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年度最佳小小说精选,看完久久不能平静!

2018/10/08 14:56:05 来源:诗词世界  
人一生当中,最大的炫耀,不是你的财富,也不是你的精明,更不是你的手段,而是一种简单的理解和体谅!

1.jpg

  -01-


  我的晚年


  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


  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 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


  许多人都说:


  “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很孝顺的样子。谁不知道,他是为了老头子的钱。”


  老人的孩子们,也常从国外打来电话,叮嘱老父亲要小心,不要被学生骗了。


  “我当然知道!”老人总是这么说,“我又不是傻子!”


  终于有一天,老人过世了,律师宣读遗嘱时,三个孩子都从国外赶了回来,那学生也到了。


  遗嘱宣读之后,三个孩子都变了脸,因为老人居然糊涂到把大部分的收藏都给了那个学生。


  老人的遗嘱写着:


  “我知道我的学生可能贪图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苍凉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


  就算我的孩子们爱我,说在嘴里、挂在心上,却不伸出手来,那真爱也成了假爱。


  相反,就算我这个学生对我的情都是假的,假到帮我十几年,连句怨言都没有,也就算是真的!”


  -02-


  最大的炫耀


  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路虎, 正愁眉苦脸时,这时走过来一个路人。 路人问:赔得起吗?


  老头:赔不起!


  路人说:赔不起还不跑,等人家来找你啊!


  老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这时,这名路人拿出钥匙开着路虎走了!


  人一生当中,最大的炫耀,不是你的财富,也不是你的精明,更不是你的手段,而是一种简单的理解和体谅!


  -03-


  轮回


  多年前,每到清晨,她要送他去幼儿园前,他总是哭着对她恳求:


  “妈妈,我在家听话,我不惹你生气,求你别送我去幼儿园,我想和你在一起。”


  急匆匆忙着要上班的她,好像没听见似的,从不理会他在说什么。


  他也知道妈妈不会答应他,因而每天都是噘着嘴边哭喊着“我不要去幼儿园……”边乖乖地跟在她身后下楼。


  多年后,她年岁渐老,且患上老年痴呆症。他在为生计奔波打拼,没时间照顾她,更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思虑再三,他想到了一个地方。


  在做出抉择的前夜,望着他进进出出、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的神志似乎清醒了许多:


  “儿啊,妈不惹你生气,妈不要你照顾,不要送妈去养老院,我想和你在一起……”


  哀求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变得越来越弱,最后便成了哽咽。


  他沉默了又沉默,反复寻找说服她的理由。最终,俩人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市郊那座养老院里。


  在办完手续,做了交接后,他对她说:


  “妈,我……我要走了!”


  她微微点头,张着没有牙的嘴嗫嚅着:


  “儿啊,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那一霎,他霍然记起,当年在幼儿园门口,自己也是这样含泪乞求:


  “妈妈,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此刻,泪眼婆娑的他,别有一番滋味涌上心头。


  -04-


  暗恋


  毕业后多年,她收到了他的结婚请柬。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去赴约。


  他变得风度翩翩,十分健谈。他的新娘也很美丽,让她心里一阵伤感。


  如果当年自己没有离开,那么站在他身旁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还是要走过去给他送去祝福。


  “这么多年没见,你变了好多,记得那时你没这么健谈,跟喜欢的人说话总是结巴,好腼腆。”


  她顿了顿,继续说,


  “没想到现在跟新娘说话这么流利,爱情的力量真厉害!”


  他听后,马上脸红到脖子根,说:


  “真……真……真的吗?”


  她突然就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05-


  借钱


  老大的俩双胞胎儿子考上了大学,光学费就一万多。


  老大东跑西颠,跑细了腿儿,也没把钱凑够。


  为这事,老大吃不香,睡不安,愁起满嘴的燎泡。


  媳妇说,该借的都借了。实在不行,你跟老二张个口吧。


  老大一听,咧了嘴。


  老大说,前年,老二盖鸡场鸭场,跟咱借两千块,可咱连百十块都没借给他。这个时候找他,我咋张得开口?


  那……咱儿子的大学就不上啦?


  老大点支烟,狠狠地抽几口,烟雾缭绕,罩着老大那张愁苦的脸。这时,有人敲门。老大开门一看,竟是老二。老二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


  把老二让进屋,老大说,老二,你咋来啦?


  老二放下鸡,放下鸭,抹一把头上的汗说,听说俩侄子考上了大学,担心哥凑不够学费,就给哥送来三千块……说着,老二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老大羞愧难当,一张脸涨成红高粱。老大说,老二,哥对不起你……前年你盖鸡场鸭场,跟哥借两千块钱,可我……


  老二摆摆手说,哥的家境我知道,嫂子有病,俩侄儿要上学,你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再说,你前年不是还借给我五百块吗?


  五百块?老大一头雾水。


  对呀。老二说,哥,你忘了吗?那五百块,是你托咱娘捎给我的啊……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