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这些摄影大师,被骂狗屎、垃圾、流氓、变态、窥淫癖

2017/09/17 10:00:41 来源:世界摄影·文学翻译  作者:徐淳刚
经典非常脆弱,当新的经典出现,旧的经典会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所以经典要么被遗忘,要么被不断阅读。

  有多少大师经典,当初被骂狗屎、垃圾?没关系,永远会有反面的观点。但请记住:时间并不能证明什么是经典。你拍的照片放在电脑里100年依然不是经典。经典需要艺术的高标,需要权威的证言,权威的展览,需要摄影史的认同,当然,也需要大众去喜欢,知道这是艺术,或假装知道这是艺术。

  经典非常脆弱,当新的经典出现,旧的经典会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所以经典要么被遗忘,要么被不断阅读。

  ……

  一、威廉·克莱因:狗屎,瞎拍

图片.png
枪  纽约  William Klein:Gun,New York,1955.

  克莱因改写摄影史的《纽约》一出来,就被骂“狗屎”。1950年代,摄影依然是布列松的天下,这种晃动、模糊、粗颗粒、看似完全瞎拍的东西,当然没人瞧得起。《纽约》(1956)之后,不到十年时间,克莱因的《罗马》(1958)、《莫斯科》(1964)、《东京》(1965)相继在欧洲出版。当时虽然也有人赞扬他,但这四部摄影集的销路非常差,美国根本不接纳这个街拍狂人。今天,烟云过尽,“狗屎”已成经典。

  二:森山大道:废片,垃圾

图片.png
 流浪犬  青森县 三泽  Daido Moriyama:Stray dog, Misawa, 1971.

  森山大道的黑白高反差摄影曾经被称为“废片”、“垃圾”,和他“师傅”克莱因的作品是同样的命运;直到今天,不喜欢他这种风格的人依然满嘴不屑。他有过成功的喜悦,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怀疑与沉寂。但他的摄影,绝对是开创性的,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街拍,彰显着青春生命的孤独与狂野,在世界各国都有很多“森山门下野犬”。1999年,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森山大道巡回回顾展《Stray Dog》,预示着森山的摄影风格受到美国艺术界肯定。随后又有了多次世界性的大型展览,从而奠定了森山大道世界级摄影大师的地位。


  三:布列松:“决定性瞬间”如粪土

图片.png
  法国  耶尔  Henri Cartier-Bresson:FRANCE. The Var department. Hyères. 1932.

  伟大的布列松是摄影界永远的神话,关于他的话题,正面的、负面的,始终从未间断。克莱因出道时,曾视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如粪土,虽然“决定性瞬间”是英文翻译的误会,并非布列松的本意(布列松的法文原书名是“偷拍来的照片”)。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布列松几乎等于摄影,但后来者也发现他的摄影存在“问题”,尤其是布列松式的几何构图。通过克莱因、弗兰克们“非决定性瞬间”摄影的洗礼,今天我们看到,布列松摄影中的线条或引导线有时确实太阳刚了,或者说太生硬了,他最杰出的照片,是他的讽刺,他的超现实梦境。

  四:威廉·埃格尔斯顿:沾满铜臭的色彩

图片.png
  红色天花板  William Eggleston:Red Ceiling, Greenwood, Mississippi, 1973.

  彩色摄影20世纪初就有了,威廉·埃格尔斯顿之所以被誉为“彩色摄影之父”,是因为从他开始,彩色摄影才真正成为了艺术。虽然1907年彩色摄影就被发明出来,柯达公司在1935年就将彩色胶卷商业化了,但很长一段时间,彩色被用于广告拍摄,被认为是庸俗的摄影,只有黑白属于艺术殿堂,连罗伯特·弗兰克都说:“黑白就是摄影的色彩。”沃克·埃文斯也说:“彩色摄影是粗俗的。”安塞尔·亚当斯更是嘲讽埃格尔斯顿:“拍不好,就把画面弄成红色的。”但是,1976年,美国当代摄影教父约翰·萨考夫斯基为威廉·埃格尔斯顿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其首次个展,即现代摄影史上第一次彩色摄影展,并为其作品集撰写序言,埃格尔斯顿从此声名鹊起。

  五、理查德·埃韦顿:空洞的“时代脸孔”

图片.png

  诗人艾伦·金斯堡  Richard Avedon:Allen Ginsberg,poet,New York,December 30,1963.

  理查德·埃韦顿历时六年拍摄的《美国西部》,以时尚人像手法用纯白背景突出西部各个阶层人物的面貌和性格,独树一帜,展览时更以巨幅尺寸展出,成为摄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但这种广告人像式的拍法在当时也遭到了批评,认为取消了生活背景,毫无时代与生活气息,千人一面,人物显得过于空洞。这究竟是大胆创新,是奥古斯特·桑德式的“时代脸孔”,还是变态的形式主义,商业与艺术的媾和,你可以有自己的批评。

  六:罗伯特·弗兰克:构图随便,不会拍

图片.png

  电车  新奥尔良  Robert Frank:Trolley,New Orleans,1955.

  1955-1956年,弗兰克驾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遍游全美,对当时的美国进行了一次冷静的观察与研究。和克莱因的命运一样,他的摄影集、被誉为“现代摄影圣经”的《美国人》也是先在欧洲出版。1959年,《美国人》出版了美国版,评论界认为这是垃圾,他根本不会拍照,照片连技术合格都算不上,许多照片焦点不实,构图过于随便,甚至有人认为他无视美国的伟大文明,摄影集中到处破败、落寞的景象是在恶毒地讽刺、攻击美国。但是,《美国人》无疑是一部伟大的预言,道出了美国社会的精神危机,也从此改变了世界摄影的方向。

  七、爱德华·韦斯顿:形式主义,腐朽美学

图片.png

  凯莉丝的裸体  Edward Weston:Nude, Charis Wilson,1936.

  爱德华·韦斯顿被誉为“摄影界的毕加索”,经典代表作《凯莉丝的裸体》、《鹦鹉螺》、《青椒》、《白菜》、《蒂娜的裸体》、《树干》、《岩石》等。韦斯顿的作品无论静物还是人体,都注重光影的完美、精确的构图与抽象性,在美国摄影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但也有完全不同的评判,比如苏珊·桑塔格,她在1977年出版的《论摄影》中极力批判韦斯顿的摄影过于技术化,从来都缺少社会性,是一种腐朽空洞的摄影美学。

  八、黛安·阿勃丝:肮脏、变态、不道德

图片.png

  马戏团的针刺表演  Diane Arbus:The Human Pincushion, Ronald C. Harrison, New Jersey, 1962.

  黛安·阿勃丝的作品,1965年第一次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的联展中展出时,摄影部门的管理员,每天一早首先要做的事是:去擦掉观众吐在照片上的口水。当时的人们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摄影,认为她的作品肮脏、变态、不道德。但今天我们知道,阿勃丝的摄影有一种洞穿荒谬、让人瞬间感到疼痛的力量,她的创作关乎社会边缘人的内心创伤,人性的悲剧命运。

  九、赫尔穆特·纽顿:流氓,窥淫癖

图片.png

  法国《时尚》杂志  Helmut Newton:Vogue,1979.

  咄咄逼人的眼神,肆无忌惮的乳房,极具挑逗性的姿势……赫尔穆特·纽顿的照片总是非常时尚,并且将女性的私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似乎想在“原始”与“文明”之间形成嘲讽也带来张力。但女权主义者认为他是在侮辱女性,她们在纽顿的展览上捣乱,往他的照片上泼油漆,骂他是流氓。事实上,纽顿是一个混合体:他崇尚古希腊式的健美人体,也玩弄文明的欲望;他是天生窥淫癖,也是女性崇拜者。他伟大。他下流。

  一半情色:Helmut Newton

  ……

  摄影史由迥然不同的摄影观念所构成,在这一点上,可以说非常“混乱”。有100种摄影美学,对你有用的也许只有一两种。喜欢你自己喜欢的东西,拍你自己的照片就好。

  当然,如果你是批评家、收藏家或摄影史家,你的胃口要足够大:吞下所有的东西,然后再吐出来。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