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人们委屈了胖子,所以世界毁灭了 | 科幻小说

2017/11/24 13:44:12 来源:不存在日报   作者:乐苦
理发店存在的理由,是古代人类的头发保持着周期性的生长,那么当生长的主体由头发变成脂肪后,新世界的懒人又该怎样应对呢?于是乎,理脂机应运而生了。

  编者按:掌握了方便抽取脂肪的技术后,理脂店像理发店一样开遍大街小巷,人们开始了吃胖和理瘦的享乐循环。这个看似讽刺人们的价值观、生活方式的故事,却又不那么“安分守己”。在讽刺的氛围中,故事渐渐走向荒诞,走向神展开。这是一个好玩的惊奇故事,又能让人思考一些事,这就是简单的不简单。


  6.jpg


  理 脂


  1


  古人在花前月下,凝视着杯中的那轮明月,可能会情不自禁地想: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作为一个完整经历了时代变革的新人类,吴小蕾的答案是:未来,只是把过去随处可见的理发店换成了理脂店而已。


  理发店存在的理由,是古代人类的头发保持着周期性的生长,那么当生长的主体由头发变成脂肪后,新世界的懒人又该怎样应对呢?于是乎,理脂机应运而生了。


  据史料记载,理脂机的设计者是古时一名被富豪包养而辞掉工作的健美教练。有了经济来源,健美教练也无需费心维持其纤瘦的窈窕身段了,她过上了蜜一般甜的小生活,却没留意、抑或是留意了也不在意自己的身材已经微微发福。


  在现代人看来,她的这种心态实属正常,因为她的体重不到现代人类的十分之一,可在古代人陈旧的思想观念中:胖,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当她从富豪看向她时无意间皱起的眉头和富豪到她的房子次数越来越少的情况中恍然惊觉:我需要减肥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懒人生活的健美教练却是怎么也不愿再举起像套了磨盘般沉重的哑铃了,即使是富豪走后,化经受过的刺激为燃料,也只能支撑她从别墅门口跑到小区门口,再累得像狗一样晃回去。富豪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她减肥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了。


  运动减肥这条路走不通,她转变思路想到了科技减肥的方法。鉴于当时世界上好一部分人都为肥胖问题所困,如果要实现科技减肥,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己研发。所幸她是个爱看书的人,在确立了目标后,她有空就了解生物学、医学、人体构造等可能发掘出减肥奥妙的学科,而且在有高收入工作前,她做健身教练也积累了不少人体知识。以假怀孕手段从富豪那里获取科研经费后,她组建了科技减肥研发团队,以自己为试验品,在身体上做了成百上千次实验。终于,她成功设计出了理脂机的原型——一种注射皮肤弹性剂后能安全地抽出人体内多余脂肪的机器。她迫不及待地对自己进行了力度较小的抽脂,还换上了生活加了蜜后就再也穿不上的漂亮衣服。结果再见富豪时,她从他的眼中没有找到丝毫两人刚在一起时的炽热和欲望。她心中的焦虑越来越盛,情不自禁地怀疑:我是不是还是太胖了。于是她又进行了多次抽脂,每抽一次就去见富豪一次。结果到最后,她本人因身体之前进行过太多实验、之后又被自己研发出来的理脂机几乎抽干了脂肪而香消玉焚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在她去世之后,富豪得到了她的科研成果并大力推广生产,并且聘请了新的小蜜照看她生前住过的别墅。


  经过几十代人前赴后继地改造,目前的理脂技术已经变得相当成熟,它可以选择性地保留身体上的脂肪,比如胸部的,臀部的,或者脸部的,相当于不用动刀子,也能整容成一个美人。


  于是乎,之前说的那位懒人推动了世界发展,为纪念她为人类的瘦身事业做出的贡献,理脂机也被叫做“健美机”。她被抽干脂肪剩下骨架的身体,也被保存在了国家博物馆里供后人瞻仰。


  渐渐地,在新世界人类生活习惯的滋养下,理脂店开遍了大街小巷。


  2.jpg


  2


  一架小型飞行器停在了某大楼328层的窗前,就像古时航船停泊在了港口。如果视线可以透过窗户表面的防窥探夹层,就可以看到5米的大床上仰躺着一个巨大的人:厚厚的脂肪将可能会使骨骼看起来比较明显的地方包裹得严严实实,身下的肥肉被妄图自相残杀的身上的肥肉压得变了形,脸上和胸前各两坨呈对称状懒懒地垂向两侧。目测她的体重恐怕早已突破500斤大关。


  清脆悦耳的女声从飞行器的外置音箱传出,声波被迫以单向直线形式透过窗户直接传入吴小蕾的耳中:


  “欢迎体验苗条俊理脂一条龙服务。”


  床上的人睫毛动了动,缓慢地抬起眼皮,茫然地盯了天花板好一会,才吃力地动了动指尖,给智能窗户给出了指示,似是刚想起自己预约了理脂服务。


  新世界的门和窗是合并了的,准确说应该是门并入了窗里。窗户上为防光污染设置的黑色褪下,像是黑丝袜突然变成了透明丝袜,薄如蝉翼的窗户从中分开,如折纸般层层折叠,最后合并成了一块贴到了墙壁上,自动转化为与壁纸相同的颜色。


  飞行器的舱门打开了,舱内伸出了一只机械臂,最前端呈爪状,拟人化地活动了下“关节”。这爪子离开飞行舱后迅速吸收周围的空气,迎风暴涨,眨眼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穿过客厅,机械臂变成机械绳,转了个弯来到卧室,一把扣住吴小蕾躺在床上的身体,带着她沿原路返回,不见一丝摇晃的痕迹。城里人对此司空见惯,不再有理脂上门接客服务发展之初,住附近的人嘲笑被接的人像手抓猪蹄了。


  飞进飞行舱前,吴小蕾的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天空之外,那是一片未知的、人类的脚步从未到达过的空间。


  3


  对于吴小蕾来说,飞行器中是没有脂肪这个概念的,因为她的思维深嵌在虚拟现实的接口中拔不出来。虚拟现实的乳名为新网络。顾名思义,虚拟现实是人类刚生下来就自愿请求政府向其大脑内植入的芯片生产的一个清晰的“梦”,芯片通过电信号连接神经元,从而导致“梦”中的感觉如假包换。如果吴小蕾在虚拟现实中被人亲了一口,那么真实世界中她身上的数百斤脂肪也会跟着颤抖。理脂技术能发展至今,虚拟现实功不可没。芯片也可以通过其本身放出的信号来连接其他人的芯片,这样就满足了现代人懒得说话又想八卦的愿望。“梦”中的环境和个人形象可自主设计,比如吴小蕾的形象就是一个拥有八块胸肌、一整块腹肌的壮汉单足站立在平滑如镜的马桶湖湖面上。


  为了显示店家比脂肪还雄厚的服务热情,理脂店特地安排了两名美貌的异性服务员接待客人。不过这个“美貌”是后天的,想必理脂店不会吝啬到不给自己的员工使用理脂机吧,这样一来,招聘时关于外貌的门槛就比古时低得多了。


  “先生。”服务员的脸上挂着理出来的微笑,他将手中的纸条舒展开来,让上面的文字正对着吴小蕾。“您是我们店的老客户了,账单的相关事宜我就不再啰嗦了,请您核对后签字吧。”


  现金交易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见衬衫包裹不住八块胸肌的壮汉随手一招,握住虚拟世界幻化出来的笔,在账单的右下角签字,再在旁边将右手食指的指纹印上去,账单上显示交易成功,同时她也收到了来自虚拟世界的通知。


  “发票稍后给您。”按照这家店的惯例,一般是理脂开始进行后再给发票。与此同时,吴小蕾的本体也被运到了理脂店。


  4


  如果忽略伤口处的痛感,当血液离开你身体的时候,你会有感觉吗?答案是否定的。其实理脂的感觉与流鼻血的感觉相去不远,吴小蕾分明知道自己的脂肪正被抽出体外,但她却感觉不到明显的不适。


 3.jpg


  所谓理脂机由母机和子机组成。如无特殊要求,母机在理脂时呈人形,像液体一样包裹住顾客全身。母机内部附着着像嘴唇一样的小吸盘,以配合动力系统抽出顾客脂肪,小吸盘里还有微小的针,用来在理脂前注射皮肤弹性剂。其实母机可以变成任意形状,只要能包裹住顾客,就算是变成一坨具有艺术造型的排泄物也无所谓。


  经过人类不遗余力地改造,不计其数的运输管道充当了地球的的经脉,地球变得像个被蛀虫吃得千疮百孔的西瓜,负隅顽抗的果皮支撑着球形的门面。在地球求爷爷告奶奶的劝说中,人类终于把寻找资源的目光从被无节制搜刮的外界,转投向了自身。于是就有了这种现状:新人类比旧人类多出的十倍以上、短时间内即可循环再生的脂肪成为了社会运转的主要能源。从理脂店运出的脂肪通过运输管道由地表送往地心。新人类的心理素质较旧人类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明知道自己所在的星球像被掏出果肉的西瓜一样,内部全是被压缩存放的脂肪,还能心安理得地把自己喂圆一圈又一圈。


  子机通俗点讲,就是连接着母机的3D投影仪,投影的内容是顾客所希望的理脂后的样子,也就相当于古时整容手术中顾客意向的明星照片。


  整个理脂过程通常只用不到三分钟时间,以往等包裹吴小蕾身体的理脂机离开后,她就会变成一个体态纤柔、凹凸有致的小美人。


  理脂程序的进度条已经超过三分之一的位置了。发票已经传到虚拟现实中吴小蕾的手中了,上面还显示着“距离您上次理脂的时间间隔为一年零三个月,打败了新世界百分之九的客户,加油噢,争取缩短时长!”


  吴小蕾呵呵一笑,手里的发票在她的手中自动折叠成一只千纸鹤,扑闪着翅膀在她的周围飞来飞去。


  突然,千纸鹤的翅膀用力一挣,口中像是发出了一道无声的哀鸣,然后在半空中解体。虚拟现实中的世界如镜面般在吴小蕾眼前破碎,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间与她断了联系,就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梦被人从源头掐断。


  5


  吴小蕾在现实世界中“醒”过来了。电流拥抱绽放出火花,理脂店员工的嘴如虫翅般嗡动,理脂机的各个部位因为被撕裂的缘故痛苦地张大了嘴……种种声音像是来自地狱使者手里的铃铛,不会立即要命,但能使人陷入对未知的焦虑与恐慌中。


  正如之前所提出的问题:如果忽略伤口处的痛感,当血液离开你身体的时候,你会有感觉吗?那么让我们换个思路:如果忽略伤口处的痛感,当血液进入你身体的时候,你会有感觉吗?答案也是否定的。所以纵使吴小蕾的灵魂在不安中剧烈地颤抖,她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她不知道,并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理脂店的工作人员惶恐不安地从操作员处得知理脂机突然出现了莫名的故障,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抽出吴小蕾身体的脂肪竟倒流回了吴小蕾体内,以远超抽取脂肪的速度注入脂肪,甚至不等理脂店员工咽下第二口因惊骇过度而加速分泌的唾沫,吴小蕾的身形已经恢复到了未理脂前的样子。但脂肪的输入不见一点停止的迹象,甚至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理脂店员工哪见过这等反常情况,其中一个最先从震惊中恢复理智的,忙去联系理脂店店长和理脂机维修人员,可还没等她语无伦次地报告完突发状况的具体细节,一声轰然巨响震得她的耳膜都有破裂的迹象,然后她就被爆炸产生的热浪冲击得不省人事了。


  吴小蕾很难受,但她也无法形容这难受是哪种类型的,不是冷,不是热,有些趋近于胀但也不尽然。脸上莫名多出来的脂肪寸寸占据了吴小蕾的视野,直到最后,她的眼睛被脸上骇人的肥肉淹没。奔涌而入的脂肪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霸道地占据了原本属于她视觉、听觉、嗅觉的位置,唯有触觉依附着皮肤苟延残喘。


  曾经有一句古老的话:上帝欲要使其毁灭,必先使其膨胀。而吴小蕾正在膨胀,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膨胀。没人能想象到她膨胀至终点时的样子,她自己也从未想过。


  “我要死了吗?”她不安地想。


  “可我不想死啊!”


  3.jpg


  6


  一则消息以秋风扫落叶般的效率席卷了整个虚拟现实世界,足不出户的人们罕见地纷纷打开窗。距离吴小蕾所在位置较近的人骇然地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矗立着一座肉山,这座肉山已经有了三百层楼的高度,居然还有变得越来越大的趋势。直到这时,人们心中才浮现出一个之前他们刻意忽视的问题:看似坚固的地球外壳真的不会被压垮吗?


  不断膨胀的大肉山挤塌了周围几乎不存在间距的数栋建筑,压死了许多“小肉山”。


  发生人员死亡事故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政府的耳朵里,政府当即召集了各领域的专家商讨解决此次问题的方案。肉山争分夺秒地膨胀,专家争分夺秒地研究。在以消耗了数亿脑细胞为代价的讨论中,专家进行了初步认定:这是足以威胁到地球运转和人类存亡的特大危机。于是危机的处理权上交到了联合国安理会。安理会重新召集专家商讨解决危机的方案。


  在各国政府向人体强制植入芯片后,表面平静安稳的世界使得安理会在问题处理上形同虚设,各国政府把安理会当作了展示国力的舞台,单是每年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与非常任理事国席位的扩增速度,比起肉山膨胀的速度也不逞多让。


  国际专家很快就商讨出了结果,并且需要由专家组中的一人在安理会会场做报告。可在确定人选上,专家组内部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各国政府首脑向本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下了死命令,必须争取到这唯一一个做报告的名额,否则直接撤职。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联系到各国的专家,并给专家们下了死命令,必须由本国专家做报告,否则撤销一切科研经费。各国专家也都想成为这个做报告的人。的确,能作为代表指导本次危机的解决,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都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最终,各国政府商讨出了折中方案:各国专家每人说一句话。除却专家的开场白和自我介绍,报告内容是这样的:这是由理脂机引发、整个脂肪运输系统产生的不可逆的罕见故障,掏空地心储存的不可计量的脂肪将会不断涌入吴小蕾身体,与此同时也发生了一系列不可知的变化导致吴小蕾不被脂肪挤碎了意识。但这个过程一但开始就不可能被中断:没有办法能堵得住脂肪涌入吴小蕾身体的不断扩大的缺口;如果通过武力毁灭吴小蕾,吴小蕾的身体就会像火药桶的导火索,引爆地球球心储存的所有脂肪。但任由吴小蕾如此加倍膨胀下去,地球表面将承受不住吴小蕾可怕的重量,然后轰然垮塌。


  专家组十八小时前预计再过不到三十六小时,已经深陷下去的地表将会垮塌。专家组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想出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吴小蕾自杀,只有吴小蕾的死亡才能刺激她不断膨胀的躯体停止扩张。但自杀方案有待进一步讨论。


  世界末日的倒计时刺激了安理会的各国高官,他们罕见地做出一致决定:先不要让平民知道地球面临的危机。如何让吴小蕾自杀的话题如火星,引燃了整个安理会会场。各国专家和高官嘶吼着喊出符合本国立场的自杀方案:欧盟代表建议让喜剧大师通过扩音器讲笑话,从而笑死吴小蕾,如此让吴小蕾欢乐地死去符合欧盟的人道主义精神;华夏代表建议让吴小蕾咬舌自尽,以实践华夏特色主义死法;日本代表建议各国联合打造一把巨大的刀,好让吴小蕾剖腹自尽;美国代表建议保护吴小蕾的人权和自由,让吴小蕾从以上方案中自行选择……各具特色的自杀方案被以决议草案的形式提交安理会代表投票。但只要不是本国方案,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代表统统一票否决: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唯有用本国的方案解决,才能获得最优质文明的荣誉称号。


  7


  距离专家预测的临界时间,已经不到三个小时。安理会场中的各位,还在忘我地讨论。有过绕开安理会自主行动前科的美国,不等安理会讨论出成熟的方案,派遣了本国专家前往吴小蕾所在的地方。


  植入吴小蕾大脑表层的芯片早就被挤压成了一堆粉末。美国政府只好派遣飞行器承载专家帮助吴小蕾自杀。


  4.jpg


  “……”


  “吴小蕾,地球需要你去拯救,只要你自杀了,全体人类就能继续存在下去。”


  “吴小蕾,人类不会忘记你的牺牲,我代表各国政府保证,会将你的事迹公之于众,让所有地球人都歌颂你的功德。”


  “吴小蕾,你的父母,你的妹妹都希望能以你的牺牲换来全体人类的安宁。我代表各国政府保证,在你牺牲以后照顾好你的家人。”


  “吴小蕾,为了保护你的人权和自由,我国政府给你选择的权利,在我公布的以下自杀方案中,你可以挑选出最喜欢的方法自杀。第一……”


  专家发出的噪声让吴小蕾的大脑恢复了一丝清明,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我为什么要自杀?”


  第二个反应是:“你们凭什么认定我一定会按照你们的希望去自杀?”


  第三个反应是:“拯救地球、人类的未来,这些事情和我有关系吗?”然后,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往事,也是地球的往事。


  吴小蕾享受了科学家勘破永生秘密的成果,在可以长生之前,她也是大胖子。旧社会的胖子饱受歧视,甚至连“胖子”这个词汇,也带了淡淡的侮辱和旁人恶意附加的负面形象:胖子是自私的,胖子是懒惰的,胖子是丑陋的……吴小蕾一直因自己的身材和样貌而深深地自卑,一直怀有说不尽的压抑的委屈情绪,直到所有人都变成了胖子,还是大胖子,融入集体的吴小蕾才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卑胆怯,但她经历过的一切化为了一枚种子深深地埋在了吴小蕾心里,厚积薄发,只等有一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土发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结出罪恶的果实。


  而现在,这枚果子成熟了。吴小蕾想:你们不是一直觉得胖子是自私的吗?为什么这会要求胖子以大局为重。胖子也是人,为什么要承受莫名其妙的委屈?


  脂肪越来越厚,肉山越来越大。吴小蕾深陷在人类委屈胖子的症结中不能自拔,完全没有注意到专家的扩音器已经不起作用了。她的世界恢复了宁静,只剩一种复杂的情绪四处蔓延: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胖子呢?她用力地想啊想,突然觉得脚下一空,失重的感觉传来:地面,垮塌了。


  吴小蕾庞大的身躯一边坠向地心,一边疯狂地吸收脂肪。她觉得自己在笔直向下的隧道中穿行。终于,到达地心时,所有的脂肪都被吴小蕾吸收了。她有种莫名的感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世界,有着完整的循环系统。


  吴小蕾庞大的身躯快直线穿透整个地球时,她本能地用自己的“腿”用力一蹬,借助大陆板块踢出地表产生的反作用力,吴小蕾沿之前的路线反向飞出,直到飞出地表,直到脱离太阳系的引力。她身后,地球像搭建不稳的积木,轰然倒塌。


  人们委屈了胖子,所以世界毁灭了。


  ……


  吴小蕾像宇宙垃圾一样漫无目的地漂泊,她时而清醒,时而沉睡,庞大的脂肪能让她有足够的能量穿越整个宇宙,那是她之前只能仰望的、人类的脚步从未到达过的地方。


 5.jpg


  插图 |Nicolas Dehghani


  作者


  乐苦,医学院新生,理科生中的文科生。将自己定义为年轻人,急切地想要了解世界的全貌,立志用双足走遍中国的大好河山。文走偏锋,人如其文。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直男,被赞口才了得却不爱说话,笑起来很有喜感,常常被命运的反复无常逗笑。想养一只和本人一样爱喝苏打水的猫。喜欢安静。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