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纪凌尘:爱过不后悔 上升到父母不能忍

2018/08/17 08:59:29 来源:腾讯视频  
   
20天前,这位25岁的男艺人遭遇了人生里第一次重大危机:网络传闻他出轨、被女友阚清子捉到而分手——因为去年《亲爱的客栈》播出,这对一时吵架一时发糖的组合深入人心,纪凌尘也随之从行业内“出圈”。

QQ截图20180817090128.jpg


  采访者:阿谁

  受访者:纪凌尘

  
  纪凌尘开始出现时,状态是紧绷的,但故作轻松。讲到自己不卖惨的时候,还特地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惨多少钱一斤?”


  但渐渐地,他一点点开始流露真实感受,“我到现在讲起来的时候,我都觉得脑子里很乱,没有办法有完整的思路。回忆很痛,但又不能不说。”


  20天前,这位25岁的男艺人遭遇了人生里第一次重大危机:网络传闻他出轨、被女友阚清子捉到而分手——因为去年《亲爱的客栈》播出,这对一时吵架一时发糖的组合深入人心,纪凌尘也随之从行业内“出圈”,然而,不到1年,大众知名度带给他的,不仅是机会,还有骂名。在他分手微博下的70万条评论的压力下,他删除了微博客户端。

QQ截图20180817090309.jpg

阚清子、纪凌尘微博承认分手

 

  尽管在7月28日发过声明,阚清子在宣布分手的微博里也澄清“没出轨”,然而直到现在,网友们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智慧:有关纪凌尘出轨模特的推论被“盖章”,而当事人提供的不在场证明却无人肯信。这个分手的夏季,每一对新案例的出现,“清尘”都会被拿来陪跑,而后,纪凌尘上综艺流泪的片花作为“洗白”材料流传,再后来,网络爆料中,牵涉到了他的父母。


  
  这是纪凌尘如今发声的直接原因。他告诉《娱乐一线》,一开始看到流言,他觉得“没在怕的”,因为觉得不会有人相信,结果“没想到能在互联网翻起这么大一个波浪”。而后一直沉默,是觉得“扛扛也没什么”,因为一旦开口,总有将炮火引到旁人的嫌疑。


  但到现在,因为波及家人,他无法再忍下去。综艺里让他流泪的话题其实无关感情,关乎父母——虽然他不愿在对话里提及,但实际上,他的母亲因舆论压力而病情加重,“我觉得这些事情都能让我崩溃了,何况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的父母了。”


  与此同时,他选择用法律来维权,如今发声,也因为律师的调查取证初步完成。纪凌尘的工作人员对《娱乐一线》透露,截止目前,已完成调查取证公证了多达几十个侵犯名誉权、触及刑法诽谤罪及其他刑事法规的传播源,随后将根据律师团意见进入司法诉讼程序。“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法律的东西摆在你的面前,你不相信我,但你总不能不相信法律。”纪凌尘表示。


  在事件爆出至今、20天的发酵期里,“纪凌尘出轨”或“分手”的传闻,对于大众,已经从一个新闻,变成一个“梗”——类似于“魏璎珞是你情敌、纪凌尘陪你看海”的调侃,但对于当事人,他仍然老老实实地解释自己写下这句话的原因:大海是他们定情和拥有最多美好回忆的开始,“对我来说,已分手我就是过去式身份已变,这句话就只有一个意思:爱过你,不后悔。”

QQ截图20180817090424.jpg

  
  否认出轨:保持沉默因为保护他人,如今发声因为牵连父母


  记者:为什么选择现在发声?


  纪凌尘:其实一开始骂我我都认了、我都能承受,因为觉得作为男生,被骂也没什么。但是现在这个事情上升到我父母了,我觉得不能再忍了。他们跟我的工作其实是不相干的,我也不愿意让父母承受这些所谓的压力也好,谩骂也好,不希望让父母牵扯进来。


  还有一个,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扛扛也没什么,因为这个事本来就是无中生有。我相信媒体,也相信很多人最后能够认清事实,但主要是现在这一幕幕就跟电视剧一样,今天来一出,明天来一出,过两天又是另外一出,我没有办法,必须得一锤定音,告诉你们这个事情是无中生有的。


  记者:你第一次看到这些传言是什么反应?


  纪凌尘:就是一个匿名网友在某APP发了一条所谓的出轨、捉奸,然后大家就疯狂地代入,这个事情就定上了,我就被这个事情定上了。我觉得挺无奈,因为你也没做过,然后也没有证据,我觉得挺难去解释的。


  但我刚看到的时候我没有在怕的。首先我根本就不认为它会对我造成伤害,因为本来就是一个不真实的传闻,我没想到它能在互联网翻起这么大的一个波浪,没想到网络暴力其实这么严重的。

1.jpg

  纪凌尘微博澄清出轨谣言


  记者:后来网友用了很多照片比对,证明你和一位女模特同时出现在一个地点、酒店,你拍的照片上还有她的影子之类的。


  纪凌尘:我跟这位女模特,我们其实是以前是同一个公司的,她是我后一批(进公司)的模特。我自己有个服装品牌,你知道服装品牌,会很喜欢让一些模特来帮你推广,因为有图片的话可以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所以很多同行都有我的品牌的衣服,她也是其中一位。结果这就被有些用心的人当做是一个点去攻击。


  包括那个酒店,我那天根本就不在(女方所在的)上海,我那天在成都,而且我有证据:机票、在成都的朋友、甚至我在成都被人偷拍的一些照片,我们根本不在一个城市,怎么去证明我跟她当时是在一块?而且大家也知道,我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子的,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被添油加醋了。

QQ截图20180817090640.jpg

网友爆料纪凌尘晒出的风景照中,入镜的女生侧影所穿上衣似乎与王艺当天所穿上衣是同一件


  记者:有关这个事情也有人微信对话爆料。


  纪凌尘:这个就更扯了,太扯了。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律师都已经搜集了证据准备起诉。


  记者:你有跟被牵连的同事沟通解释过吗?。


  纪凌尘:有,我告诉她们,我说第一,咱们问心无愧,没做过什么事情。第二,我相信走法律的程序最后会真相大白。


  记者:但是当时对方其实蛮激动的,也接受了媒体采访,然后也发表了声明辟谣,当时感觉你的沉默,像是由她来扛了一部分事情。


  纪凌尘: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谁帮谁扛,因为这个事情自始至终就是不存在的。我觉得如果那个时候站出来去说话,反而对她们不好,还不如保持沉默让大家骂我,只是最后通过法律把事情一次性抖清楚,自然而然大家都明白了。

QQ截图20180817090719.jpg

  纪凌尘阚清子


  “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的官方解释:爱过你,不后悔


  记者:宣布分手的时候,为什么发了一句“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


  纪凌尘:我觉得就是我太感性。其实那句话我的初衷是:我和她一起去过很多漂亮的地方,我们也看过很多不同地方的海,当初一段美好回忆的开始就是因为大海,我们第一次定情的时候也是在海边。


  而当你结束这段关系,你不可能说还爱着对方,会给人造成骚扰和困惑,这样对她是不好的。这是我的当时的一个感触。


  记者:为什么分手没有通过工作室发声明,而是自己发声?


  纪凌尘:那可能就不是当时的我了。当时的我脑子里就可能只有这些事情,我也没有想太多以后。我觉得在爱情里面,两个人在一起或者分开,肯定是有过美好的过去,有过美好的感情经历。我觉得对待这段感情(的结束),以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我觉得挺好的。但我没想到自己的方式可能被过分解读了。


  记者:网上有爆料说,公司在三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给你发分手通稿。


  纪凌尘:我公司如果有这样的提前准备,那你觉得我那句话还会发吗?我们是一个模特公司,我们的工作就是围绕着模特方面去展开的,当然我的公司也非常尊重我自己的感情,我也谢谢他们理解我。

QQ截图20180817090754.jpg

  纪凌尘阚清子


  记者:对方一发微博,你是下一分钟就马上转的。


  纪凌尘:其实之前她们公司是有通知我公司的。而且我对她设置了特别关注,她一更新,app就弹出来了,我就转了,我是真的没多想。我觉得我脑子当时一根筋,就想对这段感情(作一个总结),但我没想到这句话会引起这么大(的后果)。就大海其实是我俩定情的地方,我俩都喜欢大海、去过很多大海,在所有的旅程中留下很多珍贵美好的回忆。我没有想到会被解读出这么多意思,因为对我来说,这句话就只有一个意思:爱过你,不后悔。但没想到后边被人整出各种版本,只好默默苦笑。

QQ截图20180817090844.jpg

  阚清子


  记者:之前有讨论过一个更和平一点的分手方式吗?


  纪凌尘:和平一点的分手方式?我觉得现在挺和平的,是因为(外界)误解成我很渣或者怎么样,但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这个事情很和平,她也说了我没有做这件事情。


  记者:其实是替你澄清的。


  纪凌尘:对,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就是和平分手,有过一段美好,和平分手。我觉得就是跟外面人想的天地之别,外面想的太激烈,没有那么激烈,就是很和平分手。


  记者:其实3、4月份的时候网友就开始追查你们到底分没分手的线索了。


  纪凌尘:对,一直在传。其实4月份的时候我们俩没有分手,我们俩是在一起的,还一起过的生日。在后面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工作、舆论的压力。就觉得感情的事情应该谈一谈,冷静冷静。

2.jpg

  阚清子微博庆生


  记者:你的意思是你们之前对公布的时间点是有过协商的,只是网上的声音迫使你们不得不提前公布了?


  纪凌尘:对。


  记者:先不公布的原因是什么呢?


  纪凌尘:其实就是给双方时间想一想,冷静冷静,可能没准说不定还可以,冷静好了说不定还好了,舆论压力太大了我觉得,这是一点。后来舆论风向、舆论压力,把事情推到这样,就是自己觉得,算了,不说了,自己扛。


  节目流泪其实为家人,不能在父母面前显示脆弱


  记者:之后又传出你在节目上哭,包括说有准备求婚的花絮,好像发生了剧情反转。


  纪凌尘:首先我没有看到这个视频。说我上节目洗白,我觉得是网友可能把我代入到了一个情节上面。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需要去证明什么,我觉得感情的事情没办法给大家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因为只有当事人才明白。

QQ截图20180817090948.jpg

  亲爱的客栈里刘涛训话纪凌尘


  记者:录制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纪凌尘:这个节目在之前已经找到我了,那个时候因为是一个带着家人、亲人一起上的节目,我其实不太愿意让我家里人去上这些节目,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在这行去打拼、去承受就行,我不愿意牵扯家里人,就没答应,但后来节目敲定了(不带家人),我才去录这个节目。


  记者:当时是什么契机哭的呢?


  纪凌尘:我哭不是因为感情问题,是因为家人,我相信等节目播出的时候,他们应该能够(了解原因),大家看到这个节目应该都会感动。


 纪凌尘流泪

  谈到求婚


  记者:家里人会建议你应该澄清一下吗?


  纪凌尘:我家里人是那种特别单纯的人。其实我在节目上流泪也是因为他们提到了我家里人,所以我才流泪。我觉得父母,养了你这么大,好不容易儿子有出息,然后(现在)这种过山车的感觉,加上身体又不好。我觉得这些事情都能让我崩溃了,可想而知老年人,不像年轻人承受能力那么大,而且我家里人太单纯,不太理解这个圈子的一些东西。这是我不想让他们去面对的,我就怕他们承受不了。


  记者:这个事件牵连到父母之后,他们是怎样的反应或状态?


  纪凌尘:我父母就是说,你要不别在这个圈子了,觉得我挺受委屈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儿子是怎么样的人,觉得受这么大的委屈。其实我内心想的是,很多时候不需要跟父母太多解释,因为你越解释,父母反而越担心你。其实我现在一直在告诉他们,没事,总会解决的。我不会在父母面前显示脆弱,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很难受了,他们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


  记者:你们需要对彼此掩饰情绪吗?


  纪凌尘:这段时间我出去工作了,但我觉得家里人肯定是跟我掩饰情绪了,从他们的状态、精神都看的出来,跟他们视频的时候,能感觉他们装不在意,但是对他们伤害是很大的。

QQ截图20180817091111.jpg

  纪凌尘接受腾讯娱乐一线专访


  “有七十万人骂我的时候,我直接把微博卸载了”


  记者:从7月底开始,这二十天你怎么过的?


  纪凌尘:一开始我很难受,到后面渐渐地就想明白了,但想明白了又难受,因为这个事情是一点一点的,不是说一下都给你爆了出来,后面又开始再爆一些其他的不实的消息,所以我后面又难受,然后到后面又想明白,然后再后面我又难受……到现在我已经麻木了。我就感觉拿着个铁烫着伤口,差不多好了,就给你烫一下,再给你烫一下……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导致我现在就是想要走法律途径,因为我觉得太痛了,要到了极限了。


  记者:之前有很差的状态吗?


  纪凌尘:也有吧,一开始的时候,就会觉得不敢相信,像做梦一样,突然怎么就一下被定上了不好的标签,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就想不通。我觉得这种网络暴力其实造成伤害挺大的,挺难受的,就跟每时每刻都在扎你、向你捅刀子一样。


  记者:不敢看手机了吗?


  纪凌尘:我一开始评论少的时候看。我觉得我要承载、我要经历,我要告诉自己,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的。一开始可能一两万个评论,好,我可以看,有些人还是当这个事情有待推敲,到后面,现在有七十万人骂我的时候,我直接把微博卸载了。

QQ截图20180817091154.jpg

  纪凌尘阚清子


  记者:这个事情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


  纪凌尘:其实工作是之前已经定好了,按照之前的计划一点一点去安排,影响其实对人的影响,跟工作没有多大影响,可能情绪上有点需要调整。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走司法途径?


  纪凌尘:其实一开始我就有准备。我觉得首先这个事情它是有伤害性,我本来觉得让事情慢慢过去是最好的,因为我也不想去伤害别人。但既然现在已经伤害到我家里人。我觉得不能再慢慢来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法律的东西摆在你的面前,你不相信我,你总不能不相信法律。


  记者:现在对网络流言的来源有一些调查和了解吗?


  纪凌尘:有,从调查到取证还需要一点时间,我觉得律师或者法律会给大家一个结果。


  记者:所以你现在出来说也是因为证据收集到可以公布的阶段了?


  纪凌尘:其实这个事情一开始来说,我没有想到要怎么讲,还是想去扛这个事情。后来发现这个事情伤害到我心理,伤害到我家人,它像个雪球一样,从一开始的贴吧、各种APP上的造谣,然后开始滚到了一个大的媒体上面,然后又是很多媒体,现在又是整个一个互联网,互联网太强悍了。所以我觉得我要做的就是澄清自己没有出轨,没有做这些事情,我相信就是律师会把这些调查取证的结果公布给大家。

QQ截图20180817091240.jpg

  纪凌尘阚清子


  记者:到今天你怎么看待当时参加《亲爱的客栈》的选择?


  纪凌尘:我觉得《亲爱的客栈》是一个平台,感情说白了是两个人的事情,只是通过这个平台被放大了。我很感谢这个平台,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让大家认识我们、知道我们,我觉得挺好的。因为有段非常好的爱情被大家知道,我觉得那是值得的,而且我们一直是真心对待这段感情的,不是说我上这个节目,我要立一个人设,不是,就是很真实的一段感情。我也希望对看过、追随过《亲爱的客栈》的观众说,不要因为一些事情就不相信爱情了,爱情始终是美好的,还是要相信爱情。


  记者:真实的感情被大众所知道,跟真实的感情存在在两个人之间,后续的反应其实是不一样的。


  纪凌尘:可能多少有点关系,但其实我们讨论的是另外一件事,就是我确实没有出轨。如果我们是大大方方的分手,可能(网络上)也没有那么多猜疑,可能大家评论这段感情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强烈。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是强加在我出轨上面去评论,所以我觉得伤害挺大的。

  文章摄影/摄像:于川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