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米沃什 | 我只想成为一棵树,为岁月而生长,不伤害任何人

2018/02/06 09:33:21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米沃什
眼睛操控者:“现在你知道了。我曾借你蝴蝶的眼睛去看金莲花,借你蝾螈的眼睛去看草甸,借你各色各样人的眼睛,去看同一座城。”

1_副本.jpg

  路边狗


  1、路边狗我曾经乘着运牛粮的马车走遍家乡的土地,挂在车后的铁皮桶互相碰撞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桶里是为马儿准备的水。当年这儿还是一片荒野—一山丘,松林,零星坐落着的农舍——这种屋舍没有烟囱,所以屋顶总是烟雾缭绕,仿佛着了火一般。我一时悠闲地在农田和湖泊之间游荡,一时又信马由缰,向远处驰骋,直到能看见松林背后的村庄或庭院。这时,总会有一条尽忠职守的小狗冲出来对我叫。想来那还是世纪初的事了,百年不过一瞬而已。我不仅常常忆起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也总想起陪伴他们的那一代又一代的狗,人们日复一日地劳碌,而它们始终陪伴左右。有一天在清晨的梦里,我没来由地想到了这个有点好笑,却令我动容的名字:“路边狗”。


  2、局限我的见识浅薄,理性不足。我尽可能地去学习,去读书,却仍然改变不了什么。我家的书多得从书架上溢了出来,蔓延到其他家具上,地板上,甚至成了进出房间的障碍。这些书我当然是读不尽的,但我如狼般的双眼仍饥渴地搜寻着新鲜的书源。然而,如果要说得更确切些,对于自身的局限感并不是持续存在的,这种感觉只是偶尔造访,是一种一闪而过的觉醒,好让人意识到自身想象力的狭窄——好像因为我们的头骨太厚,以至于思维无法接收到它本该接收的信息。我本该知晓此时此刻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同时发生的事情,我本该能够洞察所有人的思想,无论他们生活在当代还是后世,在两千年前还是八千年前。我本该如此,然而我并没有。


  3、眼睛操控者:“现在你知道了。我曾借你蝴蝶的眼睛去看金莲花,借你蝾螈的眼睛去看草甸,借你各色各样人的眼睛,去看同一座城。”


  “我承认我以前太过自信。打个比方来说,有很多人走在同一条路上,那么每个人眼中的那条路都会是不同的。群体中的个体之间无法相互交流感受与看法如果我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可我却一直在苦苦寻找某个被世人所一致肯定的真理。这就是为什么,你所展现给我的是如此沉重的实验和诱惑。”


  4、失控他的想法不受控制,为所欲为。每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又失控了就痛苦难耐。况且这并不是些好想法,只能证明他心中暗藏着残酷与无情。他总想,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尽的苦难,人们努力地活着只是为了最终的消亡。他怀疑自己创作的冲动在某种程度上与他想法的残酷有关。


  5、寻找我总以为,人类在本世纪所认识到的种种残酷一定能用语言概括出来。于是我翻遍各种回忆录、报告文学、小说、诗歌,抱着能找到这些文字的希望,却每每失望:“这不是我要找的。”于是一个不敢肯定的想法在心中萌生了:人类命运的真相并不是他们教给我们的那样。但我们害怕给真相命名。


  6、不是我的我一生都在假装,假装他们的世界也是我的,我深知,这种假装是一种耻辱。


  可我又能怎样?即使我大声疾呼,我大胆预言,也没有任何人听得见。


  他们的大屏幕和麦克风不是为我准备的。


  像我一样的人,流落街头,自言自语在公园的长椅上,在狭窄的过道里,和衣而眠。


  只因监狱太小,关不了所有的贫民。


  我微笑,沉默。他们已不再抓捕我。


  我已学会了一一要与正确的人坐在一起。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