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红楼外传》之乐韵

2016/12/15 16:53:00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潘跃
上期说到邓婕因《红楼梦》改变了一生的命运,确实没有丝毫的夸张,恐怕就连邓婕也不得不承认,她是幸运的。

  本是红楼仙子命已定 


  奈何遇人不淑毁一生


  上期说到邓婕因《红楼梦》改变了一生的命运,确实没有丝毫的夸张,恐怕就连邓婕也不得不承认,她是幸运的。而相比无福消受这份幸运的另一个人,她的命运也确实是十分令人感到惋惜,她就是上海美女乐韵。


  当年邓婕除了自身有很多不足之处几次三番差点儿致使她出局之外,还有当时实力最强大的乐韵带来的威胁,乐韵强大的存在让邓婕感到十分危险。因为当时的乐韵早出演过多个角色,且已经俘获不少观众的心,在上海那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所以1984年筹备拍摄《红楼梦》时,乐韵是最先入选红楼剧组的女演员。乐韵优于邓婕的条件使得邓婕对剧组定角的决定十分担忧,然而,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捉摸不定,就在一切看似已成定局之时,乐韵却放弃了。如果当初乐韵由出演王熙凤,恐怕今日我们看到的就是另一个王熙凤了。


  1967年出生于上海的乐韵,有着一张圆润白皙的脸庞和微微轻扬的小嘴,自小就长得十分乖巧可人。1984年,17岁的她年纪轻轻就在电视剧《相逢在大篷车上》中担任女主角。同年,又出演第一部故事片《通缉令》,在片中饰演女流氓马妲。乐韵凭借着那双灵动的丹凤眼和那对迷人的小酒窝,深得观众喜爱,被称为当时最靓丽而甜美的影星。


  对于当时乐韵选择放弃,有一种说法是由于她一心想要出国,所以才决定从凤姐的竞选中退出。但王导实在舍不得放弃她,看她一时半会儿还不出去,就让她饰演戏份不多的尤三姐,而把周月改为李纨的候选,谁想到,最后乐韵连尤三姐也没演成。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古有才子佳人多困于情,而今俊男靓女也不例外,乐韵正是输给了一个“情”字。


  古人常说相逢即是有缘,只是有时候还真说不清楚,那缘分究竟是福是祸?当时才17岁的乐韵,涉世未深,完全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在命运的安排下,她与香港影星罗烈相识,在与罗烈接触的过程中,乐韵似乎被罗烈吸引了,两人很快坠入情网。


  罗烈曾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诺要让乐韵一辈子幸福,还答应带着乐韵一起去香港发展,助她成为香港影星。或许因为彼此同为影星,或许因为罗烈给了乐韵太多美好的期待,终于,乐韵选择放弃了在内地发展的一切机会,义无反顾随着罗烈去了香港。


  只可惜,乐韵来到香港之后,除了现实给的一记响亮的耳光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乐韵欢天喜地来到香港之后,才得知罗烈原来早有家室,那时的她虽知自己是骑虎难下,但还是没有选择离开,只因她对这段情感倾尽所有,不甘轻易放弃。罗烈无奈之下只得将乐韵藏在别墅供养着,古人是金屋藏娇,而罗烈是别墅藏乐韵,恐怕连乐韵自己都觉得可笑吧。


  罗烈虽是背着家人偷偷与乐韵往来,但这一来二去,哪有不透风的墙,终于,还是被罗烈的妻子发现了,妻子与罗烈大吵大闹之后,也始终难消心头之气。而罗烈呢,开始担忧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势必掀起舆论狂潮,为了顾忌自己的颜面,他竟狠心抛弃了乐韵,就连基本的生活费也不提供了。


  乐韵哪会相信事实竟是如此残酷,还痴痴上门讨公道,只是她未曾想到本就理亏的罗烈,会不惜一切手段赶走她,最后竟以扰乱家庭报了警。只因这段感情始终被掩藏在罗烈的谎言之下,乐韵确实与罗烈没有家庭之名分,警察依法对她的行为进行了干预,她只能就此罢手。


  乐韵怎么也想不到,曾经的那些甜言蜜语自始至终都是泡沫,根本经不起现实的半点检验,转眼间便灰飞烟灭;曾经深信不疑的枕边人早已是她人妻、她人父,根本没有什么天长地久,只是一个谎话连天的童话故事;曾经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到最后竟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尖刀,无情刺进心脏。


  经历了这些风波,乐韵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那时的她就如同行走悬崖边上的绝望之人,稍有不慎便会跌入万丈深渊,更何况是像她这样真性情的女子,倘若就此困于心,建造一座围城把自己封闭起来,旁人可是毫无办法啊。


  情感上的创伤还咧着大口子在流血,生活上的艰难仍旧咄咄相逼,那时的乐韵大抵真的是累了,倦了。不然,究竟要有多大的勇气,她才能说服自己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呢?那轻轻的纵身一跃,跃过那十三层楼,也卸下这一世红尘过往。只是,一个如此美丽的生命瞬间香消玉殒,那时的乐韵才28岁啊。


  这世间有多少痴男怨女,只为伊人执念终生,而痴情人往往是伤痕累累,说的大概就是像乐韵这样为爱倾尽所有之人吧。在她死后,罗烈拒绝出面料理后事,乐韵的死他本无法置身事外,最终却连一丝情意也没有,还是与乐韵素不相识的白玉冰为她料理了身后事。


  都说世事变幻无常,果真,人的命运就像天气一般阴晴不定,在你毫无察觉的分秒之间就悄然改变了方向,而你只能是后知后觉。今朝再看当年一石激起千层浪的《红楼梦》,除了经典,剩下更多的不过是物是人非罢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倘若这世间,少几个薄情寡义之人,多几人朝夕之间真诚相待,哪里又何须谈到生死。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