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资本前仆后继最终还是输给了电影!

2017/08/19 08:25:16 来源:北京文艺网  
“我不能被资本‘强奸’,我要睡了资本。”吴京说。这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励志故事,但如果真的如此,为何名利双收的电影屈指可数?

800.jpg

                   
  《战狼2》投资方之一的北京文化(000802),此前几周可谓风光无限,股价接近翻倍,市值增幅超过50亿元。


  截止发稿时,《战狼2》累计票房48.34亿,坐稳中国电影史第一。吴京的登峰国际作为主要出品方,除去约2亿投资,大约分到12.6亿,吴京本人收入接近10亿。


  “所以我不能被资本‘强奸’,我要睡了资本。”吴京说。这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励志故事,但如果真的如此,为何名利双收的电影屈指可数?


  看看票房滑铁卢榜,像《太平轮》、《投名状》这样,阵容齐整、导演知名却最终血本无归的大片不在少数,甚至吴京2008年自导自演的《狼牙》内地票房仅421万。


  那么究竟是谁“睡了”谁?


  风口之下是“疯钱”


  2016年,有一段女生在停车场跳舞的视频不停地被剪辑。它出自电影《情圣》,韩国明星李成敏在其中出演女模特yoyo。


  据了解,《情圣》制作成本仅4000万,而票房收入高达6.52亿,投资回报率是16.3倍。这里还未计算网络播放版权、广告植入等收入。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投资回报率更是惊人的47.9倍。


  而反观私募排排网数据,2016年的私募基金市场,表现最好的东华期货主动平衡1号,不到3倍的收益率。资本市场的疯狂,在情理之中。


  根据公开数据:2015年,电影与娱乐领域并购事件涉及金额283.38亿元,PE及VC共147例投资案例。


  “近两年出了好几个电影爆款,大家就以为这个行业没有天花板。”上海某影视制作公司CEO王吕(化名)说。


  王吕,今年不到30岁,却已进入影视圈多年,之前是中国某海外粉丝团体的头目。据说,他每年花在追星、作者、明星上的钱超过千万。


  在他看来,圈子外的资方大多没摸到真正的门道。“他们拿着钱,希望把门敲开,但可能钱花完了,这个门也敲不开。”


  2016年,除回报率前20的影片,剩余近250部国产影片票房总和不到100亿。平摊下来,每部影片的票房仅1500万左右。《长城》大概是巨资亏损的最好案例。

                

微信截图_20170819083129.png

  
  张艺谋的《长城》拍摄成本超过10亿人民币,不仅有刘德华、马特达蒙、佩德罗·帕斯卡、张涵予这样的大卡司,还有彭于晏、林更新这样的小鲜肉,甚至,还请了《谍影重重》的编剧,托尼·吉尔罗伊来编写剧本。


  然而,电影的最终票房仅11.7亿。投资方环球、传奇、中影、乐视,共计亏损近5亿元人民币。大成本大制作,票房却最终滑铁卢的情况不在少数。


  “这个行当内的人才是真正野蛮人,因为他们有一万种方法,让资本方的钱亏得一分不剩,但最后他们却依然能赚到钱。”一向扮演“野蛮人”角色的资本和投资方,在王吕的眼里,是如此可怜。


  冲入市场的可怜人“很多情况下,资方最终的票房分成甚至不到30%。”曾负责多个影视投资案例的前浙报传媒投资部负责人吴涛表示,“从投资角度看,市场上只有10%的电影能赚钱,回报周期漫长,投资利益分配复杂。”正是这个原因,其母公司旗下基金只对影视制作公司进行直接投资。


  以《寻龙夺宝》为例,投资近2亿,票房3290万,投资方收益仅1093万。网友的评论简单深刻:惨过洗钱 。看似简单的票房分成,其实比搭伙买彩票分奖金,要复杂得多。


  总票房首先要扣去5%的电影专项基金,然后是3.3%的营业税,余下的院线7%,影院50%,制片发行43%。绝大多数资本能够参与的仅仅是43%的制片和发行。优先和劣后只是保底的不同做法。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投资方的回报基本默认按票房的33%来计算,此外还有网络版权、音像制品销售等收益方式。其中网络首播权作为主要收入来源,通常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


  “投资人根本摸不清门道,觉得只要进入市场,出钱了就行了。”王吕说,“这个圈子的玩法其实非常复杂、特别。”


  “一个人如果真的任性,是不会让你有这种感受的,你会觉得他已经死了。他还在活蹦乱跳,一定是在某些方面遵守了一个非常大的规矩。”王吕说。


  那么谁定制了如此“任性”的规矩,让资本前仆后继的一直送钱?


  撺局者的秘密

  2016国家报批影片2731部,而上映的不过629部。“每年有大量赚钱或亏钱的片子,只是核心圈的人并不在乎,因为他们永远在赚。”王吕说。电影超期或者最终难产,并不影响他们的收益,更别说作品卖的好与坏了。对于制片方来说,开机即赚钱。


  影视圈有句老话:“一部片子吃两年。”这句话背后的逻辑大概是,票房赚钱和制片方赚钱是两回事儿。


  “他们不止通过投资项目赚钱,还通过稿酬、获奖赚钱。”王吕补充道,“哪怕是赔掉了,只要项目得奖就行了,愿意花两个亿也要得一个奖。不是说这个奖项有什么长远的价值,而是它会涉及行业地位。”


  在他看来这个行业最大的风险,是影视作品的开发,通常是以导演和制片人自己的审美和关系,作为驱动力来进行的。


  “每一个大监制及大导演,都有他御用的班底,跟他审美匹配的班底。但是这个班底今天离开原团队,去跟张艺谋,去跟冯小刚,去跟其他的人合作,他就不匹配了。”


  事实是,顶尖导演和巨星阵容的搭配,不能保证投资方的盈利,甚至连保底都做不到,之前举例的《长城》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有些人的钱,似乎来得更容易。


  “像江志强(华语电影的大片时代缔造者,海外发行华人第一),他眼睁睁地看着刘德华、郭富城,从配角到主角,到最后过气,是有这个资历的,所以挣钱容易。”New Money总是要交过学费,才能成为Old Money,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他能请到刘德华,郭富城,那么这个钱,他也至少要赚个差价。”


  以2015年由话剧改编的某电影为例,导演夫妇当时的微博粉丝总和接近1亿。该片的整体制作宣发成本超过7000万,而实际票房据说只有3.7亿。


  “应该除了演员兼导演的那对夫妻,投资方无一获利。”那位未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万达拍《特殊身份》,当时甄子丹1500万就能拿下来,甄子丹和万达谈的时候,”业内人士换了港台口音模仿甄子丹的同行者,“说你(万达)这个是烂片啦,剧本不好,怎么怎么。那3000万啦,给这个数就拍。”


  码盘子的“撺局者”才是这个圈子的核心。据说,最后谈定的片酬是3000万,那位港台口音人士也成了合作制片。

微信截图_20170819083119.png

  
  “做影视跟钱没有关系,跟人有关,就是谁在操这个盘,谁在做这件事。”王吕说道。“它跟投资行业特别像,处于顶层的永远只有那么多。”


  与好莱坞的差距

  增长再疯狂也终有平缓的一天,当这一天来临时,蛮荒也将接近尾声。


  2001年-2015年,15年间,国内电影票房从9亿增长到440亿。但2016年,这一数字是457亿,票房增速为近10年最低。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统计,近5年,票面上不赔的国产电影只有不到8%。”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如果从《甲方乙方》开始算,类型片不过发展了20年,如果从《英雄》开始算,也不过15年。而好莱坞老八大中,资格最老的“派拉蒙”,已经105岁了。


  “很多行业都是资本进来之后,短时间内被倒逼出来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影视行业也不例外。“国内商业电影真正是从2011年开始,当时大概90多个亿,大家开始赚钱了。”7年之后,这个钱越来越不好赚了。


  “每个人每周能花在电影院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幕客传媒创始人兼CEO许敏表示,过去几年,电影市场过热导致资本大量涌入,同一时间上映电影过多,单部电影无法获得足够票房。“看起来市场很大,但是分蛋糕的人也很多,而实际中国的票房市场就只有这么大。”


  而且中国毕竟还不是好莱坞,两者市场的体量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2016年全球电影票房386亿美元,好莱坞垄断性的占据了76%,而国产电影的占比不足9%。


  那么国产电影距离好莱坞八大的工业化生产还有多久?


  “非常的长,比方说五年以后。”王吕说。“这个时间我是耗得起的,但是不代表现在所有来这个行业的人耗得起,因为我今年还不到30岁”。


  “一百个导演和五十个演员,中国的院线电影就是这么个故事。”ABD爱梦娱乐CEO在采访中告诉记者。


  这是关于电影工业化的另一个故事。

  文章来源:锌财经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