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2018年最佳微小说,看完久久不能平静

2018/08/10 09:45:54 来源:悦读  
   
爸说了,小时候你总让着我,因为我是弟弟,现在我要保护你,因为你是女人。爸还说,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就是你娘家……

1.jpg

 
 贪心


  一个贪心者上街去买鞋,心想拣一便宜点的。


  不料,店主说:“我这里的鞋一元钱不要,随你穿走,但有一条件,就是你在三天内不能说话。”


  太好了!贪心鬼认为这太上算了,于是拣了一双500元的鞋子,不声不响就回家了。


  妻子问他多少钱,他一言不发,再三问,还是不说话。


  家人着急了,去请医生,医生询问他,他也咬着牙不说话,医生慌了,认为这是怪病,无法医治,他的妻子吓坏了。


  三天到了,鞋匠来到他家,先与他妻子谈了一会儿。然后又单独进屋对贪心鬼说:“时间已到,你可以说话了。”说完便告辞了。


  那贪心鬼把这件事情说给妻子听,并且眉飞色舞的对妻子说“太好了,只是三天不说话。白白得了一双鞋,500元啊”。


  妻子听了,瞪了眼:“什么?刚才鞋匠说他会治哑巴,已拿走了一千元啊 !”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有的便宜之后都是深坑。


2.jpg


  回乡


  整天忙得像陀螺一样,有些烦了。星期天吃过早饭,看到书房里刚买的单车,我决定骑车回趟老家。


  母亲看到我惊得瞪圆了眼,呆愣片刻才小声问:“你咋回来了,没事吧?”


  我哈哈一笑,“好好的能有什么事?”


  父亲也有些心神不宁,“这都回来了,有啥话就说,别闷在心里。”


  “我就是健身加兜风,你俩别瞎猜了,我出去转转。”


  骑着车在村里逛,路过村支书家,见他站在门口,我笑着打招呼。村支书吃了一惊,盯住我看了看,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怎么有空回来了?”“哦,回来散散心。”村支书“嗯”了一声,转身进院里去了。


  骑回自家院子,手机响起,是司机。“领导,才知道您回老家了,我这就出发去接您,要带什么东西还是有车方便。”“不用了,回来也没啥要带的。”“不行不行,说啥也得去接您。”


  不一会儿,副手的电话来了,“你回老家咋不事先打声招呼,我们老早就备了一些要给伯父伯母的东西,没赶上和你一起,就这会儿送过去吧。”“没必要,别折腾了。”“你不用管,等着我们就行。”


  见我脸色不太好,父亲过来赔着笑问:“这么多电话,不会真有事吧?”


  我有些烦躁,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真没事,我回来就是看看你们,顺便骑车玩玩。”


  “是吗,我真不敢信。”父亲苦着脸说,“你哪次回来不是坐着小车,还好几辆的?”


  父亲的话,让我蓦地明白村支书的态度何以不像以往那般热情,也理解了司机和副手的紧张反应。正要回答,村西头响起鞭炮声。父亲脸一沉,愠怒地说:“肯定是老胡家放的。看你骑自行车回来,他以为你被撸了。咱两家不和,他放鞭炮是在庆祝。”


  我摆摆手说:“那就庆祝吧,您不用跟他较这个劲儿。”


  我们一家刚吃完午饭,司机就开车赶到,后面跟着副手的车,几个人从车上卸下大包小包的东西。我决定立即回城,走时没带单车,让父亲转送堂弟家孩子。骑车健身是不错,但骑车回家这种事以后还是算了。


  两辆车刚出村口,村支书的电话就打过来,“今天不太顺心,家里那臭小子惹我生气,看到您也没多请教。您哪天再回来,咱们好好喝几盅?啊,最近忙?没事没事,我随时恭候,随时恭候。”


3.jpg


  奔跑的父亲


  那年,我从学校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在又一次应聘被拒后,我无精打采走回家。见我垂头丧气,父亲叹了一口长气,说:“别急,晚上我带你去一个远房亲戚家坐一坐。”


  父亲说的这个远房亲戚,是小镇上一家银行的行长。说是远房亲戚,其实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转折亲,此前自然没有来往过。


  父亲一生靠种地为生,老实巴交,从没求过人。那天下午,他拿出攒了好久的积蓄,买了烟和酒。晚上,我们趁着夜色,赶往10公里外的行长家。


  敲开大门,行长看到父亲,愣了片刻。我们进屋后,行长的脸上一直没有笑容。他不停地对父亲说,这个绝非易事,我帮不上这个忙。


  父亲却一直微笑着,点头附和行长的每一句话,又低声下气地反复说:“求您多想想办法,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不忘。”


  低到尘埃里的父亲,突然让我有一种想逃出去的冲动。在我们准备告别时,行长很坚决地让父亲把东西带回去。


  父亲假装拎着东西准备出门,就在他跨出门槛的一刹那,父亲迅速把东西朝屋内一丢,拉起我迅速冲出门外。等行长反应过来,我们早已冲出了门口。这时,行长也提着东西追了出来,父亲见状,拉着我的手迅猛奔跑。


  奔跑中,父亲的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重重摔在地上。可父亲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旋即爬了起来。爬起来的父亲跑得更快,不一会儿,我们便跑出很远了。


  父亲和我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然后,他一瘸一拐地走着,得意地笑道:“只要留下了东西,你找工作的事,肯定就有希望了。”而我转过身,却泪流满面。


  一个月后,那个亲戚行长果然来到我家,说有一个效益不错的单位正好要人,我可以去那上班,还把烟酒退还给了父亲。


  行长临别前,悄悄对我说:“你能找到工作,不是因为我想帮忙,而是你父亲那晚拼了命地跑。尤其是他摔倒后,忍着伤痛,还爬起来跑,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那样拼命地跑……”


 4.jpg


  睡在天堂的爱


  一天,父亲开口跟我要钱了。最初的借口是身体不太好,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便给他寄了钱。


  没想到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个电动三轮车。我犹豫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迟疑,说:“你给我出一半,我自己出一半,把家里羊卖了。”


  我的心就软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养羊,四五只,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的花销。母亲去世后,我想把他接到城里,他执意不来。在县城的弟弟也打算接他一起过,他也不肯,说习惯了乡下,习惯了村里的人。


  无法说服父亲,也只能由他。但是平常给他钱他总不肯要,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到什么钱。可是现在……我如数把钱汇过去,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这样过了3个月,我决定带女儿回家去看看他。


  门锁着,隔壁的三叔说他去放羊了。我牵着女儿去坡上,远远看见小小的羊群,近了才看见他:坐在一棵树下打瞌睡,旁边铺着块塑料布,上面放着吃了一半的饼儿、一小袋咸菜,还有一壶水……心里一酸,喊了声“爸”。


  他激灵一下睁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女儿抢着说:“妈说要给你个惊喜。”他的确很高兴,顾不得跟我多说什么,拉着女儿去见识他的宝贝羊们。


  8只,小小的一群。他乐呵呵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卖,可以卖好多钱呢,现在羊又涨价了。”


  回到家,院子里有些杂乱,角落里,放着他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爸,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问。他有些慌张:“我……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


  我收拾院子的时候,听见他给弟弟打电话:“你姐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想说什么,但又住了口。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因为年少的嫉妒,我对弟弟刻意疏远了,后来赌气般地考上了一所好大学,终于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一家不错的外企,做了白领,而弟弟最后勉强读完职业中专,成了县城里那种在流水线上做事的小工人,对我更是仰视中又多了些敬畏。


  下午,弟弟两口子带了孩子早早回来,买了很多东西。


  父亲亲自下厨,让弟弟打下手,做了很多菜,都是我爱吃的。母亲在时,他是不做饭的。很意外,他竟然把每一道菜都做出了母亲的味道。吃着吃着,我几乎流下泪来。


  晚上,我在院子里陪他说话,只是没想到,他绕了很大的圈子,先说村里正在统一规划,又说母亲生前想重新翻盖房子……最后才试探着问:“你们要是手头不那么紧,能不能……你知道的,你弟弟他们……”


  我打断他:“爸,翻房子需要多少钱?”心里,忽然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


  “大概,大概要两万块吧……”他的声音低下去,又赶快补充,“我的羊要是都卖了,也能卖好几千块钱。”


  我愣了一下:两万多对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嗫嚅着:“爸,我回去看一看再说,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他低下头:“丫头,难为你了。看看能有多少,爸年纪大了,别的事也不会花钱了……”


  我笑了笑。月光暗暗的,他一定看不出我的笑容有些苦涩。


  跟老公说了父亲要钱的事,半天,老公也不说话,他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这一年,他的境况比我更糟。他经营着一家小的出口公司,现在连工资都成了问题。最后他说:“把钱给爸吧,咱们紧紧手,日子总还过得去。”


  在我把钱汇给父亲半个月后,我遇到老家一个亲戚来城里办事,闲聊中我顺口问:“我们家的房子开始翻盖了吗?”


  他有些诧异:“没听你爸说要翻盖房子啊。“然后他想起来什么,“对了,你爸把羊都卖了,帮你弟弟买了辆小客货车,你弟不在工厂了,自己给人开车送货呢,不少赚钱……”


  我的心里,像瞬间被凉水浇透,有冷冷的寒意。


  原来,他是骗我的,他始终是偏着弟弟,偏心到骗了我的钱来帮着他——父母是不能恨的,可是那怨,到底有多重?


  回到家,我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关在洗手间,借着哗哗的水声哭了一场。


  之后好些天,我都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后来是他先打了电话来,我只是淡淡应付着,他只好讪讪地挂了电话。但是我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3天后,我接到弟弟电话,说他去世了,死于心肌梗塞。猛然想起他3天前电话里那些琐碎的叮嘱和我的冷淡。犹如一块重石砸在心上,砸得我好半天没有透过气来。


  赶回家去,第一次我和弟弟抱在一起痛哭,母亲离开时,我还有他的怀抱可依,而现在……几天前对他的怨恨早已被他突然的离去冲散,只被疼痛包围。


  安置了他的后事,走的时候,弟弟送我去车站,说:“姐,要常回来,爸妈都不在了,家还在。”


  一句话,我干涸的眼中忽然再度充满了泪。握握弟弟的手,说了声保重,我上车离开。我想也许以后,这个所谓的家,我不会常回了吧。


  但是人生,真的竟是这样地祸不单行,老公的公司出事了,他被一个客户骗走了全部资金。


  老公几乎崩溃,从不沾酒的人开始日日买醉。我既心疼焦急,又无计可施,想了一个晚上,决定卖房子。


  弟弟是第二天中午打来的电话,他离开后,弟弟倒是常常打电话来。我没有心思和他寒暄,他也听出了我的焦虑,耐心地询问。


  没想到他竟然坐了火车第二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进门,什么都不说,从怀里掏出报纸包着的一沓钱来:“姐,这是5万块,不多,先拿着应急。”


  我吃惊不已:“你哪来的钱?”“这几个月开车拉货赚了一部分,用房子抵押贷了3万,县城里房子不值钱,只能贷这么多……”


  我心里一热,把钱推给他:“我不能用你的钱。”弟弟急了:“姐,去年工厂倒闭,我和你弟妹都下岗,想买辆车,没钱,你给了爸4万块,让他给我,还不让爸告诉我是你的钱。”


  我呆住了,弟弟依然在说:“爸说了,小时候你总让着我,因为我是弟弟,现在我要保护你,因为你是女人。爸还说,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就是你娘家……”


  “爸!”我一转头,泪如雨下。我这个薄情的女儿啊,是怎样误会了他那片深爱的苦心。他是早就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吧,他是知道生性高傲的我,连亲情都不会索取和依赖吧。所以,他要替我预订未来的爱和守护。


  当初,他开口跟我要钱,心里该是怎样的为难?要鼓起多大的勇气?但是他还是要那么做,只是为了让他离开后,我还有亲人的爱可以依赖。


  原来他最爱的孩子还是我啊。我转回身抱住弟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我想此刻,睡在天堂的他,一定是安心了,因为他那个始终活在他的深爱中却不自知的女儿,终于懂得了他的爱。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