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纪录片丨《写真家 荒木经惟 77岁的切实》

2019/01/27 11:36:14 来源:好了日inutile  作者:WANGJINGJING
   
荒木经惟说照片如果没有给人伤感的感觉,就没有意思,要将这种含蓄感一直传递下去……什么都不会有定论,他会行动,他会一直拍下去,直到死去之前。

  今日的电影是2018年的纪录片《写真家 荒木经惟 77岁的切实》。小编之所以推荐这部纪录片,是因为通过它你能够看到荒木经惟更多元的面向,也能透过同为观者的满岛光的角度,去重新观看和感受他的摄影、他的感伤、他的爱与狂热。


image.png

  纪录片通过满岛光去美术馆看荒木经惟的展览“我、写真”展开,通过满岛光与荒木经惟的对谈延续,回溯展览中他曾经的那些摄影作品,渐渐将他对摄影、对摄影对象及摄影本真的理解呈现出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对照片进行涂色亦或是漂蓝,都为照片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情感视角。


image.png

  荒木的照片噼里啪啦地迎面扑来,让满岛光说出感觉呼吸困难的感受。让小编想起自己在首尔三星美术馆看埃利亚松特展时也是这样。


image.png

  在2017年后期摄影展中,荒木经惟说:人不上年纪的话,是没法拍出好照片的。因为摄影与人生密切相关。虽然10年前的前列腺癌,5年前的右眼失明让他的身体备受负荷,他对摄影的热情丝毫未减。


image.png

  他最近都在用过世的妻子阳子留下的胶卷相机进行拍摄。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悼念的方式。


image.png

  大学毕业时荒木拍下了孩子们在街头玩耍的场景,以“阿幸”为题发表。获得了“太阳奖”。


image.png

image.png

  一年在街头与孩子们玩耍拍摄的时光,让荒木发现极其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有着太多有趣的故事。


image.png

image.png

  记录就是不断观察人而发现其本质。——荒木经惟


image.png

  末井昭说荒木经常提到一个词叫“触写”,就是在能够触摸的距离进行拍摄。所以他才能拍出那么多非常真实的照片。


image.png

  小编最喜欢的荒木经惟,依然是拍摄阳子和怀念阳子时的他。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在这本1971年自费出版的《感伤之旅》的前言,荒木经惟说他受不了市场上的那些虚假的照片,这本《感伤之旅》寄托了他的爱,他做摄影师的决心,就像自叙小说,他在日常时光的流逝中渐渐有所感悟。


image.png

image.png

  最佳拍摄时刻就是“爱”这种感情爆发的那一刻。摄影是和对象一起完成的,镜头就像镜子。


image.png

  当日常被拍摄,日常的就成了非日常的了。如果要荒木在感伤之旅里选一张照片,他会选下面这张,阳子坐在他身边,蜜月中两人非常幸福的时间里,他拍到的一个人的孤独感。虽然在一起,虽然我很爱对方,却好像隔着什么的感觉。他很喜欢拍摄那样的时刻。他总是满怀感情去拍摄。


image.png

image.png

  和他一起旅行,风景也变得感伤起来,心中满是忧郁的温柔,树木的颜色、海的颜色、也呈现出从未有过的颜色,只是静静地随波摇曳,却莫名的愉快,过去或许还需要信件来交换心情,此时却无需再言语,只是在沉默中,仿佛就可以心灵相通。女人思念男人,思念的方式有很多种吧,对我来说,就仿佛需要水和火一样,只是非常纯粹的需要他而已。没有他的话不知如何是好。——黄木阳子


image.png

image.png

  两个人的旅途到后来还是只剩下一个人。


image.png

image.png

  就像荒木拍下上面这张照片是为了记录自己登上医院台阶的心情,这也是小编常常喜欢拍摄影子的原因,不知为何它比拍摄脸上的表情,对于我来说孕育了更多那时那刻的心情。


image.png

  而这张洋货店广告牌的照片则反复出现在摄影集中,因为它代表着去医院看望妻子的必经之路。


image.png

  我也是在日常生活的点滴积累中感受爱,除此以外我就不太明白什么是爱了。爱真的很难理解,爱没有形状,爱没有具体的表现形式,每个人都无法捕捉爱,但是在你所有的照片里我都能感受到爱。——满岛光


image.png


  化动为静是照相机的特点,就是要把那百分之一的动态精华拍进去,还在挣扎还没死去的那个时候,那就是最完美的,是照片登峰造极之处。——荒木经惟


image.png

  从父母的死亡,妻子的死亡开始,荒木经惟一步步成为摄影师,全部都从切实开始。


image.png

  妻子去世之后,他一直在拍摄天空,仿佛融入了生死,日日夜夜,天空都在变化。


image.png

image.png

  他不想陈述什么主张,观众透过他的相片,能够看见或感知到一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


image.png

  右眼失明之后,第二年出了“左眼之恋”的系列作品。


image.png

  后来开始把枯萎的花和没有生命的人偶进行对比拍摄。放在房间的角落,用窗户投射进来的光拍摄。对于他来说枯萎的花,不是快要死的花,而是成熟过了的花。所有的事物活到成熟之前,花被剪下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亡了一次,放入家中重新生机勃勃,再迎接枯萎,是一次次接近死亡的过程,是成熟的仪式。


image.png

  这一系列照片在京都建仁寺两足院展出,哇,以前从来没想过荒木的摄影作品会在寺院里展览,很有意味。


image.png

image.png

  坐禅的和室变成了艺术长廊。如果能在这样的展览地点,通过观看,觉得我们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活下去,开始试着去想自己以前没有想象过的事,这对于荒木来说非常有趣。


image.png

  沉醉在这种非常小的非常短时间的变化里,摄影师就是这样的。


image.png

image.png

  荒木经惟说照片如果没有给人伤感的感觉,就没有意思,要将这种含蓄感一直传递下去……什么都不会有定论,他会行动,他会一直拍下去,直到死去之前。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