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舞蹈的一切还是舞蹈本身

2017/08/08 09:40:1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曹语凡
他曾是热爱现代舞的女性观众心中的偶像,说是舞蹈王子一点也不过分。

1.jpg

  他曾是热爱现代舞的女性观众心中的偶像,说是舞蹈王子一点也不过分。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凡他演出,演后多少长发飘飘的女孩上台献花,为的是能和偶像近一点,再近一点。我仍然记得在广州的小剧场看完《尼金斯基》后,邢亮出来答媒体,他坐在台上,脚边堆满鲜花,身上依然满是演绎尼金斯基时撒上去的白色面粉。他的一个侧面,神祇般的宁静,那是从小就习舞的人特有的气质。如今,他不再登台演出,像他那一代的绝大多数舞者一样。近日的北京舞蹈双周上,在天桥艺术中心看到他编创的作品《小羽的气球》。有人说,他自编自演的《尼金斯基》是一个高度,之后的作品很难超越,但《小羽的气球》充满了灵性,而且也充满了美好而忧伤的回忆。


  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人的集体回忆。一个舞者坐在椅子上,拿着厚厚一沓书信,一张一张地扔往地上,直至扔得满地如雪,他的手上仍然有一小沓,他把信咬在嘴里。这是一个彻底的失恋者。这个时候有一个男孩捧着一个鹿头,他悲伤而又绝望地把它套在头上,然后离开。这个场景让我想起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蓝白红》三部曲之一《红》里,那位失恋的男孩牵着他的小狗来到高速公路,把小狗拴在电线杆上,然后绝望痛苦地离开。用这样一个场景来表达男人失恋的心怀太美了。


  那个拿来鹿头面具的男孩坐到椅子上,拿出口琴,琴声让人想起黄昏时倦鸟回巢,想到暮色中的牧羊人挥起的鞭子,想到炊烟,想到乡愁。


  书信一片片染上彩虹的色彩,从舞台的底幕飘出,形成了一阵“书信雨”。女孩绝望地在书信雨中跪了下去,这是对男孩坐在椅子上扔信的回应。戴着牛头面具的人出现,与女孩在一段斜穿舞台的光中共舞,我并不觉得这是“美女与野兽”的重复,而是失恋者的迷失和恶作剧的报复。


  上个世纪80年代的都市年轻人,一段美好的记忆是迪斯科舞厅,就像今天年轻人捧着平板追美剧一样。迪斯科的那一段中,牛头人、马面人和穿着蓝色潜水的长脚蹼的人,全都涌现在迪斯科舞厅,显得轻松、活泼。这个群舞有一些具象,舞台的顶上突然降下很多象征着舞厅里的宇宙球灯、飞碟灯,但如果没有这些灯,你就很难想象那是迪斯科舞厅,那就不再是回忆了。


  邢亮在离开广东现代舞团之后去了香港,至今仍然生活在香港,《小羽的气球》结尾,你能感觉到那是关于香港的记忆。电台的声音、各种街上行走的队伍,舞者从舞台上排成纵队横穿而过,他们做着简单的手势,但那手势所象征的符号,凝重而有力。


  有一些观众觉得这个作品的风格不太统一,牛头、马面、鹿头人、蓝色潜水长脚蹼的出现,本来有望沿着诡秘、黑暗、后现代和冷硬的风格去发现,就像蝙蝠侠一样,让他呆在黑暗之中才能让他更有魅力。然而,邢亮不想做蝙蝠侠,他也无意去做一个黑暗系的作品。因为他遁于黑暗太久了,沉寂得太久了,他在与过去痛苦的心灵历程挥别。


  皮娜·鲍什有句名言:“我不在乎你怎样动,我在乎你为何而动。”这句话在邢亮的舞蹈中贯始至终,故事在邢亮那里只是“动作的原因”,而不是结果。所有的故事都不会有结果,而动作的本身所揭示的心灵感受才是结果。


  《小羽的气球》里,你能看到的是邢亮不仅在乎舞者“为何而动”,更在乎“怎样动”,也就是对舞蹈技巧的追求。这几乎是邢亮和那一代现代舞家普遍注重的,他们也是技巧实力最强的一代。当然,邢亮会说“动作并不重要,动作只是用来呈现你要表达的东西”,这是因为动作他已经注重过了。


  谢尔盖·佳吉列夫曾将芭蕾定义为对绘画、音乐与舞蹈等艺术形式的综合,而巴兰钦却坚持认为芭蕾舞是一种原始艺术。在一个典型的巴兰钦芭蕾舞作品中,舞蹈的一切就是舞蹈本身。


  那么何为“舞蹈本身”?在我看来,就是关于舞蹈这门艺术,还是得用舞蹈的方式来解决。邢亮那一代,从小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舞蹈还是“炼”出来的。但在新一代现代舞蹈人那里,舞蹈不再是舞蹈本身,而更多的是装置、图影、行为艺术、戏剧表演等等。今天有些年轻人的舞蹈是“演”出来的,动作的出发点很浅,他们注重的是新花样,而年轻的观众似乎也喜欢他们翻来覆去的新花样。这就像看肥皂剧,一部分人骂非常恶俗永远不会看,另一部分人看得不亦乐乎。


  我钟爱邢亮这一代对芭蕾、世界各族的民族舞等传统舞蹈的继承与创新。他沿用旧的舞蹈语汇,对舞蹈步幅、结构等的强调又非常现代。在《小羽的气球》中,无论是单人舞、双人舞还是群舞,每一个动作仍是那么高贵优雅,而又轻松放得开。


  《小羽的气球》是邢亮在经过一段艰辛痛苦的心灵历程之后的一部新作,也是一部关于生命过往的作品,它给予观众一种坦然的、温暖的力量。邢亮能够如此坦然地面对过去并觉得它如此美好,这才是重要的,说明他在走向成熟。摄影/谭伟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