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本届奥斯卡“论资排辈”唱主调

2018/03/06 08:18:49 来源:新京报  作者:兰波
   
体现学院意志的奥斯卡跟全世界其他国家的电影工业一样,对“青黄不接”的局面最为惧怕。


fengzhh833_b.jpg


  体现学院意志的奥斯卡跟全世界其他国家的电影工业一样,对“青黄不接”的局面最为惧怕。在本届奥斯卡上,对提携后进,奖励新秀其实是做得比以往要好很多,只不过,论资排辈这一“正统主义”依旧是主论调。


  关键词1 敬老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刚刚落下帷幕。出乎大家事先预料的是,《水形物语》竟然压倒性胜利,击败了曾经领跑颁奖季的大热电影《三块广告牌》,斩获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最重要奖项。而《三块广告牌》仅在表演奖项有所斩获,拿到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两项,最让观众大跌眼镜的是,曾经十拿九稳的最佳原创剧本奖也拱手让出,被《逃出绝命镇》这匹黑马拿下。


  于是,有些平时对奥斯卡就有关注的观众有了嘀咕,这届奥斯卡又开始“政治正确”,无视怼天怼地的《三块广告牌》。实情如此吗?

zhuangml8316_b.jpg

  
  相反,我感觉本届奥斯卡恰恰是对过去几届越来越烈的“政治正确”势头进行一次大的修正。这次他们把控的底线是长久以来被学院忽视的“正统主义”,是“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从而将好莱坞从美国国内这种左右势力剑拔弩张,族群加剧撕裂的严峻形势里摆脱出来。最终这种态度体现在奖项颁发的思量上,很有些“左右逢源”的意思,其中最大的凸显之处在于——敬老在先。


  因此,本届奥斯卡不仅让获得最佳摄影奖提名14次之多的巨匠罗杰·迪金斯如愿以偿,更是将最佳男主角的桂冠戴在了众望所归的加里·奥德曼头上,将最佳女主角颁给了众星捧月的科恩嫂——她和加里·奥德曼都是从影三十多年的老戏骨了(有趣的是,两人曾在1989年合作过一部叫做《杏林血泪》的电影,分饰男女主角,也算有缘)。


  最佳改编剧本奖颁给了詹姆斯·伊沃里。这位年过八旬的文学改编剧本大师,中国观众对他应该不算陌生,他那两部文学名著改编的代表作《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和《告别有晴天》(又译作《去日留痕》,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代表作)广为人知。

zhuangml8313_b.jpg

  
  即使对于吉尔莫·德尔·托罗来说,他的资历也不可谓不老。在这几年连续拿下最佳导演的“墨西哥三杰”这个队列里,他是最早出道而又最晚获得肯定的那一位。他在1993年就以《魔鬼银爪》一鸣惊人,从而获得好莱坞的邀约到美国拍片。但是,他长期挣扎于预算不高的好莱坞类型片里,长久被误认为是一个有点想象力的B级片导演。直到闯荡好莱坞十年之后,才以《潘神的迷宫》获得学院的重视。这个阅历,跟诺兰、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达伦·阿诺夫斯基等一出道就大红大紫的相比,分外苦涩。这个奖项,可谓也是迟来的安慰。


  对影迷们来说,这是届欢天喜地的奥斯卡,多年的不公正得到了矫正,大家都心服口服。当然,除了马丁·麦克唐纳以外,但对好莱坞来说,他还只能算个电影新人,他的作品履历上只有《杀手没有假期》、《七个神经病》、《三块广告牌》三部作品,而且,他的黑色喜剧路数加上偏执的性格,也不是学院主流所喜,这届他本人没有收获应有的荣誉很为正常,毕竟来日可期。


  公正地说,体现学院意志的奥斯卡跟全世界其他国家的电影工业一样,对“青黄不接”的局面最为惧怕。在本届奥斯卡上,对提携后进,奖励新秀其实是做得比以往要好很多,只不过,论资排辈这一“正统主义”依旧是主论调。


  关键词2 权衡


  但饶是如此,好莱坞对新旧更替这一事关行业未来的重要命题丝毫没有掉以轻心——这点体现在最主要的几个奖项的提名中。最佳影片提名就有两部处女作,分别是《伯德小姐》和《逃出绝命镇》;最佳导演提名也是这两位刚刚交出处女作的导演,分别是格蕾塔·葛韦格和乔丹·皮尔,请注意,这分别是位女性导演和黑人导演。另外在最佳摄影奖项的提名上,还有奥斯卡历史上头一位女摄影师入围,那就是掌机《泥土之界》的瑞秋·莫里森,她甚至挤掉了其实同样都是以自然光摄影见长的《牡丹花下》的摄影指导菲利浦·勒素(《一代宗师》的摄影指导),后者其实技术更为精湛。


  而在对演员的肯定上,奥斯卡更是不遗余力力捧新人,提莫西·查拉梅、丹尼尔·卡卢亚、玛格特·罗比、西尔莎·罗南,都是“90后”,但只要有亮眼的才华浮现,学院就毫不犹豫让他们顶替了不少老戏骨的提名席位,包括汤姆·汉克斯和杰西卡·查斯坦——虽然分别在《华盛顿邮报》和《茉莉牌局》中也有上乘表现,但终究还是为年轻人让了道。

zhuangml8312_b.jpg

  
  其实好莱坞并不是不想“政治正确”下去,而是觉得不能像“Me Too”运动那样做过了头。因而在次要奖项的颁发上,在捍卫自由、LGBT、平权,和反对政治迫害等议题上,奥斯卡依旧毫不含糊。这点体现在最佳纪录片、最佳动画片、最佳外语片等奖项的颁发上,最佳纪录片没给新浪潮之母阿涅斯·瓦尔达轻盈之作《脸庞,村庄》,而是给了一部专黑俄罗斯的《伊卡洛斯》,这部电影从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入手,从体坛黑到政坛,最终抨击其专制体制带给俄罗斯人民全方面的束缚。智利电影《普通女人》则击败了金棕榈得主《自由广场》和金熊奖得主《灵与肉》,拿到最佳外语片的肯定,主要因为它关于变性人的主题能让比弗利山庄的男人和女人们产生更多共鸣。


zhuangml8317_b.jpg

  
  话说回来,即使从最大赢家《水形物语》来看,这部隐含着种族、意识形态阵营、边缘弱势群体、女权等主题的得主难道不就是“政治正确”的最大化身吗?暗黑童话里的对爱的赞歌,并没有消除坏人们就应该下地狱的嘲弄。


  所以,奥斯卡不是不关心“政治正确”了,只是权衡利弊,将它藏得更深而已。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