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2016文学出版:快节奏生产,慢节奏阅读

2017/01/09 10:48:53 来源:文学报  作者: 傅小平
回望2016年文学出版,无论是名家新作,还是热点阅读都是值得关注的话题。从更深的层面看,文学出版的发展、繁荣,得益于出版业的成功转型。而出版业态的日渐成熟,也使得近年,尤其是2016年的中国文学进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

  原标题:快节奏生产,慢节奏阅读


  回望2016年文学出版,无论是名家新作,还是热点阅读都是值得关注的话题。从更深的层面看,文学出版的发展、繁荣,得益于出版业的成功转型。而出版业态的日渐成熟,也使得近年,尤其是2016年的中国文学进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


  读者分层趋向明晰


  诚如有业内人士所说,2016年文学出版两个趋势凸显:一是大众出版市场正在向名家作品集中;二是文艺类图书的读者层级分化越来越清晰,严肃文学和通俗文学作品的读者分层越来越明显。


  以长篇小说为例。王安忆《匿名》、贾平凹《极花》、格非《望春风》、方方《软埋》、张炜《独药师》等名家作品,无疑有更强的市场号召力,也受到更多关注。而这种关注,也开始更多地向作品本身倾斜。从这个意义上讲,就像有评论说的,在文学方面,虽然2016年称得上是大年,但更多表现出平静内敛的特点。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越发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相比严肃文学更趋向精品化,网络文学作品依然呈现出作者明星化、读者粉丝化的趋势。2016年,无论是唐家三少讲述恋爱史,天下霸唱写“古玩”,还是《芈月传》作者蒋胜男续写历史题材,相关讯息一出就引来粉丝的追捧。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的大众出版,尤其是小说作品,依旧受到IP大潮的裹挟和影响。以《欢乐颂》为例,2010年,作者阿耐在晋江和自己的博客上连载这部小说。两年后,小说首版图书问世。据该书责任编辑李淑云介绍,这部小说出版之初的销量“也还将就”,但受2016年5月同名热播影视剧的带动,“销售增量很大”。相似的例子还有《翻译官》,该书于2006年首次出版时,虽然拥有忠实读者,但远未达到为大众普遍知晓的程度。随着2016年5月同名电视剧热播,同期上市的新版小说就充分享受了电视剧热播带来的红利。


  事实上,IP大潮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显现,得风气之先的出版机构不满足于售卖版权,纷纷成立了影视公司,探索图书和影视的联动模式,只是那时还没有被赋予这样的命名。2015年被认为是“IP元年”。2016年,IP之火持续热烧,出版社以书为依托,走版权经营之路,延长图书的产业链,为出版增值的首要可能路径。当然,IP拓展对出版界而言是全新领域,影视剧开发在可能增值的同时,出版机构也要承担较大的风险。


  很显然,社会热点也在推动阅读潮流化,热门影视剧、雨果奖等带动相应图书热销。Kindle付费电子书榜中《余罪》等都是受影视剧热映的影响而进入年度榜单的前20位。去年刘慈欣的《三体》获得雨果奖之后,在2016年度榜中,《三体》分别位居Kindle付费电子书畅销榜的第2位和纸书榜的第28位。此外,在2016亚马逊中国年度纸质图书畅销榜中,2016年逝世的杨绛先生的多部早年出版的著作也进入榜单靠前的位置,其中《我们仨》位居排行榜第4位。


  对于拓展读者阅读而言,不论是走传统出版的路子,还是被IP大潮带动,可以说都是利好的消息。特别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6月,中宣部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以大城市为中心、中小城市相配套、乡镇网点为延伸、贯通城乡的实体书店建设体系。实体书店的强势回归,无疑会对引领全民阅读起到更好的示范导向作用,也在提示阅读要慢慢沉淀下来。


  据日前亚马逊在2016年度阅读盛典发布的中国年度榜单及奖项表明,《岛上书店》《解忧杂货店》《这么慢,那么美》位居“年度纸质图书畅销榜”前三甲。应该说,这三本图书都属于温情、慢生活的风格。由此表明,在快节奏的现实生活中,人们更希望在阅读中享受难得的“慢节奏”。


  出版业转型升级产生深远影响


  从健全和完善图书产业链角度来看,出版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但让图书以何种途径更快更好地到达读者手中,则有赖于营销。总体来看,2016年文学图书,表现出营销渠道多样化的特点。


  要说2016年卖得最快的书,非《S.》莫属。这部引进自美国的悬疑小说被称为“烧脑神书”。有意思的是,该书的营销渠道,主要不是实体书店,也不是电商平台,而是以视频内容为主的微信公众号“一条”。


  之前,出版界对“一条”的了解只局限在其高超的微信运营能力上,如“在15天的时间内‘一条’粉丝破百万”和“营收千万、徐沪生如何做标题”等,但“一条”凭借两天半售空25000套《S.》共计420多万元码洋的纪录在出版圈彻底火了一把。之后,找“一条”合作的出版机构络绎不绝。应该说,最近几年,新兴渠道的建设和兴起在出版业已不算什么新鲜事,社群电商,微信群和朋友圈都成了图书营销的新天地。


  如果从宏观层面对图书出版业态做深入的考察,我们会发现,方兴未艾的出版业正进入快速转型发展的时期,出版领域推出的各种创新举措,相比图书营销策略的推陈出新,可以说一点也不逊色。2016年8月11日,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新领导班子宣布成立。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调研该集团时强调,唯有全面深化改革,才能不断开创新局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深化改革自此拉开大幕。


  在接受相关采访时,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高韵斐表示,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出版生产和内容提供企业之一,但如何顺应时代和出版行业发展趋势,满足当下新型阅读需求,进一步提升世纪版图书的市场占有率和市场影响力,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是世纪出版集团面临的重要课题。这不只是该集团面临的重要课题,也是其他出版集团,还有民营书业面临的重要课题。惟其如此才能理解,何以该集团2016年开启的这一轮改革受到各方瞩目。


  2016年6月6日,中南文化(股票代码002445)发布公告,以4.5亿元现金收购北京新华先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在后期将陆续投入巨额资金,全面布局IP文化产业链。这是我国民营书业历史上最高额的一起收购。交易完成后,新华先锋成为中南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实际上,此前5月31日起,“中南重工”更名为“中南文化”,主营业务由金属制品业转向大文化产业。在大文化产业方面,中南文化目前已形成影视、游戏、综艺、教育、衍生品多位一体的文化娱乐产业布局。据介绍,新华先锋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同时具备互联网出版权(新华阅读网)、图书策划发行和影视改编全产业链一体化的现代新型媒体“互联网+”公司,也是行业内最早推动书影IP互动的民营传媒企业。《金陵十三钗》《让子弹飞》《唐山大地震》等在业界颇有影响的书影互动、全产业链运作的图书,均出自新华先锋。


  北京新华先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王笑东表示,依靠纸书、数字、影视、衍生产品的协同开发,可以帮助作家实现收益最大化。与影视方、游戏方进行商业谈判是需要专业能力的,专业公司出面,可能会比作者本人出面更合适。他认为,IP的火热正在彻底改变行业的生态,出版人的第二个春天也会随之到来。另外,南方传媒上市、文轩回归A股、当当完成私有化欲转投国内资本市场、中国科技出版传媒IPO获批,诚可谓资本搅动出版界。


  早些时候,4月28日,新经典文化召开发布会,宣布投资法国菲利普·毕基埃出版社,显示了其布局国际市场,引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目标和志向。新经典文化副总编辑陈丰透露,除了投资菲利普·毕基埃出版社,未来几年,新经典文化还将在法国普罗旺斯设立中国作家创作基地,将他们推介到国际市场。在新闻出版“走出去”战略的指引下,近年来,国内出版机构,还有民营书业在国外以投资、并购、设立分社等形式进一步对接国际图书市场,成效显著。


  尤值一提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在坚持出版权、播出权特许经营前提下,允许制作和出版、制作和播出分开”。数月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江苏、北京、湖北等地设为“制版分离”改革试点。2016年6月末,“制版分离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该政策,将“编”和“印”过程中的部分环节纳入民营书企的业务链条,并以规章形式使其合法化,稿费、纸张费和印刷费等可以进入民营书企的成本,对于民营出版企业税收抵扣、财务阳光化乃至上市等至关重要。


  毫无疑问,2016年出版界的这一系列重大举措,将对以后包括文学出版在内的图书出版产生深远的影响。


  文学发展进入良性循环还需质量保证


  出版业的转型升级,文学出版业态的日渐成熟,使得近年中国文学发展进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首次颁给中国作家莫言,国际文学类奖项逐渐开始关注到中国作家。2016年4月,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项”,成为中国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人。8月,中国科幻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小说《北京折叠》抱回了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的最佳中篇小说奖。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曹文轩的获奖,是中国文学多年发展“水到渠成”的结果。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国际地位的提高,使得中国作家越来越多进入各国读者的视野。同时,出版是文学“走出去”的重要渠道和桥梁。从2013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次独立组团参加博洛尼亚书展开始,经少读工委组织,中国的少儿出版界已经连续4次独立组团到博洛尼亚。此外,曹文轩的获奖也得益于频繁的国际交流合作。从文学出版翻译的大环境看,曹文轩的获奖,还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翻译资金支持有关。


  虽然2016年原创少儿图书数量急剧增加,但有业内专家指出,引进的少儿图书在整体质量水平上依旧大大领先于国内原创图书。这一点即使在成人文学方面也不例外。2016年,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二手时间》、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活着为了讲述》、奥尔罕·帕慕克的《我脑袋里的怪东西》、迈克尔·翁达杰的《安尼尔的鬼魂》、唐娜·塔特的《金翅雀》等名家名作相继引进出版,广受读者欢迎。


  总体看,在文学出版上,中国文学不缺品种和数量,而质量还需进一步提高。曹文轩以儿童文学为例表示,儿童是世界上最好的读者,但需要引导。每一个孩子都需要文学的滋养。如何确定一些书籍是好的、优秀的,大概要组成一支陪审团,而这个陪审团的组成肯定不只是有孩子,还要有家长、专家。“儿童的阅读水准也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未来的阅读水准。”推而言之,一个国家的文学出版和文学阅读,也是衡量其国民素质的重要指标。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