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杨幂:从不主动争角色 这样姿态不好看

2018/10/15 08:39:07 来源:凤凰网娱乐  作者:二十二岛主
   
许多人认为杨幂接演《宝贝儿》,颠覆以往的美艳形象,是为了在演技方面得到大众的认可,实现转型,但杨幂却表示没有想那么多,自己从未强求任何角色,“我超级被动。你让我主动争取?我不,姿态不好看。”

20181015084028267.jpg


  采访者:二十二岛主

  受访者:刘杰、杨幂


  由侯孝贤监制、刘杰导演、杨幂主演的电影《宝贝儿》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举办首映仪式。片中,杨幂饰演有先天缺陷的弃儿江萌,颠覆性的形象和方言演出,被认为是她一次演技实力的展现。10月14日,杨幂与《宝贝儿》导演刘杰一同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详述了此次特殊的创作经历。


  不同于杨幂过去习惯的剧组模式,《宝贝儿》的拍摄断断续续历时9个月,中途以“补拍”为名,完完整整地重拍了两遍,到第三次拍摄结束才真正杀青。拍摄过程中没有剧本,导演刘杰带着演员们一同摸索人物状态和人物关系,现场完成台词创作,并要求杨幂以南京话进行表演。


  在这样三度磨合的过程里,杨幂扛住了导演一次次对她在表演上的检视,力求达到最真实的状态,最终让江萌一角去掉了杨幂的影子。在外人眼中,身为商业明星的杨幂为了一部电影投入这样的时间精力,似乎是不可能的,但在《宝贝儿》的创作中,杨幂可说是毫无保留。据刘杰透露,杨幂每一次进组拍摄《宝贝儿》,都做好了之后补拍的准备,并且全然接受自己修改创作意图的可能性,这让他感到很暖心。


  许多人认为杨幂接演《宝贝儿》,颠覆以往的美艳形象,是为了在演技方面得到大众的认可,实现转型,但杨幂却表示没有想那么多,自己从未强求任何角色,“我超级被动。你让我主动争取?我不,姿态不好看。”


  从不主动争取角色,这样姿态不好看


  记者:《宝贝儿》中的角色是杨幂主动争取来的吗?


  刘杰:我们俩那次聊天,我真的不记得是谁提议说,咱们一块儿拍个戏吧。我其实没太认为她会答应,因为我当时预设了一个情况,我说,要是咱们一块儿拍戏的话,我没有剧本,我也不喜欢跟演员们讨论,因为如果有剧本,演员会设计人物,会跟我掰扯。


  第二天,她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听说你跟幂幂聊得很开心,如果有机会要一起合作。所以其实挺好的,真实情况就是这样。


  记者:那个时候已经有《宝贝儿》这个项目?


  刘杰:有想法了,有一个五页纸的提纲,后来一直维持这个五页纸的提纲。


  记者:杨幂之前比较少演这样的角色,是本来找你的机会就少?还是你自己没有主动去找这类角色的想法?


  刘杰:她不是一个主动的人。


  杨幂:我超级被动。


  刘杰:对,她其实是挺北京大妞的那种劲,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一旦我答应这个工作之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杨幂:对,我干的活我就给你干好,但你让我主动争取,我不,我觉得我不要,不好看,姿态不好。


  记者:作为演员可能都想尝试和挑战这样的角色,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吗?


  杨幂:有就有,没有就算了。


  记者:就不强求,是吗?


  杨幂:对。


  记者:是不是到了一个年龄段,到了30岁的时候,作为演员想要转变一下?


  杨幂:没想这么多。


  没有剧本,反复磨出人物关系和台词


  记者:上次《我是证人》里演盲人,你去跟盲人接触了。这次有没有跟类似江萌的孤儿接触?


  杨幂:和导演一起去了福利院,还去了妇产医院的ICU病房。


  刘杰:对,都是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小孩。


  杨幂:还是很感触的,一个房间里,几十个保温箱。他们上面都贴着名字,各种各样的症状小孩。


  记者:《宝贝儿》只有大纲没有剧本,现场是怎么拍的呢?


  杨幂:什么都没有。


  刘杰:就逼着做反应,跟她说是什么情景、什么事,然后会说什么,然后她就会说,“我会说什么什么”,我说“这是你要说的话,是江萌要说的吗?”


  杨幂:包括我在演对手戏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跟我的对手是什么关系,比如我跟我母亲,我不知道她们俩是什么样的关系。


  刘杰: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


  杨幂:我们演了各种各样的对手戏,比如拆墙板,都拆了好多遍,今天又拆板子,板子又钉上了,你怎么又给钉上了又要拆,就是这种。


  记者:那最后这个关系也好、台词也好,最后是谁来做这个决定?


  杨幂:导演做决定。


  刘杰:磨合,一点点磨。


  杨幂:还是你做的决定。


  刘杰:不是,我在旁边判断。


  记者:有一些台词是杨幂自己想出来的?


  刘杰:有,一定有。真的不记得了,我们拍了好多。


  杨幂:拍了很多素材,素材巨多。


  刘杰:我们要单论,就是说一场戏一场戏的,她至少拍过250到300场戏。


  杨幂:你要问我这部戏哪句话印象最深,就是(用南京话)“为啥不治了”,“我是南京鼓楼医院的”,这两句话出现频率最高。


  记者:南京话是进了组才说要学的,找了老师?


  刘杰:对。


  杨幂:老师每天接送我上下班,24小时在线陪聊。


  刘杰:对,还给她一个南京本地的广播节目,每天练。


  杨幂:每天听,回去就听,一直在听,一直在听。


  记者:导演对南京话有一个掌握吗?


  杨幂:他没有,他真的没有语言天分。


  刘杰:没有。让南京人来判断,问他们能接受吗?我就让他们很苛刻地来判断。除了他们三个主演之外,其他都是南京人。


  杨幂:我都在跟他们学,问我妈南京话这句应该怎么说,之类的。导演有的时候会一时兴起,跟我们说几句南京话。


  刘杰:我急了想示范一下。


  重拍两次,努力去掉杨幂的影子


  记者:这样磨合拍摄,一共多长时间?


  杨幂:第一次三个月。


  刘杰:75天。


  杨幂:第一次三个月,第二次两个月。


  刘杰:没有,第二次一个月。


  杨幂:40天。


  刘杰:没有,30天。


  杨幂:你这是跟我讨价还价,第三次一个星期。


  记者:三次?这是中间剧组停了,然后又回来了?


  杨幂:不是停了一下。


  刘杰:停了半年。


  杨幂:第一次是认真的杀青,我们吃了杀青饭的,导演说我可能会补拍。


  刘杰:说来说去,导演就是一个骗子。


  杨幂:结果补拍,又补拍了一整部戏。


  记者:重新拍了?


  杨幂:对。


  记者:导演以前是这种工作模式吗?我印象中不是啊。


  刘杰:是吧,我以前名声多好。


  记者:后来又补拍了第三次?


  刘杰:对,我们应该是从三月中到五月底,这两个半月的时间,其实是把当时那五页纸的内容拍了两遍。


  记者:第一遍觉得不满意的原因是什么?


  刘杰:我觉得是大家要找,那个东西不是我们认真的终极状态,因为什么呢?其实所有的这些人,在我看来,也许都不在一个故事里,都不在一个生活里,也不在一个频道里,包括要找人物的感觉,找生活的质感,要怎么样让江萌去掉杨幂的影子。我们一开始就很坚决,就是不要在这个人身上看到杨幂的影子。


  所以我们要努力去掉她本身的东西,全都改变。磨合了一个月之后,然后我很激昂地告诉大家,说明天开始咱们要正式开拍了,于是就又重新拍了一遍。其实那时候她有点忐忑,但是她仍然认为应该是完了,因为都是说好的,原来说好的就是75天。


  完了之后,我觉得她也很开心,全组人在一起吃了个关机饭,然后跟大家道别,我撂了一句话,因为她也问我,说导演你满意吗?我说回去剪着看,我说可能会有一点补拍。


  杨幂:补拍就补拍了一部戏。


  记者:您怎样让她这样不断回来?


  刘杰:磨呗,跟经纪人慢慢磨,从两天磨到一个月。


  记者:杨幂自己怎么看?


  杨幂:我对时间的事,从来都没有概念。


  刘杰:她不知道,她没有概念。


  杨幂:你让我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杨幂经纪人补充:她的状态是,导演说要回来拍,她就说好,她的意愿就是要回去拍。而我们的状态是,导演你要两天还是三天,导演说可能不够,我们以为补拍最多六天总应该可以了吧,结果拍了一个月。就为了这个,我们把其他的事情排开了。)


  刘杰:其实刚回来的时候她有点焦虑,她还是担心,她一回来的时候就问我,明天的通告是什么?我说你刚来,半年都没见了,你先休息休息,没事,慢慢往回找点状态,不着急,她说不行,说万一你排得很多呢?


  我们工作都是有状态才拍,很随性,没状态,想不明白,就不拍了,就收工。但实际上,最后真的是好契机,经过了9个多月的这种人物体验、灌输也好,洗脑也好。当她再回来,就是奇迹归来,我看她怎么都是顺眼,怎么看都是江萌。


  所以后来变得好顺利,在那一个月里,她高强度的17天工作,很集中,应该有两三天还生病了,我们挺残忍的,她生病的时候,我觉得她状态真好。


  杨幂:他就说,你生病的时候演得最好。


  记者:哪几场戏她生病了?


  刘杰:就她得知那母亲放弃孩子,然后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到街上,坐在街边等小军来接她。


  杨幂:那天是发烧还是肠胃炎。


  刘杰:发烧39度,你知道吗?情绪对呀,体能状态一定是特别呼应的,她特别疲倦特别累。


  记者:第三次拍完之后终于觉得定了?


  刘杰: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我们第三次吃杀青宴。幂幂这点特别棒,她跟制作组所有的人都特别好,她跟所有人去敬酒告别,跟所有的人说,我们会再见的,说导演不靠谱,我们一定会拍第四次的。我就只能听着,好吧。所以你知道吧,这是我听了最暖心的话啊,那就证明她认可,愿意陪导演再拍第四次。


  第一次拍完时,如果她扭头就走了,那我觉得,算了吧,她不会再来了,因为毕竟我们合同结束了,但她如果每次告别的时候都说,我们会再见的。那我就想,好,我可以再拍一遍。我觉得这好暖心啊。


  后来那几个月,我回了好几次南京,我一回南京,就会发一个朋友圈,她就会问我,你去干嘛?


  杨幂:我问他,又来看景了?


  刘杰:因为我们中间我们还换过演员,主要角色都换过。


  杨幂:不是我,除了我。


  刘杰:我有时候就逗她,给她压力,说你要是演不好就把你换了。


  杨幂:我说你换吧。


  刘杰:她一看我又回到南京,所以我就想,她也许在想,我重拍去了,把她换了,就跟她开个玩笑。


  不断被打击,但极其顽强


  记者:你这次表演,更多是调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观察呢?还是说投入和体验?


  杨幂:就是真的东西,没有一丁点做出来的东西,有的话就被剪了。


  刘杰:对,我在现场对她最大的打击,就是说“你还在演,你还在演,我没感受到,你还在演”,这话其实说起来挺狠的。


  记者:听到这个话,你会崩溃吗?


  杨幂:不崩溃,那就再来呗。


  记者:心态还是挺好的。


  刘杰:顽强,她特别顽强。


  杨幂:我极其顽强。


  记者:除了素颜之外,还加了许多雀斑在脸上?


  刘杰:她不是素颜,直接是拿鞋油往脸上抹的色号,做了满脸雀斑。我们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我们是找了一个生活依据。像江萌这样内分泌不好的人……


  杨幂:状态会反馈在脸上。


  刘杰:这种先天有问题的孩子也容易有雀斑,有胎记。


  记者:杨幂之前说过,有些导演拍戏的时候都不讲戏,刘杰导演应该是讲戏的那种吧?


  刘杰:讲的好多啊。我从来不跟她说该怎么演,我会给她讲这个人物的心理会是什么样的,只讲心理。


  杨幂:讲完了以后再推翻掉,他会推翻掉自己讲的。我就会觉得,怎么跟上次说的不一样?你看到的所有的场次,基本上都是我们拍过两遍以上的。每次拍都跟上次说的不一样。这是哪一场戏啊?啊?这场戏挪到这啦?都是这种,每天到现场都有惊喜。


  记者:对你来说,这次整个表演是特别的一次体验。


  杨幂:其他剧组不会有时间让你这样磨吧。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跟我母亲住的那个家里,有个水塘,房东养了一点小鸭子。我们第一年刚去拍的时候,就是唧唧喳喳的一群小鸭子,放在小盒子里面。第二次去看的时候,就剩下几只很大的鸭子在那儿。第三次去拍的时候鸭子就没有了。


  刘杰:都成盐水鸭了。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