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枪口下的叙利亚人丨“真的有人能听到我们吗?”

2018/04/18 10:01:03 来源: 理想国imaginist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景,数十具尸体躺在我面前,当第二枚炸弹落下后,另一辆救护车和受伤者的亲属来了,他们开始寻找他们的亲人,尖叫着,哭泣着,哭声比任何声音都响亮。

1.jpg


  理想国按:


  当地时间,2018年4月14日凌晨,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市郊进行了空袭,对叙利亚数个目标实施精确打击,行动共发射百余枚战斧式导弹。


  空袭让已然饱受战乱摧残的叙利亚,再次回到全世界人们的视野中——此前,叙利亚已经经历了将近七年的内战。


  “我们明白大马士革对世界其他地区意味着什么。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市场,贩卖着权力、死亡以及各种关于人性的悲惨故事。”


  “我不知道该把这一切归咎于哪个派别、哪个人。因为在那座城市,所有人的手上都沾过血。”“难道除了杀人和被杀,在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吗?”(来自《南方周末》报道)


  推荐这组来自叙利亚本地摄影师的图文故事,看看枪口下的叙利亚人,看看枪口下的人。


  9位叙利亚摄影师眼中的家乡


  图文来源:纵横视觉ZoneFoto


  自 2011年以来,至少有 101名记者在叙利亚遇难,其中 88% 是本地记者,27% 是摄影记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曾受到恐吓,绑架,致残或被流放。


  很多外国人被允许进入的地区都是政府军控制的区域,但大多数我们看到的照片是来自反对派控制的地区,这些照片都是来自叙利亚当地摄影师的镜头。


  他们希望通过网络发布最新的照片,并希望能够将信息传达到变革者那里,医生和护士也会使用社交媒体向记者发送最新的伤亡事故照片。


  其实大量出现在网络新闻,纸质媒体和电视上的照片都是由当地的摄影师自己拍摄的,其中一些人由于安全因素考虑,会使用笔名继续工作。


  9 位当地叙利亚摄影师分享了他们自己拍下的最为感动的照片。


  1.


  “最终,他被关在了他的房子里”


  2.jpg
摄影/讲述:Mohammed Badra


  我听到火箭炮的第一声响,就急忙跑到地下室躲了起来,我听到尖叫的妇女和儿童的撕喊,还有那些高呼救命的声音。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不一会儿,集束炸弹爆炸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我跨着相机跑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我的邻居 Abu Soubhi 的一座的老房子被烧毁了。


  我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并注视着 Abu Soubhi,他正试图用手边的一杯水扑灭家里的火。随后,我们的邻居都来了,他们开始大喊,“我们需要民防,我们需要他们!” 突然,一辆救护车赶来,我们让他们给消防员赶紧打电话。


  房子还在燃烧着,Abu Soubhi 仔细地盯着他的房子。然后在我面前发生了一场悲剧:他开始用一杯接着一杯的水来灭火,他或许知道这无济于事,但他对家的感情却一直在促使他做出看似徒劳的重复动作。


  消防员终于来了,他们几次要求 Abu Soubhi 离开正在燃烧的房子,但每次,他都会摇头。消防队员接着拿着水管,集中朝一个充满大火的房间喷水,周围产生了好多烟雾,消防队员最终没能进入被烧毁的房间,突然 Abu Soubhi 跑向了这个房间。


  Abu Soubhi 根本听不进别人的劝阻,最终,他被关在了他的房子里。


  2.


  “没想到我会再次看到孩子们脸上的微笑”


  3.jpg
摄影/讲述:Sameer Al-Doumy


  这张照片拍摄于 2016 年 2 月 27 日,这是叙利亚停火后的第一天,孩子们在愉快地玩耍。 这也是我们没有听到轰炸的第一天,我们没有看到以往的血腥和轰炸。


  经过数月的持续炮击,屠杀和围困,以及因空袭造成数儿童的十名死亡和无尽伤员后,没想到我会再次看到孩子们脸上的微笑。 那天我真的很开心。


  3.


  “她仰望天空,仿佛在向上帝抱怨这种痛苦”


  4.jpg
摄影/讲述:Delil Souleiman


  位于叙利亚东北部的卡米什利,这名库尔德妇女在她兄弟的葬礼中悲痛欲绝,她的兄弟被一名伊斯兰国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杀害。 当时,我在那里站了半个多小时并看着她的脸,在那里,我看到了我在摄影生涯中从未见过的悲伤。 她仰望天空,仿佛在向上帝抱怨这种痛苦。每当我看到它,我都感到非常难过。


  4.


  “除了上帝,没有人能够照顾我!”


  5.jpg
摄影/讲述:Karam al-Masri


  叙利亚政府军在阿勒颇的 Sukkari 居民区炮轰了圣城医院后,我拍摄了这张照片。照片中的孩子在当天失去了他的家人——他的母亲和弟弟,他的父亲在几个月前也已经去世了。起初他无法认出他母亲的尸体,这个男孩在他哥哥尸体旁伤心哭泣。他激烈的哭声让我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我因政府军的空袭也失去家人。


  男孩后来通过他母亲身上的首饰认出了他的母亲。他彻底崩溃,坐在地上,哭喊着:“除了上帝,没有人能够照顾我!现在谁来喂养我?我会去哪里?我该怎么生活下去?“


  我无法忘记这些话,这是最令我心碎的场景之一。当他在他母亲的身体旁哭泣时,我已经无法继续拍照。当我想起自己时,眼泪开始充满我的眼眶,我和照片里小男孩唯一的区别是他现在还是一个孩子,当时,我已经 22 岁。


  5.


  “毕竟他挺了过来,生活还在继续”


  6.jpg
摄影/讲述:Baraa Al-Halabi


  有一天,Abu Adel 工作的市场遭到了桶式炸弹的袭击。 他和四个已经结婚的女儿都住在阿勒颇的 Sukkari 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在那里,他作为一个果农谋生,那次的袭击,他丢失了装满整车的樱桃。


  他倚在墙边,十分震惊,好在他已逃脱了死亡。 当我看到照片时,我很伤心,这样的老人没有孩子帮助他谋生。 我感到很难过,人们的死亡变得毫无价值,因为他们只会成为被报道的数字。


  我很喜欢这张照片,因为我在另一个地方又看到了他,他用修好了的小车在附近卖菜,毕竟他挺了过来,生活还在继续。


  6.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景,数十具尸体躺在我面前”


  7.jpg
摄影/讲述:Ameer Alhalbi


  叙利亚政府军的飞机突然将汽油炸弹扔到我们附近,当时我和朋友在开车,它距离我们大约有50米,我们跑到现场,发现很多人受了伤。当时,救护车还没有抵达,我的朋友在车里急救其中的一个伤者,并开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我和另一位朋友一起记录了这个屠杀式事件,三分钟后,第一辆救护车赶到,正当他们将一名伤员抬到担架上时,我们听到第二声汽油弹炸开的声音,爆炸点和前一个地方一模一样。它只有几米之遥,第一次受伤后还活着的人,不幸死于第二次的轰炸。医护人员也受了重伤,街上大多数伤员都死了,幸运的是,我的朋友和叙利亚民防志愿者一起成功避开了这次不幸。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景,数十具尸体躺在我面前,当第二枚炸弹落下后,另一辆救护车和受伤者的亲属来了,他们开始寻找他们的亲人,尖叫着,哭泣着,哭声比任何声音都响亮。死亡的气味弥漫在街上,许多尸体的四肢被炸断,民防志愿者开始提供急救。多少天来,我都没办法忘记当时的场景。


  7.


  “叙利亚总有一天会回到以往平静的样子”


  8.jpg
摄影/讲述:Louai Beshara


  我认为这张照片证明了叙利亚人对战争终会结束仍抱有一丝希望,许多的叙利亚基督徒正努力坚守着他们的国家。 我拍下这张照片,表达他们对教会和国家的支持。


  我是在这个教堂结婚的,这座教堂位于 Ghouta 东部 Jobar 的前线附近,基督徒每年都庆祝圣十字节,但今年的情况和以往不同的是,大批的人来祈祷并待到很晚,这对居住在邻近的大马士革郊区的人来说很不方便,因为那里没有交通工具。叙利亚总有一天会回到以往平静的样子。


  8.


  “叙利亚受害者的形象在我眼前一直不停的闪现”


  9.jpg
摄影/讲述:Thaer Mohammed


  当我看到这名老人和他满是血迹的脸庞,我想象这个人正跟我讲 “让你的镜头成为对我们百姓犯下这一罪行的见证!” 他的表情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每次我都会想象自己是在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作为一个幸存者,不知道我其他家人的命运会是什么,我也会把他想象成我的家人之一,我正在记录战争对他犯下的该死罪行。


  每当他看我时,我都能在他眼中看到这个国家的妇女,儿童和男人所遭受的痛苦,叙利亚受害者的形象在我眼前一直不停的闪现。


  9.


  “真的有人能听到我们吗?”


  10.jpg
摄影/讲述:Beha el Halebi


  有一天,我听说阿勒颇的 Sukkari 居民区遭到了重大袭击。 我马上骑上摩托车,刚到那里时,我看到了恐慌中的妇女和儿童在恐惧中奔跑。 在尘土中,我看到一个男孩儿正在逃离,随即我拍下了这张照片。


  人们当时在尖叫着寻求帮助,我也很害怕,不一会儿,军队再次攻击这一地区,所以我尽早“完成”了工作,离开了炮击区,我将这些照片发送给了新闻社。之前我经历过类似的袭击,所以我仍然可以在脑海里反复听到人们尖叫的声音。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让世界看到这场有计划的杀戮。


  真的有人能听到我们吗?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