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 010-69386267    0312-3157850
最新动态

季大纯

1人物简介
  季大纯(1968-)生于江苏,199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为职业画家。1994年参加“中国油画双年展”并参加1994年“翰墨艺术中心邀请展”;1998年参加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中国当代画家联展”和北京四合苑画廊的“静物”展;1999年在东京BASE画廊举办“季大纯展”,并参加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举办的“新锐的目光—1970年代前后出生的一代”;2000年参加上海国际艺术双年展,并参加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2001年参加成都国际艺术双年展。 2002年参加韩国“釜山艺术博览会”,“上海“我全都看见了”展,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美国“芝加哥艺术博览会”,广州艺术博物院“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
  2主要展览
  个展
  季大纯作品《无题》
  季大纯作品《无题》
  1999日本东京(BAESGallery)
  2000中国上海(东廊艺术)
  英国伦敦(中国当代画廊)
  2001中国台湾(索卡画廊)
  2002中国上海(auragallery)
  2004韩国汉城(琴山画廊)
  香港(精艺轩,梁洁华艺术基金会)
  2005韩国汉城(poscoartmuseum)
  联展
  1993“首届中国油画双年展”中国北京(中国美术馆)
  “第二届中国油画年展”中国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6“现实:今天与明天——中国当代艺术”中国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
  1997“其他的现实主义”德国柏林(世界文化宫)
  1998“中国当代画家联展”中国上海(刘海粟美术馆)
  “静物”中国北京
  “新锐的目光--70年前后出生的一代”,中国北京、深圳
  (北京:炎黄艺术馆;深圳:何香凝美术馆)
  “中国当代艺术夏季联展”英国伦敦(中国当代画廊)
  2000“上海双年展”,中国上海(上海美术馆)
  季大纯作品《自以为是》
  季大纯作品《自以为是》
  2001“非常平常”中国上海(上海美术馆)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
  “成都双年展”,中国成都(成都现代艺术馆)
  2002“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中国广州(广州艺术博物院)
  “联展”日本冲绳(冲绳画廊)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
  “芝加哥艺术博览会”,美国
  “三藩艺术博览会”美国
  “墨尔本艺术博览会”澳大利亚
  2003“马德里艺术博览会”,西班牙
  “中国当代艺术的延伸”韩国斧山
  “中国当代艺术”澳大利亚(RayHughesGallery)
  “首届美术文献提名展”中国湖北(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芝加哥艺术博览会”美国
  2004“04年亚洲新意美术交流展”,中国台湾(台南市立艺术中心)
  “DemocracyForever”NewYory(PlumBlossomsGallery)
  “马德里艺术博览会”西班牙
  “芝加哥艺术博览会”美国
  2005“北京的现代美术”,日本东京
  “艺术&Issue——中韩艺术交流展,中国北京(索卡当代空间)
  拍卖数据
  总拍品”188件“;预展中拍品”7件“;已成交拍品”159件“;未成交拍品”22件“;总成交金额”38,939,647元“,成交比率·88%。
  3主要著作
  作品名称:《季大纯》
  作者:季大纯
  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河北麦田图书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日期:2005-11
  作品简介:季大纯是1970年前后出生那一代的代表性画家之一,他以鲜明的个人风格而广受瞩目。他的画风机智幽默、意境空灵宁静,富有浪漫的诗意与禅意。尤其是他对架上绘画的选择与坚持,在装置、影像、图片及多媒体手段曰趋流行的环境下,更凸显其特有的表现魅力与深刻意义。本书是季大纯的经典作品集。
  4作品赏析
  作品介绍
  大纯的绘画是没有观念的,至少是没有人们希望和习惯的当代艺术中的那种观念。它们不反映重大的历史时间,不呈现日常生活的场景,不表达自己对于现实生活的判断。它们是在空白画面上一些没有关联的形象的堆积,是抽离掉典型特征的人物的聚集,是对现实物像的肆意更改。在这些绘画的过程中,人们理解到的是形象本身。而对于大纯来说它们似乎更多的是一种视觉上的运动,是眼睛与手之间一次次微妙的联动。于是,绘画在他这里成为了一种直觉的冲动。对于我来说,大纯的绘画是使绘画本身在当代艺术的喧嚣中回到了它最开始的起点。他关注的是一片阴影,一条弧线或者若干个形状之间的关系。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东西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它们不承载任何观念,但是却是超越于观念之上的,因为观念是语言的,而绘画是视觉的。看大纯的画,更加加深了我对这一点的认识。
  作品反映
  无论从语言还是从形象上,大纯的绘画都是梳理日常现实和当下的视觉体验的。即使单纯从油画本身来说,他完全使用黑色和木炭的做法也是对所谓的油画色彩一个小小的玩笑。相反它们倒是让人们想起古代画论中的“墨分五彩而百色惧”。显然,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我想在大纯那里所谓西方东方,油画与国画都是他即不敢、不愿也无法谈的问题。真正的重点其实在于大纯作品中的精神气质。绘画与他而言不啻于是一种氛围的营造,在这个氛围中他得以逃遁现实的混沌,而回归到构造内心精神世界的混沌之中。所以人们从大纯的绘画中看到的是一个个漂浮的空间,物像是模
  糊的,背景是缺乏时空维度的。所有的人物和物体仿佛是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涂画修改都是在维护这个远方精神世界的完整。这些画面和现实之间的联系是不确定而微妙的,他们用一个局部的形象含沙射影的指涉着广阔的社会现实,于是他的作品仿佛具有了一种”寓言“的特性,即以少胜多,以无胜有,用无语的描绘来化解现实的话语叫嚣。
  5作品介绍
  作品描述
  如果人们认可了大纯的绘画是当代精神生活的”寓言“,那么人们就会发现他的绘画就象是从他画的那些莫名奇妙的石头中蹦出来的。大纯的绘画是对那些无法名状的形象的一种看似胆战心惊的描绘。在这些描绘中,通过涂抹、修改,保留着无数的可能性。从这一点上看,他的作品仿佛永远呈现给人们的是一个绘画的过程。即使是已经完成的作品,仿佛也只是在画的过程中骤然停下的一个休止,而绘画本身也似乎是一个永远没有停止的过程。对于习惯了把绘画当作是观念的表达工具的人们来说,大纯的绘画无疑是一种隐喻:绘画本身是一个过程,但是这个过程最后的本质却是不确定的。应该说这种反本质主义的绘画行为对当下的艺术界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提示。
  虽然面对大纯的绘画时,我的困惑完全不足以代表所谓的中国美术界,但是我想这种困惑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人们当下艺术判断的困境。如果说有一个所谓”中国当代绘画“存在的话,那么它的文化逻辑是工具论和本质主义的。长久以来,人们习惯通过形象和组织形象的方式来界定绘画在文化上的可能性。通过文化观念,人们从记忆与历史中抽离出图像的”本质“,或者从商业图像中抽离出图像制造的”本质“,在这个顺应或反抗的过程中,绘画逐渐成为了观念的工具。当代绘画的这种文化逻辑来源于中国当代艺术特殊的政治文化背景,也来自于全球艺术体制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选择和误读。这种本质主义的态度是中国当代绘画在过去二十年中发展出来的一种特殊的生存策略。一方面,它造就了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艺术界被迅速认同的现实,另一方面却简约了人们对于艺术内部问题的探讨。本质主义与工具论是一种策略,但是不应该成为人们当代艺术的”原罪“。工具论的当代艺术造就的是观念与符号,使得艺术的创作被简化。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更广阔的国际范围内,过去二十年的艺术的发展已经消解了旧有的文化偏见,但是却使艺术的创造面临着被美术馆、批评家与画廊、拍卖”体制化“和”主流化“的危险。在这种背景下,旧有的艺术策略已然失效,而真正的出路将在于人们重新界定和梳理艺术与现实的关系。
  作品评述
  如果站在这个层面上看,人们会发现,大纯的绘画在当下的意义不在于他的图式,而在于他以一种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寓言方式重新界定和梳理艺术和观念与现实关系。大纯的画予我而言,至少是对一种观念与视觉的挑战,在我看来,他在作品和方式对于陷入体制化的当代艺术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对于陷入样式化的当代绘画来说,它们同样意味着一种救赎。
  6艺术评析
  万物,在季大纯眼中,并非纯然是概念性的或者逻辑性的词汇,更多的则是鲜活且多样的具体。与此同时,画家以一视同仁的态度来看待“人”与“物”,在他的心中,“人”与“物”都是自然的“造物”;在另一方面,季大纯对于“自然之物”与“人为之物”抱持着同样的喜爱,而季大纯对人造制品的喜爱亦与其对艺术的信仰同样的执着一贯。他所搜集的精美制品,完全可以消弭制品和艺术品之间的界线,共同结构出了一个庞大而完整的素材系统。
  对于这个系统的运用,季大纯采取了所谓的“广义综合”的方式,它的目的不在讽刺挖苦,也不强调对抗的意义,其重要性在于彰显艺术家的视野范围、观察角度与精确呈现。通过这种方式,季大纯得以洞察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得以调查以某种强度与渗透性包围着我们的那些物体和形象。而这种方式的呈现结果,往往让我们耳目一新,第一次意识到那些东西的存在,从而有机会摆脱那种透过文化与惯例来体验艺术的习见,以及那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令人怀疑的文化价值,激发自由、新鲜及全新体验的欲望,正确地感知时代生活的真正内核。
  事实是季大纯对万物广义综合的能力,并非仅仅停留为繁琐罗列和客观陈述的浅层,其创作的价值还表现为在将万物纳入观察的同时,又注重对时代图景入里剖析的深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其作品文化批判的倾向。
  具体而言,在季大纯的观念中,万物不仅有它们本源性的形状面相,还有隶属于它们却早已被加载人类文化历史的文献图像。这些文献图像的生成,无疑与历史时代人们的作用密切相关,因此在这些文献图像身上充满了时代创造与人类精神的印痕。毋庸置疑,对于当代的季大纯而言,这些文献图像也被视为取之不尽的题材宝库;而对这些文献图像的研读,既丰富了季大纯关于万物本源的认识,又衍生出画家关于万物意涵的再度创生。
  对文献图像的利用,并非是季大纯的“专利”,而是当代艺术创作中的习见做法。事实是画家的确运用了一些独特的叙事方式来组织他所要画的东西,我们暂且称这些方式为“大纯式”的叙事。如果要细分的话,则大致可以分为“转借”、“混搭”与“造境”。
  7有关评价
  诚如此次展览的名称,”纯纯“是画家的名字,更是观者的感受:那”至纯的绘画性“和”造型上的童稚般的幽默感“,富有浪漫的诗意和禅意,在当今画坛独树一帜。观看季大纯的画,作品里流露出来的”单纯“、”童稚“、”幽默“、”率真“、”顽皮“等,让人们感到由衷的愉悦和久违的轻松。
  季大纯以其独特的视界,用几种熟悉的材料和几个惯用的符号来经营着他的画面空间,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缔造了一个个令人心动的艺术世界,追求绘画本身的表现力和纯粹性,这就是他的”纯纯的“绘画境界。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