除此之外,更为关键的是,这是一部对贾樟柯和赵涛都意义非凡的作品,影片的缘起、部分素材和角色造型均来自他们过往合作过的《任逍遥》、《三峡好人》等经典,包括角色的名字——斌哥、巧巧其实也都是“故人”了。而戏中诸如洗脑的流行音乐、迪斯科K房、三峡、UFO、三段式时间叙事等等,贾樟柯自我致敬的梗比比皆是,堪称“构筑了一个贾樟柯电影宇宙体系”。这一个江湖,其实说的并不仅仅是戏中男女的情义恩仇和时代洪流的摧枯拉朽,它讲述的也是贾樟柯多年在电影江湖里的浮浮沉沉、起起落落——在首映礼隔天,《江湖儿女》的主创们出席媒体见面会,分享了影片里的情与义,科长特别提到,一路推进的故事被他有意地分别使用D V、胶片机等六种拍摄设备完成,这也是“整个时代的影像记忆”;而包括戏中客串的冯小刚、徐峥、张一白、刁亦男等,大家不也都是这个时代的“江湖中人”嘛。


  2001年山西大同,地点麻将馆。这里有着最复杂但也最直接的社会关系和等级制度,大哥和小弟、花钱的人和办事的人,在这个“江湖”里的,多是男人。但有一个例外——巧巧,扎着马尾的她天真单纯、肆无忌惮,随手就“招呼”左右的客人一记重拳,最后她落座在一名叫斌斌的男人身旁。这是她的男友,村镇里“教父级”的大哥人物。但这个男人呼风唤雨的时代很快就要变了:为了救下被年轻混混群殴的斌哥,巧巧举枪,最终连私藏枪械的罪她也替斌哥揽下……出狱后,斌哥没有来接巧巧、所有的联系方式和见面可能都被阻隔。一个本只渴望结婚生子的普通女人,就这样一步步被推进了“江湖”的正中心。


  赵涛的表演江湖


  《江湖儿女》留给赵涛的是巨大的表演空间,当然同时也意味着挑战和不确定性。前半段的故事,涛姐挺直的腰板、略僵硬的脖颈四肢和粉嫩的妆容,都给人明显“凹造型”的起范儿感,表演起来虽然很认真、有信念感,但展现的肢体和表情却相对紧张、局促和呆板。但所幸,随着角色巧巧的年岁渐长,赵涛的表演也渐入佳境,最终彻底放开,旅馆约谈斌哥和地下赌庄重遇斌哥的戏份她都拿捏得精准自如,为角色注入了情感和灵魂。虽然稍有缺憾,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年主竞赛作品中,女主角表现强势、有多维度创作空间的作品着实不多,所以赵涛绝对是今年影后的有力争夺者。


  廖凡,只是好与更好的区别


  饰演斌哥的是“长着一张背负了许多人命的脸”的廖凡,这一点,可以说让他在外形和气质上与角色完全贴合。在相对有限的戏份里,廖凡还是给予了角色十足的厚度与肌理,得势时的局气、负心时的绝情与愧疚、落魄时的任性、暴躁与自卑,这些关键节点都被他用眼神、肢体诠释得一针见血、了无表演痕迹。这个角色在戏中举足轻重,对于“江湖”他有过太多眷恋,失势时,他不愿回乡,说要待到东山再起之日;其实那是还未山穷水尽,不然怎会最后“寄居”在巧巧的地下赌庄,当一个挂牌保安?这个最初教会巧巧“只要有人就有江湖”的斌哥,最后两人交换位置,巧巧道一句:“没有感情也还有义,但你已经不是江湖中的人了,你不懂”。于廖凡而言大概没有“渐入佳境”一说,整个人由始至终人戏合一,表演只是好与更加好的区别。


  自我重复和再创作怎么平衡?


  影片在巧巧出狱的前后,多少有点断裂开来。前半段是细致写实的风格,几乎用一把枪,就撑起了前半部分故事的起承转合,而廖凡说的那句“有枪的人才死得快”一语成谶。通过经典的《YM CA》、迪斯科、雪茄、国标舞蹈等等符号,大同在二十一世纪最初的精气神和城市风貌也构筑完毕。而到巧巧出狱,剧作的风格逐渐地走向黑色和荒诞——还有点玩飞。这个“江湖”可真不太好,处处不是坑就是被坑,里面好几个“丑陋的中国人”亮相,都看得人(包括外国友人)会心一笑。客串的中国导演和明星们也在此段落高能亮相,虽然外国友人大多get不到这些“彩蛋”的笑点,但对于国内观众来说,趣味性恐怕不小,何况这还将会是该片极好的商业卖点。事实上,徐峥、冯小刚等人的客串相当出位,甚至还有点儿抢戏(甚至给人轻微出戏)的意思咧。段落里也有非常非常多的“dejevu”(昨日重现)的镜头,里面有贾樟柯对自己过往作品的结构——不过,这也是影片的争议点之一,自我重复和再创作,定义在哪里?怎么平衡?

QQ截图20180514110254.jpg

  
  依然是符号运用狂人


  贾樟柯依然擅长运用符号,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时代变迁和各种中国符号及习俗,贯穿全片——尽管很多影评人都表示“科长此次已经收敛了”,但我却仍觉得还是用力过猛了。除了前面说的《YM CA》、迪斯科、国标舞蹈等符号,还有广播体操、跨火盆、叶倩文的粤语歌曲、吴镇宇的浪漫警匪电影……后半程还有微信加好友、直播喊麦、针灸等符号,简直丰富cry.科长对这些符号的运用,基本还是和剧情有机联系,但是否都和主题紧密、是否都是必然?可能要打个问号。


  江湖的世界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有情有义的、情感浪漫浓烈的世界


  影片在首映后,国内媒体口碑不俗,四星为主,三星其次。在国外友人看来,虽然对《江湖儿女》的喜爱不及《山河故人》,但当中依然保有科长最标志性的东西和对时代脉搏的观察,他依然在讲述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讲述中国人的精神和社会困境,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值得点赞,也是服气的。对于《江湖儿女》构筑的“贾樟柯宇宙世界”,对于两位主演的表现、对于此番缘起于《任逍遥》《三峡好人》的创作,贾樟柯也有自己的解答,一并分享给大家。


  关于“贾樟柯宇宙”:是按部就班、自然延续


  记者:《江湖儿女》有很多《三峡好人》和《任逍遥》的梗,不少影评人都说这是“贾樟柯宇宙”的开始,科长怎么看?


  贾樟柯:我觉得就是按部就班,个人对电影和社会的理解,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其实一直非常想拍江湖的故事,确实江湖的世界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有情有义的、情感浪漫浓烈的世界。但直到我整理过去的素材,看到2001年《任逍遥》时期赵涛的形象,一直到2006年《三峡好人》的形象,包括现在赵涛的形象,《三峡好人》和《任逍遥》里面不同的角色,在我的想象里变成了一个人物—巧巧;斌哥也是延续的,看过《任逍遥》和《三峡好人》,里面赵涛的男朋友都叫斌哥,巧巧和斌哥又发展出了故事。


  从电影影像的创作上,开头用了2001年的纪录片,也和摄影指导用了六种摄影器材来呈现时代的变化,是我个人影像生活的记忆。从入狱到新疆的部分,是胶片质感,最后用最新的数码设备。


  记者:媒介和过去的素材,对您此次的再创作,更多是激发还是限制?


  贾樟柯:是一种启发,无论是过去拍的素材,还是不同的媒介,都必须重新组织和创作,有序糅合到新的人物和剧情上。这些旧素材是电影的起点,但是完成后已经脱胎换骨,这部电影已经是独立的生命了。


  记者:戏中分别还原了《任逍遥》和《三峡好人》,此次重新塑造,如何平衡还原和创新之间的度?


  赵涛:我第一次拿到剧本应该是拍摄前半年,我特别兴奋,我等到了期待已久的角色,巧巧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比如大年龄段的跨度,演员有很多创作的空间,整个影片又有空间上的转换,大同到三峡到新疆,大环境的转换对演员也是挑战。这个角色最吸引我的是戏剧性,我很好奇这么简单的女孩怎么一步步变成强悍的女人,尤其是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地下社会。我没有地下生活的经验,但是不重要,我看20多岁和40多岁的剧照照片,非常兴奋,可以想象这个女人的很多故事。岁月痕迹在巧巧脸上一点点显露,也很有魅力。


  电影和江湖的吸引力一样,过两天就又在路上了


  记者:江湖儿女多讲男性的兄弟情,但《江湖儿女》反其道而行之,甚至很有把所有男人黑了一遍的感觉。怎么理解巧巧和斌哥这两个角色?


  贾樟柯:我毕竟是个男人,是从男性的角度在理解女性。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赵涛的感情生活没有接纳新的人,也没有接纳斌哥。我生活中好几个朋友人到四十了还是单身,情感履历中选择一个人生活,这种选择是非常独立自由的。


  理解斌哥的关键是最后的出走,他的心在江湖,他也是因为自由的促使而出走的。这并不是单单讲江湖问题———从江湖入,从人出,这是我希望电影做到的。一开始是兄弟里的大哥大嫂,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也不是一部浪漫的黑帮片。


  记者:斌哥这个角色很复杂,他最后的出走是什么心态?


  廖凡:我看完第二遍还在和导演讨论,有时候你在江湖中,是无法自拔、身不由己的,被生活推着走,想改变却改变不了。有时候在自己都自顾不暇的时候,可能很难再去顾及别的。


  贾樟柯:因为我各种工作很多,写作、拍电影、影展、开餐厅都有做,我无数次告诉自己不拍电影了,好好写东西,但过了两个月又开始写剧本了,江湖的吸引力和电影的吸引力是一样的,过了两天就又在路上了。


  贾导有没有觉得欠涛姐一个奖?


  记者:贾导的片子每次媒体评价都很好,但涛姐一直没在戛纳拿过奖,会不会失望?贾导有没有觉得欠涛姐一个奖?


  赵涛:其实没什么失望,对我个人来讲我从2002年《任逍遥》第一次进入戛纳,很多经验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我们这个团队的作品能够来到戛纳,已经是非常重要和开心的了,能否拿奖要看天意。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拍好每场戏。


  贾樟柯:有点不好意思啊,赵涛和我一起合作完《二十四城记》后,她就在国外拍了两部影片,突然就得了意大利金像奖最佳女演员,我作为导演有一点小嫉妒,为什么不在我的电影里得奖?《山河故人》后来拿了很多奖,是对她工作的肯定。


  记者:导演怎么评价两个主演的表现?旅馆的对手戏,火花非常好。能和我们说说拍摄情况吗?


  贾樟柯:这段戏是用胶片拍的。小旅馆那场戏还是长镜头,完全拍要7分多钟,我们制片觉得要拍十几条,怕胶片不够。事实上我们只拍了两条,用的是第二条,第一条没有用是因为两个演员互相的激发和情感非常强烈,都演到泪流满面了,我说不能用,虽然感情非常真挚,但是这部电影应该更克制。我对演员非常满意,两个人遇到一起,在表演上就是雷电交加,两个有能量的人,撞击在一起给《江湖儿女》带来了能量。


  记者:其他演员呢?


  贾樟柯:他们非常优秀。江湖就是人。所谓闯江湖,并不是空间意义上的,所谓江湖儿女,出场人物非常多。写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同行好朋友,觉得他们演最合适。这些同行的形象都在我脑子里,很自然就想到由他们来演。他们好到我想给自己安排角色,但是我都想不到(笑)。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