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波德里亚丨如果你不应该让某个人惦记你,那就用不着逃避

2018/04/03 08:54:40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波德里亚
失眠者梦想有一种意识的缺失,以便他能够入睡,就像杂技演员梦想有一种重力的缺失,以便他可以永远不跌下来。

1.jpg

  冷记忆1


  这种挑衅的性情品质受到白日梦的影响,受到爱别人却得不到爱的挑战的影啊,受到任何情结激动的影响,只要他想得到一切,并且牺牲自己,人们只能将这种品质比作一种以太,一种精神灵药,一种神经火花,一种对双重性的幸福智慧的激发。这里的女人秀色可餐,必须去诱感。这里的世界美不胜收,必须去毁灭。


  人们梦想的东西,就是一种美丽的形式上的思想,它明显对其客体感到失望,它会撩开嫉妒的面纱,毫不掩饰地进行报复。


  如果你不应该让某个人惦记你,那就用不着逃避


  如果你不应该喜欢这个人,那就用不着他想念你


  如果你不应该毁灭他,那么喜欢他也就无济于事


  我能被什么东西引诱呢?也只有这种激情的情感能引诱我,我从来也只能吸收它,而不能够回赠。我在需要的时刻往往缺乏激情,而激情在需要的时刻往往也缺乏新鲜感。


  嫉妒和激情一样,都能获得同样的效果,但是嫉妒会在冷漠中得到,就像在在梦中一样。嫉妒是否就是心理学时代的根本情感呢,也就是说,它总是滞后的和冷漠的命运的根本情感呢?因为心理学本身仅仅是一个延期的显见事实。


  每个男人都非常害怕不再有某个女性或任何一个女性形象来照料他。任何人都不能在没有女性形象宽恕的情况下生活。


  小小的发亮的喷发


  小小的发亮的连接


  小小的发亮的幻觉


  小小的发亮的嘴唇


  小小的发亮的争吵


  小小的发亮的蜂房


  小小的发亮的逆境


  小小的发亮的破坏


  小小的发亮的齿轮


  小小的发亮的盘绕


  围绕着垂直的轴心


  为什么低能儿的弱智变成了一种文化事实,而更可的普通愚蠢行为却不会令任何人惊?


  莫斯科机场。官像主义的愚蠢被搬上舞台得到美化,一且提提升到美学的权势高度,并且加上了冷战修辞学,那它就没有任何限度。这是国家针对每个公民的冷战,这种冷战尤其可恶,因为这是人为地维持着的冷战。这是愚蠢的模拟,它变成了社会生活的唯一运载工具。整个社会都在强大军事的面具下出了轨,整个国民社会都在官僚主义的面具下被当作邪魔而驱除。死亡的社会,僵化在死亡外表上的社会,在最后的表演中,培育着对自身现实的苦涩的否定。


  苏联社会唯一的历史收益,就是人类种群的某些特征和习俗得到了拯救,如同冰期的猛犸象一样被保留了下来,而这些特征在其他地区可能早已消失。


  劳动者,过去曾经是历史否定性的英雄,而今变成了模拟工厂的透明失业者。知识分子,过去曾经是历史否定性的先驱,现在变成了持不同政见的跳梁小丑。


  官僚主义曾经在社会领域里找到了其僵尸般死板的最佳用途。我们则找到了更好的东西:尸体的灵活,即过去耶稣会教士们的灵活,灵活得像死尸,人们让这种灵活在上流社会的关系中流传。今天,电子学代替了灵巧,让这种灵活性在半抽出、半流体的网络中传输,这是一个巨大而灵活的节制体系,这个体系充当了我们的原动力。与耶稣会教士们的策略一样,冷漠的策略在此大显身手。


  失眠者梦想有一种意识的缺失,以便他能够入睡,就像杂技演员梦想有一种重力的缺失,以便他可以永远不跌下来。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