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养成文化已是一片沃土!

2019/06/11 09:02:19 来源:剧焦一线(ID:TVfocus)   作者:张风屹
   
尽管层出不穷的男团选拔节目开始把观众的视线拉回国内,男团市场配套基础设施不断配齐。

1_副本.jpg


  6月8日,《创造营2019》总决赛落下帷幕!


  恭喜周震南、何洛洛、焉栩佳、赵让、夏之光、姚琛、翟潇闻、张颜齐、刘也、任豪、赵磊成团!


  尽管腾讯视频有些煽情,但是这总决赛的确是个很感人的Ending!


  《诗经·卫风·淇奥》里说,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一名男子倘若只有才华而没有颜值,只会受到大众的“尊敬”,只有颜值而没有才华,只会受到看客的“舔屏”,只有才貌双全才会令大众“追捧”。


  首先,这是一个千百年来的连载故事。再来,这是一个关于审美、关于青年的话题。世间男子千百款,唯有成团登顶才是当下传奇。在2019年逐一到来的男团节目里,连载故事更新到了下一章:


  《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之后,《创造营2019》也成团了!

2_副本.jpg

  
  赤子之心


  尽管层出不穷的男团选拔节目开始把观众的视线拉回国内,男团市场配套基础设施不断配齐。但当腾爱优三大平台开始理性思考男团的长久生存与社会处境时,或许标志着男团市场被限定了吗?优秀男团的标准被限定了吗?少年的发展路径被限定了吗?类似的“灵魂拷问”将得到解答:


  “国内将近14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我们其实是处于演艺团体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天花板我还看不到。”优酷综艺监制中心总经理、《以团之名》总监制宋秉华着眼于市场的开放性;


  “去年结束之后(Nine Percent)成团出现机会过少。国内市场也没有完全做好接纳一个(限定)团的准备。”爱奇艺副总裁、《青春有你》总制片人姜滨专注于市场的成熟度;


  “这个市场并不是有多少人去做就会没有市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做就没有市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针对的是市场需求。


  作为年轻人榜样男团,应该符合大众审美,而不是只为少数人的取向和少数人的兴趣去服务,周震南口中的“同一个梦”必须寻求一个评价维度。

3.jpg

  
  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也在探寻这个评价维度,“我们发现,在近几年中国的市场上还没有一支我们认为的大众审美的男团,可能现在的团体很多还是在受着粉丝的拥护,而我们要做的男团是能够代表中国市场以及中国本土化男团标准的男团。”


  再谈到男团运营的时间限制,“王俊凯说他爸才是我粉丝,出道30年还没退休,这是我本事。”苏有朋花了三个月来筹备这场唱跳舞台的回归秀,仍饱有赤子之心,钻研职业领域,凭借专业度多年来活跃在大众面前。


  《创造营2019》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即是学员以及未来成团的男团通过团训,能始终抱有赤子之心,“即对于从事艺人职业最初的好奇、好学之心,不是追求艺人一时的璀璨,而是把艺人当做一个职业来去从事”。马延琨这样解释“赤子之心”。


  男团有时限,但赤子之心可以永存。

4_副本.jpg

  
  养成沃土


  偶像经济在中国拥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艾瑞数据曾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人民币。

5_副本.jpg

  
  偶像市场的庞大其实并不足为奇,“养成文化”的高粘性,才是偶像市场背后的最大催化剂。


  《偶像练习生》曾公布过一组数据,节目中的100位练习生,来自31家公司和8位个人练习生,是从全国87家经纪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这组数据无疑向行业说明了练习生养成偶像市场的庞大。


  养成文化,恰恰迎合了95后、00后心中的个性追求,玩家情感也会随着陪伴时间拉长而逐渐加深,这便是“养成”的一种状态。


  “养成”可以说是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逐渐培养起来的深厚感情,这种心理不仅存在于游戏中,也逐渐被引入综艺、偶像团体、影视明星中去。


  在以70后、80后为主要受众群体的时代,偶像大多是像“四大天王”那样全民皆粉,不粉甚至显得不正常。


  但是,90后、00后是泡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群体,对个性解放更加看重。“多而俗,少而精”也逐渐成为追星一族新的理念,追星更注重个性,追求自己养成的明星。即在艺人并没有太高人气时便粉,之后无论艺人走红还是继续不火,都“从一而终”,甚至会在明星大火后因被关注更多而选择脱粉。


  偶像养成便是顺应此种心理而新兴的偶像培养模式。从艺人刚出道就粉上的粉丝,见证了艺人一路的成长,相较于火了之后再粉的粉丝,更有故事可讲。这可以说是普遍相通的养成系心理。


  2018年,优爱腾在综艺布局上都有养成类节目位列头部,2018也将开启“养成文化”元年。


  2017年,《明日之子》大火,冠军毛不易成为新生代养成偶像,甚至二次元的“赫兹”也人气大涨,让市场看到互联网偶像养成的巨大潜力。


  于综艺而言,收视率/播放量固然重要,但若能养成偶像,则是在艺人经纪、广告代言等多方面变现,影响力也能从观众层面进一步扩展至艺人层面。


  近年来大火的TFBOYS实际上也是养成系偶像。王源、王俊凯、易烊千玺最初是TF家族的练习生,后来由于翻唱《当爱已成往事》、《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洋葱》等歌曲在微博走红,才组成男团出道,进而声名大噪。而TF家族中丁程鑫、马嘉祺等人也已成为下一步的重点养成对象。

6_副本.jpg

  
  与TF家族类似,同为日本养成偶像团体舶来品的SNH48是一个养成系偶像女团,输出过鞠婧祎,黄婷婷等人气相对较高的艺人。SNH48进行“第四届人气总决选”时,当晚仅投票收入过亿,其中鞠婧祎个人的27.78万票,占到10%以上。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网民中90后、00后合计占比34.7%。据了解,目前移动网民规模已达7亿,也就是说90后、00后网民已将近2.5亿。

7_副本.jpg

  
  他们所构建的市场将成为“养成文化”大面积发展的乐土,随着00后的成长,校园局限不再,市场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形成与90后的更大汇流,“养成文化”也将进入高速发展期。


  伴随着追求个性标签而发展起来的“养成文化”也会使小众明星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互联网使粉丝联系更加便利,即便再小的群体也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共鸣。同时,互联网也给了明星更多变现渠道,小众明星即便没有太多粉丝拥簇,也不会太过“艰难”。


  近来兴起的直播便成为小众明星的变现方式之一,阚清子、陈汉典、俞更寅等单日单平台直播收入在300-400元之间。

QQ截图20190611090921_副本.jpg

  
  随着小众明星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养成文化”的红利也会更加凸显,逐渐成为文娱市场的一块大蛋糕。优爱腾在布局头部自制综艺时不约而同地选择养成偶像已是苗头初现,“养成文化”已是一片沃土!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