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综艺节目与其炒作“黑幕”,不如丰富内涵

2017/08/31 10:33:33 来源:新京报  作者:韩浩月
其实,比薛之谦摔话筒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档节目所设置的真人偶像与虚拟偶像的“战争”,暂且抛弃这场比赛人为干扰的因素,发现未来虚拟娱乐的商业化可行性,以及未来主流观众群的娱乐审美倾向,才是这档节目的真正价值所在。

QQ截图20170831103421_副本.png


  其实,比薛之谦摔话筒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档节目所设置的真人偶像与虚拟偶像的“战争”,暂且抛弃这场比赛人为干扰的因素,发现未来虚拟娱乐的商业化可行性,以及未来主流观众群的娱乐审美倾向,才是这档节目的真正价值所在。


  综艺节目中嘉宾“愤然离席”不新鲜


  在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中,担任评委职责的薛之谦,在投票之后要求节目暂停,表示为了公平起见,需要重新选择。之后,薛之谦选择弃权,这导致本已赢得比赛的二次元选手荷兹(虚拟人物),胜果被剥夺,而另一选手赵天宇(真人),则拥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事情发生后,关注该节目的观众众说纷纭,整体上的一个看法是,薛之谦坚持自我,勇于揭穿节目组“黑幕”,维护了选手的权益,捍卫了比赛的公平公正。


  其实,类似明星嘉宾与节目组产生的冲突并不少见,比如伊能静在录制《中国达人秀》时曾愤而离席,金星在录制《舞林争霸》时因与另一导师产生口角愤而离席,何炅在录制《超次元偶像》时情绪失控怒斥选手愤而离席……搜索相关关键词,会发现“愤而离席”是综艺节目的常态。


  对综艺节目制作组来说,明星嘉宾如果能在场上失控,则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因为这样的“意外事件”,不仅会增加节目的看点,更会强化节目的传播价值,形成娱乐话题,带来更多的关注与收视率。所以,观众在综艺节目中看到的明星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有的是节目组刻意安排,有的则是明星嘉宾张扬个性,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对节目有益无害。


  当然,薛之谦的这次摔话筒、愤而离席,节目组刻意安排的可能性比较小,他的言行举止,也符合一贯的“人设”。对于综艺节目的所谓“黑幕”、所谓“愤而离席”,观众在欣赏这类节目时不妨淡定点。


  规则经不起推敲导致“旁生枝节”


  综艺节目的比赛规则,根本经不起审视,许多综艺节目,规则一期一换,甚至为了制造看点,不能换的规则也硬换,如果拿死板的规则,来要求综艺节目严格遵守,那将会变成一件很无趣的事情。以薛之谦这次表现来看,无论是听从节目组安排“不要让荷兹输得太难看”,还是自己现场一时糊涂,总而言之那张票投了出去,就应该算数。现场修改规则,哪怕是出于公平公正的考虑,做法也欠妥。


  之所以薛之谦之举,赢得了一片叫好,是因为大家对待综艺节目,还是投入了不少的感情,换句话说,叫“入戏太深”。薛之谦入戏太深,要在节目中扮演“公证维护者”的角色,支持他的粉丝也入戏太深,觉得他们的偶像体现出了优秀的品质。这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没有人在这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中受到伤害。可能受到伤害的,是一个二次元选手——机器偶像荷兹。然而,作为一个虚拟人物,这个“伤害”实际上并不存在。


  在电视综艺走进自我重复的死胡同的时候,网络综艺因为在制作方面的一些新鲜理念,近年来异军突起,在收割着传统电视观众。而二次元选手荷兹的出现,对一些青少年也有不小的吸引力。


  这是国内视频网站自己打造的虚拟偶像,仅就与赵天宇的那场比赛看,荷兹所赢得的场外观众支持票数,是超过了真人选手赵天宇的。通过对荷兹的观察,可以管窥到未来青少年虚拟娱乐的一种走向。


  其实,比薛之谦摔话筒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档节目所设置的真人偶像与虚拟偶像的“战争”,暂且抛弃这场比赛人为干扰的因素,发现未来虚拟娱乐的商业化可行性,以及未来主流观众群的娱乐审美倾向,才是这档节目的真正价值所在。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