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歌手”梁博回归:淡泊名利那不是人的正常状态

2017/04/04 09:15: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2年梁博夺取首届《中国好声音》节目总冠军后,他的未来发展曾被乐界和乐迷们普遍看好,认为其前途不可估量。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2012年梁博夺取首届《中国好声音》节目总冠军后,他的未来发展曾被乐界和乐迷们普遍看好,认为其前途不可估量。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梁博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除2014年发行首张创作专辑《梁博》并举办两场演唱会之外一直鲜有消息,甚至一度被传落魄到在美国街头卖唱,媒体上、网络上每每提及他的名字,前面加注的头衔都是“消失的歌手”、“不红的歌手”、“浪费了名气的歌手”之类。


  直到今年3月18日,他借助《歌手》节目高调回归,一曲原创作品《灵魂歌手》所展现出来的出众实力和丰沛情感,再度令场上各位评委和广大观众折服。虽然在上周六的突围赛中遗憾地被淘汰,但梁博已经以精彩的表现证明了自己从未远离音乐,而是一直在这条道路上努力向前。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这个只有26岁的东北小伙话语中也透露出超越年龄的成熟与平和,让人相信厚积薄发、目光长远的他会比很多同代歌手走得更远、更稳健。


  “不熟悉的人可能就会觉得我消失了”


  北青报:这5年都很少有你的消息,在忙些什么呢?这次上《歌手》节目又是出于怎样一个契机?


  梁博:其实这5年一直都在出歌、做专辑、演出,很正常的工作。上《歌手》算是一种宣传手段吧,因为这个节目的曝光度比较大,所以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而当我埋头自己做事情的时候,不熟悉的人可能就会觉得我消失了。


  北青报:在《歌手》中你唱的都是原创作品,这样的曲目选择都是你自己的主意吗?


  梁博:基本都是我自己的意愿,当然像是选第一首《灵魂歌手》时,导演组也会有他们的想法,不过我们的想法达成了一致,都觉得这首歌的主题和节目很贴切。毕竟这个节目不像选秀那样比赛性质那么强,来参加的都是很成熟的歌手了,所以会更注重表演,希望整场节目看下来,能让大家像看一场演唱会一样精彩。我在选歌的时候也会考虑和其他歌手演唱曲目的搭配,比较看重的是观众的体验,如果完全是按照想赢得比赛的心情去选,那肯定就会选更爆一点的歌曲,不会是这样安静的。


  至于为什么要唱原创作品,是因为我当初就是靠翻唱出身,在翻唱上的表达已经够了,因此这次我想唱更能表达自我的歌曲,另外我想大家听翻唱也听够了,就希望不论好坏吧,起码能给大家听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北青报:当年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你的服装造型就是这样简单清爽,5年过去,现在还是一以贯之,这也都是你自己选择和决定的吗?


  梁博:其实从《中国好声音》开始,我的服装就一直是精心设计的,只不过呈现出来的是简单的风格,让大家不觉得是设计。每次我都会根据场上的乐队、要唱的歌,包括拿什么样的琴,还有整个的演出氛围综合去考量,来选择是穿T恤、西装或是黑裤子,不是说你自己单纯站在镜子前面就能定下来要穿的服装,是要根据整场想要表达的东西去定。


  北青报:今后还有可能参加其他电视综艺节目吗?非音乐类或真人秀一类的会不会考虑?


  梁博:当然有可能,只要音乐上最终的呈现能让我觉得满意,还有导演组方面也觉得OK那就可以去。如果是非音乐类的节目,要是演讲或者我能以比较正常的方式来表现我自己的也是可以的,或是正常的娱乐节目,能上去唱歌表演的也行,但是做游戏什么的肯定是不行,因为我不会这个。真人秀分秀什么,如果秀我自己那就还是算了吧。


  “不需证明自己有多厉害、多有名”


  北青报:你的创作习惯是什么样的?灵感从哪里来?


  梁博:我写每一首歌的时候,都一定是有自己的亲身感受或经历。创作习惯倒并不固定,有时候先写曲,有时候先写词,有时候先编曲,这个我控制不了,但一直不变的就是最开始一定要有感性的成分,有想写东西的冲动,而且这种感性从做小样到最后正式发行,全程都要保持,否则你不可能去感动别人。动机和灵感也说不好,我没有采风的习惯,如果这会儿没有灵感,那就说明这时候不适合写歌,我也不会刻意去找,但灵感来了的话,就算正在上厕所都挡不住,得马上写下来。


  北青报:那么像《灵魂歌手》和《男孩》这两首歌的背后是什么样的感受和经历呢?


  梁博:《灵魂歌手》就像它的歌词里写的那样,“开唱瞬间能击碎万颗心”,但是在没有开口唱歌的时候,他甘愿是平庸的。“灵魂歌手”指的不是我个人,我认为所有在中国流行音乐顶尖上的人物都是灵魂歌手,就是又有自己的作品又火的那些人,或者虽然不火但唱得特别好。因为音乐的灵魂就是感动,你不需证明自己有多厉害、多有名,即便没什么名气,只要开唱瞬间能感动所有人,那就是灵魂歌手的真正意义。


  《男孩》是我个人的感情经历,我觉得男孩和男人的角色中间并没有明显的转换,只是分怎么看、谁来看。比如说有些人可能这一生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直都是个小孩,或者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你永远是个男孩,长不大。


  北青报:你在创作时最重要的考量是什么?


  梁博:不管歌词还是旋律,最终是要大家觉得好听,就像吃饭最重要的是好吃,不是说多有名的厨子做的。往往大家喜欢的都是简单的,我自己喜欢的也是简单的,其实我对音乐的审美和观众是很接近的,我听各种各样的音乐,但最打动我的就是简单的东西。从我写歌那天开始到现在,我所力求的就是简单直接、朗朗上口,不过这个实现起来有个过程,一开始可能做不到,但慢慢朝着这个方向去前进,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成熟。


  “我不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


  北青报:有些乐迷说你清冷的气质还有淡泊名利的态度很像窦唯,你认同这种看法吗?你觉得自己和他有相似之处吗?


  梁博:我觉得我和窦唯相似的只有一点,就是我们真的都非常喜欢音乐。淡泊名利谈不上,至少我不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我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很自然地追求我想要的东西,正常工作、正常索取,因为音乐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事业。至于说我冷淡啊、淡泊名利啊那都是杜撰,这些都不是一个人正常的状态,我现在还很年轻,还没玩够,还想通过音乐和大家分享更多的东西。


  北青报:但是演艺圈需要很高的曝光度,而你给人的感觉一直很低调,那么这是不是也是大家对你的误会?


  梁博:我在生活中确实很低调,尤其在不熟的人面前很拘谨。除了偶尔健身、打羽毛球,或者和朋友聚会,看看电影聊聊天,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音乐里,我自己不觉得枯燥,我觉得每天都很开心,但在外人看来肯定很低调。另外我在台上很高调啊,一站到舞台上,就会想要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给观众,就没有任何顾虑或想低调的心理。而曝光度高不高也不是低调或高调的问题,如果是音乐方面的曝光,让我一年365天每天曝都行,但如果是其他方面像是八卦一类的曝光,我觉得就不需要有。


  北青报:那你对这个圈子适应吗?怎么评价自己目前在歌坛的现状?


  梁博:在圈子里从来没有不适应,无论娱乐圈、音乐圈还是在生活当中,我都有自己的分寸,我很享受这一切。当然总有些东西是需要你去坚持的,要保证它不被外界所改变,但整体体验还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你的角色就是歌手,要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听你的歌、开演唱会给大家看,所以做这些都不会有什么不适应。要说我对自己的评价,我觉得我没有资本自己去评论好与坏,至少我一直是带着自己的团队去做一些个性鲜明的东西,我对目前做的事情都还比较满意。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