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北大“屠夫”》

2016/02/25 09:56:35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陆步轩
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踏绽脚,步步赶不上,最终为生活所迫,逼上梁山。这个“逼”字,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北大“屠夫”-立封600_看图王.jpg

  作    者:陆步轩


  出 版 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书    号:978-7-5192-0438-9


  出版时间:2016年2月


  定    价:38.00元


  开本/装帧:16开,292页/平装


  图书分类:传记、励志


  读者定位:青年、学生、家庭主妇


  ◎内容简介:


  “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踏绽脚,步步赶不上,最终为生活所迫,逼上梁山,这个‘逼’字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因“北大才子当街卖肉”的新闻,陆步轩轰动一时。他以幽默的笔触对自己的命运做了一番回顾、体味和省思。书中尽显人生的辛酸,五味杂陈,述起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时代,历经一波三折的求职路、百事哀的婚姻家庭生活,继而为生活所迫扛起屠刀,到合作创业。从“北大才子”到“屠夫”,陆步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作者介绍:


  陆步轩,就是那个北大毕业,曾经在西安街头干着张飞的营生,与樊哙、郑屠之流抢饭碗的角色。2003年7月,华商报一篇《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使之声名大噪,引发华人世界“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大讨论。2004年被当地政府“招安”,企望史学泰斗司马迁之项背,从此八小时之内干党的事业,八小时之外奔自己的小康。2008年5月,结识猪肉佬校友陈生,共同创办广州、上海屠夫学校。2013年4月,登上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自称为北大的丑角,给母亲丢了脸、抹了黑。


  ◎图书亮点:


  北大才子变身畜牧业老板,讲述另类人生故事。另随书附赠小册子,揭秘猪肉内情,教你如何挑肥拣瘦,选购放心肉。


  ◎广告语:


  天之骄子变身猪肉屠夫,看北大“丑角”的另类人生。


  ◎编辑推荐:


  提起北大毕业生,你能想到什么?


  才子?精英?成功?


  总之是与一切有关未来的美好的词汇挂钩。


  可陆步轩,是一个例外。


  从“北大才子”“天之骄子”,到屠肆操刀,


  陆步轩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读《北大“屠夫”》,感尝人生百味,体会什么才是一个人真正的成功。


  ◎名人推荐:


  命运的诡谲,世间的辛酸,不仅没有摧毁陆步轩的精神世界,反而呈现给我们一颗更加淳朴率真、更加乐观坚毅的灵魂。作者通过坦诚幽默的笔触向我们表明:苦难与财富,界定它们的不是失败与成功,而是心态;卑微与伟大,决定它们的不是身份与地位,而是心灵。


  ——俞敏洪


  ◎图书目录:


  第一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世间许多事,在旁观者眼里,充满了曲折离奇,绮丽无比,倘若写书或讲故事,自有引人入胜之处。然而置身其中,尝尝个中滋味,其酸楚与艰辛,不足与外人道哉。


  第二章 一波三折求职路


  俗话说:“骑着骡子,才能赶马。”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踏绽脚,步步赶不上,最终为生活所迫,逼上梁山。这个“逼”字,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第三章 贫贱夫妻百事哀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爱情之花要常开不谢,就必须用金钱的雨露不断浇灌。一位哲人说过:“幸福的家庭基本相同,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事业上的挫折与婚姻的不幸总是相伴相随的,这几乎是一条规律。


  第四章 昔日北大生,今日卖肉郎


  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人世间有太多的不如意。每个人的境遇不同,各人有各人的活法。譬如茶杯与水缸,茶杯虽小,能够盛水解除干渴;水缸很大,却难以滋润天下之干旱。所以,小,可以纳天;大,不足以容心。


  第五章 一朝成名天下知


  我被媒体捧成了“名人”。贾平凹先生说:“名人为芸芸众生用泥和草和金粉捏出来的神。”宛如商店里悬挂着的衣服,翻过来扯过去地让人品头论足。


  第六章 创业艰难百战多


  自从我一夜成名后,说话做事都得小心翼翼。唯恐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被人揪住,捅将出去,时不时地搞点边角新闻,弄得沸沸扬扬,引得人们指手画脚,再转过身去戳脊梁骨。反倒不如过去活得舒心自在、无所顾忌。


  代后记 故乡,想说爱你不容易


  附录一 《鲁豫有约》:北大卖肉才子陆步轩


  附录二 柴静:北大卖猪肉男陆步轩的复杂人生


  ◎精彩书摘:


  故乡,想说爱你不容易(代后记)


  落笔这本书的最后一个字,似乎对我过去四十年作了一次大致的回顾与总结。合上稿纸,低头想想忍不住好笑,因为我的人生故事写出来就像一场恶作剧,一则黑色幽默——好在大家都知道我是个言辞木讷、不苟言笑、老实巴交的家伙,缺乏糊弄人的心眼,更不会杜撰故事,哗众取宠。这一点至关重要。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乘长风破万里浪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是故自幼树雄心,立大志,博览群书,博闻强识,至于后来报考北大中文系,与此也有莫大的干系。但岁月流转,斗转星移,前面的道路一团漆黑,铺满了荆棘与陷阱,稍有不慎,就可能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人不可能先知先觉,预测、设计自己的未来,连我的老师、着名易学大家王扶汉老先生也不例外,何况我等弟子乎?


  屈原《九章·哀郢》:“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俗语:“儿不嫌


  母丑,狗不嫌家贫。”十多年前,满怀对故土的眷眷之情,投入故乡的怀抱,但万万没有想到,投错庙门嫁错郎,十载寒窗,功亏一篑,竟沦落为杀猪卖肉的屠夫,腹中墨水点滴也派不上用场。如此数年,寻思有生之年与笔墨无缘了,遂把辛辛苦苦记忆了大半辈子的汉字也奉还给老师,变得如同我父亲一般“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认识银票上的几个字”,是以法门大佛笑话我“错别字和病句满篇”。


  有一则段子很精彩。


  一位爱国者升天,向玉皇大帝请求:“中国之所以落后,就是缺少科学家,请您给中国降生几位优秀的科学家吧!”受其爱国精神的感召,玉皇大帝抹下老脸,求助于上帝,把居里夫人、爱迪生、爱因斯坦、牛顿均降生到中国。二十多年后,居里夫人以优异的成绩从神州大学毕业,可是因为父母都是平民,又不谙请客送礼,一直没有找到专业对口的科研工作;爱迪生发明了很多东西,可是由于初中都未念完,申请专利时,错别字和病句满篇,最后一事无成;爱因斯坦虽然物理、数学成绩优异,但偏科思想严重,尤其政治课一塌糊涂,补习了多年,连大学都没有考上;只有牛顿先生比较幸运,他的万有引力论文被媒体报道后引起轰动,竞相传阅,最终被某苹果园相中,非常荣幸地被召入麾下,做了一名采果工人。


  一位大老板拍拍一个正在干活的农民工肩头:“好好干,想当年我也当过农民工。”农民工回眸一笑:“老板,您也好好干,想当年我也曾是大老板。”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人的伟大,在于其为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可爱,在于其为不断的上升与下落。”


  世事沧桑,浮生沉重。


  是媒体给了我露脸的机会,我被媒体一夜之间捧成了“名人”。从此,一个习惯于躲藏在阴暗角落里醉生梦死的小人物,终于暴露在耀眼的镁光灯下,忍受成千上万如刀之笔的解剖。同情、怜悯我的人说我命里犯克,时运不济;对我抱有成见者则说我脾气暴戾,自命清高,能力不济。


  其实这都是片面之词。我是个凡夫俗子,吃五谷杂粮,生喜怒哀乐,人品与为人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尚,只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随遇而安,不肯落井下石或者锦上添花。读过鲁迅一些杂文,先生的骨气没学下,却增长了不少臭脾气,喜欢“城门洞里掮竹竿——直来直去”,不会转弯抹角,阳奉阴违。有道是有火不发,等着得“气鼓胀”,将自己烧焦不成?男人的颜面最重要,我顶看不起那些跟在上司后面,屁颠儿屁颠儿地点头哈腰的人。我不擅长这些,是谓“不会包装”“不适应社会”“屠龙之技”,榆木脑袋不开化,简直如同猪脑子。


  癞蛤蟆炒地皮发了洋财,银子烧得心痒痒,它大大咧咧往酒楼里一坐,开始点菜:“我要红烧天鹅、清蒸天鹅、糖醋天鹅、锅仔天鹅……还要你们这儿最漂亮的小母天鹅陪酒。”


  社会仿佛已经形成了“惯性”,一有钱就变坏,一阔气就变脸,要换车、换房、换行头,甚至还要换“糟糠”,万一换不成,就要包二奶、三奶、四奶;一出事就出名,一出名就出书,一出书就畅销,一畅销就来钱——金钱又是好东西,人言“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钱”。如今社会尊敬富人,大款放个屁,人们都说一点都不臭。大款说“倘若连屁都不臭了还有性命吗?”人们赶紧一手捂住鼻子,另一手作扇风状“好臭,好臭!”


  名人亦有好多种,不能名垂千古,也要遗臭万年。


  我也算得一个名人,响应党的号召,与时俱进,厚着脸皮凑一次热闹,为构建和谐社会略尽绵薄之力。打个比方,譬如唱戏,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有名生名旦,必有名丑,否则咿咿呀呀地猛唱一气,岂不气杀喜爱流行歌曲的青少年朋友?然而在名人之中,我只能算个丑角,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但我面恶心善,人黑心不黑,人丑心不丑,诸位看官权且当作反面教材。


  无论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一个正式在编的国家干部,旱涝保收。


  某倒霉蛋匆忙上了列车才发现搭错了车,急忙找乘务员寻求帮助。乘务员很为难:“我们这可是直达快车,中途不能停啊!”请示列车长后,乘务员有了办法:“经过车站的时候,车速会减慢,到时候我将车门打开,你跳下去就是。不过千万注意,车速虽然不快,但是由于惯性,你跳下去的时候必须向前跑一段路,否则会摔个大跟头。”倒霉蛋感激涕零,千恩万谢。当列车进入车站时,乘务员打开了车门,倒霉蛋往下一跳,脚刚着地就往前跑,一直跑到前一节车厢。就在他刚想停下来的一刹那,车厢的门忽然打开,另一位乘务员老鹰捉小鸡似的一把将他拽进车厢:“先生,你真幸运,我们这是直达快车,中途还没有上来过人。来,请补票吧!”


  那个倒霉蛋便是我。


    (实习编辑:郑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