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朱丹和宋柯曾真的爱过

2010/09/22 09:37:28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齐帅


朱丹


和宋柯朱丹说:他很成熟,会带我去沟通,做精神交流。 

    采访者:齐帅

    被访者:朱丹

    朱丹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不扭捏不回避,投入地作答。
 
    化妆室里,朱丹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蜷成一团,别着化妆时夹头发的大蝴蝶结。这个在舞台上光彩四射的女人,此刻像个随意谈心的邻家小妹。正值她的首部电视剧、浙江卫视自制剧《爱上女主播》首播,张赫、杨谨华、林保怡都为她配戏,众星捧月。她的感情也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从被传和宋柯结婚到被爆分手,戏外和戏内一样精彩。

    朱丹忙得马不停蹄,日常的主持、电视剧的宣传,两面兼顾,然而她脸上没有任何疲惫的痕迹。她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不扭捏不回避,用晶晶亮的眼睛坦诚地看着你,投入地作答。我们絮叨一个小时,从拍戏谈到电视台里的勾心斗角,谈她从实习机会都没有到一姐女主播,谈她又一次失败的感情和曾经的那段婚姻。谈她曾经抑郁、在头破血流中成长,谈到动情处,29岁的朱丹几次泪光闪烁。

    主演

    我是NG王,大家公认的NG王

    ●我很明白我不是演技派

    ●这个角色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的经历

    ●还是会以主持为主,演戏只是辅助

    南方都市报:刚开始大家都以为《爱上女主播》是为你打造的。

    朱丹:不是,刚开始找演员时没有涉及我。本来(杨)谨华可能演徐丹萍(女主角名),后来总制片人吴毅坚持说能不能至少得有一个真的主播来演。因为选女主角时他发觉乱了,没有一个形象让他满意,他就想到我了,说叫这个女孩子去试一下,我挺有兴趣的,这个角色的故事跟我太像了,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的经历。他坚持跟我们台要人,台里那时候还不能给,因为去演戏就意味着我三个月不能录节目,这对台里特别重要。

    南都:刚开始拍戏会紧张害怕吗?

    朱丹:很害怕,而且觉得不可能,关注度那么高,戏份又多,哭戏也多,台里又反对……我有冲动想接,又怕承载不起这个事,吴毅花了很长很长时间说服我。

    南都:和客串吴毅的《故梦》那时候比,你觉得现在演技进步了么?

    朱丹:拍《故梦》时哭都哭不出来,没什么演技不演技的。听他们采访《爱上女主播》的其他演员,我才知道我是NG王,大家公认的NG王,因为我笑点特别低,很容易笑场。最开始我不熟,借位什么的都不懂,他们临时改了剧本,我也记不下来。我不断调整,看不同的演员演戏,到后面我觉得挺好的了,完全把自己当成演员了。

    南都:哭戏你是怎么做到的?

    朱丹:其他演员的方式特别让我感动。谨华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酝酿,酝酿不出来就会抓住我的手,因为戏里她有时哭是因为对我(的角色)内疚,她就抓我的手一直说对不起……有种方法他们叫做拉抽屉,把很多情绪存进去,需要时就拿出来,但我不行,我一定要进入角色,我告诉自己,我是徐丹萍。

    南都:拍了这部戏后,很多剧本来找你吧?以后你怎么打算?

    朱丹:我谈了3部剧但都推掉了,最近在谈一个电影剧本,快谈好了,年底就会拍。我还是会以主持为主,演戏只是辅助,演了这部戏后确实有点瘾头,觉得很好玩,但我很明白我不是演技派,也不是专业演员,不能去演文艺片、古装剧。主持人有公众形象,我还是要保持那样的状态。还有,要跟大家看到的朱丹不一样的角色我才去接。所以我还挺挑的。

    主持

    我是人来疯,人越多我气场越大,越兴奋

    ●我从没做过主持人的梦……我不敢做梦,因为我的出身

    ●他们有印象,说有个穿红西装的黑女孩状态特别放松

    ●今年底我准备推出我自己的节目,我希望造一个家

    南都:你2003年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到现在,7年就成了浙江卫视的一姐,你想过这是怎么发生的吗?

    朱丹:其实有很多幸运元素。当时进台里是因为有个节目原定的主持人临时放鸽子,他们就赶紧找我替,结果替了一年,嘿,他们觉得很吃惊,节目反应挺好的!好,把你聘下来。就播新闻,播到2005年播平淡了,他们觉得这小女孩不错,又把我领出来做综艺,做《太可乐了》,这个团队特别好,又是每天日播,啪的一声,主持人就出来了。

    南都:你觉得你更适合做综艺?

    朱丹:以前不那么觉得,其实现在也还没那么觉得,因为我不幽默,反应不够快。别人说话都一套一套的,我觉得我都不太会。

    南都:除了运气,你有哪些品质是不可代替的?

    朱丹:我觉得我比较踏实,从没给自己设定一个很高的目标。我从没想过做一姐,我一直觉得我要做我自己,这一点是我一直都没放弃的。为什么做到一姐?我也不知道。

    南都:没做主持人时,你觉得自己适合做主持人吗?

    朱丹:读书阶段我从没做过主持人的梦,我一直觉得能够赚到学费、生活费就很好了。毕业那时没敢想做主持人,只要有份工作就好,更没想过会红。我不敢做梦,因为我的出身。进学院也特别明显地感觉到背景、势力其实很重要,但我什么都没有。我打过各种各样的工,做模特走秀,一场拿50块钱;在商场门口帮人推销、拍广告,只要能够有钱。我要赚生活费跟学费。大学时我从没参加过任何社团,纯粹打工去了。我连去电视台实习都去不了,镇上实习也不行。都不给我机会。

    南都:很多明星避讳谈过往,但你从不避讳说你从农村出来,为什么?

    朱丹:因为那就是我,我的经历、我的成长,为什么要抹去?这些东西不能重来的,都是我的东西,我不觉得要去抹灭它或隐藏。

    南都:你觉得后来是什么帮了你?

    朱丹:纯粹是状态。我进传媒学院时,面试没压力,只希望来杭州玩一场,我跟老师聊天聊得特别High,老师说这学生也太放松了,你看她的神采,她的笑脸,就把我招进来了。进电视台也是,我很黑,穿个红西装,他们有印象,说有个穿红西装的黑女孩状态特别放松。

    南都:你是天生性格从容?

    朱丹:对,我没有压力感和紧张感。我是人来疯,人越多我气场越大,越兴奋。天生的。越多人看着我,我状态就越好。没法解释,真的是种状态。

[NextPage]


和陶喆朱丹说:他来杭州看房子,他要拍电影,叫我去陪他。 

    南都:你播新闻时感觉自己适合吗?据说你曾因主持灾难新闻时笑了而被批评。

    朱丹:那一次是太极致了,我报道死了多少人,说话时真的露了笑脸……其实我的性格是天真烂漫一点的,因为还年轻嘛,现在懂得沉下来,那时不懂,没去收一收,或者是有点浮躁,或者是我不深刻、不定。所以那时候人家说我笑,我还故意去装,越装越达不到严肃。

    南都:你是个主持状态很High的人,你好像可以长久处于兴奋状态?

    朱丹:我很多时候要靠喝咖啡、喝红牛,以前大概要喝三四瓶。我有很严重的偏头痛,不能在温度太高的地方待很久。比如有些演播厅空调不是太足,我一兴奋,整个大脑就会疼,是麻的,必须要平躺下来,动都不能动,基本上靠止痛片。我做过检查,我脖颈后面动脉的血流速度常常是翻倍的,医生说是天生的,有些血管天生细,我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血管为了供氧就一直很快很快,这样很容易中风。这下我都不敢去体检了。

    南都:主持是你一辈子都要做的?

    朱丹:我觉得做主持人是用生命、用经历去积累的一个职业。会让我比较善良、比较感恩,会特珍惜、特别相信。我来自很单纯的农村,那里的人很纯朴,另一方面我现在的每一步我觉得特别不容易,太多人帮我,我很感恩。

    南都:你有想过自己在主持方面还有什么可以拓展的空间吗?

    朱丹:现在做这些节目都有些疲惫了。今年底我准备推出一档我自己的节目。我一直都希望做访谈节目,不是两个人面对面的访谈,我希望造一个家,我当主人,有很多好友,可能是李晨、戴军、沈宁,我们在家里玩、聊天、喝红酒、做饭。

    南都:主打新节目,连《我爱记歌词》也会放下吗?

    朱丹:《我爱记歌词》已经进入疲软期了,节目形态决定了我们把能用的都用完了,观众新鲜度不高了。树立一个品牌虽然很辛苦,但如果坚持不了太久也不要太坚持,因为已经做到极致了。

    成长

    我有段时间因为抑郁,看过心理医生

    ●我上位最快的那段时间,台里的风言风语非常多,有人说是潜规则

    ●孤独时我习惯跟自己说话,对着镜子聊天,聊着聊着就舒服了

    ●慢慢我发现,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是我自己,我对我自己负责

    南都:你在剧中有很多竞争,现实生活中有吗?

    朱丹:也有啊,有很多误会,有人故意制造误会,也有明争暗斗。我上位最快的那段时间,台里的风言风语非常多,多到连大学同学都来问我是不是真的。有人说是潜规则,说我跟某个领导认干爹。

    南都:你怎么应对的?

    朱丹:那时我很不成熟,我硬扛,我去跟那些人解释,会哭、会崩溃。我有段时间因为抑郁,看过心理医生。那时事业也不好,感情上大学那段感情也刚分,家里也不能给我太多精神、经济上的资助。特别茫然。当你想得到这份工作的喜悦时,突然发现风言风语堆在一起,埋没你的努力,(又都是)完全不靠谱的东西,解又解释不了,特别无力。我天天窝在家里不能出去,就是哭,晚上也睡不着。

    南都:就靠自己扛着?

    朱丹:我没有人能分享。

    南都:没有朋友可以说说?

    朱丹:我不大喜欢说,从小到大都习惯自己扛。我希望在朋友面前我是灿烂的、开心的。真正遇到不开心的事,我会窝起来自己扛,现在也是这样。但现在懂得去宣泄了,懂得去排解。

    南都:后来怎么走出来的?

    朱丹:看心理医生,他帮我找结。我也学着自己在黑暗中找方向,跟自己对话。孤独时我习惯跟自己说话,对着镜子聊天,聊着聊着就舒服了。其实只要把抑郁吐出来就会好很多。慢慢我发现,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是我自己,我对我自己负责,后来直接影响到我的处事态度,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意,我对我自己负责。

    南都:台里有勾心斗角,你不参与?

    朱丹:对,如果你要抢我的东西,你拿去啊。我坚信我的就是我的,你拿不走,有本事靠实力战斗,我很有信心,比一下,输了我绝对心服口服,但你不要有小伎俩,否则你把我打败了,我心里也不服气,我在心里鄙视你。

    南都:假如让你做回普通人,你OK吗?

    朱丹:我可以,我有积蓄,我不怕。我觉得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完全可以自立。

    南都: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红了。
  
    朱丹:《我爱记歌词》做现场活动,要出动很多保安,就是那时觉得有点像明星了,因为要有人开道。现在红我觉得可能是陶喆事件,绯闻(曾传陶喆到杭州时,朱丹作陪游览西湖)。然后就有人做假新闻来关注你,越来越多新闻,就红了吧。

    南都:红的感觉是怎样的?

    朱丹:无奈

[NextPage]


和前夫林涵朱丹说:那时年轻轻率,纯粹为了爱情就去结婚。

    感情

    没有家,没有爱人……我还有很多心情没人分享

    ●一直没有遇到一个爱我会比我更深的人

    ●我需要一个很大、能包容我、一直紧紧抱着我的男人

    ●我特别喜欢孩子,我想知道像我的孩子是什么样的

    南都:你和宋柯现在是分开的状态?

    朱丹:这个事情我有点纠结,因为我们分开很久了,在(《爱上女主播》)差不多杀青时我们就分手了。结束那么久了,媒体还把它翻出来……我们真的曾经爱过,后来他作为好友陪我过生日,被拍了,我很纠结,我第一时间说我们是兄妹。那是真的,我们的感情就像家人,但别人说我假。后来我上李静的节目,不得不承认我们确实恋爱过。我本想让这事平淡过去。

    南都:你们分手是因你要留在杭州?

    朱丹:不是,第一,宋先生不喜欢女朋友是演员,我跟他说我只是拍一部剧。另外他可能没有想过我会去北京发展,他觉得我的根在浙江卫视,会留在杭州,其实浙江卫视是允许我在北京发展的,只要我是台里的人就可以了。但那时没有及时沟通,所以他做了他的决定。

    南都:你受伤了吗?

    朱丹:唉,习惯了。感情上我好像经常受伤。

    南都:为什么会这样?

    朱丹:我不知道,我对感情太重视,爱得特别投入。

    南都:给对方压力?

    朱丹:他们会特别渴望看到你对这段感情特别真、特别有力,但你碰到其实没那么想去经营的一份爱情或人的时候,你会给他很大压力。

    南都:所以你一直没遇到对的人?

    朱丹:对,没遇到,一直没遇到一个爱我比我深的人。

    南都:你们后来是怎么灭火的?

    朱丹:年轻,轻率,纯粹为了爱情就去结婚,但婚姻(和恋爱)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会处理,彼此伤害。现在我懂了,非常懂,但那时完全不懂,很多问题就硬撞,说你爱我比较深你应该迁就我,伤害自己来让你来心痛我。特别极端。

    南都:你现在对爱情是没信心了?
 
    朱丹:我会先观望他,再来判断我要不要迎合那段感情,一点一点去判断,所以接下来那个人真的会很辛苦。

    南都:你的掌控欲很强吗?

    朱丹:还好,可能受伤太多,我特别怕失去,所以就把自己放得很低去迁就。但又不舒服,狮子座很明白,我是在迁就。

    南都:你其实没什么安全感?

    朱丹:非常非常没安全感。我父亲过世得早,对我有影响,我需要一个很大、能包容我、一直紧紧抱着我的男人。

    南都:你会在每段感情中学习吗?

    朱丹:我会,我可能还是会很投入地去经营,但不会像以前那么感性。我跟宋柯这一段下来,我觉得沟通很重要,他很成熟,会带我去沟通,做精神交流,我希望我未来的一半跟我也有这种沟通。

    南都:你想象过将来的男主角是怎样的吗?

    朱丹:我希望他跟我有点像,简单、单纯,喜欢玩,懂得体会生活中的美好。另一方面,我希望他内心强大,跟我共担风雨,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他至少能一直牢牢拽着我的手,对我百分之百信任,别的无所谓。我特别喜欢孩子,我想知道像我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当妈妈)是女人必须要经历的,是天职,我要去完成。

    南都:你觉得自己算成熟女人吗?

    朱丹:不算,我骨子里太天真,看事物的方式太简单,我属于一定要撞墙撞到头破血流才回头的人。

    南都:你现在幸福吗?

    朱丹:还没有一个家,没有爱人……我还有很多心情没有人分享。

    南都:你头发怎么剪短了?

    朱丹:每经历一段失败的感情或事情特别乱时,我就特别渴望剪短发。真的,我一剪短头发就剪断了所有牵挂我希望有一个完全自己的、干净利落的(形象),然后就有自己的态度了。以前长发没有态度,大家说有女人味,那是别人眼中的我,不像我。朱丹一直就是挺帅气的一个人,有点小真性。我喜欢这个发型。

    (实习编辑:明莉萍)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