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冯双白:真正高质量的舞剧太少

2016/11/30 09:29:1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廖阳
好舞剧一定是讲了好故事,又是舞蹈化的,有人说舞剧拙于叙事,那是因为自己无能,所以才讲不清楚,讲好了肯定好看。

1.jpg
今年“荷花奖”“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展演作品《一撇一捺》剧照


  11月27日,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评奖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开幕。《杜甫》《哈姆雷特》《仓央嘉措》《家》《朱鹮》等5部舞剧将展开最终角逐。


  “荷花奖”是中国专业舞蹈艺术领域的最高奖,下设5个子项(民族民间舞、古典舞、现代舞、当代舞、舞剧·舞蹈诗),从1997年创办以来,已举办至第十届。


  11月27日,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评奖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开幕。本届评奖将持续至12月10日,在为期两周的时间内,5家艺术院团将在这里进行最终角逐。


  五部舞剧入围终评


  今年,共有36部舞剧、舞蹈诗报名参选此奖,最终,《杜甫》《哈姆雷特》《仓央嘉措》《家》《朱鹮》等5部舞剧入围终评。


  四川省歌舞剧院历经六年打磨,将巴金名作《家》搬上了舞台。该剧从高家大少爷觉新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成都封建大家族的故事。


  重庆歌舞团舞剧《杜甫》,将诗人杜甫的一生划分为四个阶段,贯穿其入世-处世-出世的心路历程。这也是国内首部以舞剧形式呈现杜甫一生的原创作品。


  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展现了一场人与鸟的对话。它用古今对比的手法,讲述了朱鹮从远古农耕时代的生机勃勃到近代几近灭绝,又再度复苏的故事。


  中央民族歌舞团舞剧《仓央嘉措》,塑造了一位富有生命力又充满矛盾感的藏族僧人,同时展现了藏区特有的舞蹈、藏戏、民谣、器乐文化。


  上海芭蕾舞团邀请英国芭蕾大师德里克·迪恩加盟,首度将莎士比亚笔下悲剧《哈姆雷特》搬上了芭蕾舞台,不在炫技,而重在挖掘人性。


  相较往届,今年的“荷花奖”在奖项设置上大幅缩减,不再设金、银、铜三等奖,入围终评的5部作品将采用现场演出的形式,通过专家评委会讨论、推选,产生5个奖项,奖项不分等级,奖项类别、名称、分配则由评委会根据实际情况讨论后投票决定。


  评奖期间,“荷花奖”还将启动“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展演《一撇一捺》《yào》:周莉亚编导的舞蹈剧《yào》取材源于《雷雨》,融合了舞蹈、话剧、戏曲三种艺术门类;谢欣编舞的现代舞《一撇一捺》,讲述了一个关于“拆解”的命题。


  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罗斌将携国家一级编导高成明、杨威、佟睿睿,北京舞蹈学院教授王玫等,为青年舞蹈人才进行授课。


  另外,本届“荷花奖”还新增了“舞剧·舞蹈诗创作高峰论坛”,冯双白、陈飞华、辛丽丽、吴孝明等业内专家,将对舞剧/舞蹈诗创作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探讨。


  “不要用外在手段,遮盖


  艺术创作自身的无能”


  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评价说,入围终评的5部舞剧代表了中国舞蹈界不同领域的最新探索,带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在选材上也有拓展性。


  “从表演来看,新一代舞剧演员也比以前成熟了,比如,从完成编导交代的动作,到非常鲜明地有了自己的个性创造。”向记者举例,主演仓央嘉措的一位演员就曾去西藏体验生活,采风组都走了,他还坚持在寺庙里住了一段时间,“这种艺术态度,让他的表演更加鲜活,更有血有肉。”


  另外,舞蹈也比以前有了进步。冯双白说:“我们的舞剧已经从单纯的对生活的模仿、哑剧式的表达,进步到更符合舞蹈艺术规律,用身体语言传达人性深处的情感,哪怕是沉思和静止也可以舞蹈。”


  冯双白也向记者聊起了当今中国舞剧创作的一些不足。


  众所周知,当今的舞剧创作已进入多媒体时代,在舞美、灯光、屏幕上都有了更多辅助手段,“面对这样丰富多样的辅助手段,编导反而要小心,不要把艺术创作的关注点都放在外在手段上,不要用外在的手段遮盖艺术创作自身的无能。”冯双白说。


  另外,编导负责一度创作,演员在二度创作时,应该把创造艺术形象当成最高任务,冯双白举例道:“不要因为这个演员特别会转,就逮个机会让他拼命转,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应该符合特定艺术形象的创造。”


  冯双白强调,中国当今的舞剧创作特别繁荣,“但数量不能代替质量,真正高质量的舞剧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谈起好舞剧的标准,他表示,今天的舞剧能不能在故事上说得通情达理,又吸引人,仍然是一个挑战,“故事简单,但动人,故事不复杂,但很深刻,这是舞剧应该完成的。”


  很多人说,舞剧长于抒情、拙于叙事,对此,冯双白也并不认可。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样式的舞剧,都不能回避讲故事这回事,只是有的人会讲,有的人不会讲。


  “好舞剧一定是讲了好故事,又是舞蹈化的,有人说舞剧拙于叙事,那是因为自己无能,所以才讲不清楚,讲好了肯定好看。”而说到舞剧生产的各个环节,冯双白认为中国当前最薄弱的一环是剧本,最重要的也是剧本。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