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让中国元素走向世界

2010/09/10 12:46:52 来源:中国网  

作者:宗中


劳伦斯·许


  采访者:中国网

  受访者:劳伦斯·许

  劳伦斯·许: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劳伦斯。
  
  中国网:许老师,您因为为范冰冰设计“东方祥云”而备受关注,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劳伦斯·许这个名字,从您的这个名字可以看出来,本身就具有中西方融合的味道。首先,我们特别从您的名字谈起,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劳伦斯·许:这个名字我认为对我来说是一个笑话,或许所有的人看到这个名字觉得都是一种奇怪,说好端端的一个中国人凭什么叫这么一个名字呀,不土不洋,甚至说让人觉得啼笑皆非。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以前的老师是一个法国人,他不会叫中文,于是就给我起了一个法语的名字Laurent,在中国人读起来就特别难听,它其实是英文的Lawrence的意思,那么结果我就叫Lawrence,朋友们时间长了就读成了劳伦斯。
  
  劳伦斯·许:再一个,中国人喜欢算名字,算笔划,有一次我的一个大师朋友,也是一个导演,就是在一块算命,结果算我的名字总觉得那个有点别扭,后来我就说要不你就算算劳伦斯吧,结果劳伦斯还不是很好的。我就说你要不加上许。加上许以后,他觉得这个名字不错,说这个各方面事业都会非常顺利,而且能达到一个高度,说单单叫劳伦斯·许的话,可能还不至于四平八稳,于是就说,差一划怎么办呢?中西结合嘛,然后中间点了个点,叫劳伦斯·许,结果这个名字就诞生了。我觉得我不是迷信,但是这个名字确实给我带来了好运,我觉得是因为它很别扭,是因为它不入常理,但是它确实让大家记住了我。
  
  中国网:您的法国老师给您起的这个名字也为您带来了一些好运。
  
  劳伦斯·许:对,我觉得也是,给我带来了一些好运,我觉得挺好的。
  
  中国网:那您在法国这段留学的经历,更深入地接触到西方的艺术、文化。很多人其实回来以后,设计当中可能会更加的西化,但从您的作品来看,其实您又回归到了中国元素。
  
  劳伦斯·许:我首先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中国人,而且我家乡在山东枣庄,可能是我们那儿圣人特别多,什么“圣人”墨子、孔子,“食客三千”的孟尝君,“毛遂自荐”的毛遂等等,我们那一片出了那么多的圣人,那么这种东西其实在我心目中是根深蒂固的,我觉得可能这种根深蒂固的东西使我的传统思想更重。而且我出生在一个建筑家庭,结构严谨也是我父亲经常教育我们的。
  
  当我真正做自己的设计的时候,在我们学习的过程当中,很多的东西是潜移默化进入你的脑海里,比如西方的结构,是你后来学到的,可是根深蒂固的一些传统思想是永远铭刻在心里的,那么我在做这作品的时候,可能很容易就产生学以致用的感觉,让它们互相融合,那么可能也形成了我现在所谓的这种形式,所谓的中国风的一种感觉。
  
  中国网:您留学回来以后,就是最初的创业阶段的时候顺利吗?
  
  劳伦斯·许: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他在创业阶段总是不顺利的,就太多的不顺利,我觉得每个人都可能有流泪的过去,甚至说有很多的饥不择食的日子,甚至说靠朋友靠什么的来帮助和接济的日子,那些日子就让我们反而更有动力,觉得只有往前走,你越后退越不行。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也觉得给我很大的动力,每个人创业都不容易,我相信是这样的。
  
  中国网:我们现在在工作室里面看到您的这些作品,上面都有很精细的一些手工绣花,您在制作这个的过程当中,可能需要很多传统的手工工艺,那您是怎么发现这些工艺的?

[NextPage]  劳伦斯·许:我是一个喜欢游走四方的人,可以说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我几乎全踏遍了,也许是因为我要经常去拍戏,做造型,然后也提供了我一些别人去不了的地方,我也能走到,耳濡目染,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稀奇的事物、令人惊叹的手工艺,这些手工艺无处不刺激我。我同时想,就是把这些东西,把这些古老的已经沉淀几千年的手工艺,运用到我们的时尚礼服上面,可能是一种挑战,也许是能够补充很多血液,更能渗透我们中国的一些独特的内涵。
  
  有时候我在旅行的过程中,在飞机上面可以看一些杂志什么的,也会发现很多我不知道的,或者是让我大开眼界的一些手工艺。比如说前两天我在飞机上就看到一个“顾绣”,或许我太孤陋寡闻了,顾绣确实流传几百年,但是我并不知道它,那么我会觉得非常新奇,它可能介于苏绣等其他四大名绣而独树一帜,然后让我觉得耳目一新。是因为你要想脱颖而出,必须与众不同,那我一贯的原则也是这样的。我经常会发现这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让我运用到我的设计当中,可能是我的作品会出名的原因,可能大家不愿意用而我用了,这样子。
  
  中国网:其实我们国家很多的这种传统手工工艺,可能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那么通过您的作品当中使用这些元素而被大家所熟知,是不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其实也是对这种传统的一种保护?
  
  劳伦斯·许:对,我去过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很多的年轻的孩子不上学,以后就去打工了,然后这一辈的老年人,眼睛也花了,也绣不下去了,中年妇女一代还在传承着过去的这些手工艺。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没有人去保护它,它逐渐逐渐就会被淘汰,就像我们很多少数民族的服饰一样,你发现越来越不地道了,就越来越被工业化所代替。
  
  可是你会发现,一个真正用手抚摸千万遍的绣品,和用机器绣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两个样的,一个具有生命力,一个就觉得很死板,尽管它针距都是非常均匀的,可是它失去了一种灵魂。我更希望很多的人在热爱我们的服饰文化的时候动起手来,也让我们能够留下,或者留住先祖给我们留下那些好东西,让它继续发展下去。我也会做这样的工作,我真的有一天也会把很多的即将灭绝的这种绣法聚集一下,让它混合一下,成为一个我们现在服饰所用的东西。
  
  中国网:也就是通过您的这些作品,实际上也是让他们能够继续更好地传承。
  
  劳伦斯·许:对,更好地传承。
  
  中国网:这些中国传统的工艺的手工会不会在国际上也会引起更多的关注?
  
  劳伦斯·许:对,我们经常看到很多的“中国风”,就是在国际上大品牌也会有很多的“中国风”出现。我觉得作为国际上或者国外的一个设计师,他不如我们那么地道,因为我们是土生土长的,我们耳濡目染的都是这些东西。而他们就像我们了解西方国家的一些图案一样,就可能很泛泛,那么他可能是运用到整个服饰当中,会成为一个小小的装饰,或者小小的图案,而大面积的东西还是西方的东西,而我们所诠释的东西可能更整体,更浑然天成,因为我们手到擒来就能把这些东西做得更好。
  
  中国网:就是您刚才说的这个问题,其实很早中国元素就已经进入了欧美的时尚圈,而且也频频被各种国际品牌所利用,那您觉得在本质上来说,他们在运用中国元素的时候跟中国本土的设计师在运用这个元素上有什么的区别?
  
  劳伦斯·许:就像我们服饰文化的刺绣这些东西,国外是没有这方面的刺绣的,他们可能是机器来代替,或者是他们基本是花边,然后是蕾丝,还有一些订珠绣等,是他们的一个形式。首先他们不具备我们这些技法,我们这些东西是他们所不会的,他们可以把图案拿走,他们也可以把颜色拿走,可是他失去了我们——就是手工制作出来的那种灵魂感,所以我认为有本质的区别。你可以认为它是一个成熟的作品,但是他所要表达灵魂性的东西不如我们表达得那么深刻,这样子。
  
  中国网:从另外一点来讲,比如说他们对这种中国元素的一些理解上,和我们本土的设计师实际上也会有本质的区别?
  
  劳伦斯·许:对,我觉得区别还是很大的,首先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们看了很多西方国家的一些图案,我们只觉得它很美丽,觉得它很适合于做服装某一个局部,可是我并不知道它的真正的含义,并不清楚这个代表着什么,只是它美丽感官的东西刺激了我。那么他们也是一样,除非你是一个地道的中国通,你知道这个图案、这种图腾是有什么悠久的历史,或者这个图腾它代表着什么。我觉得我们看西方和西方看我们都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可能更能知道它的具体含义,它有多么深厚的文化。
[NextPage]  就像我们很多少数民族服饰一样,它的服饰文化的形成是因为在记录着历史,就比如说我发生一个战争,怎么办呢?他们没文字,然后就绣在衣服上了,说咱们迁徙了,过了一座山,那么把这个山记录下来。我们又发生了一次战争,那我们又在下面绣出来,所以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吉祥的,或者是有很多大纪年的一些事儿,他们统统都绣到了衣服上,美丽啊,传说啊,像火焰、水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历史。就像我们去少数民族地区,或许我们觉得这个服饰漂亮,但是让我来剖析它,我真需要问一个民俗专家,或者是查阅大量的资料才知道。那么这些东西它是一个文化上的东西,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可能是只看到了感官,并不了解这段历史,或者是这个代表了什么,都是一样的。
  
  中国网:这个是从设计上来说,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讲的话,这个成品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西方人看它和咱们中国人自己看它是不是也是不一样,他可能看到的只是形式上觉得这个东西好看,但也没法理解这个东西的真正内涵。
  
  劳伦斯·许:对对对,可能他并不知道真正的东西是代表了什么。就像我们这次为冰冰设计那个龙袍一样,那么就说,在我们眼里黄色只有皇家才能运用,才能穿着,甚至龙代表的就是王权的一些东西,皇帝才能穿这个龙,老百姓不能穿。这些东西可能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图案,我觉得是这样子,它并不是说像我们理解的,太可怕了,怎么是这样子,是一样的,他们只是看到了一个美丽,说西方国家的各个礼服都像打了褶的窗帘一样,每个都是那种从结构上下工夫,但颜色绝对不会这么丰富,而我们的东西,就是因为我们根深蒂固就是琳琅满目,然后我们的东西就是满,那么这个形式的东西、图案出现的时候,他们会吓一跳。他们是觉得,这种形式他没见过,他们觉得很新鲜,很漂亮,就是一个美的共识。
  
  中国网:那他们大部分都能够接受这种形势吗?
  
  劳伦斯·许:我觉得是能接受的,就像这次在戛纳进入前十佳,甚至说排行非常靠前的这个位置,如果说他没有一个美的共识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决定,我们达到这个位置是因为他有共识,是因为他有这种认可,才会导致了这种结果。
  
  中国网:从您设计的作品来看,突出中国元素是您主要的一个风格,包括您之前做“丹凤朝阳”、“踏雪寻梅”,都极具东方韵味,那您能不能给我们谈一谈您对中国元素的理解,它如何定义,什么才是最能够代表中国元素的?
  
  劳伦斯·许:其实我认为我不能说哪个东西才更代表中国的韵味,我每次在做一个礼服设计的时候,更多的是为了包装这个影星,我会根据她的气质、她的身高等等各方面的因素,就是限定的一些因素给我一个感官的刺激,那么我会让她变得超凡脱俗,我可能让她靥如桃李,然后这种东西才让我产生了一种设计,设计的时候,也许让我想到了“踏雪寻梅”,也许让我想到了“丹凤朝阳”等等,是因为这种色彩,这种形式,是让我逐渐地缩小,形成一个具象的思维,然后形成一个设计稿,才让我觉得它应该是“踏雪寻梅”的形式,它不是一个命题作文,是因为我为了衬托这个演员而打造她的形式的时候而决定的,它应该是一个颠倒的程序。
  
  中国网:那现在来看,就越来越国际化、全球化了,可能在服饰上也存在着越来越趋同的一个形象,那您觉得应该如何让东方和西方,还有传统和现代更好地衔接起来,如何掌握这个更好的衔接?
  
  劳伦斯·许:其实我们中国的立体化的设计发展很晚,民国以前那些几乎都是平面的。以前的时候,你看像中山装已经是结合西方的东西设计出来的中国的东西,西服完全是外来的。我们的东西都是平面的,所以说中国喜欢用箱子,一叠就可以了,西方要衣柜,要立体起来。就包括我们的国服——旗袍,也仅仅保留了领子、开衩,其他也都是西方借鉴过来的,才有了这么美丽的身形。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就已经逐渐融合了,主要是有思想上、经济上等等各方面因素的共同融合,导致了一种产物,它就会推着前进。
  
  现在我们在中国无论从建筑、饮食、服饰,也都是逐渐地国际化。我认为国际化是互相的一个融合,你吸收了我多少文化,我吸收了你多少,你感染了我多少,我感染你多少,然后共同进步。所以说,现在的一些服饰,我觉得已经是,像我的作品一样,很多东西是立体的,形式上是那个,灵魂是中国的,已经是被融合了很多。但不那么绝对,或许因为我设计时需要一个平面的东西才能展示得很好,那么我就可能用中国的平面式的裁剪方法,还把它诠释得更好。
  
  中国网:在未来,您还会继续中国元素作为您的设计理念和设计风格吗?还是说会有所创新?
  
  劳伦斯·许:我觉得就是一步一个台阶吧,我觉得我这种思想比较根深蒂固,我可能一直在摸索着所谓中国式的礼服是什么样子,或许是我们可以去尝试,很多不可思议,或者一些挑战性的东西,它会给我带来兴趣点,然后我也会继续走这一条道路,让它做得更好,就是形成我们中国式礼服的一个东西,我会往这个方向去走,这样子。
  
  中国网:那您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讲,在未来您觉得该如何让这个中国元素让世界所接受,就是说让它在未来更加发扬光大?
  
  劳伦斯·许:我觉得做任何一个事情,一个人力量都不够,我整天想,如果说我们很多设计师共同来做这样的事情的话,真正让我们的礼服,让我们的服饰走向世界,是因为我们发扬了我们的中国精神,就是我们的中国精神才能让世界觉得,中国服饰特别厉害,他们有那么好的文化可以运用到这么好的礼服上面,或者是服饰上面,让他们更觉得我们祖国,或者是历史是多么的伟大。这样子共同来,可能比我一个人的力量要大太多了。所以说我不是崇洋媚外,我很喜欢立体的东西,或者西式的东西,它完全可以进行混合,让我们走得更好,这样子。
  
  中国网:国家有很多悠久的历史文化,也有优秀的人才,也不缺乏创意,但是在国际上,知名的设计师并不是很多,您觉得制约这方面的因素是什么?
  
  劳伦斯·许:其实,我觉得敲门砖很重要,就是说其实我们有很多很多优秀的设计师,甚至说他们是怀才不遇,其实机会是很少的,就像我们的电影节,它是一个窗口,让我们走向世界一样,一年三大电影节,也就是三个影星,或者几个影星去了。他选择面对世界,很多就是各种大牌都可以让你选择。你如果去设计这个礼服,那机会更难得。首先要有一种认可,凭什么信任你,我为什么要让你做设计,而且砸了怎么办?没有退路怎么办?等等元素,他会都考虑进去。所以说机遇对每个人都那么的重要,或许有一次机遇给其他的设计师,或者是我明明发现有可能很多很多更优秀的设计师,他们可能确实机会也很少,而且这个现实很残酷,就是这样子。
  
  当然了,其实也靠自己的实力,也靠自己能否抓住机遇。其实我们每天做的,抓住你身边能够做好的事,比什么都强,我们每天都是做着衣锦黄粱的大梦,其实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能说你做好现在,就比如最小最小的,我来了个客人,我要给他做设计,我如何做得更好,那你一点一点地,大家都给你很多的机会。所以说我觉得一定会有更多的设计师能够做得更好,或者是走得更高,这样。
  
  中国网:我们在您的工作室里边,看到了很多在电影节红地毯上出现的礼服,它们都是原件吗?
  
  劳伦斯·许:是的,有几件都是原件,因为很多礼服在影星那不好存放,所以说他们有时候会放在我这儿,能更好地保护和打理它们,但是这些所有权都是他们的,他们随时可以取走。
  
  中国网:像这个范冰冰在戛纳刚穿过的这件龙袍,以后也会长期寄存在这里吗?
  
  劳伦斯·许:这个礼服可能要入住一个殿堂级的地方,我觉得还没有成为一个现实,我说的可能太早,但是它很快就会离开我们这地方了,也不会在冰冰那儿,不过大家到时候随时都可以到那儿去看这件礼服。
  
  (实习编辑:季贤)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