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李健,冷与萌

2018/08/30 08:44:2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晓雅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观众从这位穿着老虎纹、酷爱健身、出口成章、动不动熬鸡汤,总是出人意料地为摇滚和嘻哈转身的李健导师身上,感受到了“虎系男神”的美好。

dkgb053013_b_副本.jpg


  采访者:黄晓雅

  受访者:李健


  上周五晚,《中国好声音》播出“队内Battle”前,李健对学员们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讲话:“即将发生的去留不必太在意,应该轻描淡写,没必要浓墨重彩,因为留下的不代表春风得意、捷足先登,离去的也不是黯然神伤、举步维艰。我特别愿意说屈原的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一起在音乐上,上下而求索。加油,同学们!”华少说李健充分发挥了他的文学素养,“用了十个成语和一段《离骚》”。


  这段华丽的演讲,是李健在后台时,哼哧哼哧写在一张A 4纸上的,上台前他还在临阵磨枪、埋头苦背。虽然一度自称紧张到“小手冰凉”,但实际录制时,他的鸡汁段子还是层出不穷,承包了全场的笑点,俨然是当年班上那个说好啥也不准备,却次次考满分的学霸。日前,记者记者受邀前往《中国好声音》嘉兴录制现场探班,围观了“175天团”四位导师的队内和战队P K,独家专访了“新导师”李健。


  台前的李健,优雅轻盈,人如其歌,后台的他是怎样的?没轮到他的战队考核时,他是后台悠闲散步的“李大爷”,情不自禁地哼着小曲儿,搓手期待着其他导师的队内P K。看完谢霆锋组的考核、轮到自己战队上场时,他一改神仙画风,一回后台就控诉:“残酷,简直残酷至极,令人发指!惨不忍睹!我打算后退,打算退缩,我害怕!”李健展示了“音乐诗人”之外“冷萌”的一面。节目伊始,他为自己的战队起名为“东北虎”,“符合我的发源地”。别的导师带着学员吃香喝辣、游山玩水,李导师却带学员们推举伊朗棒。面对一轮轮过招和考核,他总结:“此时特别像我早年在清华期末考试的时候,复习得又饿又恐惧又累又困。”

QQ截图20180830084702.jpg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观众从这位穿着老虎纹、酷爱健身、出口成章、动不动熬鸡汤,总是出人意料地为摇滚和嘻哈转身的李健导师身上,感受到了“虎系男神”的美好——他在吟游诗人和白马段王爷之间,自由切换,他的诗意和幽默成了观众的春风和润雨。


  “云淡风轻”只是我音乐上的一个表象,我的音乐也并非是要表现云淡风轻。


  幽默,是一种语言技巧,但根本是来自生活态度,而这种生活态度包含着智慧。


  哈林是心地善良的音乐前辈,他在音乐史上有丰富的一手经验、极其敏锐的音乐觉知力。


  霆锋的专注、认真、职业精神非常突出,为人很绅士又很真实,他代表了一种新的香港精神。


  杰伦的态度和作品是一座高山。他是一个不崇洋媚外的人,对华语音乐抱有极大热情和追求。


  我和秀波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搭档,声情并茂、图文并茂,可听可看、老少咸宜。


  我发现一个更本质的问题:歌曲的匮乏比人才的匮乏更突出,这是真正的匮乏。


  我属于含而不露的导师,但有时也会小荷才露尖尖角

QQ截图20180830084707.jpg

  
  李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综艺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宝藏王爷”,以光速“收割”听友和粉丝,连谢霆锋都成了他的“怪笑话”迷弟,妹子们捂脸尖叫:“不要再散发魅力了,你这个充满魅力的家伙!”


  曾经小众的李健,在得到电视的宠爱后,从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变成了“国民男神”。一路以来,他和电视有着不解之缘:1974年生于哈尔滨,是在电视陪伴下成长的儿童;随着港台音乐的传播,他开始接触流行;读清华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时,他曾笑称是“学电视的”;毕业后为了解决北京户口,在广电部当工程师,成了“管电视的”;参加综艺后,成了产业链上的一分子。

QQ截图20180830084727.jpg

  
  李健答应到《中国好声音》担任导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有人担心,这位“面相姣好”的导师,在比拼椅子转速、打嘴仗时,会被别的导师“欺负”。但显然,外界把李健看得太“柔弱”了。他说:“就像武林大赛人们会为太极拳担心一样,没必要的。”


  记者:你说过,音乐不能比较,但是什么原因让你答应参加这档竞技性较强的音乐节目?


  李健:音乐不能比较,但并不意味着不能有音乐竞技节目。我已经到了可以与别人分享音乐经验的年龄,我也希望在新节目中,得以充分地学习。这对我来讲很重要,这是彼此相互学习和相互给予的机会。


  记者:节目组磨了你多久,才说服你来当导师的?最后打动你的是什么?是不是因为你对另外几位导师动心了?


  李健:就是一个适当的时机,我就来了,很简单。当然导师们的水平也很不错,都是乐坛的佼佼者,一定是在某一方面独有建树、其他人无法取代的。


  记者:你的音乐、你的人,云淡风清,大家担心你“受欺负”,你怎么看?


  李健:就像武林大赛人们会为太极拳担心一样,其实没必要。当一个人拥有了自己的价值体系,他会按自己的方式应对这个世界。“云淡风轻”只是我音乐上的一个表象,我的音乐也并非是要表现云淡风轻。


  竞技类需要速度和力量,但音乐类比赛中,竞技往往欲速而不达。所谓竞技,是因为人们把它当作竞争,但音乐不能这样比较,我们只需要循行一个法则:尊重音乐,表现真正的音乐,得体地表现音乐。这就是制胜的法宝。一切从音乐出发,去掉冗余,更不能刻意煽情,这才是尊重音乐。


  记者:录制前你做了哪些准备?


  李健:一直在准备。作为一个导师,你的个人状态、你在乐坛上的积累,准备是来不及的,一定是长期的磨炼。


  记者:你觉得你是哪种类型的导师?


  李健:总体来讲,我属于含而不露的导师,但有时也会小荷才露尖尖角。我不是那种特别外向的歌手,不太喜欢过多地表述自己,我喜欢随遇而安,不喜欢强拉硬拽、弄得死去活来的,我喜欢更自然一些。


  记者:你的学员和你相近,小钢炮、大嗓门比较少,会不会担心没那么有优势?


  李健:这种担心就像我在《歌手》中别人对我的担心一样,但事实证明恰恰相反。多年来人们对音乐比赛还是有个相对落后的主观印象,如果按这样的惯性思维,那摇滚乐和美声一定完胜所有音乐类型。但并不是这样。


  记者:你曾为好几位摇滚、嘻哈这类看起来和你不搭界的学员转身,考量是什么?


  李健:音乐没有门户之见,但的确有类型之分。实际上音乐只有两种:好音乐和坏音乐。与表现形式无关。一个真正的歌手能够欣赏多种多样的音乐,也能辨别很多种音乐,尽管他可能只擅长一两种音乐。


  记者:网友说看出了你的狂野。


  李健:我没看出自己狂野,是他们看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狂野。这句话意味着,当面对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才时,无论什么个性的导师都会全力以赴、力争到自己的团队中来,这是对选手的尊敬,也是对音乐的热爱。

QQ截图20180830084722.jpg

  
  成语比较省事儿,东北人好像都愿意说成语


  嘴上说着“不喜欢过多表述自己”,但其实这一届《中国好声音》中,李健的段子俯拾即是,他凭一己之力,把《中国好声音》变成了《中国成语大会》,燃起全民学习成语的热情,甚至有网友说,可以把他的金句当语文课来听——— 点评学员时,李健说“箭中靶心,箭离弦”,其他三位导师直接蒙了。这句话来自于但丁的《神曲》。


  说到自己的“中华成语库”和幽默感,李健感到困惑,好像大家把他当成了搞笑和爱刻意说成语的一个人。但生活中的他,一直是这样的。他不是故意要说成语,这就是他的语言习惯。“成语比较省事儿,东北人好像都愿意说成语。成语有点像音乐中编曲的和弦。”


  李健说“讲话不是我最擅长的”,但实际上,他每次开口,都在高效地“抖包袱”,绝佳的分寸感和节奏感,让他的段子每次都能以清奇的画风空降热搜。有期节目播出后,热搜关键词是“李健和石家庄电线杆的猪”——— 李健曾在石家庄工作,负责下乡爬电线杆装电视放大器,因为农村很多电线杆旁边都有猪圈,里面的猪实在太大,他怕会掉下去——— 李健怕猪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李健不买房,买了很多吉他、唱片和书。他和太太租来的房子里,除了乐器,满是书。“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和“健式脱口秀”,在他身上达到奇妙的、令人着迷的平衡。


  李健几段经典的荧屏表现,和他的段子一样,充满“高级感”和幽默感。李健和吴秀波合作的《爱江山更爱美人+一剪梅》奔逸绝尘,堪称年度“最令人想入非非的神仙C P”。李健和小岳岳合作的《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被好多人奉为“年度神曲”。


  记者:你和你的音乐呈现反差,你和哈林的互动让人有“相声专场”的感觉,你的幽默细胞一直丰富吗?


  李健:当一个人的幽默需要刻意表现时,就不是幽默了,会转换成一种滑稽,准确地说是一种哗众取宠。在我看来,幽默,的确是一种语言技巧,但根本是来自生活态度,而这种生活态度包含着智慧。幽默本质上是对智慧的追求和表现。


  记者:录制时最不能忍受什么?


  李健:最不能忍受的是又饿又困又累。特别像我早年在清华期末考试的时候,复习时又饿又恐惧又累又困。每次录完节目就很开心。


  记者:和三位导师合作感受如何?为什么喜欢cue周董,对他有特殊感情?大家说你和哈林是“南北二人转”,你怎么看这个相爱相杀的CP?


  李健:几位导师有今天的地位,经过长期的积累,有独到之处,每个人在乐坛上都显著地拥有无可复制性。


  杰伦的态度和作品是一座高山,他提供了很多新的可能性,比如华语说唱的流畅性和无违和感,还有歌曲的写作和演绎方式。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是一个不崇洋媚外的人,对华语音乐抱有极大热情和追求,非常难得。


  通过这次节目,我对霆锋有了全新的认识。他的专注、认真、职业精神非常突出,非普通艺人能相提并论,他对音乐、综艺有独特的观点,完全能成体系,为人很绅士又很真实,他代表了一种新的香港精神。


  哈林是心地善良的音乐前辈,他能够放下自我、成全别人,很难得。他在音乐史上有非常丰富的一手经验,不是二手的。他拥有极其敏锐的音乐觉知力。很多时候我跟哈林互动,你来我往地调侃,完全是为了调节现场气氛,更主要是为了缓解选手紧张的情绪。节目需要,选手需要,大家都需要。这个时代,人们需要这样的欢乐。

QQ截图20180830084716.jpg

  
  三位导师的共性是为人良善、宽厚,毫无刻意、更无“敌意”。


  记者:小岳岳,吴秀波,哈林,可不可以分别点评一下你的三位搭档?


  李健:我和秀波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搭档,声情并茂、图文并茂,可听可看、老少咸宜。


  和小岳岳搭档,属于新奇搭档,剑走偏锋,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搭档。


  和哈林是语言上的搭档,寓教于乐,经历感悟和音乐观点都蕴涵其中了,是一种诗酒人生的写意状态。


  网络上的赞誉别太当真,诋毁无非蚊虫叮咬,无伤大雅


  导师李健,与音乐人李健一样,大气豁达、拿得起放得下。作为一路荆棘繁花、山高水长的音乐前行者,李健知道成长与磨砺的真正滋味,他说过,好 的 音 乐 家 、艺术家是一个持 续 的 过 程 ,他很幸运自己成名得“晚一些”。所以他寄语自己的学员:“留下的不代表春风得意、捷足先登,离去的也不是黯然神伤、举步维艰。”


  所以在上周的节目中,他才会成为《中国好声音》史上第一个敢于打破规则的人:他与节目组还有其他导师商量,做出打破“两两P K”赛制的决定,用“四组P K”的方式决出晋级学员。临时更改赛制引发争议,李健早有心理准备:“我希望打破藩篱。敢于变化的人要承担风险,也有可能会面对非议。如果一个人连这点非议也承受不了,那什么都干不了了。”


  记者:参加《歌手》竞技和在《中国好声音》做导师带领团队作战,有没有心态或胜负心上的区别?


  李健:对待自己和对待别人一定是有区别的,有两点不一样:一,对待别人不能像对待自己那么严格,没人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别人。二,做导师,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当学员能领悟到我的指导,我也能得到间接的学习和验证,这对自己也是收获。导师仅仅是身份而已,实际是互相学习。


  记者:你在队内考核时,因为惜才,临时修改赛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李健:法律还需不断完善,更何况比赛规则,当规则遇到特定的状况,若以人为本,就需要略微调整,但一定要经过其他导师的同意,这是大前提。


  这终究是一个培养人的比赛,所谓因材施教,大抵如此。有些学员适合更进一步,有些学员适合点到即可,并不是每个学员都需要改变很大,就像我说过的“述而不作”。


  记者:你会在微博上搜自己的名字吗?


  李健:我经常会搜一搜,看有没有人讲我坏话。(搜到过吗?)一定会有的,但很正常。


  记者:你会穿个马甲反击吗?


  李健:我不会那么无聊的,至少这不是我喜欢干的事情,网络上这些事情,赞誉别太当真,诋毁无非蚊虫叮咬,无伤大雅。


  记者:哈林战队比较霸气,下一场你和他对阵,你的策略、战术是什么?


  李健:其实没有什么战术,唯一的战术就是恰如其分地表现音乐。人们认为音高越高、音量越大,越能吓住人,我们只想表现音乐的真实,所谓音乐的真实就是情感的真实,音乐的真实也是内容和形式的高度统一,两者不能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记者:有的导师希望把学员带成冠军,有的导师希望把学员打造成乐坛的独一无二,你呢,你打造学员的最高目标是什么?

QQ截图20180830084656.jpg

  
  李健:我希望我的学员,在节目结束时,能具备成为职业歌手的基本素质。因为无论冠军亚军,节目之后开始迈的那步,才是“起步”,拥有独立能力和态度,是最重要的。


  所有这些培训就像热身,音乐之路最终要靠选手本身。希望他们在出发之前,对自我、对音乐环境,有整体认知,如果能加上独立正确的音乐态度,则更加可贵。这也是这个节目给予选手的最大培养。即使成为冠军,距离成为巨星也是遥遥无期的,需要作品的长期积累。目前选手都是在翻唱别人的歌曲。


  记者:参加《中国好声音》,你获得的乐趣是什么?


  李健:乐趣有很多,包括与人共事的乐趣、发现优秀人才的乐趣、融入节目其中的乐趣等等。收获非常多,自我能力的提高、给新人相应的机会、跟年轻学员的交流,同时也在验证我对音乐问题和音乐现象的观点。


  记者:这些年来,不同的选秀节目一直在收割选手,有特色、有实力的选手越来越少,你会不会担心哪怕自己加入导师阵容,都很难让它“火爆”起来?


  李健:这种扎堆儿、蜂拥而起的现象也是正常现象,它一定会随着市场规则优胜劣汰,在某段时期,的确有竭泽而渔的趋势,鱼都没了还在捕鱼,把水弄枯了。但我相信优秀的演唱人才是不断涌现的。


  我发现一个更本质的问题:歌曲的匮乏比人才的匮乏更突出,这是真正的匮乏,意味着华语乐坛的曲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丰富,高质量的作品没有那么多。你会发现很多歌曲不停地被翻唱。我们呼吁有原创才能的人投入到其中,但这不是一句口号能解决的,它需要整体的生态环境。


  你若芬芳,蜂蝶自来,整个乐坛各司其职,编曲能够安心编曲,乐手能够安心当乐手,自然就会有大量的词曲作者涌现出来。我们已经开始努力了,对版权的保护,对各个人才的认可,都刚刚开始。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