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马利和我》

2017/09/28 11:11:31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约翰·格罗根
他曾经是个开心的顽童,调皮而叛逆,他毁坏邻居家的房子、偷喝圣餐里的酒、和朋友偷偷抽烟,还和女孩们胡混……

  我们每个人仅有一张单程票。


  美国百万级畅销书作家约翰·格罗根继《马利和我》之后又一温情之作。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周刊》、台湾诚品书店 感动推荐。


  美国亚马逊4.5星好评。

  《马利与我》作者新作《最漫长的祈祷》出版


  凭借《马利与我》一书获得美国“最受欢迎的新闻作品奖”作者约翰·格罗根,推出他的又一温情之作《最漫长的祈祷》。


  《最漫长的祈祷》讲述是一一个关于信仰、家庭与成长的治愈故事,是一个会让人又哭又笑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个男孩,他曾经是个开心的顽童,调皮而叛逆,他毁坏邻居家的房子、偷喝圣餐里的酒、和朋友偷偷抽烟,还和女孩们胡混……他不是父母期望中的孩子,而父母的爱也让他感到窒息。于是他离家千里,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他以为这样就自由了,然而,父母终有老去的一天,在接到父亲病倒的电话那一刻,他幡然醒悟:世界上再没有这样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可以肆意纵容自己,我们终要回归。


  这本书自上市以来,在美国亚马逊一直保持4.5星的好评,近日,其中文简体版由新华先锋引进,即将上市和中国读者见面 。


blob.png


  【图书信息】


  书名:《最漫长的祈祷》


  作者:[美]约翰·格罗根


  书号:  978-7-5596-0612-9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上市时间:2017.09


  价格:45.00元


  【内容简介】


  他曾经是个开心的顽童,调皮而叛逆,他毁坏邻居家的房子、偷喝圣餐里的酒、和朋友偷偷抽烟,还和女孩们胡混……他不是父母期望中的孩子,而父母的爱也让他感到窒息。于是他离家千里,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他以为这样就自由了,然而,父母终有老去的一天,在接到父亲病倒的电话那一刻,他幡然醒悟:世界上再没有这样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可以肆意纵容自己,我们终要回归。


  【作者简介】


  约翰·格罗根,美国知名记者、畅销书作家。1957年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毕业于中密歇根大学及俄亥俄州立大学;曾在密歇根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担任报社记者,现为宾夕法尼亚《费城渊查者报》的专栏作家。主要作品有《最漫长的祈祷》、《马利与我》,其作品曾获“最受读者欢迎的新闻作品奖”、“鹅毛笔奖”等。


 blob.png


  年轻时,总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总是认为离父母越远越好。但最终会发现,无论走多远,父母终会老去,而我们终要回家。《最漫长的祈祷》就是一本关于信仰、家庭与成长的治愈之作,这本新作《最漫长的祈祷》是美国百万级畅销书作家约翰·格罗根继《马利和我》之后又一温情之作。


  约翰·格罗根是美国的畅销书作家,1957年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毕业于中密歇根大学及俄亥俄州立大学。约翰·格罗根因《马利与我》一炮走红,并且其作品还曾获“最受读者欢迎的新闻作品奖”、“鹅毛笔奖”等。约翰·格罗根的文笔幽默,人物刻画细腻,使人时而捧腹,时而使人深思。人民网曾评价:“格罗根不借用四只脚的主角也能写出好书!”


  他的最新作品《最漫长的祈祷》同样讲述了一个让人又哭又笑的故事,也是父母与孩子共同的心灵成长故事。


  《最漫长的祈祷》讲述了一个男孩的故事,他曾经是个开心的顽童,调皮而叛逆,他毁坏邻居家的房子、偷喝圣餐里的酒、和朋友偷偷抽烟,还和女孩们胡混……他不是父母期望中的孩子,而父母的爱也让他感到窒息。于是他离家千里,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他以为这样就自由了,然而,父母终有老去的一天,在接到父亲病倒的电话那一刻,他幡然醒悟:世界上再没有这样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可以肆意纵容自己,我们终要回归。


  《最漫长的祈祷》借男主角的口吻告诉大家:人生是一趟有去无回的列车,我们每个人仅有一张单程票。在美国亚马逊上一直保持4.5星的好评,引发无数读者共鸣。目前,本书的中文版由新华先锋出版上市。


  【书摘


  片段一


  2002 年秋天的一个夜晚,一个电话不期而至。妻子珍妮外出,我正在给三个饿坏了的小家伙准备晚餐。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了餐桌旁。在电话响到第三声的时候,我刚刚捞出意大利面,并把番茄酱搅拌到沙司酱中,我匆忙抓起了电话。


  “约翰!”透过听筒,父亲的声音隆隆响。他听起来异常愉快。尽管已是八十六岁的高龄,他依然身体健硕。还像年轻时那样,每天清晨他都要做健身运动,其中包括四十个俯卧撑。他喜欢户外劳作,坚持自己修剪草坪、整理花园、清扫积雪、爬到屋顶清理凹槽。他有着十几岁青年般的精力,能够快速地上下自家楼梯。每天还可以保证六个小时的睡眠。他的笔法优雅自如,同1940 年他在通用汽车公司当工程师时一样精准。他仍然坚持锻炼自己的思维,每晚一边轻轻松松地玩着报纸上的填字游戏,一边吃着花生。吃花生时他爱用筷子夹——他的标志性动作,这样手指就不会油乎乎的了。


  他每天都嫌时间不够用。再有十四年,他就要成为一位百岁老人了。他开玩笑地说,除非等生命结束了,他才能有闲暇时间读他所列的休闲读物。他总是说:“等我‘退休’了……”


  “嗨,爸爸,怎么了?”


  他说:“只是问候一下。大家都好吗?”


  我马上把话题转到孩子们身上,告诉他孩子们都很好。我一边把意大利面和调味汁端上桌,一边漫无目的地和父亲聊了几分钟。我把手放在嘴边,告诉孩子们是爷爷的电话,示意他们小点儿声。


  我对父亲说:“他们都向您问好呢。”


  父亲停顿了很长时间说:“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我问父亲:“妈妈好吗?”


  我们兄妹几个平时都担心妈妈。这些年来,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腰部和臀部的情况恶化,导致她几乎不能动弹。近几年,她的记忆力也开始减退,反应迟钝起来。父亲成了全职保姆,帮她洗澡、穿衣服和进行看似可笑的每天大量而复杂的药物治疗。像工程师一样,父亲会用精确的流程图来安排每天的药物治疗。家里有治心脏病的,治糖尿病的、治关节炎的、治疼痛的,还有治疗老年痴呆症早期症状的药。尽管父亲语调欢快,但是每次电话一响,我都担心这次会不会是一个坏消息。


  父亲说:“她很好。是关于我的,我今天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我走出厨房,离孩子们有些距离,问:“怎么了?”


  “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他说,“最近我总是感到筋疲力尽,不过没什么大事,仅仅是太累了。”


  “嗯,您有太多的事要做,照顾妈妈、照顾家、照顾所有的事。”


  “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能太累了。但是几天前我带你妈妈去鲍勃医生那儿做例行检查。医生看了我一眼说:‘还好吗?你看起来脸色苍白。’我告诉他只是有一点儿疲惫,别的并无大碍。他说:‘好吧,让我们为你检查一下以确保不是贫血。’鲍勃医生把我带进了实验室并取了血液样本。”


  “然后呢?”


  “然后结果出来了。果然,他是对的,我是贫血。”


  “所以给了你一些补铁的或别的药,对吗?”


  “是的,它们可以治疗贫血,但是还有一些更严重的,贫血只是一种更严重疾病的征兆。”


  “还有别的东西?”


  他犹豫了片刻,我知道他在仔细地选择合适的词语。“当把我的血样取回来的时候,鲍勃医生说他们希望做进一步检查来排除别的可能。”


  我把电话放在耳旁,等待着。


  “他们告诉我,是白血病的一种,并且……”


  “白血病?”这个词立刻在我脑中炸开。


  “不是恶性的那种,”他赶紧说道,“人们一般听说白血病后会认为是急性白血病,那种是来势凶猛,很快夺命的。我得的不是那种,我这种叫作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种病就是安静地待在我的血液中罢了,医生说它可以潜伏在人体中很多年,像冬眠一样。”


  “多少年?”我问。


  “几年到十几年甚至二十年都有可能。”父亲说。


  他的话在我脑海里翻滚。


  “那么,没有什么大事,对吗?”我问,“它可能只是一直睡在那里罢了。”


  “医生就是这么说的。她的原话是,‘去放心过你的日子吧,理查德,不要担心,忘记这件事。’这是她告诉我的。我不用担心,他们会研究症状,跟贫血一样,每四个月检查一次我的血样。”


  “对于那句‘不要担心’你怎么理解的?”我问。


  “就是不担心呗,现在看着没什么事,”他说,“我只想保持健康,这样才能一直照顾你妈妈啊!”


  在隔了几个州远的电话里,我有种说不出的乐观。爸爸总是撑得住,从通用退休后不久,得了心脏病,他撑过去了;我结婚后,他患了前列腺癌,也撑过去了。爸爸,一个拥有坚强毅力的男人、一个勇敢迎接各种挑战的男人,这次一定也能撑过去。那潜伏的癌症只需要好好看守,爸爸会精神抖擞地成功迈进九十岁,他会继续和妈妈共享那磕磕绊绊的、用了半个世纪打造的生活。


  “真的不碍事,”爸爸让我放心,“我会听医生的话,试着忘记它。”


  我问:“我能为您做点儿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他坚持,“我很好,真的。”


  “您确定?”我问。


  “当然。”他说。


  然后他提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要求,一个看似简单、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满足的要求。然而对我来说却很困难。


  “只要你们记着为我祷告。”他说。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