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罗素:论老之将至

2019/07/02 13:57:16 来源:世界名著每日读  
   
虽然有这样一个标题,这篇文章真正要谈的却是怎样才能不老。在我这个年纪,这实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blob.png

  虽然有这样一个标题,这篇文章真正要谈的却是怎样才能不老。在我这个年纪,这实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的第一个忠告是,要仔细选择你的祖先。尽管我的双亲皆属早逝,但是考虑到我的其他祖先,我的选择还是很不错的。是的,我的外祖父六十七岁时去世,正值盛年,可是另外三位祖父辈的亲人都活到八十岁以上。至于稍远些的亲属,我只发现一位没能长寿的,他死于一种及罕见的病症:被杀头。我的一位曾祖母是吉本的朋友,她活到九十二岁高龄,一直到死,她始终是让子孙们全都感到敬畏的人。我的外祖母,一辈子生了十个孩子,活了九个,还有一个早年夭折。可是守寡之后,她马上就致力于妇女的高等教育事业。她是格顿学院的创办人之一,力图使妇女进入医疗行业。她总是讲起她在意大利遇到的一位忧郁的老年绅士,她问他忧郁的缘故,他说他刚刚失去了两个孙子。“天哪!”她叫道:“我有七十二个孙儿孙女,如果我每失去一个就要悲伤不止,那我就没办法活了!”“奇怪的母亲。”他回答说。但是,我却要说我更喜欢她的见地。上了八十岁,她开始感到有些难于入睡,她便经常在午夜时分至凌晨三时这段时间里阅读科普方面的书籍。我想她根本就没有工夫去留意她在衰老。我认为,这就是保持年轻的最佳方法。如果你的兴趣和活动既广泛又浓烈,而且你又能从中感到自己仍然精力旺盛,那么你就不必去考虑你已经活了多少年,更不必去考虑你那也许不很长久的未来。


  从心理角度讲,老年需防止两种危险。一是过分沉湎于往事。人不能生活在回忆中,不能生活在怀念往昔的美好或对去世的友人的哀念之中。而应当把心思放在未来,放到需要去做的事情上,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另一件事是应当避免依恋年轻人,期望从他们的勃勃生气中获取力量。子女长大成人后,都想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如果你还像他们年幼时那样关心他们,你就会成为他们的包袱。我不是说不该关心子女,而是说这种关心应该是含蓄的、宽厚的,而不应该过分地感情用事。动物的幼子一旦自立,大动物就不再关心它们了。人类则因其幼年时期较长而难于做到这一点。


  我认为,对于那些兴趣广泛、身体健康、个性坚强的人而言,成功地度过老年并不难。这样的长寿也才真正有益。告诫已经成人的孩子别犯错误是无用的,因为一来他不会相信你,二来错误本来就是教育所必不可少的要素之一。但是,如果你是易受情感支配的人,那么你若不把心思全都放在子女和孙辈身上,你就会觉得生活很空虚。假如真是这样,那么当你还能为他们提供物质上的帮助,你就必须明白,绝不要期望他们会因为你的陪伴而感到快活。


  有些老人因害怕死亡而苦恼。年轻人害怕死亡是可以理解的。有些年轻人担心他们会在战斗中丧生。一想到会失去生活中所有的美好事物,他们就感到痛苦。这种担心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对于一位经历了人世悲欢、履行了个人职责的老人,害怕死亡就有些可怜了。克服这种恐惧的最好办法是,扩大你的兴趣范围并使其不受个人情感的影响,直到包围自我的围墙逐渐离开你,而你的生活则越来越融合在大家的生活之中。


  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应该像河水一样──开始是细小的,被限制在狭窄的两岸之间,然后热烈地冲过巨石、滑下瀑布。渐渐地,河道变宽了,河岸扩展了,河水流得更平衡了。最后,河水流入了海洋,不再有明显的间断和停顿,而后便毫无痛苦地摆脱了自身的存在。能够这样理解自己一生的老人,将不会因害怕死亡而痛苦,因为他所珍爱的一切将继续存在下去。而且,如果随着精力的衰退,疲倦之感日渐增加,长眠并非是不受欢迎的念头。


  我渴望死于尚能劳作之时,同时知道他人将继续我所未竟的事业,我大可因为已经尽了自己之所能而感到安慰。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