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王尔德:我们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2018/10/19 10:30:41 来源:文艺读库  作者:王尔德
   
他叫道,“怪事,真是难遇的幸运,这儿有朵红玫瑰,这样好玫瑰,我生来从没有见过。它这样美定有很繁长的拉丁名字”;说着便俯身下去折了这花。

1.jpg

  “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这是王尔德最著名的言论,世界就像一个大阴沟,肮脏、堕落、同流合污每天都在这里发生。虽然世界不善良,但我们不能放弃追求爱与美,善良与希望。“仍然有人仰望星空”,知晓了生命的不堪,却依然满怀爱与宽容,踏上那荆棘满地却又风景如画的路途,这才是真正的勇敢和乐观吧。


  “她说我若为她采得红玫瑰,便与我跳舞。”青年学生哭着说,“但我全园里何曾有一朵红玫瑰?”


  夜莺在橡树上巢中听见,从叶丛里望外看,心中诧异。


  青年哭道,“我园中并没有红玫瑰!”他秀眼里满含着泪珠。“呀!幸福倒靠着这些区区小东西!古圣贤书我已读完,哲学的玄秘我已彻悟,然而因为求一朵红玫瑰不得,我的生活便这样难堪。”


  夜莺叹道,“真情人竟在这里。以前我虽不曾认识,我却夜夜的歌唱他:我夜夜将他的一桩桩事告诉星辰,如今我见着他了。他的头发黑如风信子花,嘴唇红比他所切盼的玫瑰,但是挚情已使他脸色憔悴,烦恼已在他眉端引着痕迹。”


  青年又低声自语:“王子今晚宴会跳舞,我的爱人也将与会。我若为她采得红玫瑰,她就和我跳舞直到天明,我若为她采得红玫瑰,我将把她抱在怀里,她的头,在我肩上枕着,她的手,在我手中握着。但我园里没有红玫瑰,我只能寂寞的坐着,看她从我跟前走过,她不理睬我,我的心将要粉碎了。”


  “这真是个真情人。”夜莺又说着,“我所歌唱,是他尝受的苦楚:在我是乐的,在他却是悲痛。‘爱’果然是件非常的东西。比翡翠还珍重,比玛瑙更宝贵。珍珠,榴石买不得他,黄金亦不能作他的代价,因为他不是在市上出卖,也不是商人贩卖的东西。”


  青年说:“乐师们将在乐坛上弹弄丝竹,我那爱人也将按着弦琴的音节舞蹈。她舞得那么翩翩,莲步都不着地,华服的少年们就会艳羡的围着她。但她不同我跳舞,因我没有为她采到红玫瑰。”于是他倒在草里,两手掩着脸哭泣。


  绿色的小壁虎说,“他为什么哭泣?”说完就竖起尾巴从他跟前跑过。


  蝴蝶正追着阳光飞舞,他亦问说,“唉,怎么?”


  金盏花亦向她的邻居低声探问,“唉,怎么?”


  夜莺说:“他为着一朵红玫瑰哭泣。”


  他们叫道,“为着一朵红玫瑰!真笑话!”那小壁虎本来就刻薄,于是大笑。 然而夜莺了解那青年烦恼里的秘密,她静坐在橡树枝上细想“爱”的玄妙。


  忽然她张起棕色的双翼,冲天的飞去。她穿过那树林如同影子一般,如同影子一般的,她飞出了花园。


  草地当中站着一株艳美的玫瑰树,她看见那树,向前飞去落在一枝枝头上。她叫道,“给我一朵鲜红玫瑰,我为你唱我最婉转的歌。”


  可是那树摇头。


  “我的玫瑰是白的,”那树回答她,“白如海涛的泡沫,白过山颠上积雪。请你到古日晷旁找我兄弟,或者他能应你所求。”


  于是夜莺飞到日晷旁边那丛玫瑰上。


  她又叫道,“给我一朵鲜红玫瑰,我为你唱最醉人的歌。”


  可是那树摇头。


  “我的玫瑰是黄的,”那树回答她,“黄如琥珀座上人鱼神的头发,黄过割草人未割以前的金水仙。请你到那边青年窗下找我兄弟,或者他能应你所求。”


  于是夜莺飞到青年窗下那丛玫瑰上。


  他仍旧叫道,“给我一朵鲜红玫瑰,我为你唱最甜美的歌。”


  可是那树摇头。


  那树回答她道,“我的玫瑰是红的,红如白鸽的脚趾,红如海底岩下扇动的珊瑚。但是严冬已冻僵了我的血脉,寒霜已啮伤了我的萌芽,暴风已打断了我的枝干,今年我不能再开了。”


  夜莺央告说,“一朵红玫瑰就够了。只要一朵红玫瑰!请问有甚法子没有?”


  那树答道,“有一个法子,只有一个,但是太可怕了,我不敢告诉你。”


  “告诉我吧,”夜莺勇敢地说,“我不怕。”


  那树说道,“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需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然后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她。你需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你需整夜的为我歌唱,那刺需刺入你的心头,你生命的血液得流到我的心房里变成我的。”


  夜莺叹道,“用死来买一朵红玫瑰,代价真不小,谁的生命不是宝贵的,坐在青郁的森林里,看太阳在黄金车里,月亮在白珠辇内驰骋,真是一桩乐事。山楂花的味儿真香,山谷里的吊钟花和山坡上野草真美。然而‘爱’比生命更可贵,一个鸟的心又怎能和人的心比?”


  ……


  那树叫道,“看,这玫瑰已制成了。”然而夜莺并不回答,她已躺在乱草里死去,那刺还插在心头。


  日午时青年开窗望外看。


  他叫道,“怪事,真是难遇的幸运,这儿有朵红玫瑰,这样好玫瑰,我生来从没有见过。它这样美定有很繁长的拉丁名字”;说着便俯身下去折了这花。


  于是他戴上帽子,跑往教授家去,手里拈着红玫瑰。


  教授的女儿正坐在门前卷一轴蓝色绸子,她的小狗伏在她脚前。


  青年叫道,“你说过我若为你采得红玫瑰,你便同我跳舞。这里有一朵全世界最珍贵的红玫瑰。你可以将她插在你的胸前,我们同舞的时候,这花便能告诉你,我怎样的爱你。”


  那女郎只皱着眉头。


  她答说,“我怕这花不能配上我的衣裳;而且大臣的侄子送我许多珠宝首饰,人人都知道珠宝比花草贵重。”


  青年怒道,“我敢说你是个无情义的人。”她便将玫瑰掷在街心,掉在车辙里,让一个车轮轧过。


  女郎说,“无情义?我告诉你吧,你实在无礼;况且到底你是谁?不过一个学生文人,我看像大臣侄子鞋上的那银扣,你都没有。”说着站起身来走回房去。


  青年走着自语道,“爱好傻呀,远不如伦理学那般有实用,它所告诉我们的,无非是空中楼阁,实际上不会发生的,和缥缈的虚无不可信的事件。在现在的世界里存在,首要有实用的东西,我还是回到我的哲学和玄学书上去吧。”


  于是他回到房中取出一本笨重的,满堆着尘土的大书埋头细读。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