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清华大学团队与“大栅栏”地区开展合作 培育辖区民间艺术团体

2017/04/05 08:42:2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曾师斯
民间剧社要艺术创作也要创业,街道办要文化宣传,大学教授要研究——原本互不挨着的事情,3月24日,随着大栅栏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成立,这三件事情在大栅栏地区呈现了“三赢”的局面。




大栅栏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所在地


11bt4_b.jpg
刘彪供图/四九剧社


  民间剧社要艺术创作也要创业,街道办要文化宣传,大学教授要研究——原本互不挨着的事情,3月24日,随着大栅栏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成立,这三件事情在大栅栏地区呈现了“三赢”的局面。该中心由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和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信义社区营造研究中心合作建成。


  据了解,大栅栏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承担着实施街道“微创投”项目,为社区组织提供项目资金和申请项目培训的双重职能,其中大栅栏街道提供资金支持,清华大学团队帮社区组织做项目申请辅导,而大栅栏地区的话剧社、京剧社再也不用四处凑钱筹集资金,他们的艺术创作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事实上,这样一种三方合作模式已经在大栅栏街道实验了两年,而辖区内的民办剧社“四九剧社”则成为了首批“吃螃蟹”的人,并从中获益匪浅。


  文化创业未必非去“工商局”


  马褂布鞋,生长在大栅栏街道,“老北京”刘彪从小钟情于戏剧。“特别爱演戏”的刘彪顺利进入一个文化公司成为职业话剧演员。一段时间累积下来,刘彪产生了自立门户的想法。


  刚开始他想过以文化公司的形式进行文化创业,但觉得过于商业化不太适合自己。“想做能表达情怀的剧”的想法一直在脑海回荡着。2012年底,他召集各路喜爱戏剧的好友一同创办剧社。


  一天,他路过自家附近一栋正在装修的楼,心想:这么好一栋楼,要是个剧场多好。能在“家门口”演出的想法还让他开心了一阵。一段时间以后,他再路过这栋楼时,整栋楼翻修一新并挂上了“大栅栏街道文体活动中心”的标牌。


  “巧了。”于是他联系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说明自己是话剧演员,询问能不能使用场地排练话剧。令刘彪感到惊喜的是,大栅栏街道办事处不仅无偿提供场地给剧社排练,还在文体活动中心给剧社办了成立大会。


  在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与社员争取下,四九剧社以民办非企业的性质有了“合法身份”。“登记注册不一定要去工商局,去民政局也行。”刘彪笑称。


  刘彪将自己的剧社命名为“四九剧社”,只因大栅栏街道文体活动中心的地址——西城区延寿街49号。


  小剧社赶上了新项目


  然而,剧社到底应该怎样发展,创作资金从何而来?这些成为了现实问题摆在了刘彪和他同伴的面前。


  “都是自家兄弟,”刚开始,刘彪并没有想好剧社的生存与发展模式,“我们几个成天就想着怎么做出对得起自己的好话剧。”就这么过了一两年,断断续续有些散场演出,但是收入很难维持剧社的运营。


  2016年,第一届街道公益微创投项目出现了。其目的是通过微创投项目活跃社区氛围,通过动员社区能人参与项目申报,社区能人在提升个人能力的同时为社区的公共事务作出贡献。


  推动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开展“微创投”项目的,是罗家德教授带领的清华大学“社区营造”研究团队。


  罗家德目前是清华社会科学学院信义社区营造研究中心主任,一直从事社区营造的相关研究。三年前,在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牵线下,罗家德教授与他的研究团队在走访调研时发现大栅栏街道“很有味道”,“有老北京韵味的地方不多了”。


  于是选定大栅栏街道进行“干预式参与研究”(“干预式参与研究”是指通过研究者的参与、干预,观察研究对象的变化——记者注)。大栅栏地区的多个社区组织就成为了研究团队“孵化培育”的研究对象,刘彪的四九剧社也在培育范围之内。


  大栅栏地区多个社区社会组织在清华大学研究团队的培育与陪伴下,参与街道公益微创投项目。


  “没有门槛,有参与组织活动的热情就行。”清华社会科学学院信义社会营造研究中心工作人员梁肖月介绍,不论男女老少、不论组织形式,只要是居民自发形成,最终活动对社区公共事务有益,都可以成立社区组织,参与“孵化培育”。


  罗家德教授带领的清华大学“社区营造”研究团队做项目的过程也是观察研究对象变化与发展的过程,最终会以论文、专著的形式形成研究成果。


  项目申报制使剧社有了创作资金;大栅栏街道通过资金投入吸引社区能人的参与,使社区公共事务的处理更为“自治”;清华研究团队的加入在提供辅导的同时积累研究案例素材。政府、学界、剧社形成了互惠互利的“相互关照”的稳定关系,这使街道公益微创投项目得以顺利进行。


  “大树底下好乘凉”


  正是因为罗家德教授的社区营造研究团队的出现,让四九剧社从小团体变成了为共同目标分工合作、有规范的管理机制的社区组织。四九剧社设立了社部、事业部、演出部三部门权责明晰的管理架构。


  “很多居民自发的社区组织不是不愿意申请项目,而是不知道怎么去申请项目。”梁肖月说,项目书撰写、财务报账等是清华研究团队常驻工作人员给社区组织骨干成员培训主要内容,随着项目的推进,工作人员也会定期跟踪辅导。每个月,会有报销解决组织的财务问题。


  在清华大学研究团队的“培育”下,包括刘彪在内的四九剧社管理人员学会了如何写项目书、如何进行预算、如何结算等等管理运营问题。通过街道公益微创投项目申请项目资金,投入到剧社的日常创作、排练、演出等花销中。


  最近两年来四九剧社创作资金的来源均来自大栅栏街道。刘彪透露,四九剧团一切创作成本均由政府相关部门扶持,包括政府购买服务与政府惠民服务两类。剧社成立五年间,已有四部成形原创话剧,演出场次超过百场。


  “大树底下好乘凉。”相比走商业化剧社运营模式,以项目管理制的方式申请创作资金简单得多,这也使四九剧社能安心于话剧演出。


  刘彪用“饿不着也撑不死”形容自己作为剧社社长的收入。而罗家德教授说,日后发展成熟的社区组织甚至能成长为社会企业,实现自负盈亏。同时社区组织进行活动的资金来源也可以不仅仅依靠政府支持,还会有各类基金会或民间资助。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剧社与政府共同遵循的准则


  从成立之初起,四九剧社就以“内修宣南传统文化之精髓,外练京城民俗风情之大成”为剧社宗旨,以创作京味戏为主。


  刘彪常打趣地说自己这辈子没出过和平门。他记忆中的街景与现在的街景,相差甚远。“珍贵的东西没有了,所以真心想在自己生长的土地上做文化,找回原来的人和街的风貌。”


  在申报文化演出类目相关项目时,京味戏的主要特色与大栅栏街道需求的文体科普、传播文化的需求达成一致。他们剧社会写出剧本,然后进行申报,根据实际需求设计话剧,并提交详细的计划书。


  2016年,剧社创作了一部以本地奇闻轶事为主要内容的地方志话剧作品《石头记》,故事发生在老北京人所说的“八大胡同”之一的石头胡同,因八大胡同正是在前门外大栅栏一带,由此背景创作的《石头记》得到了大栅栏街道办事处的支持。


  他们将创作的《石头记》剧本提交给相关主管部门之后,得到的反馈是:看不懂。


  这样的情况,对刘彪来说其实是“意料之中”。他说,在与政府部门沟通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关于话剧艺术创作内容的坚持与妥协。“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四九剧社和政府相关主管单位在协商沟通时双方一贯遵循的准则。


  在这条达成共识的准则的基础上,双方往往会选择互相让步的处理方式。“这样吧,我们排练好后安排一场公演前的内部演出,让相关负责人‘验收’。”刘彪当时如此回应,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应允。


  看到那份“看不懂”的剧本转化成一场话剧后,不出所望的是:“掏钱的人”很满意。


  随着项目管理制越来越成熟,大家思想也更为开放。这为艺术创作营造了较好的文化环境。刘彪透露,虽然是由政府部门为四九剧社的创作提供资金,但由于项目管理制不同于下达的行政命令,在艺术创作上处于主导地位的,依然是剧社。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