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胡歌:演《南方车站》是清零重启 拍戏时把自己孤立

2019/05/21 13:44:40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影片中,与胡歌对手戏最多的是桂纶镁。谈到小镁这次的表现,胡歌也认为她十分敬业,“那段时间她有些感冒发烧,武汉晚上挺冷的。

image.png


  采访者:良小凉

  受访者:胡歌


  法国时间5月20日,胡歌接受了记者的专访,畅聊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影片入围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场刊评分2.7分,讲了一个盗车团伙头目与陪泳女在逃亡路上,追逐自由的故事。


  谈及加盟该片,胡歌表示《南方车站的聚会》,是自己一直想要尝试,但没有好机会的电影。为了演好该片,他提前一个月进组找武汉话老师学习方言,并且刻意让身形看上去消瘦一些。


  在首映场放映后,不少评论称在胡歌的角色身上,看到了古装片大侠的“隐忍与道义”。对此,胡歌也表示,“泽农是飞速变化的时代是格格不入的人,可能生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希望可言,但他也有内心的坚持,就是这一份侠义。”


  影片中,与胡歌对手戏最多的是桂纶镁。谈到小镁这次的表现,胡歌也认为她十分敬业,“那段时间她有些感冒发烧,武汉晚上挺冷的。每一次拍完,她都气喘吁吁,脸色煞白。她一直咬着牙坚持,我对她特别的佩服。”


  2017年接到《南方车站》邀约,提前1个月进组学武汉话


  记者:怎么加入到《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电影的?


  胡歌:三生有幸,开个玩笑。的确,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个荣幸,在2017年的年底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说,刁亦男导演约我见一面,当时我还挺激动的,因为之前看了他的《白日焰火》,包括他的另一部作品《夜车》。其实这样类型的作品是我一直想要尝试的,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好的机会,所以那次我就满怀憧憬地去见了刁导。然后第一次见面,彼此都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想让我演这样的一个角色,当然我的第一感觉是,我可以吗?就是这种不自信的这种状态,一直从见他的第一面,一直持续到了杀青的那一刻。整个准备的过程和拍摄的过程,说实话,对我来说是挺煎熬的。但是我同时也是非常得享受,因为我也一直和别人说,我说这一次的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是一次清零重启的一个过程。


  以往的表演经验,大部分都是在电视剧里面,那这一次作为主演,能够在大银幕上,又是如此写实的一个题材,是和我一个距离如此遥远的人物。所以说从创作的方法,从表演的方式上来说,对我都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记者:这次是你全程在说武汉话是吧?


  胡歌:对。


  记者:学了多久?


  胡歌:武汉话是这样,我在进组之前,导演就把我所有的台词用武汉话都录了一遍,然后发给我,我先自学,然后提前一个月进组之后,剧组为我找了一位当地的武汉话的老师,然后天天和我生活在一起,然后他除了来纠正我的这个台词以外,平时生活中也尽量用武汉话来交流。就是给我营造一个语言的环境。


  记者:武汉话老师是在剧组里全程跟你?


  胡歌:对。


  记者:每天都会有这样的武汉话的交流?


  胡歌:对。这个过程也挺痛苦的,对我来说。


  记者:为什么说痛苦?


  胡歌:台词应该还过得去吧,但是我这个期间想和我武汉话的同学朋友嘚瑟的时候,经常被他们嘲笑。


  不担心形象是否有反差,角色在传递一种侠义精神


  记者:影片中你的造型与以往反差特别大,经常在泥水里打滚,还要中枪,拍之前会有形象上的担忧么?


  胡歌:完全不会。其实我把我的身份看的很明白,有时候可能我是一个所谓的明星身份,有时候我就是一个演员。我觉得当我是一个演员的时候,角色是最大的,我一切银幕上的形象,都是为角色服务的。只要是能帮助观众建立起对这个角色的信念感,任何尝试我都愿意。


  记者:有一场戏是你裸上身在缠纱布,肌肉线条若隐若现,这次有刻意锻炼吗?


  胡歌:我每天都锻炼,但是我锻炼并不是为了练肌肉,而且这也是当时导演跟我沟通过的,他不希望我练得很强壮,其实他是为了让我的整个身形能够在影像上,让观众觉得特别的消瘦,然后有一种疲态、不健康的感觉。所以那段时间,我的锻炼主要是以有氧为主,然后饮食上也进行了一些控制。


  记者:首映场后,有评论说在你身上看到了古代大侠的隐忍和侠义,你怎么看泽农这个角色?


  胡歌:其实这也是导演想要表达的。你会发现在我们整个电影的影像处理上,它是写实与梦幻交织在一起的。那泽农,他其实是一个非常边缘的底层人物,他与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是格格不入的。可能生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所谓的希望可言,但是他也有内心的坚持,他所坚持的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一份侠义,这一份道义。


  记者:这份道义在你表演过程中,一直都很坚定吗?


  胡歌:当然,包括在刘爱爱背叛了他之后,他还是选择把最后的一丝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记者:为什么呢?你怎么看待他跟刘爱爱的关系?


  胡歌: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客观来讲,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了。而且当时的搜捕范围已经越来越小,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可能再去找到第二个人,所以那是他唯一的希望。第二个原因,你背叛了我一次,我依然相信你。


  拍摄中一直感到有些不安,刁亦男让自己走进黑色电影


  记者:你刚才说拍摄期间,一直都有种不确定感。


  胡歌:对。


  记者:这是你个人的感受,还是导演给你设定的方向?


  胡歌:导演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时常会打一个比方,我说导演对于演员表演的指导上,就像拿着放大镜在做手术。当然我觉得这也是电影表演和电视剧表演的不同之处,因为银幕放大后,所有的细节都要求非常精准。可能我之前习惯了在电视剧里表演,有一些地方我会忽略掉或不在意,这一次等于是重新学习。


  记者:跟刁亦男合作,还有哪些收获?


  胡歌:我觉得有太多收获了,包括这次来戛纳,我也一直觉得是刁导把我真正地领进了电影艺术的殿堂。其实在我们的这部电影里面,你可以看到,所有的黑色电影所具备的元素。但是同时你又会发现,黑色电影也可以拍的这么诗意。这个是我觉得刁导他让我最敬仰的地方,敬仰之处。


  记者:他会对你的表演也做出诗意的引导么?


  胡歌:刁亦男导演对周泽农这个角色,最大的要求是克制和隐忍,他不希望在镜头上,在影像上有夸张的成分,他所有的情绪和情感都保持在一个非常不经意察觉的状态里,所以对我的表演也有很高的要求,是很大的挑战。


  被桂纶镁敬业态度感染,解读片中超现实元素


  记者:您在片中跟桂纶镁的对手戏最多,跟小镁合作感觉如何?


  胡歌:她给我的最大的感受就是敬业,有一场戏是在球场拍的,是我骑摩托车追她那场戏。


  我骑摩托车从桥上跑下来,然后我一路骑着追她。那段时间她有些感冒发烧,武汉晚上也挺冷的。每一次拍完,因为最后镜头转到桥下,没有人能看到她,只有我能够看到她,每一次她都气喘吁吁,脸色煞白,我都觉得她快不行了,我就一直劝她,我说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先停一停,今天就先收工吧,明天再拍。但她就觉得,因为整个场景的布置,包括大家各个部门的配合,非常不容易,如果说第二天再来的话会严重到拍摄进度,她一直咬着牙坚持,我对她特别的佩服。


  记者:除了拍戏之外,你们私下会聊一些什么话题?


  胡歌:其实在整个拍摄的过程里,我挺保持距离的,和所有的演员。


  记者:所有人?


  胡歌:对,因为我是有意识地要把自己孤立起来,这种感觉会更符合人物的状态,我没有像以往那样,快速地融入剧组,然后和大家都成为好朋友。


  记者:影片中有一些超现实的魔幻元素,你怎么看待导演的处理手法?


  胡歌:你会发现在我们这个戏里,能够找到很多人物和环境的关系,有时你会发现人物和环境的距离非常遥远,有时候你又发现人物就融入在环境里,而且这些往往都是荒诞的、戏剧化、梦幻的场景。但这些在现实场景里面,往往有距离感,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我所理解的导演在影像上的表达。


  记者:能拿具体一场戏说明么?比如你有一场戏,是在不断进入报纸上的各种情景,最后幻想对飞机开枪。


  胡歌:其实导演并没有跟我说过他这场戏所要表达的意图,但我当时的理解是,这个时候周泽农他处在一个非常虚弱的状态里,那一刻导演对我的要求是,要演出一种神智有些模糊的状态,作为一个困兽犹斗一般的逃犯,他在那一刻,已经无处可去了,在一个破败的气象站的小屋子里,墙上贴满了各种报纸,然后你会发现,每一个信息都可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特征,但是对于周泽农来说,任何一个地方他都融不进去。


  记者:看完首映之后,你给自己的表现打几分?


  胡歌:我只能说我应该是完成了任务吧,但是尚有进步的空间。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