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家言论|人物周刊|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家|摄影家|戏剧家|舞蹈家

陈涌泉

2012/10/22 14:59:00 来源:  
  人物简介  北京市人,1932年出生。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华说唱艺术研究中心理事

  人物简介

  北京市人,1932年出生。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华说唱艺术研究中心理事,北京曲艺家协会相声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讲师。陈涌泉出身于相声世家,家学渊源。外祖父钟子良是清末民初“清门”相声的代表人物,先后编写了相声《八大改行》、《卖五器》、《都门记略》。 父亲陈子贞是20-40年代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代表作有《八猫图》、《穷富论》、《羊上树》等传留后世。   陈涌泉自幼受家庭熏陶,后拜谭伯如先生为师成为入室弟子,深得教益。又在北京相声改进小组深造。曾创作、改编、整理并发表过现代和传统单口、对口、三人相声、化妆相声、相声剧和相声理论文章50余段(篇)。自1983年以来,一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为中国和外国留学生讲授中国曲艺课相声课程。曾先后赴美国、加拿大、 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演出和讲学。与李金斗共录制相声专辑盒带6盘,共收录大小节目39段。个人单口相声专辑一盒。曾先后获得: 1979年国庆三十周年献礼演出表演和创作一等奖。1986年全国新曲目比赛表演一等奖。1986年第一届全国电视大奖赛捧哏二等奖。1989年第二届“禹婷杯”相声电视汇演笑星金奖。1990年“铜陵杯”相声评比优秀奖。1995年全国首届“侯宝林金像奖”电视相声大赛,获“对相声艺术做出杰出贡献奖”。 他继承了“清门”相声的文雅和专业相声的火爆,他技术全面能捧能逗,并擅长单口相声。口齿清脆, 嗓音洪亮,能说能唱,台风正,语言生动,干净利落,有46年舞台实践经验。与李金斗长期合作,配合默契,珠联璧合,相映生辉,被称为相声界的合作典范,黄金搭档。

  陈涌泉小学就读于“北京第十一小学”,以第48名成绩被“北京市第五中”录取。1951年“抗美援朝”时,仅14岁的陈涌泉走入相声行业,担任“相声改进小组”的文书,记录整理资料。1955年,23岁就开始了相声创作,先后发表了《我没问题》、《新词旧话》、《请医生》、《孕妇调查表》。“文革期间受到了不应有的冲击,被迫离开舞台11年之久,但45岁再登台时,仍旧干脆利落,为人厚道。1983年至今,一直坚持为北京大学中国曲艺课相声部分讲学。 最早执笔创作了反映“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的故事《牵手记》。60年代创作改编了一批化妆相声如《如此多情》,相声剧《你看像谁》、《城市小姐》等。几十年来创作和发表的作品,包括对口相声、单口相声、化妆相声、理论文章及改编、移植、整理的剧目,共约50余段(篇)。 1989年春节联欢晚会与李金斗表演相声《送春联》。

  相关故事

  相声是我一生“泉涌”如注的生命

  陈涌泉这一辈子算是和相声结下了不解之缘。 别人这么说,他自己更是这么做。圈里的行家,圈外的观众,都瞧出来陈涌泉老先生对相声的这份痴,这份爱,这份锲而不舍和这份孜孜以求。 陈涌泉不支声,自己闷头干,相声界里是腕儿不是腕儿的都尊称他良师益友。陈涌泉出身于相声三代世家,外祖父钟子良是清末“黑公爷府的额父(女婿),精通音律,最喜相声,是清末“清门”相声的代表人物;父亲陈子珍是京剧票友,入了“清门”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具特色的相声演员,京剧名家金少山专门送他“相声泰斗”的账子。第三代陈涌泉虽说自幼迷相声,但母亲坚决反对,真到“抗美援朝”中著名相声演员常宝昆和弦师程树堂在朝鲜牺牲震惊了文艺界,白云鹏老先生说“世道不一样了,孩子该子承父业啊!”就此,一个14岁就在“相声改进小组”当文书的小家伙就成了23岁就发表了《倒运粮食的人》、《我没有问题》、《新词旧话》、《请医生》、《孕妇调查表》和反映“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的故事《牵手记》的小伙子。60年代,丰富相声上演剧目的化妆相声也出自涌泉先生之手:如《两个理发员》、《如此恋爱》、《如此多情》、相声剧《您看像谁》、《城市小姐》等。   锲而不舍的为相声   在人的身心都受外界压迫的“文革”期间,陈涌泉被迫离开舞台长达11年之久,尽管抄家时把他一点一滴节省下来钱买来的各种资料书被毁掉掉四五千册,但他仍旧没放弃毕生所爱的相声,尽管他心中有怨气,但是从来 没有泄气,一如既往地利用一切可用的时间背词,进行基本功练习,艺术积累一直没断。11年之后已经45岁的陈涌泉在人们的担心中又登台了……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口齿清晰,干净利落,一段相声下来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儿错处,人们赞叹着陈涌泉一是幼功扎实,二是锲而不舍的精神。 陈涌泉的锲而不舍让他又焕发了艺术的青春。

  “泉涌”为曲艺兴、相声荣

  陈涌泉从23岁,就发表了自己的段子和作品,任何时候都没见过他停下修改和创作,说他的灵感来如泉涌,永不枯竭不为过。 你就没想过人家那种“灵”如泉涌是怎么来的?那,能让个个没模没形、没彩没样的平常段子亮起来、笑起来的本事,可是陈涌泉一辈子磨出来的,是他一辈子对相声的爱,使这“淳淳细流”永远都流不尽。生于相声世家的陈涌泉家学渊博见多识广,通过自身的努力掌握了较全面的单口、对口、群口多种相声表演形式,但他从不张扬,从不宣兵夺主。学逗哏的他和李金斗合作说起捧哏,他一直甘当绿叶不说,还改出了特招人的段子,总结出了捧哏的十要十不要,让李金斗佩服地把这位大自己15岁的老师尊为:捧得严,腻得匀,一丝不苟,滴水不漏。” 正是这股子劲,这种热爱,陈涌泉把多年的相声经验和李金斗等人一起传授给了北京大学中国曲艺课相声学的莘莘学子们。从1983年至今坚持不契。这个课堂也是从前侯宝林老先生站过的,在和学生交流中以及现身说法的反观中他们又总结出了新的经验。李金斗说陈涌泉是那种此生和相声“并骨”了的人,这辈子为了“曲艺的兴、相声的荣”陈涌泉把全部心血都搁进去了,那涌泉溶入的可是他的血啊! 如今,陈涌泉在台湾之行中,在“引师”中国广播说唱团团长姜昆,“保师”台湾民俗说唱团团长王振金,“带师”台湾万象说唱团团长常忆君的正式引荐下收的弟子陈庆升也在他的指导下把他的经验继续传播发扬下去,而他呢,一步一个脚印,印下去的更深,涌泉如注的才思更是越发精彩精深!

  代表作品

  《武松打虎》 李金斗 陈涌泉   《省略语》 李金斗 陈涌泉   《结巴论》 李金斗 陈涌泉   《洋媳妇儿》 李金斗 陈涌泉   《五十子》 李金斗 陈涌泉   《捉放曹》 李金斗 陈涌泉   《生意经》 李金斗 陈涌泉   《如此造反》 李金斗 陈涌泉   《超级明星》 李金斗 陈涌泉   《誓师会》 李金斗 陈涌泉   等

  与李金斗

  李金斗: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师承相声名家赵振铎,说学逗唱俱佳、传统现代兼硕。   主要作品有《捉放曹》、《山东二黄》、《武松打虎》等,著有《金斗广记》。曾获文化部国庆献礼演出一等奖,全国电视相声大赛逗哏一等奖,中央两台全国相声大赛最高奖,以及首届“侯宝林金像奖”。

  陈涌泉:国家一级演员。出身相声世家,拜谭伯儒为师,又在此京相声改进小组深造。曾获得1995年全国首届“侯宝林金像奖”电视相声大奖,获“对相声艺术作出杰出贡献奖”。   他俩长期合作,配合默契,堪称相声界的合作典范、黄金搭档。

  谈“清门”相声

  工作场景

  陈涌泉相声分为两个门派。我们经常谈到的是以穷不怕(朱少文)为第一代的“浑门”相声。而另一派则为“清门”相声。   清门”相声来源于八角鼓。八角鼓即今日单弦演员手拿的八棱小鼓,上嵌八对小铜镲,边唱边敲打之物。八角暗示八旗之意,鼓一旁所系双穗分为两色:一为黄色,一为杏黄色,意为左右两翼,麦绣双穗之意。八角鼓之八部分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由此八卦分艺术门类为吹、打、拉、弹、说、学、逗、唱。相声演员常说的“我们相声讲究说、学、逗、唱四门口技”就来源于此。

  谈外祖父

  清门”相声的代表人物及其作品我的外祖父就是“清门”相声的代表人物之一,名锺子良,满洲正兰旗人,曾做过内务府生事,又是黑公爷府的额驸(姑爷)。自幼饱读诗书,精通音律,擅吹笛箫。特别对相声造诣颇深,精通单口、对口、群活,擅长捧逗,并且创作了许多名作。如到现在还在演出的名作《改行》(原名《八大改行》)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描写的是清朝皇帝死了,停止娱乐,演员不许再演出,不得已为了生活而改行,由于不熟业务而闹出许多笑话。原来是说八个人物改行,后来因时间限制只说三个人物了:他的另一个代表作到现在还在演,就是《卖五器》。这个段子也是来源于生活和自身感受。   谈父亲   从“清门”到“浑门”我父亲陈子贞,是上个世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著名相声演员。他原来是京剧二簧票友,曾向名票恒月川先生学京剧,自己会拉会唱。有一次,京剧票友和相声票友同在一个堂会走票。我父发现我外祖父相声说得好,谈吐文雅,遂产生了学相声的念头。于是就向我外祖父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外祖父一看我父亲形象很好,又有文化,人又正派,就答应试试吧!开始先教我父亲逗哏,由我外祖父给捧哏。我父亲聪明学得很快,就带着我父亲经常出入各宅门去走堂会,很受欢迎。我外祖父看到我父亲是块“胚子”很有发展前途,就把自己的二闺女(就是我的母亲)许配给我父亲了。这样既是师徒又是翁婿,一个老票友,一个小票友,合作得非常好。

  既然“清门”相声是一个很重要的流派,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提到哪?一个是后继无人,另一个是受极左路线的影响,有人把“清门”相声演员说成一帮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吃饱了喝足了,专门歌颂资产阶级,与地上的相声演员相对抗。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将“清门”相声全盘否定,一棍子打死。文革”以后,侯宝林先生曾研究过去很少人涉及的“清门”相声,并准备写专论。为此,侯先生专门拜访了我的母亲锺静勤:我母亲自幼跟随我外祖父到各宅门去做堂会,深知其父的艺术特点、经历和“清门”中的一些掌故、轶事。嫁给我父亲以后,又常跟随我父亲走南闯北,可以说是了解“清门”轶闻的明白人。;侯先生听到我母亲的讲述以后非常感慨。他说:“其实‘清门’相声对整个相声艺术事业的发展是有贡献的。老前辈留下的相声不少。特别是很多‘文活儿’都是‘清门’的,应该好好研究研究。”&可惜侯先生去世了!要是大师还在,他一定会写出有关“清门”相声的专论文章。

  (实习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