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李安追忆《断背山》 导演选项目也要讲戏缘

2019/10/16 14:20:38 来源:北京文艺网  
   
继北京、上海两站之后,10月15日,李安来到武汉宣传。当天的活动是对谈高晓松,并和微博、知乎等青年朋友们交流对话。三天连续奔波,李安稍有倦意,不过说起电影依旧侃侃而谈,如春风拂人。



  继北京、上海两站之后,10月15日,李安来到武汉宣传。当天的活动是对谈高晓松,并和微博、知乎等青年朋友们交流对话。三天连续奔波,李安稍有倦意,不过说起电影依旧侃侃而谈,如春风拂人。问到为何选择《双子杀手》这样一个冷僻、几经转手的项目,李安重申,故事本身并不吸引他,让他兴奋的是“遇到年轻的自己”这一概念。


  聊起职业生涯中如何选择项目,李安说,导演和演员一样,要将戏缘的,“好比演员演到什么角色,谁该红,谁不红”。问到最想回到过去哪个时期,李安深情追忆《断背山》时期,称那是他最幸福、电影生涯最舒服的一次,“那个电影好像上天的一个blessing,每个人都那么好,一切都那么顺利。”


  纵观李安的作品,不难发现他一直在突破自己,从最初的独立、文艺的“父亲三部曲”,到3D/4K/120帧的技术尝试,项目类型不一。谈到如何选择项目,李安透露,前三部电影以后,他就不自己写剧本了,因为写剧本太累,是个孤独的过程,他说之后的项目其实都是自己找来的,“你看到它的时候有种我是属于它的,全世界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动它的感觉。”


  拿小说改编来说,李安分享了一个心得,“通常不是小说好到怎么样,文字好的话你留着小说就好了,我会想把它拍成电影,因为里面有些东西我想把它影像化。”李安觉得那种“东西”是不能用笔墨去讲述的,“你用文字就把它理性化了,那种神秘感就没了,通常都是有一幕,你特别想要拍它。”


  李安随后分别拿《卧虎藏龙》《冰风暴》《色·戒》《断背山》为例:《卧虎藏龙》结尾玉娇龙纵身跳下的那个样子,让我特别想拍一部电影;《冰风暴》中那个小孩从冰窟窿滑下来的那一幕让我很想拍;《色·戒》我看了三年,第一次看对张爱玲很生气,之所以接下《色·戒》是因为我觉得张爱玲在写她自己,而且明显是照着电影的手法在写的;《断背山》也在我脑海里萦绕了三年,拍完《绿巨人》我累了,也不想退休,就想着拍一个没人看的吧(观众大笑),当时有人劝我,说你不能退休呀,49岁,还是大家的榜样。”


  “我觉得有戏缘的,演员演到什么角色,谁该红,谁不红,”李安总结道,“像我们拍片不是纯粹当成工作,把感情全部投入进去,跟大家去分享。”


  说了这么多,李安为何选择了《双子杀手》这样一个稍微冷僻的项目?面对提问,李安坦言,当初听到这个项目时,故事的确没有打动他,打动他的是遇到年轻的自己的概念。与此同时,120帧技术让李安看到了数码技术的无限可能。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120帧技术可以实现以往所不能实现的动作戏的“真实感”问题。李安以《卧虎藏龙》为例,他说以前和袁和平讨论了很久,要怎么打出真实感,最后不得不承认,即使把人打死也拍不出真实感,在2D、闪跳很多的情况下,动作戏其实不存在“拳拳到肉”,也看不到策略的,是一种一片混乱、不干净的打法,自己能做的只能是创造美感,真实感是无法做到的。


  《双子杀手》讲述年老的Henry遇到自己年轻的克隆体。提问环节,有观众问李安到最想回到过去哪个时期,李安追忆《断背山》时期,称那是他最幸福、电影生涯最舒服的一次,“那个电影好像上天的一个blessing,每个人都那么好,一切都那么顺利。”


  至于当下的状态,李安半开玩笑地说:“大家都说‘四十不惑’,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困惑,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会蹦出十个问题。”不过,李安也表示,正是这种好奇心支撑着他一直走下去。他引用了《断背山》的一句经典台词来表达自己和电影的关系:“我希望我能知道如何戒掉你。”


  电影《双子杀手》10月18日全国上映。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