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太宰治丨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2018/04/02 10:39:5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太宰治
我开始隐隐约约明白了世间的真相,它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争斗,而且是即时即地的斗争。

1.jpg


  是等待的人更痛苦呢,还是让人等待的人更痛苦呢。无论怎样,我已无需等待了,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2.jpg

  “我好爱这世界!”我热泪盈眶地想。注视着天空,天空慢慢改变,渐渐变成了青色。我不停地叹息,好想褪去自己的衣裳。就在这时候,树叶、草变得透明,已看不见它们的美丽,我轻轻触摸草地。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3.jpg

  别再读什么书了。只有观念的生活,故作无意义的高傲,真是让人轻蔑、轻蔑。你没有生活目标,实在该对生活变得更为积极些;老是摆出一副思索、烦恼、自我矛盾的样子,其实一切只是自己太过伤感罢了;只是一味地怜惜自己、安慰自己而已。是你把自己给高估了!


4.jpg

  在我过往的人生中,曾多次期望有人能杀了我,但从未想过要杀人,因为面对可怕的对手,我反而只想着如何要对方幸福。


5.jpg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6.jpg

  对人感到过分恐惧的人,反倒更加迫切地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更可怕的妖怪;越是容易对事物感到胆怯的神经质的人,就越是渴望暴风雨降临得更加猛烈。


7.jpg

  受人责备或训斥,可能任何人心里都会觉得不是滋味,但我从人们生气的脸上,看出比狮子、鳄鱼、巨龙还要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似乎隐藏着本性,但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在暴怒之下,突然暴露出人类可怕的一面。想到这种本性或许是人类求生的手段之一,我感到无比绝望。


8.jpg

  世界上所谓的合法,反而都是可怕的(我老觉得有种深沉未知的强大力量),在这种机关密布、没有窗口、冰冷刺骨的房间里,会让我觉得如坐针毡,倒不如飞身跳向外头,就算是片不合法的大海,游不了多久就会死去,在我看来,却轻松许多。


9.jpg

  我根本无法过那种所谓集体生活,什么青春的感动,什么年轻人的骄傲等等豪言壮语,只会在我耳朵里唤起一阵凛冽的寒气,使我与那种”高中生的蓬勃朝气”格格不入。我甚至觉得,不管教室,还是宿舍,都无非是被扭曲了的性欲的垃圾堆而已。


10.jpg

  我开始隐隐约约明白了世间的真相,它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争斗,而且是即时即地的斗争。人需要在那种争斗中当场取胜。


11.jpg

  苟活着就是罪恶的种子!我的不幸,是无力拒绝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绝,不论对方或是自己心里,永远都有一道无法弥补的白色裂痕。我被这样的恐惧胁迫着。问问老天:不抵抗是罪吗?


12.jpg

  我并不存在、是一阵风而虚渺的,我越来越强烈地这样认为着。——人,是不会自我教授妙谛真言的。若连这一点都懂,我根本就用不着如此恐惧、拼命讨好人们了。也用不着与人们的生活对立,夜夜尝着地狱般的痛苦。


13.jpg

  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受伤。


14.jpg

  过去我一直过得像身处地狱般的人类世界里,这可能是唯一的真理。


15.jpg

  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


16.jpg

  所谓的“世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人群吧?这个“世人”的实体在哪里呢?不过,我活到现在一直认为那是个强大的、严酷而可怕的东西,但听堀木这么一说,“你说的世人不就是你吗”这句话突然冲到我的舌尖便又缩了回去。


17.jpg

  人们相互欺骗,奇怪的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是在相互欺骗,那才是真正巧妙的、赤裸裸的不信赖。我难以理解那些相互欺骗却胸怀坦荡、问心无愧地活着,或者有着活下去的信心的人。


18.jpg

  我从出生的时候起就是个正直的人。请让我作为正直的人去死。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