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马思纯称有去查“对眼儿”:还好我不靠脸吃饭

2017/04/03 09:35:33 来源:南方都市报  
那天是马思纯29岁生日。她穿一件白色针织衫,扎着剧中的丸子头,额头上的毛毛头发飘来飘去。

1.jpg

  3月14日,象山影视城,城楼之下。


  气温在10°C左右,风呼呼地吹。


  那天是马思纯29岁生日。她穿一件白色针织衫,扎着剧中的丸子头,额头上的毛毛头发飘来飘去。一场针对所有演员的媒体群访即将开始,她比其他演员到得都要早,笑得憨憨的,露出两颗“海绵宝宝”牙齿。


  记者问她:对网络上吐槽你“对眼儿”的事怎么看?


  她说:“真的有去看。”


  “看什么?”“看医生”……马思纯一脸无辜:“因为被说得太多次了,我就去看了。”


  看完医生,结论是“没毛病”。她有点疑惑,大概是拍摄角度的问题?然后摸摸心口开始笑:“还好还好,还好我本来就长得不漂亮,不用靠脸吃饭。”


  马思纯从小就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好孩子”,她这辈子只叛逆过两次:一次是为了当演员,一次是为了演黎吧啦。


  南都记者见到她时,这位新晋金马影后正在拍《将军在上》。她认为,影后这个头衔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得奖之前是在拍《将军在上》,得奖之后还是在拍《将军在上》”。


  


  穿着50斤的盔甲,一天拍了14小时


  当初,为了“感受一次女将军的生活,找到带领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的感觉”,马思纯接下了《将军在上》,也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大坑——— 因为盔甲。


  马思纯的盔甲是蓝色的,唯美而另类,但重达50斤。


  马思纯的体重是98斤,这意味着她要穿着“半个自己”拍戏。沙漠的风,呼呼地刮,沙子钻进耳朵里眼睛里,稍的距离,连对面的演员都看不清楚。所有上战场杀敌的戏,她都必须穿着50斤的盔甲,一拍一天,甚至有一天拍了14个小时。对戏和中间休息的时候,她就蹲着、跪着,用地面来支撑盔甲的重量。


  经纪人说,马思纯每天都处于累瘫的状态,因为盔甲太重了,肩膀受不了。刚刚穿上身的时候还好一点,此后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承受不住。一喊Cut,她就直接瘫倒在地,也不管当时地面是什么状况、干净不干净。


  经纪人心疼她,“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拍电影《左耳》时,11月,穿着夏天的衣服跳海;拍《七月与安生》,凌晨5点,工作人员穿着两层羽绒服、大棉鞋,裹得严严实实,而马思纯穿一件单毛衣、一件小外套,在冻成冰的海面上“很潇洒地走过去”,一直拍到太阳升起。拍完,她冻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不是故意哭,是冻得太狠了”。


  聊起这些的时候,马思纯没有刻意去诉苦,就连她的经纪人也说:“这就是演员的本分,不光是她这么做,别的演员为了拍好戏,也会在大冬天里跳海、光腿穿裙子,这很平常。对于演员来说,拍戏的苦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她劝网红“虹桥一姐”:去恋爱!


  时间倒回去年12月14日。马思纯绿色卫衣、黑色外套,戴个帽子,一身邻家姐姐的模样出现在上海虹桥机场。


  经纪人的身份证掉了,去补办临时身份证,助理去办登机牌,马思纯一个人落单,在机场溜达,和往常一样同粉丝聊天———经纪人告诉南都记者,马思纯与粉丝很熟,经常会家长里短地聊天,“会问他们,你怎么还不结婚啊,你赶紧找对象啊,你今天不上课啊,这么晚了你还抱着宝宝来啊……”


  那天送机的粉丝中,有个女孩很特殊,她就是当时网络上很红的“虹桥一姐”,才19岁。据说,“虹桥一姐”在机场跟拍过的明星将近100个。而她“走红”之后被人吐槽,所以很长时间没出来,那次是她又一次出现在虹桥机场,她来看马思纯。


  马思纯大大咧咧地笑着走过来,很认真地看着“虹桥一姐”,问她:“我问你啊,很多人你都喜欢吗?”“虹桥一姐”戴着口罩,有些拘谨地答道:“也不是都喜欢,只是大家都想跟明星合照嘛。”


  “为啥呀?”


  “很多人专门收集签名,我就是想跟明星合照,也没有什么过分举动,没有别人说得那么夸张,说我要骗人什么的……”“虹桥一姐”很委屈。


  马思纯认真地看着她,然后像个姐姐一样告诉她:“我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没什么不对,但你也一定要找一件更喜欢的事情,不要老在这儿。我们也没什么可看的,当然,帅哥还是可以看看的,但这不是生活的重点,自己的男朋友才是最值得看的!早点找个男朋友,比看明星靠谱!”


  说完后,马思纯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如果不是粉丝将这段视频传上会有人知道这个小插曲。


  接受采访时,马思纯的经纪人全一鸣对南都记者解释:“赶飞机时间很紧,我们兵分几路去办事。纯纯趁这个空当溜达,等我冲回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跟‘虹桥一姐’聊天了,没想到她俩聊得这么开心。到北京下飞机,一打开手机就看到新闻了。”


  对于马思纯主动“采访”“虹桥一姐”一事,经纪人一点也不惊讶:“这太正常了,她经常和粉丝聊天。”


  马思纯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也说起了这件事。她说:“也许我不是她的偶像,她只是来看看我。但不管是作为公众人物、还是朋友或普通人,你能给别人正确指引的时候,都不要懒,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哪一句话会对她有用,即便没用也没关系,我比她大几岁,应该稍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么追星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马思纯承认自己“蛮喜欢跟粉丝聊天”,“他们喜欢我,如果我能说一些对他们有一些小小帮助的话,也算是我对他们的责任吧”。


  善


  剩下的盒饭,送乞丐


  从拍戏到做人、到传递价值观,马思纯身上始终有着“乖乖女”的烙印,“根正苗红”———她属于父母在教育子女时,总是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好孩子”。


  她的经纪人说,马思纯是个“很好带的演员”,做各种事都很配合,会顾忌大家的感受。“她很善良、很仗义。有一次拍大场面,大部分演员凌晨三四点起来开始化妆。现场演员很多,有人没得到指令,就在旁边等着,等很久。她看到了,就会去提醒工作人员,谁谁谁已经等了一天,有没有他的镜头,有的话就尽快安排,不要老让人家等着。”这些事和马思纯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她会注意到、会去说去做。


  《将军在上》有场夜戏拍到很晚,大家身心俱疲。片场休息时,演员和工作人员四处找地方坐,可凳子不够。扮演军医的演员年纪很大,没找到地方坐,默默站在一旁。马思纯让助理把自己的凳子搬过来,让给他。经纪人说:“她觉得老师很辛苦,她希望能照顾到别人。”


  还有一次在外地拍戏,马思纯发现酒店对面有个乞丐,似乎智力有障碍、手部有残疾。经纪人说:“她每天从早到晚拍戏,工作量很大,但还惦记着,让朋友买了军大衣和吃的,给那个乞丐送过去。我们只要收工早,剩下的盒饭,她都会打包给乞丐送过去。”


  经纪人将马思纯身上这些尊老爱幼、乐于助人的品德,归结于家教。“小时候她家里的教育很严,比如进门后要先给家里的老人鞠躬,说‘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我回来了’,吃饭的时候筷子不能发出声音,夹菜只能夹自己的这一面。还有,她为什么爱看书?小时候她妈妈常常跟她讲,漂亮的女孩子有很多,但漂亮又有内涵、会看书的女孩子很少。每年她过生日,姥爷都会送她10本书。”


  犟


  20天减15斤,为了“黎吧啦”


  从小乖巧听话、有家教,按部就班地上学、生活,连马思纯自己都说:“从我的生活方式和成长经历来看,我真的算是比较乖的,我不爱玩,也没有夜生活,朋友不算特别多,平时就是旅游、工作、在家,学习很认真,我的生活就像七月一样安稳。但是,没有谁是只有一面的,一定会有别的人格出现,就像我很向往黎吧啦,看到那样的女孩子,就会觉得,哇,好酷哦!但如果让我真的活成那样,我不敢,也不想。”


  马思纯这辈子只叛逆过两次,一次是要当演员,另一次就是着了魔一样、一定要去争取《左耳》里的角色黎吧啦。


  演黎吧啦之前,马思纯当过原著作者饶雪漫的书模,之后,她以一张酷似王祖贤的沉思侧颜,登上饶雪漫《十年》的封面。这些交集,现在回想起来,就像一次完美的伏笔。


  2014年,《左耳》选角时,饶雪漫在机缘巧合下再次看到了马思纯的照片,“绿裙,红唇,回眸一笑很倾城”。饶雪漫一见钟情。


  饶雪漫形容心目中的吧啦是这样的:“她有一张清纯的脸,但笑起来又特别性感。一定要漂亮,看上去却不能太精明。所谓的‘坏’一定不是表面第一眼的,而是带着某种致命诱惑,慢慢从骨子里渗出来的,让人欲罢不能。”


  可是,制作方心目中的黎吧啦人选和饶雪漫理解的,总不太一样。


  马思纯的文艺气质,以及她颇有才华的,打动了饶雪漫,她立马发动所有人来找这个笑容明媚的女孩。


  见面时,马思纯没心没肺地跟饶雪漫分享的,居然是当年做书模后的感受:“你知道吗,《甜酸》这本书让我第一次尝到火得要死的滋味,走到哪里都有小姑娘认识我,这是我的青春!要不是当年做了你的书模,我还真不一定会走上演员这条路呢!”


  “那你想干啥?”


  “嫁人啊。”她嘻嘻笑着,“找个疼我的。”


  不过,当马思纯看完饶雪漫送给她的《左耳》后,不可自拔地爱上了黎吧啦。她说:“如果拍这个电影,我要演吧啦,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马思纯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遇见了另一面的自己。如果一面是光,那另一面就是影,那是她第一个绝对投入和痴迷的角色。她心疼黎吧啦———她在现实中的生活太平稳了,所以心里一直住着一个黎吧啦,希望自己像黎吧啦一样,活得肆无忌惮。


  然而,她的成长过程更像是《左耳》里的“小耳朵”。“第一次试镜时太紧张,也太胖。”饶雪漫回忆道。


  制片方要求马思纯20天减肥15斤,如果做得到,再来。面对能否减肥的疑问,马思纯只回答了两个字:可以。


  易胖体质的马思纯,在20天里,每天只吃一顿饭,剩下的时间,都在运动。


  她说:“黎吧啦是我头一次拼了老命去演的角色,我有很强的欲望去争取,我真的太喜欢这个人物了,所以才有这么大的决心。连我妈都说要不算了吧,咱也不指望非拍这一部戏。但我就跟着了魔一样,非要拍,非要试!”马思纯这样回忆3年前的自己。


  她为了黎吧啦减肥,学抽烟,学喝酒,泡夜店。最后那次试镜,她孤注一掷,表现“堪称完美”。饶雪漫说:“镜头一对准她,她整个人就变得灵动起来,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活脱脱就是黎吧啦附体。”


  尽管如此,制片人还是以半开玩笑的形式,要求马思纯继续减肥。


  《左耳》开拍,马思纯 已 成 黎吧 啦 。但在厦门酒店 ,深 夜所有人都休 息 了 ,她 仍 然 一个人在顶楼平台上,做着欧豪[她的一整套体操动作,据说减肥效果很好。


  直至今日,南都记者问马思纯最喜欢自己的哪个角色,她的回答居然不是给她带来巨大荣誉的七月,而是黎吧啦。她说:虽然七月表现得更好,演技也更成熟,但自己付出最多、投入最多的,还是黎吧啦。“当时就跟着了魔一样”。


  轴


  “老纠结,不想和小姨(蒋雯丽)合作”


  马思纯7岁出演《三个人的冬天》,幼年客串《大宅门》,长大后默默拍过《恋人》、《摩登新人类》、《未婚妻》等电视剧,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身上总是贴着这么一个标签:蒋雯丽的外甥女。


  她曾是“后台论”的女演员代表。哪怕是《武媚娘传奇》、《芈月传》中人设不好、戏份少得可怜的小配角,马思纯都被诟病为“靠小姨才能拿到这些角色”。有段时间,马思纯很怕别人提到小姨蒋雯丽,甚至拒绝参演和小姨相关的任何戏。2014年马思纯接受深圳晚报采访时说:“那个时候(我)比较轴,老纠结,不想和小姨合作,让人觉得我靠她。”


  如今,“金马影后”的标签彻底取代了“蒋雯丽的外甥女”。


  再回头看,马思纯说:“别人的冷嘲热讽,是大多数演员都要经历的过程。即便不是因为小姨,还会有别的原因被人骂。我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学会承受,大家都一样,我没有什么特殊的。”


  她说,她不会为了摆脱“蒋雯丽外甥女”的标签,而铆着劲儿赌气拍戏,这不是自己做好演员的动机。“小姨是我的家人,不是我的敌人,我为什么要摆脱她呢?我拍戏不是为了掩盖和摆脱标签,而是希望大家看剧的时候能说一句:马思纯演得挺好。如果大家不再关注我的社会关系,觉得我在努力、在认真演戏,这样就很好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这个“蒋雯丽的外甥女”的局面,现在颠倒过来了———蒋雯丽开玩笑说,“我是马思纯的小姨”。


  马思纯明显感受到,现在接受采访时,记者们提到小姨的次数少了很多。她说:“小姨会跟我说,有这样一个外甥女,她很骄傲、很幸福。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有她这样的小姨,我也很开心、很幸福。无论是谁作为谁的标签,我们都更希望观众看到我们的作品,而不是社会关系,我们就是简简单单地演戏,仅此而已。”


  


  金马奖尖叫之夜后,生活没什么变化


  很明显,让马思纯彻底获得认可的,是金马影后这个头衔。


  2016年11月26日,金马奖之夜。当冯小刚[出“周冬雨[时,马思纯站起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欢呼声很大,以至于冯小刚第一次念“马思纯”时,她并没有反应过来。


  “还有一位,马思纯。”冯导第二次念到这个名字时,马思纯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接着,她和周冬雨面对面,旁若无人地齐声尖叫了起来!那一刻,两个小女生发自内心的喜悦展露无遗。


  3秒钟后,马思纯有些慌乱,泪光闪烁,趔趔趄趄地上台。在台上,她“没出息”地哭了,和周冬雨一样,紧张到几乎语无伦次。这可能是金马奖史上最不像获奖感言的一次感言,但也因为青春和真实,而显得煞是动人。


  周冬雨在傻乐,不停地鞠躬,甚至说出了“光宗耀祖”的话。马思纯则在她旁边悄悄抹泪,她说:“这是给我们电影最好的结局,七月和安生本来就是一个人。”她对周冬雨说:“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站在这里,当然,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站在这里。”


  领完奖,马思纯失眠了很多天,觉得拿奖像做梦一样,甚至还有些害怕。“怕得到了这样一份大礼,会失去一些生活中更重要的东西。所以在这种患得患失中生活了很多天。”


  之后,她缓过劲来,发现这是自己的心态问题,这个奖并没有大到让她的生活翻天覆地,如果心态调整得好,一切都不会变。


  如今回头看,马思纯说:“《七月与安生》就是我的一部作品,和其他任何一部作品一样,我都很认真地演,享受角色给我带来的释放和沉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其他作品没有给我带来这么大的荣誉,但这些荣誉也只是(大家)对这部戏的认可,并不是对我这一生的认可,所以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如果一定要说变化,那是这次得奖让我更自信了。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事情。”


  勇


  “好在我不是靠颜值”


  获得金马奖影后的第二天,马思纯发布了这样一段

 “这世上比我美的姑娘很多,比我有才情的姑娘也很多,比我贤惠的姑娘还是很多,可这并不令我沮丧,因为我比从前的自己好了很多。羡慕从不盲目,知足也知火候。以前写给自己的话,如今加上一句,谦卑但不软弱,自信却不骄纵,勇敢也别放肆,我永远深信,任何的得到都是眷顾。”


  她在采访中时常强调自己不是美女,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靠脸吃饭。她说:“我对自己的长相没有自信,别人说我好看,我一般回答:哦,谢谢。我看其他姑娘都挺好看的。我大概长得不丑,但要说多漂亮也没有,所以我也很豁得出去,去演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


  拍电影版《盗墓笔记》时,马思纯剪掉了长发,穿一身黑,假小子打扮,还化不了好看的妆。她笑称自己是电影里的“男三号”,大家也亲切地叫她“小马哥”。闺蜜周冬雨甚至在社交网络上暴露了她对马思纯的爱称:“壮肥宽。”因为马思纯是易胖体质,随便吃吃、喝水都会胖。她说:“以前我不喜欢别人说我胖,但好在我也不是靠颜值的。”


  这次,南都记者见到的马思纯很瘦,但她说自己没减肥了,因为拍《将军在上》:“太累了,所以没有减肥,很认真地在吃饭。”


  憨


  “除了台词,啥都记不住”


  马思纯喜欢看书,涉猎广泛,比如《孤独六讲》、《蒋勋说宋词》、《西藏生死书》,还有一些美学类的书。有一次,经纪人甚至从她的书里发现了《薛定谔的猫》,讲量子理论的。但马思纯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文青”,她不“作”,甚至还有一点“憨”,她会打趣自己:“除了台词,我啥都记不住。现在拍戏在酒店住了两个月了,我连房号都没记住……有时忘事被工作人员说,我就回她,我还能记得你就不错了!(笑)”


  马思纯会迷路,聊天时常常会忘记上一个话题。


  经纪人说,她把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文字部分——— 背台词,她背台词很快,而且经常不只背自己的台词,还把别人的一起背了。


  她从小就喜欢看书,自己也会写一些东西,别人说“你的文字还不错嘛”,她就说“还好还好”。但她内心大概是会有小窃喜的,有时她写一段比较有深意的话,也会洋洋自得地跟身边人分享,“你看我写得好不好”。2015年,马思纯出版了图文随笔集《如果有一件小事是重要的》,胡歌[的序。


  胡歌带她玩的。当时,一年时,马思纯刚上大学。她和胡歌一起拍《摩登新人类》———因为性格很像,文艺、爱写东西、爱拍照、看电影,因此成为了多年“老铁”———胡歌觉得意思,就介绍给了马思纯。


  马思纯的个关注的就是胡歌。她说:“那会儿他还会发很多很文艺的段子,不像现在只发广告,哈哈!当时我也很想要这样一个平台,能写写东西、互相交流。”


  到今天,马思纯和胡歌还是很好的朋友,一起演了话剧《如梦之梦》。


  那么,乖乖女马思纯是“文青”吗?


  她这样回答:“文青到底是什么定义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一直要求自己的生活不要太平庸,希望自己的精神世界是饱满的,不要被工作和生活中琐碎的事情占满。”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