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毕希纳丨你们是国家的牛马,可曾抱怨过自己失去的人权

2018/04/02 10:52:46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毕希纳
国家这个强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有一定数量的人居住在一块土地上,那里有现成的制度或法律,每一个人都以这些制度或法律为准绳,那就是说,他们组成了一个国家。

1.jpg

  黑森快报(节选)


  把和平给茅屋!把战争给宫殿!


  1834年,看起来《圣经》好像受到了谎言的惩罚似的;看起来好像上帝在第五天创造了农民和手工工人,而在第六天创造了诸侯和上等人似的,好像主对这后一种人说过:你们去统治这地上爬行的一切生灵吧,好像农民和市民都属于爬虫似的。上等人的生活是一个漫长的礼拜天,他们住在美丽的楼房里,他们穿着经过装饰的衣服,他们长着肥胖的面庞,讲着自己特殊的语言;可是,人民躺在他们面前就像地里的粪土。农民扶着犁耕田,但上等人却跟在犁和农民后面并在犁旁驱赶着农民和耕牛,他们拿走了粮食而把一片庄稼茬子留给农民。农民的生活是一个漫长的劳动日;陌生人当着他的面侵吞了他土地上的一切,农民的躯体是一个茧子,农民的汗水是上等人桌子上的盐。


  国家这个强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有一定数量的人居住在一块土地上,那里有现成的制度或法律,每一个人都以这些制度或法律为准绳,那就是说,他们组成了一个国家。这就是说,国家乃所有人;在这个国家里维持秩序的人就是法律;通过他们,所有人的福利都得到保障,而这些法律应该从所有人的“意志”里产生出来。——你们看看,他们把这个大公国弄成了什么样子;你们看看,什么叫维持国家秩序!


  正常的生活就叫做忍饥挨饿和被敲骨吸髓。


  究竟是谁创造了这种制度?为了维护这个制度,谁在守卫着?是大公国的征服。这个政府是由大公爵和他最上层的官吏们所组成。其他的官员们都是这个政府任命的、为了使这个制度行之有效的男人们。


  人民是他们的羊群,他们是牧羊人,挤奶者和剥削者;他们穿的是农民身上的皮,对穷人的掠夺就在你们家里进行;孤儿寡母的眼泪是他们脸上的油脂,他们随心所欲地统治着人民,同时劝解人民甘当奴仆。你们交给他们6000000古尔登的税款,因此他们卖力地统治你们;这就是说,他们让你们来养活,同时又剥夺了你们的人权和公民权。你们看见你们流汗所得到的收获是些什么东西了吧。


  过去你们的先人所遭受的那些压迫,现在又继续压到你们头上。这种法律是上等人和学者组成的那个无足轻重的阶级的财产,这个阶级通过他们自己胡编乱造的东西获得了统治权。这种正义不过是一种使你们安分守己的手段,因此他们可以更舒适地剥削你们;这个阶级所说的法律,你们不懂,这个阶级所讲的公理,你们一无所知,这个阶级做出的判决,你们一点也不理解。如果说这个阶级是廉洁的,那是因为它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金钱,用不着在收取贿赂。


  司法在德国几百年来一向是君主们的娼妓。通向衙门的每一步路都必须用你们的银子做铺路石,你们用贫穷和屈辱买下了法庭的判决。你们想一想那种盖有橡皮图章的公文卷宗吧,想一想你们在官衙里弯腰低头和岗哨们在那里守候的情形吧。


  你们可以控告自己的邻居偷了你们一个土豆;但是,你们可曾控告过那种借口为了国家、以各种税务的名义每天盗窃你们财产的偷盗行为,因此你们用自己的汗水养肥一支无用的官僚大军;你们可曾抱怨过那些你们自己委托的脑满肠肥的家伙,他们的独断专行就是法律,而你们是国家的牛马,你们可曾抱怨过自己失去的人权;哪里有接受你们申诉的法庭,哪里有正义的法官?——你们的那些弗格尔贝格村的同乡正在被送往罗肯堡的监狱,他们的镣铐将会回答你们。


  用于军事的钱是914820古尔登。


  因此你们的儿子们就能穿上一套鲜艳的制服,肩上就能背枝枪或者一面鼓,每年秋天就可以在打靶时瞎放一阵枪,讲一讲官廷里的大人先生们如何如何,那些顽皮的贵族子弟们怎样走在所有诚实人的孩子前面,怎样和他们一起打着鼓、吹着号在城里宽阔的大街上游荡。为为了那900,000古尔登,你们的儿子们必须向暴君们宣誓效忠并且在他们的宫殿前面站岗放哨。如果你们胆敢想想你们是自由的人,那么他们就会用鼓声压倒你们的叹息,用枪托砸碎你们的头颅。他们是合法的杀人犯,他们保护的是合法的强盗,想一想索德尔村吧!你们的兄弟和你们的孩子们在那里都曾经是杀兄弑父的凶手。


  用于支付养老金的钱是480000古尔登。


  有了这笔钱,那些官员们,只要他们为国家忠诚地效忠了一段时间,就将被放到柔软的床垫上,这就是说,只要他们在这个安排得井然有序的、被称之为制度和法律的剥皮工场中曾经是个卖力的走狗,就可以享受那种待遇。


  付给内阁和枢密院的钱是174600古尔登。


  现在,最大的流氓无赖们在德国可能到处都和君主们最紧密地站在一起,至少在这个大公国里是如此:假如一个诚实的人进了枢密院,那么他早晚要被排挤出去。但是,即使一个诚实的人现在能当上部长或者能保住自己的职位,那么他也只能是一个被线牵着的傀儡,像在德国那样,牵着这个傀儡的可能是君主的无能亲信,而他又可能被某一个内廷侍从或者一个车夫或者这个车夫的老婆和老婆的情人,或者被他的同父异母兄弟,也可能被他们全体一齐牵着。在德国,现在的情况就像先知弥迦在第七章写的那样:“有权有势的人满肚子坏水,尽做坏事,为所欲为。他们当中最好的像荆棘刺,而最正直的像荆棘丛。”你们必须向这些荆棘刺和荆棘丛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你们还必须为大公国的宫廷及其宗室再缴纳827772古尔登。


  以上我提到的那些机构和人员,只是工具和奴仆。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不是以他们自己的名义,他们的委任状下面都写着一个大写的L,这个字母意味着受上帝庇佑的路德维希,他们战战兢兢地说:“以大公爵的名义。”这就是他们在拍卖你们的农具、赶走你们的牲畜并把你们投入监狱时大声呼喊的口号。他们说以大公爵的名义,他们所说的那个人就是:不可侵犯的、神圣的、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但是,你们走到这个人子跟前,透过他那身君主的皇抱看一看。这个人子饿了也要吃饭,困了也要睡觉。你们看,他和你们一样,降生时也是那样赤条条、软绵绵,将来也和你们一样,死了被拾出去时身体又僵又硬。可是,他却踩在[你们的]脖子上,有700000人为他耕耘,有许多部长为他负责管理他要做的事情,他有权通过自己制定的税收支配你们的财产,他通过自己制定的法律,支配你们的生命,他身边围着一群贵族老爷太太们,人们称之为皇室,他手中神圣的权力将传给他的子孙及其同样出身于非常高贵家族的女人们。


  唉,你们这些偶像崇拜者啊!一一你们就像那些异教徒,朝拜鳄鱼,反被鳄鱼撕成碎片。你们给他戴上王冠,可是那却是你们自已安到自己头上的一顶荆冠;你们把权杖送到他的手里,可是那却是用来惩罚你们自己的一条皮鞭;你们把他送上国王的宝座,可是那却是你们和你们孩子们的刑讯椅。君主是趴在你们身上的吸血鬼的脑袋,各部大臣是吸血鬼的牙齿,以下的各级官吏是吸血鬼的尾巴。他给所有高贵的先生们加官晋爵,他们的饥饿的胃是他给国家准备的杯状吸器。写在他的各项命令下面的字母大写的L是我们这个时代里偶像崇拜者们向之顶礼膜拜的禽兽的标记。


  (注:本文节选自《毕希纳全集》中的《黑森快报》,译者为李士勋。)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