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潘粤明演双胞胎兄弟获好评 被称为"毁容式演技"

2017/09/11 08:58:42 来源:南方都市报  
哥哥脸上有一处刀疤,弟弟也在脸上划出一模一样的刀疤;哥哥体重和弟弟不一样,弟弟就减肥或者增肥,达到体重一样;哥哥后脑勺被凶手砸了,弟弟也要拿砖头在自己后脑勺来一下……

QQ截图20170911090540.png


  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两人共用一个身份会怎么样?


  哥哥脸上有一处刀疤,弟弟也在脸上划出一模一样的刀疤;哥哥体重和弟弟不一样,弟弟就减肥或者增肥,达到体重一样;哥哥后脑勺被凶手砸了,弟弟也要拿砖头在自己后脑勺来一下……当弟弟长期扮演哥哥,最后会发生什么?哥哥是有黑暗恐惧症的前刑侦队长,弟弟是玩世不恭的灭门惨案嫌疑犯,还可能有卧底等多重身份。每当夜幕降临,弟弟就开始扮演哥哥,用哥哥的身份说话做事、追查凶手。截至昨日,优酷独播网剧《白夜追凶》已更新到第10集,豆瓣评分8.9,甚至一度上涨到9分———在很久没有过9分国产剧的情况下,《白夜追凶》的成绩让人眼前一亮。曾经的“玉面小生”潘粤明,是剧中一大亮点。他一人分饰两角:哥哥关宏峰和弟弟关宏宇。由于兄弟俩会身份互换、还有大量的“同框”戏,他实际上需要演绎四重角色:高冷神秘的哥哥、吊儿郎当的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以及扮演弟弟的哥哥。夜幕降临,就到了哥哥和弟弟的互换时间,白天和黑夜就是区分他们的边界,于是有人戏称:剧组请来的是潘粤明、潘粤暗、潘粤明的暗和潘粤暗的明。近日,记者记者专访了“一人四副面孔”的潘粤明。


  两角


  开机就是独角戏,自言自语两个礼拜


  曾经的“白面书生”潘粤明带着有点肿的脸、微微发福的身材、深邃疏离的眼神,完整演绎了哥哥与弟弟的不同,贡献出“精分式”演技。越往后看,观众越能体会哥哥和弟弟两者之间的不同。


  潘粤明通过眼神、神态、各种小动作,让哥哥沉着冷静、弟弟不拘小节。当弟弟在扮演哥哥时,会有哥哥那种“端着”的劲儿,但弟弟本身的散漫依旧存在,所以,弟弟扮演的哥哥是相对“松弛”版的哥哥。


  比观众更晕的,会不会是潘粤明本人?


  南方都市报:哥哥、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扮演弟弟的哥哥,你相当于一人演了“四个角色”,难度大吗?


  潘粤明:这么概念性地衡量下来,确实就是三四个角色。其中,哥哥扮演弟弟的时候比较少,主要还是哥哥、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刚开始接戏时我也没把握,但在现场发挥时有很多靠谱的依据,对我帮助很大。首先,要把兄弟俩区分开来,人长得一样,性格不同,哥哥曾经是刑警,弟弟曾经是武警,职业气质不一样,所以我就在这个方面下功夫。


  一人分饰两角,我盼了挺久,老天爷对我挺好,终于在我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剧本。最开始我觉得演哥儿俩应该挺好玩,对于难度估计不足。后来发现,兄弟俩加一起有1000场戏左右,刚开机就拍兄弟俩的对手戏,大概拍了两个礼拜。我当时就奇怪了,一开机,每天的通告就都是我一个人,都是自己跟自己的对手戏,我被关在棚里两个星期。幸运的是,最难的兄弟对手戏一开始就拍了,如果到杀青时再拍,兄弟俩的戏就没有那么大的冲劲了。


  记者:也就是说,你差不多两个星期都在自言自语?


  潘粤明:没错。这部戏一开机,其他演员都休息了,就我开拍。一到哥儿俩戏,我头都大了,导演也头大。一上来就拍重头戏,迎头重锤,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都拍懵了。


  记者:对于哥哥和弟弟,你做了哪些具体的区别?


  潘粤明:哥哥比较稳重,弟弟比较浮夸。哥哥处变不惊,弟弟大小事都浮于表面。弟弟假扮哥哥时,我把自己当成弟弟去演,这样就不会有问题。我根据他俩的台词逻辑,想一些形体和表情上的区别,给导演(建议),让导演去选取。


  记者:你怎样想象“弟弟在演哥哥”呢?


  潘粤明:身临其境吧。弟弟如果在警局里穿帮了,这个戏就没法继续下去了。所以,作为弟弟的我,有很多浮夸的表演都被导演剪掉了,导演希望我在警局里就是哥哥,但这个真的有难度,我就流露出一些慌张或者抖机灵的部分,因为哥哥不会抖机灵,“抖机灵”是弟弟的特征。


  还有,哥哥是专业人士,见到尸体、遭遇危险已经习以为常。弟弟虽然耳濡目染,但真的遇到这个阵势、遇到专业术语和残忍的事情,还是会有老百姓的反应,比较生活化一些,不像哥哥那么职业。


  记者:分饰两角过瘾吗?


  潘粤明:演的时候确实挺过瘾的,但是每天拍,拍了100多天也确实有压力。我记得在广东拍戏时,没什么生活时间,我印象里就进过一次商场,其他时间都在拍戏。我们拍公安局的戏大概花了1个月,因为大楼在装修,没法录音,我们所有的戏全都是下午4点多开始化妆,拍到第二天早上七八点。


  记者:哥哥和弟弟在互相模拟的过程中,一个人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人吗?


  潘粤明:哥哥不会,但是弟弟会越来越向哥哥靠拢,会更加自信。其实,哥哥演弟弟根本不用演,只是代替弟弟隐藏起来,主要的挑战是弟弟演哥哥。弟弟有时比较二,带着警局实习生出去也敢放飞自我,我演的时候也很操心,怕他被周巡(注:刑侦队队长)看见,出大事。


  记者:这是不是你遇到的最难的剧?


  潘粤明:目前为止,难度是比较高的了,也是我盼了很久的剧本。我也想演喜剧,所以这部戏也带出一点喜感。


  同框


  兄弟同框,替身精分


  《白夜追凶》中有许多兄弟同框的对手戏,但实际上都是潘粤明一个人完成的,那么哥哥和弟弟的表情如何进行“交流”?节奏如何保持一致?对话如何衔接?


  记者:兄弟俩同框对话,技术上怎么处理?


  潘粤明:兄弟俩同框的戏比较难拍,因为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戏。就算是同框,特技演员也不敢动,就只是两人同框。但我们这部戏里,同框时两个人都还要有动作和交流。我演完哥哥再去演弟弟,要记住台词的间隔时间,还要记住哥哥的表情,这样两条线合起来才能看得舒服,不然会有滞后感,这个部分也挺锻炼人的。


  记者:一个人说完话,另一个人接话,节奏怎么掌握?


  潘粤明:每一个兄弟同框戏都是拍了无数次的。大家看的时候一条接一条,这是电脑合成的,但其实都拍了无数次。演第一个人的时候好一点,把逻辑重音、表情、高潮这些要点记住了就行。把第一个人拍了,录在手机里面,然后再拍第二条时,完全按照第一条的角度和台词节奏,布置第二个人物的走位和表演。


  记者:我们以为你演哥哥的时候,演弟弟的是替身。


  潘粤明:一直都有替身,同框时,所有露侧脸、露背面都需要一个替身来配合。替身非常专业、而且非常像我,但我的台词量太大了,替身有时演着演着就忘词了或者出去了,我还在演,还在很严肃地接台词,因为我知道他会被剪掉,但我这边不能断,一断节奏就不对了。


  估计替身也快“精分”了。基本上就是笨方法。再者,同框戏的摄像调度本来就非常难,往常的同框都是固定机位,但我们是动态的,每场出来的戏都不一样。


  评分


  网友打出8、9高分,潘粤明给自己打几分?


  《白夜追凶》在豆瓣的评分一度上到9分,目前是8、9分。潘粤明给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记者:《白夜追凶》哪一点最吸引你?


  潘粤明:我以往塑造的形象最多只能是纵向的延伸,从18岁演到68岁,换不同年龄的妆。这部剧是横向延伸,演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但又完全不同的人,这是一个好玩的历练过程。


  记者:豆瓣网友曾经给出了9分的高分,和你的预期相比如何?


  潘粤明:我好开心,为了看评价,我特地去下了个豆瓣。我不知道9分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一直觉得分数越高越好,后来他们说在豆瓣要涨分挺难的,我觉得这是大家给我们的鼓励,我挺惊喜。


  记者:你会看弹幕吗?


  潘粤明:我对弹幕比较陌生,看很多留言飘过,觉得挺过瘾,有时也看得眼晕。弹幕里他们会分享对结局的猜测,好多人的脑洞也是很大,瞬间就像蜘蛛网一样,出现了不同的结局,烧脑。


  记者:如果满分100分,你给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潘粤明:我觉得75到80分。形象上以后还需要更注意些。


  记者:给自己扣20的形象分?


  潘粤明:也不全是形象分。我觉得,再演同样的题材,我还有上升空间。


  毁容


  “其他人颜值都挺高的,主要是我拉的分”


  《白夜追凶》刚刚上线时,不少观众是惊讶的,会在弹幕里惊呼:“潘粤明怎么被导演整成这个样子了?”“好好的玉面小生被整成了这样?”“脸上还有刀疤”……没有唯美颜值的剧为什么会有市场?潘粤明会在乎自己不够帅吗?


  该剧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将这部剧定位为“硬汉派”悬疑剧。在她看来,“潘粤明身上有种悲悯而又坚毅的力量,眼神忧郁深邃”。


  记者:角色的完成度达到你的预期了吗?有没有觉得遗憾的地方?


  潘粤明:戏中的完成度要让观众去评判。我的遗憾就是,可能自己稍微有点显胖。


  记者:本来是玉面小生,这次把你往糙里整,脸上还有刀疤,发型也丑,你对这个造型是什么感觉?


  潘粤明:发型是因为警局都比较严谨吧,都要短发、不能留胡子。造型是这部戏的魅力所在,我能够接受这个造型。弟弟为了模拟哥哥,也要自残,给自己脸上也划一条刀疤,这是非常有戏剧性的情节,挺好的。大家现在的欣赏水平这么高,我觉得情节是第一位的,只要大家看得有代入感,欣赏我们的付出,我们就没有白努力。


  记者:有人说你奉献了“毁容式演技”,为了演好人物不惜“毁容”,你怎么看?


  潘粤明:我看到了这种说法,我理解这是大家对作品的认可,看到了我豁出去的态度。至于毁没毁容,我不好说,因为有时候、有的角度看起来我胖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导演有要求我健身,我也在健,但拍戏时间太颠倒了,大段的伤脑台词,我得保证休息,所以健身的时间不够,所以有点水肿,回避不了。


  记者:观众还以为你是故意想往角色的形象上靠,才把自己整得这么颓废。


  潘粤明:哈哈,这是我的问题。我还是希望形象靓丽一点的,但条件有限。哥哥和弟弟都带有一点颓废,哥哥在明处,弟弟在暗处,两个人我处理得刚好相反,在明处时我比较阴郁,在暗处时比较阳光,只有做到这点,两个人的区别才能显现出来。先把大的因素化为符号,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不要出这个框,两个人就永远不会重复。


  记者:为什么不求造型师多给几套服装,感觉你在剧中一直没换衣服。


  潘粤明:人物是要求保持一致的,所以换衣服比较少。


  记者:导演说,这部剧的整体颜值比较低,你同意吗?这部剧这么受欢迎,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证明“小鲜肉”并没有那么重要?


  潘粤明:其实除了我,其他人颜值都挺高的,主要是我拉的分,我实在抱歉。我觉得这部剧可能不适合小鲜肉演。但这跟小鲜肉的戏并不矛盾,好看的戏其实大家还是更在意内容。


  道具


   网友笑:这个尸体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白夜追凶》是一部重口味刑侦剧,灭门、碎尸、砍手、尸体解剖等都在剧中出现,该剧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透露,剧中的尸体大部分都是真人演员扮演的,潘粤明则说,“大概有10多个人演了尸体,我对着真人版的尸体演戏特别尴尬,因为他们有时要一丝不挂地躺着。”


  其中,有个演员在演尸体时睡着了,在现场打起了小呼噜,结果,荧屏上的尸体出现了胸脯起伏的呼吸,弹幕调侃说:“这个尸体不专业,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还有尸体在剧中动了,也被眼尖的网友揪出来了。


  记者:剧中的道具非常逼真,你们演的时候会不会吐?


  潘粤明:对,看了那些尸体的戏,就不考虑吃饭了。


  记者:听说有些尸体是真人扮的?


  潘粤明:除了一些块状的是道具外,尸体都是真人演的,内脏什么的都是用的动物内脏。


  记者:剧中,齐卫东扮演的尸体在呼吸,成了网友爆笑的点。


  潘粤明:我注意到了,齐卫东当时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记者:心真大,躺在尸体解剖台上都能睡着……


  潘粤明:没错。案子里来客串的演员都特别棒,他们很不容易,天气那么冷,他们躺在手术台上,冷得发抖,但还是要闭着眼睛躺在那儿,我心里也挺难过的。


  记者:面对“尸体”和“尸块”,你会有不适感吗?


  潘粤明:块状的道具是会让人恶心,但是进入角色之后,我会让自己强制性地接受。尸体大多是真人,我在面对真人时会比较尴尬,他们有时一丝不挂……确实是很尴尬。


  脑洞:结局烧脑,观众猜猜猜


  关于《白夜追凶》的剧情走向,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猜测,观众脑洞都很大:一种说法是,弟弟就是哥哥的一个幻象,或者哥哥是弟弟的一个幻象。还有种猜测是,当初灭门案的凶手是哥哥,哥哥在某种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凶手,但弟弟一步步接近哥哥时,到了结局时已经完全取代了哥哥的身份,把哥哥作为当初“灭门的弟弟”抓了。


  还有人猜测,凶手就在警察局内部,是已经出现过的人物。


  记者:对于网友关于结局的“脑洞”,你怎么看?


  潘粤明:这部剧的信息量太大了,所以大家才会天马行空地想象。


  比如第一个案件,送外卖的凶手拿枪指着弟弟,对哥哥说:“我要杀了他!”哥哥冷冷地说:“你是说他吗?你搞错了,我才是弟弟,你杀了他,我就能永远取代他了。”类似这样的戏份,都非常有意思。


  如果上来3集,大家就看透人物关系了,这就(表示我们)失败了。我还是别剧透了,透露完了大家的乐趣就都没了,这是对大家的不尊重。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