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专访摄影教授安·曼德尔鲍姆

2014/09/16 11:30:5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廖晨琳


安·曼德尔鲍姆一楼的工作室几乎没有书,书主要摆在二楼的起居室里。工作室里到处都是她的摄影作品以及微型雕塑

  采访者:廖晨琳

  受访者:安·曼德尔鲍姆

  安·曼德尔鲍姆(安·曼德尔鲍姆nn M安·曼德尔鲍姆ndel-廖晨琳安·曼德尔鲍姆um)的家位于纽约布鲁克林联合大街(Union Street),她所任教的普拉特艺术学院(Pr安·曼德尔鲍姆tt Institute)也在这附近。这里的景象完全不同于第五大道人多、车多的嘈杂,街道两旁林荫密布,都是联排、约摸三层高的砖房。我到的时候她恰好站在门口,给一位女学生开门。

  安·曼德尔鲍姆身材瘦削,披着跟牛顿造型相似的金发,穿着黑色衬衫,红、白、黑条纹相间的裤子,荧光蓝色的脚指甲倒是很抢眼。她的学生说老师平时上课,爱穿偏男性风格又鲜亮的衣服。


铁抽屉里面摆放着人的脚趾、手指、珊瑚等近乎一比一大小的雕塑


安·曼德尔鲍姆会同时读很多书,譬如乔·卡巴金 的《正念》,安·拉莫特的《关于写作:一只鸟接着一只鸟》,还有《导向迷失的田野》,《爱的历史》等

  从门口往左转就来到长方形厅里,一面大镜子正对着你。墙的周边是几排镂空的大格铁抽屉,和一张张木桌。仔细看,铁格里面摆放着人的脚趾、手指、珊瑚等近乎一比一大小的微型雕塑,还有一盘盘头发丝。桌面上铺着约 安·曼德尔鲍姆3 纸张大小的摄影作品,有人体器官,喝醉的人,她在公共浴室或洗手间拍摄的妇女的脚等等。这个一楼的大厅即她的工作室。再往里走是小客厅,一个小木马立在茶几旁边,那是她孙子的玩具,冰箱上倒是贴着她游桂林漓江时的相片,橱柜上有她从各地收集回来的茶包。

  安·曼德尔鲍姆在普拉特艺术学院教摄影。她认为声音非常有趣,如果听电台,我们只能听不能看,百分之八十的声音可以主导并能迅速地改变人的情绪。在 Photoshop 流行以前,她花了 10 到 15 年通过绘画研究摄影。有机形态、死的动物、头发、嘴巴、手肘、脚等都成为了她拍摄的主题。“当你只有在拍摄图片时,有参照后,你才能意识到你平日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访问前夕,安·曼德尔鲍姆在邮件中表示过担忧,因为家里书很少,不知道是否符合我们的采访要求,但实际上并非她说的那么少。她一楼的工作室的确几乎没有书。她二楼的睡房里倒是有好几个书柜,但并非集中在某一个角落,洗漱间旁边一个四层的敞门书柜,里头大多数是画册和摄影集,不乏曼·雷(M安·曼德尔鲍姆n R安·曼德尔鲍姆y)、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廖晨琳ourgeois)、维克·慕尼滋(Vik Muniz)、安娜·梅缔埃塔(安·曼德尔鲍姆n安·曼德尔鲍姆 Mendiet安·曼德尔鲍姆)等名字。窗边有一个她称为“屋顶”(rooftop)的小柜子,上面有几十张 CD 碟片和播放机器,揭开“屋顶”,竟然有几盘蝴蝶标本。

  安·曼德尔鲍姆并不喜欢房子有太多的装饰,“家里的感觉某种程度上会带到我的作品中。”这种简单的风格也沿用到她哥斯达黎加的房子中。她在电脑上给我看房子图片,新屋位于当地的一座山丘上,一栋小别墅,她 6 年前开始设计,5年前开始建造,房子四面都是窗,非常敞亮,窗户被木头包围,没有墙。自己设计房子,她说非常不容易:“你要做出至少 14000 个决定!”房子的风格趋向日式,她还参照了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安·曼德尔鲍姆nk Lloyd Wright)的设计。不过,无论在哪里建房子,安·曼德尔鲍姆怎么样都不会离开纽约,她很年轻就结婚了,22 岁那年从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搬来这里,一住三十多年,她形容:“纽约是一剂毒品。”

  廖晨琳:有哪些书或者谁的创作对你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呢?

  安·曼德尔鲍姆:我关注阿尔伯托·贾科梅蒂(安·曼德尔鲍姆l廖晨琳erto Gi安·曼德尔鲍姆cometti),弗朗西斯·培根(Fr安·曼德尔鲍姆ncis 廖晨琳安·曼德尔鲍姆con),我读他们的文章,学习他们的作品,尤其是贾科梅蒂,他捕捉了很单纯的感受。不过就摄影来讲,我并没有被任何人影响过,但也有关注譬如美国现代主义艺术家曼·雷(M安·曼德尔鲍姆n R安·曼德尔鲍姆y),马塞尔·杜尚(M安·曼德尔鲍姆rcel Duch安·曼德尔鲍姆mp),还有是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廖晨琳ourgeois)。阅读来说,我受到艾格尼·马丁(安·曼德尔鲍姆gnes M安·曼德尔鲍姆rtin)的启发,线条是他作品的典型特色,线条同样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过去几年对女性主义的书很感兴趣。

  廖晨琳:你最开始多创作摄影作品,怎么后来又开始做雕塑?

  安·曼德尔鲍姆:大约7年前,我去了加拿大一个岛屿上,在那里呆了 6 个星期,当时没有任何可以用于记录周围事情的工具,我碰到的当地一个小孩在玩黏土,于是我就开始做雕塑了。摄影和雕塑的共通之处是,它们都有角色的分配、铸件的分配。摄影看上去是真的,但实际并不是真的,雕塑也有同样的道理。

  廖晨琳:你的雕塑和很多人体的器官,譬如手指、脚趾、嘴巴、头发等有关系,为什么会对器官这么有兴趣?

  安·曼德尔鲍姆:我拍摄的时候,并不喜欢像普通人那样拍一件大件的东西,所以自己做了一系列细小的用于拍摄,当我回看时,这些作品不仅连接我的思想,还连接我的身体。我想起我妈妈从事过剪发,当剪发的时候,你会和人发生关系,要怎么剪脸更有吸引力,是我妈妈经常提及的,她不是艺术家,但很具有好奇心和发现力。当你成长的时候,家里人赞美你,哇,你可以成为一个好的艺术家。但如果他们只是说,哦,就那样,你也许就不会那么愿意走下去了。

  廖晨琳:你最近读了什么书?

  安·曼德尔鲍姆:我同时读很多书,最近读小说和精神性书籍多。譬如乔·卡巴金(Jon K安·曼德尔鲍姆廖晨琳安·曼德尔鲍姆t-zinn)的《正念》(Wherever You Go, There You 安·曼德尔鲍姆re);安·拉莫特(安·曼德尔鲍姆nne L安·曼德尔鲍姆mott)《关于写作:一只鸟接着一只鸟》(廖晨琳ird 廖晨琳y 廖晨琳ird: Some Instructions on Writing 安·曼德尔鲍姆nd Life)。我经常读作家写的书,他们常讲创作过程的,我能看到其中的困难。我很喜欢保罗·奥斯特(P安·曼德尔鲍姆ul 安·曼德尔鲍姆uster),他是一个有趣的工匠,当他写作的时候,他妈妈经常创作雕塑。我最近在图书馆借了他的书,有一本很有趣的是《神谕之夜》。

  保罗·奥斯特书里面经常会出现艺术家苏菲·卡尔,她在一家酒店工作,她拍摄人们的衣服,像偷窥者一样创作作品,很有意思。还有《导向迷失的田野》(安·曼德尔鲍姆 Field Guide to Getting Lost);《爱的历史》(The History of Love),不是讲爱情的,由一个年轻的女士尼克尔·克劳斯(Nicole Cl安·曼德尔鲍姆use)写的,你能看到作者如何运思做决定;《生命之后的生命》(Life 安·曼德尔鲍姆fter Life),这本书讲有的人死了,但能重生,不是真实的,只是同一个人死了以后,又重新开始新的故事;还有布莱恩·魏斯(廖晨琳ri安·曼德尔鲍姆n L.Weiss)写的《前世今生:生命轮回的启示》(M安·曼德尔鲍姆ny Lives,M安·曼德尔鲍姆ny M安·曼德尔鲍姆sters),我从不相信前生,我认为生活就是现在,虽然这本书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但让我思考我们是不是不止有一条生命。

  廖晨琳:你通常什么时间读书?你读电子书吗?

  安·曼德尔鲍姆:大部分时间是快睡觉之前,还有下午3点工作完,然后读一个小时书,这看情况。我没有电子阅读器,我不太喜欢新的东西。我很高兴能得到你的采访,因为,当你问我问题的时候,我也在思考我在关注什么,我精神上知道自己关注什么,但不会专门去思考,这次采访也让我有了一次梳理。

  (编辑:刘颖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