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筱山纪信丨我只拍我感兴趣的,不只有少女裸体

2017/04/20 09:38:39 来源: 楚尘文化  
   
1940年出生于东京新宿,1958年毕业于日本大学摄影系。1966年获得日本摄影评论家协会新人奖。

blob.png
  在巨大工作室里拗造型的筱山纪信 摄影_彭杨军


  筱山纪信(Shinoyama Kishin,1940 - ),日本摄影大师。


  1940年出生于东京新宿,1958年毕业于日本大学摄影系。1966年获得日本摄影评论家协会新人奖。1976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了个展《家》。1981年出版了《筱山纪信——丝绸之路》8卷本摄影集。1987年,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了《筱山宽幅东京》展。1991 年,他在东京举办个展《新宿》。


  1975年开始,35岁的筱山纪信以少女和性感女郎作为拍摄对象,其摄影作品冲击着日本摄影界乃至整个社会。他被认为是日本人体摄影暴露尺寸最为开放的始作俑者。


blob.png

  樋口可南子


  不仅如此,筱山纪信和当时日本知名的摄影师一起,重新定义"写真",并且将影响波及海外。他的人体摄影甚至对欧美人体摄影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筱山纪信的人体摄影作品常常令人想起佛教绘画中强烈的单纯性,有时又显现出现代的超现实主义倾向,从而在1970年被作为人体摄影大师介绍到欧洲。


  ——《西方摄影流派和大师作品》


  筱山纪信出版的摄影书籍与作品集上百册。这种与平面传播媒介紧密合作的高产摄影师在日本摄影界是很少见的。这些摄影集在日本社会各个阶层引起了巨大反响。


  1991年,与宫泽理惠合作的全裸写真集《Santa Fe》(《圣塔菲·宫泽理惠》)一出版,就创下了155万本的销量奇迹,在摄影史上至今无人打破。

blob.png

  宫泽理惠


  但若粗暴地给筱山纪信贴个“拍少女裸体”的标签,则太过狭隘。他的创作十分多元,人体写真,偶像明星、作家,东京街头,黑道组织都是他的拍摄对象。


  “筱山广角”也是他独特的一种影像记录方式,用多台照相机分别拍摄后用电脑合为1张宽幅照片,营造了一种超视觉的魅力。八十年代开始,他就不断以这样的手法拍摄系列作品,他说:


  拍的东西和拍摄行为都存在虚伪,合起来是不是就看得到真实?谎言说道了几只的时候,很可能就最接近真相了。


blob.png

  《大相扑》,1995


blob.png

  《刺青》,1987


blob.png

  《Tokyo Nude》,1990


  日本另一位摄影大师中平卓马曾这么评价过他:


  筱山纪信和阿杰特、埃文斯一样,通过平视这个世界,所有事物在画面中是等价的。筱山纪信并没有给出任何廉价的意义,呈现的是阳光下的‘意义坟场’。


  筱山纪信的摄影注重画面关系的构成和对光影的运用,不突出任何事物,以客观平视的态度,呈现对世界的完整性与真实性。


  少女


  在1996年出版的写真集《namaiki》中,筱山纪信写到:


  少女傲慢、撒谎、残酷、多变、凶暴、过激、反抗、背叛、坏心肠……那么多的品质只有在少女时代,纯粹无暇而又美丽地体现在同一个生物体上。


  筱山喜欢少女独有的棱角,等她们稍微长大一点,和社会接触增多以后就被打磨了,也因此不再对她们感兴趣。


  他镜头下的这些少女,在懵懂中流露出自己既撩拨又难掩稚气的一面,每一个人都是一朵奇异的花。


  · 选自其作品集《namaiki》《少女馆》,分别于1996年和1997年出版。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神话少女栗山千明》算是筱山纪信最为人熟知的作品之一。栗山千明在《杀死比尔》中扮演了一名气质冷峻的杀手。她的娃娃头总给人某种诡异的美感。


  · 1991年出版的《圣塔菲·宫泽理惠》最初还是宫泽理惠的母亲策划拍摄的。她以“美丽的东西要在美丽的时刻留下呀!”为理由,邀请筱山纪信为女儿拍摄这组照片,少女美好的身体在光影的映衬下无比动人。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 1996年出版的《筱山纪信+宝生舞》,是筱山纪信最喜爱的写真集之一。他说在拍摄这个清瘦的小童星时几乎没有多余的对话,拍摄在两人的默契中完成。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欲望


  筱山纪信注重女性的主体意识觉醒。1991年他拍摄的樋口可南子写真,就成为了全裸写真解禁的发端之作。而继《少女馆》之后,筱山又与吉野纱香合作《少女的欲望》。


  镜头里阐述的少女欲望,不是男性视角的欲望,而是少女自身的欲望。


  选自其作品集《樋口可南子》,《少女的欲望》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三 岛 由 纪 夫


  1970年9月中,三岛由纪夫切腹前两个月,他邀请了才30岁的筱山纪信为他拍摄了模拟各种死亡场景的《一个人的陨灭》。三岛设计了各种场景,包括他陷入泥潭,头部插入一柄斧头,被碾压在卡车车轮下等。由于他安排好了一切,让筱山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按快门的”人。


  在拍摄过程中,三岛由纪夫的认真给筱山纪信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他是筱山遇到的“最爱挑剔又最能合作”的模特。


blob.png
三岛由纪夫模仿《圣巴斯蒂安殉教图》的造型


  1995年,筱山纪信受三岛由纪夫夫人之邀去拍摄了三岛的故居,在新与旧的窥视之间让读者从三岛生活的侧面更加全面地了解他。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坂东玉三郎


  坂东玉三郎是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女形(男旦)演员,被誉为日本“梅兰芳”。从坂东20岁开始,筱山纪信就担任其御用摄影师,持续40多年。筱山的镜头里,留下了坂东一步步走向一代宗师的痕迹。


  筱山纪信曾说,坂东玉三郎的身上仿佛有一种光,会被他独特的气质一直吸引,所以才有了这段长达40年的拍摄合作。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汤显祖《牡丹亭》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坂东玉三郎


  约翰·列侬 X 小野洋子


  在约翰·列侬不幸遇难的三个月前,筱山纪信受邀来到纽约,为列侬与小野洋子夫妇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跟踪拍摄,之后成集出版《最后的影集》。除了唯一公开的一张用作了列侬夫妇生前最后的作品《双重幻想》(Double Fantasy)的封面,其余的很少曝光。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超现实摄影


  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筱山纪信创作了一些列超现实主义作品。这些作品大胆的构图,戏剧性的设计,饱含的张力,至今看来依然不乏创造力。它印证了筱山纪信创作的多元化特征,同时以艺术的语言了呈现形体与光影之美。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采访


  关于被称为“情色大师”


  问:在中国,您为人熟知并且被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大量的女性写真和人体作品,您自己如何看待“人体摄影师”或是 “情色大师”这类称呼?


  筱山:我觉得这类称呼完全没问题,看看这次展出的坂东玉三郎(2011在北京798的展览),每一张照片都很性感啊。


  关于被判“公然猥亵罪”


  问:您曾因在公开场合拍摄裸照被判公然猥亵罪,想听听您自己对此的看法。


  筱山:让女模特在东京街头裸体拍摄,这对于熟悉东京的人来说是无疑是一番异样的景色。非常规状态是一种多元化的表达,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看待这个我从小生活的城市、街道。这也是一种让人觉醒的表现形式,没有哪个国家对表现自由能够完全放开。其实我很早就开始拍摄这些,警察已经来得太晚。时代越没活力,对这类作品的审查就越严格。


  关于拍摄裸体


  问:若说这世界到处都存在虚伪,一个人的裸体是否就诚实些?


  筱山:裸体也是可以说谎的,虽然拍照都是拍些假象,但要拍虚假的东西,必须知道什么是真实的。被拍的人除了脱衣服,心也要是开放的,才能站在摄影机前门,这是被拍裸照的人,都要有的基本心态。在拍摄时我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请对方将心里的衣服脱掉。


  裸体在摄影领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题。比如,一个人把衣服全部脱掉,在一个裸体状态下,就变成了单纯的“那个人”。如果一个人穿着反映这个时代的衣服,并且发型师当下流行的,表现出得就变成时代了。所以,表现“人”还是裸体最为合适、方便。


  我其实常常是在拍别人委托的照片。我拍的是一个人的美丽,体态不见得要有多么完美,每个人其实都有美丽之处,一个人希望被拍摄的地方,若和我在她身上看到的魅力一直,她才是我想拍摄的对象。我希望观众能感受到这样的讯息,穿着衣服,也可以拍得很情色,而有些人脱了衣服却会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


  另外,裸体的表现方法有很多种。比如,截取身体的一部分,用一种现成物拼贴的方式表现;还有一种是非常美丽的,属于治愈系,令人感动的;或是色情的,令年轻人兴奋的。因为,我拍了一些名人的裸体,所以我的裸体摄影总是被大众媒体提到。但我没有只在拍摄裸体,我在拍摄各种领域的作品。


  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其中哪一种摄影作品是属于艺术的,哪一种是属于商业的。当然,一般人会区分艺术摄影和商业摄影,我只是拍自己认为有趣的照片。


  关于拍摄什么


  问:你在周刊杂志的卷首页上每周发表摄影作品,然后在消费后被扔掉。我认为,唯有可以被扔掉的东西才具有时代性。如果是这样的话,在这样的条件下,你在“拍摄什么”这件事上是怎么作出你的选择的?


  筱山:这完全凭着一种动物的感觉。我拍摄的东西并不全部是时代的东西,当然会有我自己的选择。是我的感觉、或者说近似于本能与生理的东西来作决定的。比如说吧,电视不是播出了宫泽理惠的婚姻破裂记者会吗?在紧紧盯着这个播出的时候,我是把声音去除的。如果听到语言,人就会马上悲伤起来,一同情的话还要想哭什么的。但如果把声音去掉,只看她的面孔特写绵绵不断地播出的话,就会看到一种不一样的东西。那孩子心中的一种魔性、清纯圣女般的圣性,也就是说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是一种无从说起的奇怪的美。我想大家被吸引住的就是这个。我是本能地凑上去拍摄这种魔性与圣性。不是凭什么理智。因此,她至今为止的人生、经历,或者说这次婚姻破裂所引起的她自身的变化,我并不太关心。把我在一瞬间看到的东西、感觉到的东西拍摄下来是我的做法。


  关于耻毛之战


  筱山:当时我拍摄了一个叫樋口可南子的女演员,第一次把她下半身体毛拍出来,做成一个画册出版了。于是大家都跟着这么做,逐渐把这个自我控制的框框拿掉了,于是,我们和这个框之间的紧张关系消解了。后来日本对拍摄裸体有了法律,以前你能拍16岁的女孩,现在拍不了了,于是它又战胜了你,对你有了新的制约。所以,我们这些搞摄影的人,总是在和不同时代、国度、规定争夺地盘。面对一层窗户纸,能不能捅破,该不该捅破,我们一直在这个界限上做着工作。


  关于性幻想对象


  筱山:玛丽莲·梦露。还有的可能你们不知道,比如卡特琳娜·德纳芙,法国的一个老太太,她年轻的时候。当时外国电影看得比较多,受到的影响也大。


  关于武士道精神


  筱山:我说我如果预知消息会去拍自杀现场,但其实那种死法我并不赞赏,用刀把头砍下来,这种死法我不能接受。我没有那种奉献精神,也不追逐。但他们的生死观我是可以理解的。这些艺术家有一种意念,在有生之年,把自己在艺术上始终追逐的目标实现了以后,就剩了一个支撑自己的肉体,而光这个肉体存在下去,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事情做完了, 达到目的了,就该把我这个肉体舍弃掉了。他们这种做法,我是可以理解的。


  关于拍照的艺术性


  筱山:美国一个着名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我跟他的不一样在哪呢?他进的是商业的门,发展成了艺术家,而我根本没有把自己做的事情看成是艺术。摄影本身并不局限在艺术这个狭小的范围里,它本身有更大的活动空间。摄影更大的作用是记录,同时给人带来一定的刺激,比如拍裸体照,对年轻人就有刺激作用。我不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我觉得我就是个拍照的。


  关于摄影本身


  问:用数码拍摄后,您会使用PS吗?


  筱山:我不喜欢后期,尽量少修片,这会破坏作品的自然性。


  问:对于杂志的委托拍摄和自由创作,两者是否有矛盾?您如何来权衡?


  筱山:作为职业摄影家,必须要满足客户要求,同时也得考虑读者需求。我拍摄的那些明星中,有事务所的委托拍摄,也有主动去联系我自己喜欢的明星,比如宝生舞。我也曾应三岛由纪夫之邀去为他拍摄。但他对拍摄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我并不十分喜欢这种实现安排好的摆拍,尽管我们的拍摄过程还是很有趣的。我会通过出写真集、办摄影展来进行更多的自由创作。


  问:所谓的 1970 年代,处在结束了节日狂热气氛的 1960 年代与开始疯狂消费的1980年代的中间,公害呀石油危机呀这样的阴暗的事很多。但是,我还是从这个时代受到了许多影响。从这个意义来说,这本摄影集很好地保留了1970年代,看同时代的绘画与雕塑,却感受不到这麽多的东西。


  筱山:在我的摄影集中相当重要的一点是,比如我从船上拍摄的伊豆洋面的地震引发的火灾光景,决不是要揭发自然的威力;也没有由于拍摄了核能船而就原子能问题表达什麽意见。也就是说,我拍摄的是在时代当中的突出人士、不管有名无名只要触动了我的琴弦的人、变故、风俗、事件等,我只是以我的直觉与生理来轻松地拍摄,“核能船也是一艘很漂亮的船呀”、“地震引起的火灾的火可真好看呀”等这样的感觉。没有对看我照片的人发送什麽信息。


  在照片的量变得庞大,集成一册的时候,对像你这样在 1970 年代成长起来的人来说,也许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其他人的看法还会不同吧。我所拍摄的一个一个的人,只是我的生理、兴趣与欲望的体现。因此,如果从其他语境来看他们的话,就会拥有另外的意义。我的照片不会强加于人。最初看上去没有主体性与个性,人家会批评说你怎麽一点也没说应该说的话呀,但是我认爲所谓的摄影不是自我表现的装置。因此,我是一个一边与时代一起前进、融入时代,一边贪婪地拍摄触动了我的眼睛与欲望的东西的摄影家。


  问:你有本以新宿的照片为中心而构成的摄影集《东京未来世纪》。这本摄影集一定要经过一段时间再来看它,才可以思考那个时候东京的事。就像现在的《睛天》刻录了 1970 年代那样。


  筱山:这本摄影集越是让它束之高阁就越是有意思。摄影真正令人着迷之处是魔性、情色、不知不觉中的妖艳这种东西,是这些东西使事物成为事物。只要能够感觉到这种东西的话,就拍得到照片。着名的人还是默默无闻的人、男女老少、人人皆知的建筑、无人知道的建筑、散落在街道上的垃圾、只要有某种东西吸引了我,我就会快步上前拍摄下来。结果,是神降临了或者说是神在那里出现了,尽管我并不知道,但会发生特别的事情。


  问:现在还在拍摄东京吗?


  筱山:与其说是拍摄东京的事物,还不如说是拍摄住在东京的怪人。希望大家不要产生误解,所谓“怪人”只是“住在现在的东京的人”这个意思。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因为东京这个都市本身已经怪了,因此,如果人不怪的话就住不下去。也就是说,我也怪,你也怪。


  因为在为各种各样的杂志拍摄人物,因此当我的直觉感觉到“这个人怪”的时候,我就用 8×10 英寸的相机、黑白胶片来拍摄他。这可真是有意思的工作。都是我很喜欢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象征了现在的东京。因此,我给这些照片起的题目是“东京人”。


  问:你就这样在不断地大量拍摄被消费的图像呢。几十年过去后,随着时间的累积,这些照片会作爲完全无法消费的东西再次出现。横尾忠则最近把自己在20年前拍摄的东西整理而成一部名爲《记忆的透视法则》的摄影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照片还是现在来看更有意思。在这本书里出现的人中,已经有20多个人去了另一个世界,尽管如此,他们却活在了这本摄影集中。


  筱山:如果在量方面积累庞大的话,就会成为一桩不得了的事。因为在那个时候也许我已经死了,但照片却留了下来。不过,如果带着要留照片下来的意识的话,结果反而留不下来。摄影就是每天认真地不断拍摄,摄影就是这样的东西。


  采访综合自网络,文字来源:


  《知日·写真》2013 ,原文标题《我是为了被表扬和称赞才拍照的》


  《摄影之友》2011年对筱山纪信的采访


  《新视线》2014年9月刊


  本文部分文字整理自网络,图片版权归筱山纪信所有。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