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中国摄影市场的关键时刻又来临了吗

2017/09/12 16:06:45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一个市场若是时不时被类似的单一新闻事件搞得纷纷扰扰,正说明人们对其成熟度不够信任。

  许多年来,中国摄影市场中时常会出现某些令人喜大普奔的新闻——比如王庆松的摄影作品在纽约拍出30多万美元,比如尤伦斯夫妇的一批摄影作品在香港苏富比以大幅超过估价的价格成交——每次这样的新闻出现大家不免交头接耳:中国影像市场是不是要爆发了?尤伦斯夫妇摄影收藏拍卖后,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就表示,近年来大家感兴趣的影像艺术家“名单变化并不大,因为本身艺术家群体就很小”,高价作品基本上集中在杨福东、宋冬等几位有成熟的中国画廊和西方画廊共同推动的艺术家。她强调,大家不应该将这次拍卖结果看做中国影像市场的崛起:“我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崛起,因为其实这个市场一直都有在,只是没有被关注到而已。”


  一个市场若是时不时被类似的单一新闻事件搞得纷纷扰扰,正说明人们对其成熟度不够信任。2014年中国摄影市场也曾焕发短暂的“第二春”:二级市场成交额重回高点、影像艺术博览会落户上海、国家美术馆入藏摄影等利好消息无疑被视为中国摄影界的一针强心,也令不少人——摄影人或生意人——开始期待油画市场的奇迹能够再度出现在中国的摄影市场。但“小阳春”之后紧随而来艺术品市场整体下滑,又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刚刚燃起的热情上。中国艺术摄影市场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步一步往前走,不时还倒退几步。但作为现阶段受众基础最广、市场潜力也最大的艺术门类,摄影所吸引的关注和投入仍在潜滋暗长,这从不断增多的展览、博览会和公共机构中便可见一斑,那么中国摄影市场在近几年出现了哪些新变化?


  “影像上海”第四年,成交之外还预示着什么?


  近期持续带动摄影话题的焦点事件,当属已经在上海扎根,并持续发展至第四届的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从2014年在并不明朗的市场环境中落地上海,再经历了2015-2016年市场低迷期的洗礼,2017年的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以更大的规模和更广泛的影响力而成功挑动了包括画廊、藏家、美术馆、媒体和观众等多层面参与者的神经。近期“影像收藏”的话题究竟有多火,从“影像上海”期间,上海接连开幕的十余个摄影主题展中便可一窥究竟,而在北京、厦门、连州等其他地区,一级市场和美术馆中正在或将要发生的摄影展览力度同样强大。


1.jpg

上海地区与“影像上海”同期举办的摄影主题展


  如果说国内的二级市场还残留着相对保守的老照片趣味,那么以今年“影像上海”为主的一级市场,则越发聚焦了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当代摄影领域。从参展画廊以及画廊所带来的作品来看,今年当代摄影作品明显要多于以往三届。


2.jpg

第四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2017


  不少画廊表示,带什么作品来博览会一是和画廊本身的倾向有关,另一方面也会考虑市场的接受度。“影像上海经历了四年,这四年里,整个博览会的质量都有明显的提升。一方面画廊带来的作品质量在提升,越来越当代;另一方面藏家也在不断地成长,他们现在能够更懂得当代摄影作品。”连续参加四次影像上海艺博会的Flowers画廊表示,他们中的一部分可能有自己的私人美术馆,可能运营自己的画廊。因此在拓宽艺术收藏的媒介时将摄影纳入下一个收藏版块。


3.jpg

  SCARLETT HOOFT GRAAFLAND, Salt Steps, 2004。 Courtesy of Flowers Gallery (London, New York, Hong Kong)


  像Flowers画廊一样连续4年参加影像上海博览会的画廊不在少数,而通过4年对上海影像市场的了解,他们在此的收获开始不仅限于艺博会上的成交。坐标巴黎的Photo 12画廊边表示:在四年中已在展会中积累了一些藏家,今年整体效果不错,售出了乔瓦尼·加斯特尔作品《宝丽来金箔2》(售价8.5万元)和《梦幻设计》(售价3.9万元),玛丽 塞西尔 泰丝作品《品尝者》(售价5.8万元)。虽然没有遇到什么新藏家。不过,画廊认为无论从作品的价位、对作品理解能力方面,收藏摄影作品的门槛相对较低,他们还是看到了挺大的市场潜力。去年,Photo 12在上海设立了办公点,这是参展“影像上海”后的决定。如此一来,本地藏家也不急着在短短几天内购买作品,他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和思考空间


4.jpg

 乔瓦尼·加斯特尔 宝丽莱金箔2 1997 宝丽莱胶片 金箔纸 单版 20x25cm Photo画廊 售价 8.5万元


5.jpg

玛利·塞西尔·泰丝 品尝着 1997 C-print 100x80cm 3/10版 Photo12画廊,售价5.8万元


  德国画廊Camera Work表示,过去三年在上海遇到一些亚洲藏家,他们对黑白经典时尚摄影非常感兴趣。8年前,这家德国画廊第一次选择东京进军亚洲市场,在“影像上海”创办以后,上海代替了东京,成为画廊新的开拓点。在开幕夜上,画廊有3件作品,价格在1.5-20万元之间。画廊负责人Ute Hartjen表示,中国的影像市场还需时间来培育,但中国的藏家学得很快,并相对偏好独版的作品。


  同样参展4年的泰吉轩画廊今年卖出包括奥蒙德·吉利《唇》(售价1.68万美金)、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月升》(售价6.2万美金)、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的作品《自拍像》(售价1.22万美金)在内的10多件作品。艺术总监卢骁表示“前三年的市场培育很重要。大家对于影像收藏的认识有所提升。我们不必再向他们解答很基础的问题:比如照片为什么可以值那么多钱。开幕前两天里,带着明确购买意向和目的藏家比往年多,他们买得很爽快,我们只介绍艺术家和作品,他们就决定要买了。另外,今年,有一半的作品是被国内的新藏家买走的,国内新藏家的体量增长很快。”


6.jpg

奥蒙德·吉利《唇》(售价1.68万美金)


7.jpg

  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月升》(售价6.2万美金)


  对于新客户的踊跃,三影堂+3画廊经理卢方园也有同样的感受:“今年整体买气不错,而且出手的买家大多是新客户。”开幕夜当晚,+3画廊已出售细江英公的两件作品《镰鼬 #17 》和《镰鼬 #23》,售价分别为2.9万元和2.2万元。此外,汪芜生的作品《黄山W50》以54.5万元售出。中青年艺术家中,张克纯作品《大孤山和小孤山》、良秀作品《边缘系列》、王满作品《礼物2015.5.28》都售出一版,价格分别为4.8万元、3.7万元和1.1万元。


8.jpg

张克纯 大孤山和小孤山 80x100cmx2 2/7 2011 收藏级艺术微喷 售价4.8万元


9.jpg

王满 礼物2015.5.28 100x66.6cm 2/6 2016 收藏级艺术微喷 售价1.1万元


  经过4年影响力的发酵,“影像上海”也逐渐成为了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影像艺术平台,对于有志于开拓中国摄影市场的国际画廊而言,这里无疑是最佳的前哨站。第一次参展影像上海艺博会的Robert Mann Gallery此次带来售价超过百万人民币的作品,创始人Robert Mann认为中国的影像市场潜力很大,不仅因为中国的藏家基数比较大,而且其中不少人已经或者正在购买西方当代艺术作品。他相信,通过展示原作的魅力,让更多人感受摄影原作的魅力,就会激发市场潜能,也会让更多人会选择收藏它们。


10.jpg

  BILL BRANDT Nude,London,1952 41x31cm Robert Mann Gallery 售价20.7万元


11.jpg

  SUSAN RANKAITIS S1#7 Simulaneous Implosion 2015 64x91cm Robert Mann Gallery 售价10.7万元


  同样第一次参展的日本AM画廊,本次带来了在中国市场销路旺盛的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的作品,4天共售出5件和纸作品,每件售价5万元。对于中国初生的摄影市场,画廊表示很看好:“中外藏家最熟悉荒木经惟的摄影,多是银盐相纸的。这次展出的是他的新作,作品是输出和纸上的。对于中国藏家而言,他们对这种新的媒介会感兴趣,也会有疑问。藏家们最集中的问题是:输出在和纸上的作品是摄影吗?其实和纸的保存时间更久,大概在150年左右。本次中外藏家预定了几件作品,中国藏家居多。我们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12.jpg

  Arya Tabandehpoor,《Untitled》from "Bone" series,2017Arya Tabandehpoor,《Untitled》from “Bone” series,2017


13.jpg

  Mehrdad Afsari Untitled  2016-2017年 150x225cm 3/3版+APMehrdad Afsari Untitled  2016-2017年 150x225cm 3/3版+AP


  第二次参加“影像上海”的德黑兰画廊Mohsen Gallery画廊经理Narges Hamzianpour透露:“去年我们销售不错,Arya Tabandehpoor的作品《无题》已确认售出。其它三件作品已预定。在此之外,画廊还接触了一些中国的藏家。而今年,更多来自欧洲和美国的藏家对我们的作品感兴趣。这代表部分国外的藏家开始关注上海的市场动向。”


  在本届博览会上,绝大部分画廊都实现了销售。其中See+画廊售出森山大道作品《鲸》(售价5.8万元)、细江英公作品《蔷薇刑》(售价8.5万元)、卡别耶拉-莫拉维兹作品《Trees From a Past》。另外,画廊带来本届展会最贵的一件作品是来自深濑昌久的《乌鸦-襟裳岬》(售价30万美金),几位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藏家对这件作品“感兴趣”。


1.jpg

细江英公《蔷薇刑》


2.jpg

卡别耶拉·莫拉为兹  Trees from a Past 1998-2016 42x40cm 独版


  杜梦堂开幕夜售出一件Eric Pillot的作品《袋鼠与红墙》,售价为4.3万元。德玉堂则在开幕夜售出3件作品,包括杨泳梁的一件视频(5.5万美元)和两件Ruven Afanador的作品,每件售价1万美元。


  龙门雅集售出一件李强的作品。画廊总经理李俊毅说,这位藏家在看了展会中的作品后,到访画廊空间看了另一些作品,最终决定收藏一件“旧金山”的作品。


  Galerie Stephan Witschi画廊此次带来最贵的一件作品在“洞见”区域,售价为5.5万欧元。截至9月7日晚6点,画廊尚未有明确的预定或出售,但画廊方Barbara告诉雅昌艺术网,已有藏家有兴趣,并表示“之后再来看看”。Barbara说,Galerie Stephan Witschi参展4年,上海的展会为画廊带来很多亚洲买家。


  In the Galley在开幕当晚售出两件作品。画廊表示,一件尚未展出,是藏家在翻阅图册时表示意向的,售价5000美元。另一件作品是Jacobs Gils的一件紫色的作品。不过艺术家想要收藏的是这件作品的大尺幅(125x250cm)独版作品,售价4.8万美元。


3.jpg

冯立《彩色的云》已售出3版 每版标价1万元


  千高原艺术空间在开幕当晚售出冯立的《彩色的云》(已售3版,每版售价1万元)。此外,画廊还带来陈秋林作品《空的城》,该作共8版,每版售价8.5万元;艺术家黎朗的独版作品《父亲1927.12.03-2010.08.27》之最后的沙发(左、中、右)售价为45万元,是画廊今年带来最贵的作品。


  本届博览会在往届规模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百余位世界级摄影大师、50家画廊、16个国家、28个地区;除了核心(Main)和平台(Platform)两大板块之余,本届还推出了“叙事”、“洞见”、“在场”和“焦点”特展板块。其中位于整个博览会中心交汇处的“收藏家特展-叙事”部分可称之为整个展场的重要焦点之一,该板块集中呈现了中国四位极具影响力的收藏家的私人珍藏——郑志刚 (K11艺术基金会),周大为 (Cc基金会),王津元 (复星艺术中心)和邵忠 (现代传播集团) 。从其中可一窥当代中国藏家在影像领域的收藏触角。对于艺博会这样的环境而言,位于中庭的这个版块虽然面积不大,但足够对新兴藏家起到参考价值。



收藏家特展“叙事”版块


  而在规模扩张过程中,不同画廊对博览会的服务要求也出现差异化。比如一家不愿透露名字的画廊便表示,今年影像上海在区块设置上不够便利。若藏家和观众要进入拱形天顶的版块时,必须经过二楼的赞助商展位,这让藏家比较疲累,可能会一定地影像销售情况。该画廊表示,由于“影像上海”四年打造了比较稳定的影响力,老藏家们已具备了一定的收藏经验,不少人有了比较明确的收藏目标,在这样的基础上,展陈的方式、展会的服务标准,将从侧面影响他是否决定在展会期间购买作品。


  而龙门雅集总经理李俊毅则表示,目前国内整体的摄影艺术市场并不高涨,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培育。我们遇到一些客人问了摄影保存和版数如何控制,这些都是比较基础的问题,说明他们之前没有收藏过。但这也表明他们有兴趣想要了解,因此这也是好现象。


  如今的摄影市场足够抵抗市场起伏了吗?


6.jpg

2005-2017年9月中国二级摄影市场成交趋势图


  如果说一级市场已经在积极向当代靠拢,那么节奏相对滞后的二级市场则多少依然延续了以往的市场惯性。首先还是摆上一组数据,来直观呈现中国摄影二级市场这些年究竟在以怎样的趋势前进。从图表中可见,中国摄影市场从2005年至今,共经历过2次发展高峰,一次发生在2007年,另一次则是在2014年。尽管两次市场高峰的成交峰值相差无几,也同样因为市场环境的突然恶化,而在次年遭遇了成交的大幅下滑,但两个市场时段后续走势所呈现的差异,却体现出近些年中国摄影市场成熟度和抗风险能力的提高。


  2005年前后,随着王庆松、高氏兄弟等当代艺术家用摄影媒介创作的作品引起人们关注,摄影作为一种当代艺术创作的媒介开始进入市场,2005年以后,王庆松摆拍带有情节性场面的摄影作品强烈表现了艺术家对现实的观念,《千手观音》、《新闻摄影》、《跟我学》等一些列作品具有极高的当代性,作品《跟我学》在2006年纽约苏富比已经创下31.84万美元的高价位。


7.jpg

2006年9月20日王庆松的《跟我学》早纽约苏富比以31.84万美元成交,刷新了当时中国摄影的最高纪录


  国内拍卖行一时之间试图将摄影作为下一个目标而纷纷开设摄影作品的拍场,其中以中国嘉德和北京华辰势头最盛,前者侧重当代影像,而后者主攻“老照片”。2007年,借助中国当代艺术整体崛起的东风,中国摄影市场成交额迅速攀升。短暂繁荣后,随即遭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嘉德的摄影专场再也没有遇到合适时机东山再起。


8.jpg

2006年11月首场华辰影像拍卖现场


  主攻老照片的北京华辰,则从2006件坚持至今,但期间也有停拍一次。华辰影像拍卖的负责人李欣指出,2007年前后摄影市场刚刚形成,规则和体系混乱,因此无法抵抗金融危机。但2010年之后,影像市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的发展,李欣说“从2010年开始,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各个门类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萎缩,但唯独摄影市场逆势上扬,市场规模以快速平稳的势头递增,传递出积极的市场信号”。如李欣所言,华辰影像拍卖的成交额从2010年的的250万元逐步上扬到千万元以上,至2014年春拍达到1452.7万元,成交率71.56%。


  不过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中国摄影市场在2014年达到新一轮高峰之后,随即便遭遇了2015年中国股市暴涨暴跌、经济形势整体放缓等大环境因素的制约,因此2015年的摄影二级市场成交额相对同比减少了50%以上。但不同于上一周期危机之后的长期一蹶不振,中国摄影二级市场在2016年迅速回暖,总计成交额达4143.64万元,回复至2014年成交额的67.01%,至2017年9月成交额已达3081.89万元,延续了2016年的反弹势头。


  对于两次市场高峰后续表现的差异,李欣认为其原因在于近些年影像拍卖的持续举行,以及一级市场中专注影像的画廊和艺博会数量增多,使各阶层对摄影收藏价值的共识正在逐步形成。李欣以2016年于华辰上拍的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40张)》和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北京(照片 底片 画册 明信片 照相器材等共4474件)》为例谈到:“以往受制约买家对摄影的认知,摄影拍卖的价格通常很低,并且很难形成高规格的估价。这两件拍卖标的估价分别达到了200万和1000万元,不仅创下了国内影像作品估价的新高,也体现了中国摄影市场价格体系的逐渐完善。”虽然这两件作品并未如愿在华辰拍卖上顺利成交,但据李欣透露,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40张)》已在后续交易中以超500万元的价格找到买家。


9.jpg

  2016年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北京》(照片 底片 画册 明信片 照相器材等共4474件)在北京华辰以 咨询价(估价接近1000万元),是中国老照片最高估价标的。


  从各大区域10年摄影市场成交前十可以看出,内地拍卖市场,尤其京津唐地区的市场重点集中在老照片领域,行情走俏,而香港市场接轨国际,当代摄影更为吃香。


  上海艺术影像展Alexander分析,内地二级市场当代影像份额不如老照片的行情好其中有两个原因:收藏家买黑白老照片,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看到其他的摄影作品,在中国专门从事摄影生意的画廊太少了,所以收藏家只能通过拍卖会来进行购买,而拍卖行有很大的营销能力,这导致市场的转向,要知道欧美从事专业摄影的画廊90%都是当代摄影。另外也是代际的问题,目前中国摄影藏家群体普遍四五十岁以上,他们很多都去购买黑白老照片,看上去具有历史感、文物价值,更保险。


10.jpg

2013-2017年国内摄影拍卖市场成交TOP10


11.jpg

2013-2017年香港地区摄影拍卖市场成交TOP10


  机构收藏,市场起航的基础


  摄影市场不能只靠一串串数字来带动效应。华辰拍卖影像部经理李欣表示,近几年为了推广摄影收藏,华辰影像做了许多拍卖行职责之外的工作,不仅出版了多本影像收藏书籍、培养摄影市场方面的人才,还在各地推广和开展讲座论坛200余场。“培育市场是件任重道远的工作。”李欣说。


  但摄影的市场推广与学术教育普及不能单单靠市场。博物馆和公立机构虽然不直接参与摄影市场,可是其作为艺术收藏机构却是市场最重要的参照。三影堂摄影艺术总监荣荣表示,国外的当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都是不可缺失的,而反观国内,就连最大的博物馆在摄影这一领域都有明显缺失,而这也是国内影像市场在起航阶段可上升的空间。


12.jpg

连州摄影博物馆效果图


  2017年9月9日,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在上海对外宣布,筹备建造了数年之久的连州摄影博物馆将于今年12月开幕。这将是中国首个研究当代摄影的公立摄影博物馆,中国没有摄影博物馆的话题在被叫嚣多年后,也将在此成为历史。


  而在连州以外,也有越来越多的公共被私人机构认识到影像收藏的紧迫与重要。李欣表示:“近几年新入场的收藏群体正在逐渐增大。其中许多公共和私人机构通过拍卖市场来丰富馆藏,数量约在30家以上,而且这个数字每年都在逐渐递增。”


13.jpg

  据李欣透露,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40张)以500万元左右的价格入藏谢子龙影像艺术中心据李欣透露,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40张)以500万元左右的价格入藏谢子龙影像艺术中心


  李欣以将于9月16日在湖南长沙开幕的谢子龙影像艺术中心为例谈到:“谢子龙由于喜爱摄影,同时看重文化历史的传承,所以专门建立了美术馆和规模近1.5亿元的基金来持续收藏摄影,而他对摄影收藏的眼光同样独到。2015年第一次进入华辰拍场,就以80.5万元拍下了吴印咸1942年的原版照片《毛泽东与延安文艺座谈会代表合影》,刷新了单张中国老照片的拍卖纪录。而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40张)》的买主同样是他。”李欣还透露,类似买家还有宜昌的三峡摄影博物馆以及山东云志博物馆等,而公立博物馆补充摄影收藏的也越来越多,包括故宫博物院、河南博物院、中国美术馆、武汉美术馆等机构都有致进行完整的摄影收藏。


14.jpg

2013年郎静山女儿郎毓文将134幅郎静山摄影作品捐献给中国美术馆


  中国美术馆收藏部主任赵辉表示,自2013年入藏134幅郎静山摄影作品起,中国美术馆特别关注于从摄影史梳理国内外摄影的收藏、展示与研究。2014年,将视角转向国际,建立了国际摄影典藏系列。以征购收藏、展览收藏、创作收藏、捐赠收藏、寄存代管等多种方式进行影像收藏,根据摄影史的脉络梳理,既关注大师名作,又填补流派空白。但现实面临很多难题,美术馆、博物馆等公共机构的有限经费和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差距,不是一日之功、一己之力就能弥补的。


  虽然公共机构的摄影收藏还需漫长的过程,但随着越来越多学术机构投入摄影领域,将极大补足中国摄影市场在机构和学术研究领域的长久缺失,也将在一段时间内形成一个相对稳定且庞大的基础市场份额。


  结语:从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再到公共机构,一条完整的影像收藏线索正在逐步建立,虽然对于当下的中国摄影市场业态,绝大多数摄影市场从业者认为其仍然处在初级阶段,但对于未来充满信心者亦不在少数。拥有全球最成熟摄影市场的美国市场亦经过了40余年的发展,并且遇上10年前的市场契机才成为今天的样子。相比来说中国市场现在已经发展得很快,资本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要解决观念的问题,也就是说让更多人觉得摄影是值得收藏的。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