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段奕宏:和黄渤不是飚戏 是创作的快感

2017/05/01 11:14:23 来源:网易  
   
从《烈日灼心》开始,段奕宏连着演了三部警匪题材的电影。《记忆大师》中,他再次扮演一个警察。

1.jpeg

  从《烈日灼心》开始,段奕宏连着演了三部警匪题材的电影。《记忆大师》中,他再次扮演一个警察。段奕宏说,看完剧本,内核直戳到自己的心里面。然而很多人会想,他这类电影是不是演的太多?导演陈正道说,导演与这一类型的粉丝,会挑中段奕宏来演这样的角色。


  被这一类型挑中,段奕宏说,自己也在电影里寻找一种可能性和气质:“每每在碰到一个特质的题材当中,一个演员的发挥,发挥的程度是多少,这个是每一场戏,乃至于每一句话都在跟它探讨,甚至撕扯。”


  拿到《记忆大师》的剧本,段奕宏想,故事里设置的三天真的合理吗?结果看到,导演和编剧竟然真的列出了一个表格,排好了每个角色在这三天的每个时间段在做的事情。他发现自己是带着没有剧本里表现过的信息量进来的,这让段奕宏觉得有意思。


  当然,从观众角度来看,更有意思的是段奕宏与黄渤两人第一次在银幕上“飚戏”。提到这个话题,段奕宏说,自己不喜欢“飚”这个字眼,替换成了创作的快感。他与黄渤两人在戏中,用的更多的字眼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段奕宏说:“由于特殊的人物设置,我们必须得互相看彼此的表演,必须得互相去通气。”


  记者:所以很好奇,段老师第一次拿到这个剧本之后,读完对整个剧本什么感觉?


  段奕宏:挺费脑力的,一定是这样的,然后还翻了一下。我特别喜欢就是正道导演的布局,这个布局,看似好像挺费解,但是我更看中的是它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最后的那个核的东西,真的是直戳到我的心里面,我真的是被重重的捶倒了,所以感动,真的是感动。任何一个电影的外壳固然很重要,固然很重要,但是真正这个剧本的企图心,我觉得可能更重要,更重要。形式重要,企图心和核的东西更重要,那么这个剧本就是满足了我这样一个感觉。


  记者:因为导演在片花里边说到,说他自己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是走出了一个安全区,我不知道段老师您自己在拍的时候,有没有一种突破演技这种感觉?


  段奕宏:突破不敢说,其实对我来说也不安全,真是不安全。因为我之所以跟正道导演合作,其实就是寻找他的电影里面的一种可能性和气质。演员当然很固有,我所谓的经验固有、认知固有它都是一个演员的局限性。很多事情可能,你这部电影的成与败都是跟你的演员和创作者的局限性都有关系。那么我看似在心理上做好了准备跟他合作。


  但是每每就是说在碰到一个特质的题材当中,一个演员的发挥,发挥的程度是多少,这个是每一场戏,乃至于每一句话都在跟它探讨,甚至撕扯。因为我想做到精准,我想寻求精准,因为我老是怀疑自己,所以说呢那就说,因为这个独特这个电影气质和它的讲述故事的方式,它那种缜密的,可能你到最后才知道到底讲的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什么样的关系。


  那么我给我自己的表演提出,我说这个,因为这个人物的兼容性很大,就沈汉强,顺着看是一种表演信息,倒着看你得经得起这个电影倒着看还得是需要一个互相兼容的表演信息,这个是比较难的,也是非常吸引我的地方。他做功课做得很细,我们可能是这故事是发生在72小时之内吗?三天之内,他们在每一个时间段,每天的时间段这些人主要人员都做了什么,列出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而且表格就贴在我的屋子里。可能这场戏没我,我得想清楚我做了什么,我再次跳进来之后,我是带着没有剧本里表现过的信息量进来的,这个很有意思。


  记者:但是像您就是接过不少这样的电影项目,就是警匪的、悬疑的类型非常多,不管是早年的《西风烈》,还是包括最近正在上映的这个《非凡任务》,然后包括《烈日灼心》,还有这个我们即将上映的《记忆大师》,是您自己对这类的电影有偏好吗?


  段奕宏:我有偏好,但是我更偏好的是什么,就是你看,我是一个怎么说呢,不怕想得多,就怕压根没想到的演员。但是呢,有些说老段,你的那个感觉或者自由自在,好飞扬啊,这个戏可能很多时候剧本的局限性限制很重要,反而更重要。那么在有限的空间里,你是否还有一些生动和不一样的表现,这个是具有挑战的,也是我最看中的。


  我不怕跟导演撕扯,因为导演你必须说服我,就说我要探寻你导演要求的一个气质,你的电影气质才能激发出老段身上的一种可能性。我从来不固守自己,但是我要表达我自己,我让你看清楚我不怕,我不怕在你心目当中我是个弱智,我是个幼稚,我是一年级的学生。但是你要给我指出一种你的电影的气质,我就怕导演你给不出来,你完全凭着一个演员的一个固有的经验的气质来演你这个角色,这是我最不想做的。


  记者:两人,这应该也是两人的第一次,应该也是段老师您第一次跟台湾导演合作。两人的合作第一次又什么感觉?


  段奕宏:真的,其实我知道我很难搞,因为包括麦兆辉导演,他们也是被我搞的,我说我不是搞你们,我是在搞我自己,本身电影创作就是个很难搞的,如果我们都是,怎么说那句话,轻车熟路的淌下来,那我觉得是说白了就是对这个事情的一个懈怠,我没有做好导演对我的信任,我浪费了他对我一次信任。人嘛,他的神经有些时候关不严,可能在于就是说,性格上面不相符。我老段就是,我从来先不关心你性格上,我只就是做到,我不瞒你说导演,我不是对你一个人说,我对任何一个新开始合作的导演,我都在心中不期许跟他合作第二部,我一旦有这样的期许,我就做不到我自己。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自信,还是一种对一个演员的认识,我相信这是对一个演员的认识。本身创作就应该做的纯粹,但是很难哪,真的是很难。包括你看我跟黄渤合作,跟老徐合作,那都是非常棒的演员。我来这个戏跟他们合作,跟他们本身演员的这种能力是很有关系的。但是我不能把这种心理放大呀!那它就不能做到一个特别很棒的一个合作态度。我跟那个黄渤读完剧本我就说了一句话,我说老黄,老黄渤,我说我们俩要彼此成就,因为这个电影人物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要成全这个电影,它不是一般演员的一种个性的东西。如果你是抱着演员的一种生活中的个性进入到这里面,很难成全彼此,很难成全这个电影。


  所以说我觉得成熟的演员吧,需要从全局去看待自己在里面的位置,因为我想要的是,正道导演的电影气质,这个气质是有段奕宏在里面承担一部分的价值,而且也开拓了段奕宏没有过的一种电影气质,电影人物气质,这是我最看中,也是我最想跟他合作得到的一种感觉。


  记者:您这次跟黄渤老师合作,有没有飙戏的快感?


  段奕宏:创作的快感,我不太喜欢用飙来说,因为他演他的我演我的,但是这个角色我跟他说是非常特殊,是彼此成全,彼此成全,我觉得这点的设置特别高级,我觉得正道和人物特别高级的设置。


  记者:可能之前看那个《烈日灼心》里面,可能你跟邓超也有彼此成全感觉的表演,所以我不知道您自己在这次跟黄渤老师演的时候,会有这种,比如说两次表演自己的这种比较在内心。


  段奕宏:当然了,我们很多的,由于特殊的人物设置,我们必须得互相看彼此的表演,必须得互相去通气,你是怎么认为的,因为这个并不是个人的,是牵动着正道的布局,牵动了整个电影节奏和它缜密的布局,这个作为一个演员,那个时候你个人的东西一定要放下来,要服从你的大东西。电影故事讲的妙,讲的棒是最重要的。


  记者:刚才也提到,这次跟徐静蕾的合作,其实徐静蕾她自己也刚刚做了一个,其实也是警匪这样一个类型片导演的工作,我不知道像段老师您自己,以后有没有跟徐静蕾合作这样的打算,她做导演。


  段奕宏:可以呀!只要她觉得我,她不怵我,不怵老段。老徐这一次跟我们合作非常好,因为她担任过导演,担任过制片人,也是个演员,我很佩服她这种志士的转换,真的是志士的转换转换的非常完美。她能起到一个非常稳定性和安全性的作用。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