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他拍下黑白照片做成PPT,竟入围了奥斯卡奖!这个巴西摄影师的镜头里,有世上最黑暗与最纯真的画面…

2018/11/15 14:18:44 来源:视觉朕  
   
“用信念去摄影,是我生活的准则。”——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

blob.png


  “用信念去摄影,是我生活的准则。”——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


  这个世界上的苦难远远超出了它的成就。


  他——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苦难的见证人、荒地的开拓者、忠于自然的大地之子,一个有信仰思想的纪实摄影大师。


  他用镜头捕捉到世界角落的永恒,同时也记录下了他在人间修行的过程。

blob.png


  萨尔加多摄影采访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论面对什么样的题材,他都与苦难者同呼吸,坚持从人道主义的精神出发来拍摄照片。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我并不是一个人类学家或社会学家。


  我只是一位摄影师。我想要呈现出人们是如何和谐地与地球共存,就像我们数千年那样,”萨尔加多如是说。


blob.png
位于威德尔海域保利特岛与南舍特兰群岛之间的冰山。(摄于南极半岛)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介于阿尔伯格和廷梅尔祖嘎之间的大沙丘。(摄于阿尔及利亚贾奈特以南的塔德拉尔特)


blob.png
帽带企鹅栖息于扎沃多夫斯基岛和维索科伊岛之间的冰山上。(摄于南桑威奇群岛)


blob.png
长颈鹿(摄于博茨瓦纳奥卡万戈内陆的三角洲)


blob.png
小科罗拉多河(源自纳瓦霍地段)与科罗拉多河的交汇处。在此交汇处的后方是大峡谷国家公园。(摄于美国亚利桑那州)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布鲁克斯山脉东部


  萨尔加多说:“这个地球上大约46%的区域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我们的任务就是探寻并记录下来。”

 blob.png
当气候急剧恶化,涅涅茨人和他们的驯鹿便会在一个安全地段停留数日。(摄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鄂毕河以北的北极圈。)


blob.png
居住在巴西马托格罗索州的兴谷河上游的乌拉族人正在皮乌拉嘎湖上捕鱼。来自不同族群的民族在兴谷河上游生活着。


blob.png
居住在塔瓦利亚的佐埃女性习惯使用一种叫“乌鲁库”(学名Bixa orellana)的红色果子做为染料,这种红色果子也可以烹煮及食用。(摄于巴西帕拉州)


blob.png
照片里的明打威族的领袖兼巫师(sikeirei),正以西谷椰树的树叶制作过滤西米的器具。(摄于印尼西苏门答腊的西比路岛)


  从80年代开始,萨尔加多奔走于地球上仍存在着体力劳动的各个角落摄影采访。


  乌克兰的钢铁厂、古巴的甘蔗田、卢旺达的茶园、玻利维亚的锡矿、印度的煤矿、巴西的金矿、中国的自行车厂……并记录着各地的自然风光、人土风情,最真实的画面和故事。


blob.png
赞比亚的非洲象常面临被捕杀的危机。当它们发现人类和汽车靠近时,它们便会迅速躲进矮树丛里。(摄于赞比亚卡富埃国家公园)


blob.png


  非洲的大象其实对人类很痛恨,尤其是开车的人们,它们本能的认为但凡开车的都是捕杀者。正当他们的车辆行驶时,大象愤怒的冲向他们,汽车急速倒挡时,萨尔加多拍摄了这幅画面。


blob.png
穆尔西族和苏尔玛族的妇女是目前世上唯一仍旧配戴唇盘的女性。(摄于埃塞俄比亚马果国家公园达尔圭的穆尔西部落,此部落位于金卡附近。)


  在世界各地的采访中,萨尔加多不畏艰险。


  为报道持续了10年的非洲大旱,他不远万里先后16次前去非洲,即使感染上了血吸虫病,也没有退却,他一边治疗,一边坚持摄影采访。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他就像一位苦行僧,记录着世界上我们不曾真正了解的苦难。


  1986年当萨尔加多在巴西帕拉达高原露天金矿采访时,他看到了世界上最艰苦、最危险的劳动场面: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5万名淘金者挤在一个巨大的土坑之中,他们背负着沉甸甸的矿土,靠摇摇晃晃的木梯爬上爬下,随时都有摔死的危险。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blob.png

blob.png


  萨尔加多说:“被摄者虽然衣衫褴褛,甚至赤身裸体,但是他们仍然具有人的尊严。


  我感到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不公平,良心驱使我把他们拍摄下来,借以引起人们的关注。”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一袋子土,就能把自由的人变成奴隶。上万人前赴后继赶来,矿区的棚户就像扎推的难民营,据说每个月,都会发生60-80场谋杀案。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在这里,我所看到的景象,虽然只有短短几秒,却包含着整个人类历史。人类建造金字塔,巴别塔,挖掘所罗门国王的宝藏时,没有一丝机械运作的声音……


  我几乎能听到这些人灵魂里金子响动的声音。” ——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然而,比起不顾性命的“争夺”,他们却面临着随时被饿死的绝望……


  萨尔加多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些天方夜谭。”


  埃塞俄比亚东部的科普特教徒,对基督的虔诚超乎寻常,一年有210天必须禁食。

blob.png


  活着甚至比死亡更痛苦!


  为了给孩子看病,一位跋涉很久的父亲,当他找到医生时,身后的骆驼也累倒了,孩子已经走了……

blob.png


  “在这里,死亡就是生命的继续,人们已经习惯了死亡。


  政府控制了这里人们的食物,埃塞尔比亚北部地区的营地里,处处是残忍的政治欺骗。”——萨尔加多愤慨的说道

blob.png


blob.png


  要知道,能存活下来的孩子大概是上帝的宠儿。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他们无路可走,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们。


  但由于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大家心里都有很强的免疫能力。

blob.png


  按科普特教的教规,死者必须保持身体洁净才能面见上帝,所以即使只有一点点水,他们也会为每一个死去的人清洗。

blob.png


  他们随时准备面对死亡,随时都将接受亲友的死去……


blob.png


  可纵然如此,他们依旧渴望着并盼切光明希望的到来。


  这是一个孤儿,衣衫破烂的他,手里牵着狗,背着小吉他,准备走向远方,因为他对这个世界仍存着最美好的信念,哪怕苦难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


blob.png


  当然,随着作品关注度的提升,相应也迎来了一些质疑声。


  有人评判他作品,是否有些画面的刻意苦难化。

blob.png


blob.png


  萨尔加多说:“从事纪实摄影的记者就是记者,不是艺术工作者,尊重现实和尊重历史是从事纪实摄影的首要条件。


  我在拍摄照片时从不考虑艺术创作的问题,如果有人认为他的某些照片有艺术性,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blob.png
孟加拉工人直逼镜头的眼神让你无法躲避


blob.png
印度煤炭工人(煤矿工人面部除了眼睛与嘴巴外,其他地方由于长期工作在充满焦油粉尘的环境而变成黑色)


  并且,他的作品都是黑白处理。


  萨尔加多认为黑白照片有更强的概括力,而彩色照片却容易把观众的注意力,转移到五光十色的外表上,导致忽视事物的内在本质。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几十年,一路采访纪实拍摄,他亲历了太多的苦难和历史。


  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萨达姆带领军队撤离科威特时,下令点燃油田。

blob.png


blob.png


  500个矿井燃烧起来,爆炸声时时响起,石油燃烧后浓重的烟雾遮天蔽日,一天24小时都仿佛处在黑暗中。


blob.png


blob.png


  萨尔加多和全世界各地的消防员来到了科威特。消防员在大火与爆炸中与逃离的人们逆行,阻止油井进一步燃烧,还要为这里的所有土地喷上万吨水,阻止高温使大火重新燃起。他们时常满身是石油。

blob.png


blob.png


  这块土地原来是片绿洲,一场大火让它变成灰色地带。


  有一些动物还没来得及逃离,鸟的羽毛因为沾上黏腻的石油而板结,它们永远都飞不起来了……


blob.png


  而萨尔加多,也因“埃塞俄比亚的饥荒”和“科威特的恐怖”两组摄影报道,连续两次在世界新闻摄影大赛中获奥斯卡·巴尔纳克奖。


blob.png


  然而所有的苦难体验,对萨尔加多影响最大的,则是在卢旺达的经历——卢旺达大屠杀。

blob.png


blob.png


  杀害、死亡、恐慌……他们如同生活在地狱中,逃难的路上,大概只有婴儿能安然沉睡,因为有妈妈的庇护,便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blob.png


  还有逃亡到教堂,他们认为教堂是安全的,但上帝没有拯救他们。

blob.png


  有人说,在萨尔加多的作品中,能看到地狱,也能看见天堂。


  有最苦难的刻录,也有最纯真的画面、最自然的面貌……

blob.png


blob.png


  而在经历卢旺达的残酷浩劫后,萨尔加多病了。


  “我的灵魂病了。


  什么都不相信,不相信人类的救赎,人们根本没办法这么活着。


  我们不配活着,没人配活着。多少次我放下相机,为我所看到的东西而大哭。”

blob.png


  于是,他选择休息一段时间,回到家乡。可当他回去后,萨尔加多对世界更失望了。


  曾经伊甸园般的家乡,95%的雨林都被破坏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土地和尘土……

blob.png


blob.png


  妻子莉莉娅看到他万念俱灰,便鼓励他:“不如我们自己重新种回一片森林。”


  第一批树种下去,60%都死掉了;第二批树种下去,60%存活了下来;接着是第三批、第四批……本以为没有希望的寄托,却奇迹般重新回来了。


blob.png


blob.png


  其实,萨尔加多对于雨林的情怀,则是源自小时候。


  1944年,萨尔加多出生在巴西小城阿勒莫汉。这里有丰富的矿石,有大片的热带雨林,有风景优美的淡水河谷,还有他父亲自给自足的农场。


  从小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让这个单纯的少年甚至连金钱为何物都不知道,15岁外出上中学的他,竟因为不敢到餐馆吃饭而饿肚子,他这才知道了金钱的存在,生活的本源。

blob.png


  1969年25岁的萨尔加多,在父亲的要求下一路念到了经济学博士,娶了美丽的妻子,便移居欧洲。


  从巴西来到了法国,再迁往伦敦,进入世界银行工作,每天研究高大上的世界经济投资问题,不错的收入和稳定的生活。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1970年,他开始接触摄影,并对这门瞬间艺术一见钟情。


  1973年,在非洲咖啡贸易组织任职时,他发现自己对摄影的爱好远远超过填写枯燥乏味的表格,于是辞去了这份工作,一门心思地搞起了摄影。

blob.png


  放弃这份高收入、前途光明的工作,致力做个摄影师!

blob.png


  萨尔加多花光所有积蓄买了各种摄影器材,尝试过各种风格,他决定到世界各地旅行,拍摄纪实类作品,去感受那些不曾触及的灵魂……

blob.png


  2012年,萨尔加多将自己八年拍下的原材料,整理成作品集《创世纪》,245幅原作,对地球上生灵的动人记录……


blob.png


  《创世纪》——写给地球的情诗:


  原来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干净得宛如创世之初一般,这些纯净之地,或许是给人类和世界一点信心。

blob.png


  著名导演维姆·文德斯更是将萨尔加多的故事拍成纪录片——《地球之盐》


  纪录片讲述着照片背后的故事,就像PPT放映一样,感动了无数人,甚至进入奥斯卡金像奖的最终角逐。

0c08a7d20eaf4236b533fb3e6e32ecdf.jpeg


  无需任何语言,只要透过那一幅幅的黑白图片就能直达人心。

blob.png


  “地球之盐”是《圣经》中耶稣的比喻:


  人类是地球的盐,盐的咸味,是人的良心。


  对于地球来说,人类不是可恶的病菌,而是能让地球变好的力量。


blob.png
文德斯和萨尔加多


  如今,萨尔加多全家人种下的森林,已被巴西政府规划为国家森林公园,萨尔加多有时会到林中看看。

blob.png


  “这片土地一直在述说着我们的故事。


  它见证了我的童年时代,陪伴着我的老年时光。


  当我死去的时候,这片森林将恢复我出生时的状态,整个循环圆满了。这就是我一生的故事。”——萨尔加多的心愿

blob.png


  唯有深深爱着这个世界的人,才能拍出如此击中,灵魂深处最强韧与最脆弱的感情吧!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