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一碗清汤荞麦面(选读)

2016/12/01 11:39:05 来源:《世界经典小说选读》  作者: 粟良平
大年夜晚上一过十点,北海亭面馆的店主要说关门打烊的时候,店门被咯吱咯吱地拉开了。

  大年夜晚上一过十点,北海亭面馆的店主要说关门打烊的时候,店门被咯吱咯吱地拉开了。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六岁和十岁左右的两个男孩子,一身崭新的运动服。女人却穿着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短大衣。


  “欢迎光临!”老板娘上前去招呼。


  “啊……清汤荞麦面……一碗……可以吗?”女人怯生生地问。那两个小男孩躲在妈妈的身后,也怯生生地望着老板娘。


  “行啊,请,请这边坐。”老板娘说着,领他们母子三人坐到靠近暖气的二号桌,一边向柜台里面喊着,“清汤荞麦面一碗!”


  听到喊声的老板,抬头瞥了他们三人一眼,抓起一堆面,继而又加了半堆,一起放进锅里。老板娘立刻领悟到,这是丈夫特意多给这母子三人的。


  “真好吃啊!”哥哥说。


  “妈妈也吃呀!”弟弟夹了一筷子面,送到妈妈口中。


  不一会,面吃完了,付了150元钱。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一起点头谢过,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老板和老板娘应声答道。


  一年很快过去了,转眼又是大年夜。 过了晚上十点,店门又被拉开了,一个女人带着两个男孩走了进来。


  老板娘看那女人身上那件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短大衣,就想起去年大年夜最后那三位顾客。


  “……这个……清汤荞麦面一碗……可以吗?”


  “请,请到里边坐,”老板娘又将他们带到去年的那张二号桌,“清汤荞麦面一碗——”


  “喂,孩子他爹,给他们下三碗,好吗?” 老板娘在老板耳边轻声说道。


  “不行,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也许会尴尬的。” 老板说着,抓了一份半的面下了锅。


  “今年又能吃到北海亭的清汤荞麦面了。”


  “明年还能来吃就好了……”


  吃完后,付了150元钱。老板娘对着他们的背影说道:“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


  生意日渐兴隆的北海亭面馆,又迎来了第三个大年夜。十点刚过,二号桌上已经摆好了“预约”的牌子。老板和老板娘立刻把墙上挂着的各种面的价格牌一一翻了过来,赶紧写好“清汤荞麦面150元”。其实,清汤荞麦面的价格已经是200元一碗了。


  到十点半,他们来了。哥哥穿着中学生的制服,弟弟穿着去年哥哥穿的那件略有些大的旧衣服,兄弟二人都长大了,有点认不出来了。母亲还是穿着那件不合时令的有些退色的短大衣。


  “欢迎光临。”老板娘笑着迎上前去。


  “……啊……清汤荞麦面两碗……可以吗?”母亲怯生生地问。


  “行,请,请里边坐!”


  老板娘把他们领到二号桌,顺手将桌上那块预约牌藏了起来,对柜台喊道: “清汤荞麦面两碗!”


  老板把三碗面的分量放进锅里。


  母子三人吃着两碗清汤荞麦面,说着,笑着。


  “大儿,淳儿,你们也知道,你们的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生前欠下了八个人的钱。我把抚恤金全部还了债,还不够的部分,就每月五万元分期偿还。剩下的债,本来约定到明年三月还清,可实际上,今天就可以全部还清了。”


  “啊,这是真的吗,妈妈?”


  “是真的。大儿每天送报支持我,淳儿每天买菜烧饭帮我忙,所以我能够安心工作。因为我努力工作,得到了公司的特别津贴,所以现在能够全部还清债款。”


  “好啊!妈妈,哥哥,从现在起,每天烧饭的事还是包给我了!”


  “我也继续送报。弟弟,我们一起努力吧!”


  “谢谢,真是谢……谢……”


  母子三人,静静地,互相握着手,良久。继而又欢快地笑了起来。作为年夜饭的清汤荞麦面吃完了,付了300元。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深深地低头道谢,走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


  老板和老板娘大声向他们祝福,目送他们远去……


  又是一年的大年夜降临了。北海亭面馆里,晚上九点一过,二号桌上又摆上了“预约”的牌子,等待着母子三人的到来。可是,这一天始终没有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


  一年,又是一年,二号桌始终默默地等待着,可母子三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一年的大年夜又来到了。 那块“预约”的牌子,早已悄悄地放在了二号桌上。


  店门被咯吱咯吱地拉开了。两位西装笔挺、手臂上搭着大衣的青年走了进来。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深深埋着头走了进来,站在两位青年的中间。


  “啊……三碗清汤荞麦面,可以吗?”穿和服的女人平静地说。


  老板娘指着三位来客,目光和正在柜台里忙碌的丈夫的目光撞到一处。


  青年中的一位开口了。 “我们就是十四年前的大年夜,母子三人共吃一碗清汤荞麦面的顾客。那时,就是这一碗清汤荞麦面的鼓励,使我们三人同心合力,度过了艰难的岁月。这以后,我们搬到母亲的老家滋贺县去了。


  “我今年通过了国家医生资格考试,现在在京都的大学医院当实习医生。明年四月,我将到札幌的综合医院工作。还没有开面馆的弟弟,现在在京都的银行里工作。今天我们母子三人,特意赶到札幌的北海亭,想要麻烦你们煮三碗清汤荞麦面。”


  边听边点头的老板夫妇,泪珠一串串地掉下来。


  “欢……欢迎,请,请坐……孩子他爹,二号桌清汤荞麦面三碗——”


  “好咧——清汤荞麦面三碗——”泪流满面的丈夫差点应不出声来。


  店里,突然爆发出一阵不约而同的欢呼声和鼓掌声。


  店外,刚才还在纷纷扬扬飘着的雪花,此刻也停了。皑皑白雪映着明净的窗子,那写着“北海亭”的布帘子,在正月的清风中,飘摇。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