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万变不离其宗,谍战剧成败离不开人物

2018/06/29 08:16:32 来源:新京报  作者:秋小墨
情节的一环扣一环,是观众热衷于谍战剧的首要原因。但是,随着观众口味的变化和社会话题的衍生,越来越多的谍战剧穿上了其他元素的糖衣,美其名曰“这是在类型的骨架中塞进新鲜的血肉,实现旧瓶装新酒的效果”。

511.jpg


  情节的一环扣一环,是观众热衷于谍战剧的首要原因。但是,随着观众口味的变化和社会话题的衍生,越来越多的谍战剧穿上了其他元素的糖衣,美其名曰“这是在类型的骨架中塞进新鲜的血肉,实现旧瓶装新酒的效果”。这些谍战剧中不乏十分优秀的作品。然而,谍战剧《脱身》开播已有半月,数集下来,观众吐槽众多。究其原因,归根结底在于其人物的塑造问题。


  人物是谍战剧立足之本


  人物和故事,需要相辅相成,如果人物塌了,那故事再好也立不起来。


  谍战剧的先驱,要数2002年毛卫宁导演的《誓言无声》。其后,无数改编自经典的谍战剧层出不穷,却像是一个个为了打擦边球而将原本的破案色彩硬套入谍战背景的荷包蛋。直到2006年,柳云龙的《暗算》突然令人眼前一亮,也终于将谍战剧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一个写过数年谍战剧的编剧曾说过,谍战剧的峰值在柳云龙演过的那些剧,每部剧留给人最深印象的就是人物。拿最近的《风筝》来说,郑耀先狡黠聪明、优雅帅气,具有顽强的意志和乐观的浪漫主义情怀,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灾难或险境,他始终具有一种为信仰而视死如归的坚定性和崇高性。他在逆境中痛过、哭过,但是他依然笑着顽强地活下去,直至看到升国旗的那一刻才含笑而逝。他的一生就是一个悲剧,却深刻表现了海纳百川的人文关怀。


  而其他的谍战剧要想突破,则要在坚持类型片固有模式和元素上寻求新的突破点。题材突破是一,人物角色新意是二,情节设置耳目一新是三。但是,最能抓住人们的,一定都是人物。因为题材新颖只是外衣,情节奇特也不过是骨架,只有人物的扎实是能让你燃让你炸能让你切切实实感知到的血肉。


  只靠明星和剧情完成不了角色塑造


  一部好的剧,剧情靠故事推动,故事又是靠人物推动,而《脱身》,可以说人物很一般,故事很套路,一切戏码全靠演员硬撑。


  乔智才是乔家老二,混过黑市蹲过大牢,活生生一个痞子,一肚子鬼主意。他常常皮笑肉不笑,能屈能伸,心地善良,该他救场的时候每次都是准时赶到,且干净利落。这么几个形容乔智才的词汇叠加在一起,乍眼一看,人物还算新颖,甚至还有点与众不同的味道。然而,当乔智才这种人设进入剧情,你便会发现,一切都很刻意,就像是编剧为了让主人公完成这个动作,而反过来给人设增加的性格设定和行为逻辑。为了让男主和女主有戏,设计了男主的仗义心肠,使得男主一看到女主有难就出现帮忙,变成了敌我双方的焦点。


  再说到乔礼杰,乔家老三,乔智才的孪生弟弟。一个科学家,做事一丝不苟,待人接物保持着礼貌,又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俯视感的疏离。因为一次偶然,乔礼杰替女主夺回被抢走的箱子,然后就跟女主产生联系。这之后,估计就是兄弟二人喜欢上同一个人,乔礼杰应该会被哥哥乔智才以及女主所做的事情所打动,投身解放事业的套路。


  由于两个人物都是男主陈坤饰演,此类“新奇”设定还被片方拿来作为噱头宣传了甚久。于是,在《脱身》之中,每天看的不是箱子换来换去的无聊桥段,就是戴眼镜的陈坤和不戴眼镜的陈坤吵架。别人都是兄弟间CP或者父子间相爱相杀,《脱身》也真的是强打一股泥石流,相爱相杀的戏码全都托付给了陈坤一人独自完成。《功勋》中也是一人饰两角甚至还是双面的角色,可不论是阴沉狡猾的日本间谍高桥浩,还是地下工作者廖飞,他们让人动容的是其中浓烈的悲剧色彩,令人共鸣的是人物强烈的宿命感。


  时代成就英雄 也造就悲凉


  《脱身》的人物之弱在于过于刻画小人物成为英雄的轨迹,而忽略了人物本身的起点和过程。


  在编剧的眼里,仿佛能够为了大义放下个人,甚至不考虑正义公理,就是内心的一点良善,看到不公平就想站出来,看到有人被伤害就想帮一把,就可以一步一步成为英雄。对比《暗算》里的阿炳,英雄的光环在他最低点时就有了火苗,在他上升的过程中就开始闪着火花,最终在最高点处灿烂绽放,也会很快陨落消逝。而《脱身》,同样都是乱世中的小人物,同样都是用尽浑身解数为了生活苟且的人,同样都是阴差阳错跳进了革命的滚滚洪流然后一步一步成了英雄,乔智才和乔礼杰的人设却显得极为塑料,无法代入,无法共情。


  前者,是为了推动他成为英雄而给他铺设好的阳关大道,每一个路口向哪个方向拐都已经设置好,看似一切顺理成章。后者,是人物在立体生动,有了生命之后自然而然随着历史的逐流向前走着,曾经坎坷,好不容易成功,又很快消亡。一个英雄,成就的不是他自己,是一个时代,而这代价,可能就是他自己的悲凉。


  谍战片的精髓,在于人物,因为人物的起落影射的就是这个群体,整个时代的悲凉。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