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在《安魂曲》中忆“以色列的良心”

2017/11/08 08:53:28 来源:新京报  作者:田超
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的话剧《安魂曲》,曾在2004年、2006年和2012年三次造访中国,每一次都给中国戏剧界带来震撼。
1.jpg
列文的《安魂曲》曾三次造访中国,图为2012年在北京演出时的彩排照。 高尚 摄

2.jpg


  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的话剧《安魂曲》,曾在2004年、2006年和2012年三次造访中国,每一次都给中国戏剧界带来震撼。近日,在商务印书馆的2017年年度十大好书评选中,张平、黄纪苏、孙兆勇翻译的《安魂曲:汉诺赫·列文戏剧精选集》高票当选,书中收入了《安魂曲》《雅各比和雷弹头》等四部列文的经典戏剧作品。评委之一止庵说:“列文的作品深刻、睿智、引人入胜,且富于诗意,代表着我们这个世界上已经非常稀少,然而弥足珍贵的那种东西:关乎良知,人性,爱情。”


  11月5日在这本书的新书分享会上,以色列著名演员、汉诺赫·列文的灵魂伴侣莉莉安·芭蕾朵(Lilian Barreto)来到北京涵芬楼书店,与濮存昕、过士行、李静、黄纪苏、孙兆勇等嘉宾一起分享了列文和《安魂曲》曾给人带来的感动。濮存昕透露,北京人艺以及中国其他院团也在跟以色列方面接洽,“我的梦想,希望将来可能会去演列文的戏。”


  【忆列文】


  “舞台是我与观众对抗的拳击场”


  莉莉安·芭蕾朵是列文的灵魂伴侣,也是他的最后一任妻子。1999年8月,56岁的列文在她的怀中去世。回忆最初遇到列文的情景,莉莉安·芭蕾朵说:“当时我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演员,汉诺赫·列文已经是非常有名的剧作家和导演了。那时我参加了他的作品《孩子的梦》的试镜,虽然在试镜中落选了,但是第二次我被选上了,演了一个死去的孩子。”


  当列文向她求爱的时候,已经有了两任妻子和三个孩子,还有很多绯闻。列文常常在舞台口向她传递情书,莉莉安就问自己,为什么要接受他?有一天晚上,两人排练完之后走在大街上,“我问他,为什么是我,你到底从我这儿想得到什么?他指着我,对我说,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我爱着,我想要,而且在你的怀里,我可以死去,那是我爱上他的瞬间。后来我们结婚了,然后有了孩子,现在这个孩子已经21岁了,汉诺赫最后也是在我的怀里去世的。”


  如今,莉莉安已经有了第二任丈夫,她曾随卡梅尔剧院三次来到中国演出《安魂曲》。提到列文的作品,她说:“他创作了很多反对战争、反对杀戮的讽刺作品。1972年,汉诺赫·列文在早期的一段采访中曾这样说,观众就是我的敌人,而舞台是我与观众对抗的拳击场,我想击中他们,告诉他们,他们有多差劲,而他就是这样做的。”


  莉莉安觉得,列文的作品尖锐、直接、痛苦而诚实,“他不允许任何多管闲事的人插手他的作品,汉诺赫·列文导演的最后一部作品就是《安魂曲》。他当时病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他病了。虽然违反他的意志,当时我带他去世界上最好的医院,但为时已晚。于是我们回到家,他组织了《安魂曲》的排练,然后和他最爱的演员们告别。几个月后,他最后一次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他决定再导一部新剧,叫《哭泣者》。但当时病得太厉害了……每次带列文去排练场是用救护车去的,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力气。在排练期间,他去世了,这部作品最后由另外一位导演搬上舞台,这个导演也是列文生前指定的导演。”


  汉诺赫·列文(1943-1999)


  以色列国宝级剧作家、导演、诗人,以色列卡梅尔剧院的灵魂人物,被誉为“以色列的良心”。1943年生于特拉维夫的汉诺赫·列文,凭借着深刻的思想和非凡的勇气,将以色列戏剧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一生创作剧作六十余部,直到1999年因骨癌去世前夕,他仍然在执导他的最后一部作品《安魂曲》,他把一生都献给了舞台。


  《安魂曲:汉诺赫·列文戏剧精选集》共收入列文四部经典戏剧作品。


  《安魂曲》根据契诃夫三部小说《洛希尔的提琴》《苦恼》《在峡谷里》改编而成,从小说中提炼出“死亡”主题,有着对小人物无尽悲歌的哀叹,也有对生存价值的终极思考。


  《雅各比和雷弹头》是一部隽永别致的轻喜剧,全剧仅三个人物,却展现出了众生的荒诞。


  《俄亥俄小姐》是一部鞭挞人欲的小戏,列文凭其充满激情的艺术手法,通过一场春梦,展示了人类普遍的生存境遇和人性的重大问题。


  《旅人》讲述了五个家庭的生活片段,八场葬礼,是一曲美丽、悲凉却又滑稽的人生之歌。


  他们心中的列文和《安魂曲》


  ●濮存昕:我的梦想是演列文的戏


  我真的承认,《安魂曲》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戏剧。当大幕拉开,我们就变成了孩子,我们看到可以推动的房子,看到舞台上的马车,那一切把我们变成了孩子。我们仿佛看到了以前人类的戏剧的样子——那个大幕就那么拉上,天黑了,拉开,天就亮了。《安魂曲》是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在戏剧中的一个回归。我的梦想,希望将来可能会去演列文的戏。


  ●过士行:《安魂曲》跟良心有关


  当初看列文戏的时候,一个著名导演跟我说,这个戏没什么新的手段,好多手段别人都用过了。但是我看完戏以后,觉得这个戏跟手段无关,我觉得它跟良心有关。列文是以色列的良心,所以我看他的戏,最大的感动就是流泪,你憋了很久的泪水就出来了,不由自主。在我们的文学里经常回避(苦难和死亡),可是列文的戏不是这样,《安魂曲》看完以后,我觉得在上帝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列文在注视他。


  ●李静:他击中了每个人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看了《安魂曲》三遍,里面有一段戏,讲的是一位母亲排队去领一把糖果,“要是我哭出来,这世界就会轻松些。”实际上,我觉得列文捕捉到了一种非常伟大的力量,这个力量可以说是一种属于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原形力量。我们每个人都有,但是他帮我们发现了那个地方,所以他会击中每个人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黄纪苏:列文给这个民族开膛破肚


  我们以往对以色列的了解,都是一些报纸新闻上说哪爆炸了,哪劫持了,哪发生战争了。但是我们总觉得,好像只看见了他们的大炮,但是没有看到内心。如果要了解一个民族,你可以看它的毛发、衣服和帽子,但是你要看它的内心的时候,还真得有一把刀子,给这个民族开膛破肚,所以这样的戏剧有点像鲁迅的作品,它就是开膛破肚的东西。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