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席慕蓉:我一直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早有安排

2017/05/18 13:44:29 来源:搜狐  作者:席慕蓉
那么,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

222.jpg
图源包图网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


  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


  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


  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看窗外风景一段一段的过去,我才忽然发现,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又岂只是一些零碎的事与物而已呢?


  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的一生,也是我只能拥有一次的,也是我仅有的一件啊!


  那么,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


  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念念不忘呢?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相见时仍会狂喜,在离别后仍会忧伤呢?


  既然没有一段永远停驻的时间,没有一个永远不变的空间,我就好像一个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流浪者。


  我又有什么能力去搜集那些我珍爱的事物呢?搜集来了以后,又能放在哪里呢?


  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手不停笔的我,又为的是什么呢?


  我一直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早有安排,只是,时机没到时,你就不能领会,而到了能够让你领会的那一刹那,就是你的缘份了。


  有缘的人,总是在花好月圆的时候相遇,在刚好的时间里明白应该明白的事,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迟,才能在刚好的时刻里说出刚好的话,结成刚好的姻缘。


  而无缘的人,就总是要彼此错过了。


  若真的能就此错过的话倒也罢了,因为那样的话,就如同两个一世也没能相逢的陌生人一样,既然不相知,也就没有得失,也就不会有伤痕,更不会有无缘的遗憾了。


  遗憾的是那种事后才能明白的“缘”。总是在“互相错过”的场合里发生。


  总是在擦身而过之后,才发现,你曾经对我说了一些我盼望已久的话语,可是,在你说话的时候,我为什么听不懂呢?


  而当我回过头来在人群中慌乱地寻找你时,你为什么又消失不见了呢?


  年轻时的你我已是不可再寻的了,人生竟然是一场有规律的阴错阳差。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一种成长的痕迹,抚之怅然,但却无处追寻。只能在一段一段过去的时光里,品味着一段又一段不同的沧桑。


  可笑的是,明知道演出的应该是一场悲剧,却偏偏还要认为,在盈眶的热泪之中仍然含有一种甜蜜的忧伤。


  这必然是上苍给予所有无缘的人的一种补偿吧。


  生活因此才能继续下去,才会有那么多同样的故事在几千年之中不断地上演,而在那些无缘的人的心里,才会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模糊的愁思吧。


  而此刻,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车厢里亮起灯来,旅客很少,因而这一节车厢显得特别的清洁和安静。


  我从车窗望出去,外面的田野是漆黑的,因此,车窗象是一面暗色的镜子,照出了我流泪的容颜。


  在这面突然出现的镜子前,我才发现:原来不管我怎样热爱我的生活,不管我怎样惋惜与你的错过,不管我怎样努力地要重寻那些成长的痕迹,所有的时刻仍然都要过去。


  在一切痛苦与欢乐之下,生命仍然要静静地流逝,永不再重回。


  也许,在好多年以后,我唯一能记得的,就是在这列南下的火车上,在这面暗色的镜子前,我颊上的泪珠所给我的那种有点温热又有点冰冽的感觉了吧。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