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艺术品不是少数人的专利

2011/07/11 17:43:49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盛长琳

    采访者:盛长琳

    被访者:雷原

    对传统文化漠视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缺乏自己的主流文化,再加上参与收藏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坐在记者记者面前的雷原,很难用短短的几个词语来概括。从事过信托投资和证券业,坐过多年证券公司头把交椅,却又对中国传统历史哲学产生浓厚兴趣。作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创始人,他的初衷是复兴传统文化。

  艺术的 大众的

  记者:当初如何想到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

  雷原:我从事过证券行业,当了13年证券公司一把手。后来在北大做历史系博士后期间,意识到工业文明给人类和环境带来的灾难很难使社会能够持续发展,在机械化的社会中,人不断被异化,庞大的社会组织让人的个性磨灭。因此,转变发展方向,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培养人们的精神追求是一种必然,文化产业就是符合这一发展原则的选择。

  但问题是如何调动人们发展文化产业的积极性?看电影当然也是追求精神享受的一种形式,但是它是一种消费,无法发掘人们的投资热情。因此我将在证券行业的经验运用到了文化艺术品市场上,想到份额化的模式。

  文化艺术品之所以能够拆分是因为它们也是财富,日本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提出“文化财”的概念,经过评估鉴定确定其价值后,可以“切割”成等份。当然,这些份额化的艺术品还必须存在一个交易市场,因此成立交易所也是必然。

  记者: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本应该属于小众消费和投资,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雷原:人类的文化艺术品必须为大众、为全人类所享受,而不是少数人的专利。从历史上看,孔子的伟大就是将贵族教育平民化,科举制度的伟大也在于它使得旧社会中下阶层能够通过选拔参与到国家政治生活当中。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精神也是将贵族的体育平民化、大众化。艺术品份额化也是顺应这一历史潮流,实现文化事业大众化。

  记者:艺术品份额化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雷原:让普通大众参与到艺术品市场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钱少的老百姓如何进入这个市场?这就需要将艺术品“切割”。第二,“眼拙”的行外人如何参与?这需要解决他们担心的艺术品真伪问题。通过引入保险公司和担保公司“双重保险”,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第三,如何实现份额交易甚至投机?交易所的建立是必然的。解决这三个问题,艺术品投资大众化就能基本实现。

  记者:有没有想过将份额化的模式应用到其他领域?

  雷原:考虑过,不过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但是有一个前提是考虑其伦理价值,打个比方,不能让这些创新影响到老百姓的基本生活需求,文化艺术品投资在吸收过多的流动资金的同时并不影响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而炒房则影响了老百姓的住房需要。

  重新发现艺术品价值

  记者: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画廊和拍卖行这三个不同的艺术品市场有何不同?

  雷原:画廊是艺术品的一级市场,拍卖行是二级市场,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则是三级市场。三级市场的发展能够带动一、二级市场的发展,三级市场也是文化艺术品流通的最终出口。画廊对于当代艺术发展的贡献应该是最大的,因为它从培养画家开始做起,这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市场。拍卖市场则是对画家的艺术价值进行再挖掘,但这个市场的参与人数是有限的,艺术品的价值也只能从局部得到认可和发掘,并且它对参与者要求较高,必须眼亮、钱多。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是对艺术品价值的最终发掘,份额化的模式得到大众的普遍参与,其对艺术品投资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挖掘也更充分。

  记者:不少投资者将份额化艺术品与股票相对比,认为股票估值有一套相对完善的体系和科学的方法,而艺术品估值则缺乏实在的数量基础,因而更容易形成泡沫,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雷原:股票市场上通常以市盈率来评估股票价值,但是股票价格最终还是取决于供求关系。艺术品同样如此,只不过影响供求关系的因素没有通过报表反映出来。还有一点,其实有些上市公司生产的产品是背离财富之本的,这些公司的股票虽然有市盈率,但却忘记了财富伦理。我们为了消费而消费,却忘记消费的目的。

  记者:为什么艺术品收藏热持续不退,但我们对传统文化却越来越漠视?

  雷原: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缺乏自己的主流文化,再加上参与收藏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而通过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则可以扩大这一群体。

  避免成为工具

  记者:为何民营资本进入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文交所)引来媒体以及社会各界非议?

  雷原:其实历史在发生的时候是有很多偶然因素,而并非规划好的。由于当初大国企对筹建文交所并没有太大兴趣,而我们想尽快地将这一模式付诸实践,因此谁愿意注资,愿意承受风险,谁就成为了股东。

  记者:天津文交所新开户门槛从最初的5万提高到100万,这样的门槛是否离大众化的概念远了一些?

  雷原:交易初期社会上批评的声音较多,出于谨慎交易所就提高门槛。其实,既然是大众化,门槛就应该低一些。市场在发展初期大众是比较容易直接获益的,市场越成熟,机构投资者力量越大,普通百姓越不容易获益,股票市场就是一个例子。不过目前文交所其实还处在试验阶段,将参与群体限制在小范围、承受能力高的一类,而让普通老百姓不去承担可能带来的高风险也是有道理的。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将发行市场门槛设置得低一些,二级市场门槛高一些,既能保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也能控制风险。

  记者:对于今后天津文交所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雷原:今后文交所的发展首先要避免工具化,文交所担负的责任就是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因此在标的物的选择上要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同时要不断挖掘有潜力的画家,而不是仅仅以营利为目的不加选择地上交易品。第二,由于份额交易还是一个新兴市场,要让投资者获益。市场获益越多,群众基础就越牢固。第三,坚守交易所自身运营模式和知识体系,守住自己的本性,不能被媒体左右。在操作层面,发展会员制,形成防火墙。要将发行市场和交易市场分离开,把发行市场先扩大,这样对交易就具备一定的调控能力。在监管层面上,希望国家对各地交易所泛滥的情况进行规范,防止恶性竞争,通过适当的规范来保护这一市场。

    (编辑:邵钰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