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五回

2017/07/17 13:55:15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范哈儿是说到做到,他先于万县驻军、早年也是拖棚子出身的杨春芳里应外合攻下熊克武在下川东的军事要地——万县,又暗自派人到汉口迎杨森返川主持川政。

  第五回 主正义船中受辱 惩洋人夔门复仇 1


  范哈儿是说到做到,他先于万县驻军、早年也是拖棚子出身的杨春芳里应外合攻下熊克武在下川东的军事要地——万县,又暗自派人到汉口迎杨森返川主持川政。正欲在北洋大臣吴佩孚支持下打回四川的杨森,急需收罗人马,见范哈儿来投,大喜过望,立刻委托范哈儿为该部师长,分驻夔府。


  酒过三巡,杨森显得非常关心地向范哈儿道:


  “范老弟,这名字是怎么取起来的?”


  范哈儿嘻嘻一笑:


  “听我爷爷说,我小时候,模样长得哈头哈脑的,一副‘哈’相。说话做事不知天高地厚,总得争个输赢。读私塾时,同学骂我一句,我要骂他一天;谁要打我一下,我要打他十下。有一天,我逃学,先生打了我的屁股,我不服气,便趁他脱开裤子拉屎时,狠狠地还了他几篾片。爷爷和先生都骂我是‘哈儿’,从此,‘哈儿’就出名了。”


  “你这‘哈儿’往后别‘哈’到我杨森头上,我的屁股可受不了你那几篾片啊!”杨森意味深长地笑着说。


  “军座要是无缘无故打我哈儿的屁股,我当然要打回来。”范哈儿装着听不懂杨森的话。


  杨森略一思忖:


  “范哈儿这个名字好是好,只是上不得台面。你现在是个革命军人,总该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字。比如我叫杨森,字子惠。”


  “好嘛,就请军长给我取一个吧!”


  “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杨森思忖起来。


  “无论取啥都行,狗娃猫娃都行。”范哈儿不在意地说。


  “这次你给杨春芳打下了万县,为我部统一四川立下了头功,‘绍’者再接再砺,‘增’者增光添彩也,我看就叫绍增吧!”


  “要得要得!叫范哈儿也好,叫范绍增也好,都是一回事!”


  转眼间已是民国十五年底。万县李家花园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的司令部里,突然响起一声“报告”,接着大门打开,匆匆闯进两位军官,杨森抬头一看,原来是驻守夔门的师长范绍增和副师长罗君彤,便问道:


  “绍增,有事?”


  范绍增急忙回答说:


  “军座,出了大事了!”


  “什么情况?快讲!”杨森有些迫不及待。范绍增看了看与杨森对坐着的那两位陌生人,不敢开口。杨森看懂了范绍增的意思,便笑着对陌生人介绍道:“二位,这是我部范绍增师长,罗君彤副师长。”


  “范哈儿。”范绍增补充道。


  “久仰,久仰!”没等杨森继续往下介绍,陌生人便自我介绍道:


  “我叫朱德。”


  “我叫陈毅。”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范绍增早就听说朱德、陈毅乃中共要员,他俩为何来到这里成了杨森的座上客,范绍增异常诧异。


  原来,朱德和杨森曾在蔡锷领导下的护国军中共过事,以后杨森在川军第二军任军长时,曾拍电邀请朱德“念在旧交”到重庆“聚首”。朱德接电后到重庆会见杨森,并准备留学德国。杨森挽留朱德辅助左右,朱德皆婉言谢绝。当朱德离重庆时,杨森送至朝天门码头还向朱德表示将来出国归来,定“虚席以待”。故朱德回国后,受中共中央派遣,任杨森部党代表。


  与此同时,在北京负责国民革命运动委员会的陈毅,组织抗议因皖系北洋军阀段祺瑞枪杀革命群众的惨案,被北洋当局所注意,身份逐渐暴露,适逢曾任杨森秘书、与陈毅留法勤工俭学时的同学喻正衡邀陈毅到杨森部共事。与此同时,中共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也通过与杨森有较深关系的中法大学校长李石曾写信给杨森,介绍陈毅到万县杨森部司令部工作。


  这时杨森对范绍增说道:“没啥子,讲吧!都是自己人。”


  范绍增听杨森这么一说,便开口大骂:“军座,洋人都骑在脑壳上拉屎了,这口气忍不下去了……”


  杨森一下子紧张起来:“哦?绍增,慢慢摆。”


  原来是当天上午,范绍增和罗君彤从夔府乘坐英商太古渝公司“万流”号轮船去万县军部开会。轮船在云阳县城南长江江面上慢慢停住。几只递漂的舢板把来去万县、重庆的旅客送上汽轮,然后把宜昌、奉节来的旅客接上岸。


  这时,杨森的宪兵第二大队几十位官兵押送盐款银元数十箱,雇了三只木船,准备搭乘“万流”号商轮回万县军部。


  不料,正当三只木船逐渐驶近“万流”号时,“万流”号却长鸣一声,突然加大马力向木船冲去。船上的乘客和岸上的人都惊呆了,忙大喊起来:“撞不得,要出人命。”


  “万流”号却不理睬,径自朝木船冲去。装满士兵的两只木船,和另一只装银元的木船转眼间被汽轮撞翻。遭到突然袭击的士兵纷纷落水。会水的士兵挣扎着向岸边游,不会水的士兵一边挣扎,一边高声呼喊……


  这一切,范绍增看在眼里,恨在心头。


  他大叫一声,一摆手抽出手枪:“格老子,硬是洋人才是娘生的,中国人的命硬是不值钱,老子今天就不信!弟兄们,操家伙,到船脑壳找洋人算账。”


  那洋人船长自恃是英国人,根本不把范绍增放在眼里,操着生硬的中国话:“你们中国人,想造反?”范绍增怒气冲冲:“我要你马上下令救人。”


  洋人船长将范绍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判定是个不大的军官,于是便阴阳怪气地反问道:


  “我问你,你们中国木船为什么挡住我们的去路?”


  “去你娘!”范绍增像打自己的部下一样,“啪”地一声打了那洋人船长一记耳光。


  范绍增这一耳光不要紧,吓得罗君彤出了一身冷汗。他害怕惹出了大事来,急忙站出来打圆场:


  “算了算了,双方都算了!”他一面劝,一面急于拉范绍增离开。


  “呼――!”忽听见那洋人船长一声口哨,数十名持枪洋人兵蜂拥至船头。那洋人船长将手一挥,口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了句什么,众水兵将范绍增一行人团团围住,并很快地夺过他们的枪支,抛入水中。范绍增当众受辱,怒不可遏,伸手夺下船长头上的帽子,往胯下一塞,接着取出往洋人船长头上一扣。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那洋人船长弄糊涂了。


  罗君彤知道范绍增的举动,是四川人最侮辱人格的一种报复行为,担心这一举动会惹出更大的麻烦,见那洋人船长不解其意,便灵机一动,随口编了一套说:


  “对不起,船长先生,刚才是我们范师长向你们表示歉意。”说着,硬拉着骂骂咧咧的范绍增走了。


  在此以前,“万流”轮在丰都立时镇曾撞翻过划子,淹死杨森部营长田雨亭及勤务督察长张复初、田云等多人。事后不久,英商“嘉禾”号轮又在涪滩地方撞翻木船两只,又淹死杨森部官兵30余人,沉没饷款30多万元。同时,杨森的师长郭汝栋率牟兵数人,搭乘英轮“万通”到万县,护航英军不由分说接除了他们的武装,郭下船不能,只得忍气吞声随轮到涪陵。杨森对英国人在自己防区内的霸道作风早已不满。听了范绍增刚才的报告,更是深痛恶绝。但一想到此事会牵扯到外交事件,便又马上改变了态度:


  “好吧,我们了解了解情况再议。”


  “军座,你的部下受这么大的耻辱,你还打啥退堂鼓?”范绍增说到此处,把帽子一摘,上衣一脱,用力往杨森面前的桌子上一搁,“那好,军座,你什么时候下了决心跟洋人算账,我范哈儿什么时候当你这个师长,我想,郭师长也是这么想的!”


  “这……”杨森见范绍增态度强硬,心想老对洋人软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眨巴着眼睛看了看朱德、陈毅:


  “你们二位看咋个办?”


  “有仇不报非君子!”不等朱德表态,陈毅抢先发了言。


  朱德点上纸烟,慢条斯理地说:“此事非同小可,咱们得好好商议,既然要跟洋鬼子干,也得讲点策略。”


  杨森:“玉阶兄,依你的高见?”


  朱德:“咱们也来个先礼后兵嘛。”


  杨森:“玉阶兄,你尽管说,具体事情我来做。”


  朱德环视大家:“依我之见,咱们做两手准备。第一,派人到英国驻重庆领事馆找领事卢思德当面抗议英“万流”号撞沉我国木船三只,溺毙我部押解饷银的官兵56人,商民、船工28人,损失饷银8.5万元、枪56支,以谋求政治上占主动。同时将此惨案真相成稿速寄给全国各地大报馆,力争全国人民的支持。第二,立即派人扣押“万通”、“万县”两轮,部队立即沿万县江岸布防,以防英国人用武力劫持被扣押轮船。


  当天,英国太古渝公司“万通”、“万县”两轮,被杨森扣押万县陈家坝码头。要求英太古渝公司赔偿“万流”轮肇事损失。


  英驻重庆领事馆领事卢思德,闻讯乘军舰“密得逊”号来到万县与杨森谈判。朱德、陈毅和杨森商定了对策,并制定了谈判方案交给杨森。经两日谈判,毫无结果,杨森指定其秘书长黄锡洋。外交处长杨驰与卢思德周旋。


  朱德、陈毅早料到与英方谈判不会有结果,因而事前与中共万县地下组织,就英商船舰横行川江,侵我主权,累肇祸端,撞沉我木船、溺死我军民暴行向全国发出通电,向英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主正义船中受辱 惩洋人夔门复仇 2


  这天,范绍增突然接到宜昌前清武官长江上游大袍哥方茂山的密电,说据英国海军驻宜昌办事处透露,驻宜昌英国分遣舰队司令达礼尔、将怡和商轮“嘉禾”号漆成灰黑色,加装机枪、大炮,载海军陆战队士兵数百名,偷偷驶向万县,范绍增接电后,立即转报杨森。


  这天晚上,范绍增发现下游驶来无名灰黑色轮船在夔府停泊,电告杨森,请特别注意。杨森接此报告,举棋不定,忙找朱德、陈毅商量。朱德、陈毅抑制不住胸中怒火,坚决表示“打!打!打!”杨森坚定了打的决心,旋即命第九师在万县北岸沿江布防,在北岸高地配备山炮12门,机枪营择要地构筑工事;又命宪兵司令于渊加派被扣的“万通”、“万县”两轮守兵。


  不出所料,第二天午后一时许,英轮“嘉禾”号、英军舰“威警”号在“柯克捷夫”号的掩护下,冲向被扣押的“万通”和“万县”两轮。


  却说这“万通”号船长罗伯尔,早年在东印度公司专门向中国及南洋一带贩运鸦片,从他10多年来闯荡中国积累的经验中得出一个结论:中国除了孙逸仙和共产党以外,所有的军队都是不敢碰外国人的。所以,当“万流”号在云阳肇事后,他却照样大摇大摆地在万县江岸抛锚下锭,要看看这伙“矮小”的中国人敢对他怎样。


  当他喝完咖啡走回船长室时,突然听到船被扣的报告,不禁大吃一惊,捋着红胡子半天没回过神来。他急忙换上衣服,来到中舱。只见一位全副武装的中国军人威风凛凛地坐在那里,一双喷火的眼睛,逼视得他颈项发凉。“罗伯尔船长先生,我是万县驻军宪兵司令于渊,贵公司‘万流’号在云阳肇事后逃跑,想必你是知道的,我代表驻军最高当局通知你,‘万通’号在贵公司未交出肇事祸首、赔偿一切损失之前,不得离开一步。”


  罗伯尔气急败坏地:“我抗议!”


  于渊一笑:“随你便。”


  午后,罗伯尔忽然匆匆挥着一纸电文撞进中舱:“司令阁下,我得到大英帝国驻华使训令,说贵国外交部、吴大帅均表示愿和平解决此案。一刻钟后,我将起锚,返回汉口面见吴大帅。请你们立即离船。”


  “什么和平解决?一派胡言。”于渊见罗伯尔“反客为主”,想趁此溜之大吉,便冷冷地回答说:“你们无视中国法纪,在我河内无端肇事,草菅人命,野蛮凶残,必须静候审判!贵国船员一律返回卧舱,如若违抗命令,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概由你负责。”


  中国士兵装弹上膛,声声振耳。


  “我抗议!英国船长决不受此侮辱!”罗伯尔吼着。


  “Hands up(举起手来)!”甲板上突然响起英军的喊声。原来,“嘉乐”号和“柯克捷夫”号一左一右,直逼“万通”号。靠近后,英军从两舷上跳上了“万通”号,有的鸣枪,有的呐喊,企图吓倒中国士兵。谁知中国士兵横枪怒目,毫无惧色。


  “Shoot(射击)!”“嘉乐”号舰长达礼尔下令开枪。


  小号兵赵立功中弹倒下,左右舷都有士兵饮弹而亡。于渊双眼喷火,拔出手枪大吼道:“开火。”


  “弟兄们,打啊!”船上的士兵呐喊着扑向敌人。


  江岸的中国士兵闻听枪声,一齐向敌舰扫射。


  不多时,“万通”号的英国水兵已横七竖八倒下一大半,“嘉乐”和“柯克捷夫”号舱面上英军水兵也给打倒一片。一些水兵见势不妙,跳下江去,哪知长江无风三尺浪,一卷就卷下江底喂鱼去了。


  万县城高笋塘杨森司令部里,当杨森听说英军正狼狈逃至重庆时,大松了一口气,招呼勤务兵上酒来。朱德一声不吭地听完于渊的汇报,沉吟起来:“英国人那么不经打?这里面怕是有诈。”


  杨森拿着酒杯的手一颤:“玉阶,你是说英国人不会善罢甘休?”


  于渊想起英舰逃跑时,不断地交换着悬旗,忙说:“怕是英军要反扑?”


  杨森;“那我们怎么办?”


  朱德严肃地:“军长,马上通知驻防夔府的范师长扎好口子,不要让龟儿子们跑了。我去黄角树炮兵阵地,准备炮兵支援。于渊,你挑选几十个水性好的兄弟,组成敢死队,作好攻击敌舰的准备。“


  杨森:“好,大家都听党代表的号令行动!”


  话音刚落,一发炮弹呼啸而来,将司令部的后墙炸塌了,紧接着,密集的炮火将万县城内的南街、杨家街、鸡公岭一带炸得墙倾房塌,血肉横飞。


  杨森额角渗出冷汗,手中擎着的香烟微微颤抖,烟灰落在身上全未察觉,好半天他才开口:


  “玉阶,你看这个局面咋收拾哟,惹怒了英国人要吃外交官司的哟。”


  朱德目光灼灼环视众人:“军长,眼下只有一条路子,打!”


  杨森长叹一声:“我何不想出这口恶气,这些英国人不把我杨森放在眼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是这乱子搞大了哟。”


  于渊最知道杨森的心理,一向对洋人马首是瞻的杨森这次一反常态对洋人持强硬态度,决不仅仅是浪沉了几只木船,死了几十个士兵和老百姓,也绝不仅仅是心痛上万的银币白白地沉入江中。上次郭师长被“万通”号船长强行解除武装的消息传来,杨森当时也是连称“奇耻大辱”,说是要“教训教训洋人”,不一会却换上网球鞋陪几个德国军火商打网球去了,这件“奇耻大辱”也就不了了之。


  这次杨森上赶鸭子上架――退不下来了。以范哈儿为首的部属一定要讨个说法,出一口恶气。杨森知道众怒难犯的道理,更知道范哈儿的德性和脾气。杨森心想一开始就掌握全局,给英国人施加点压力,道个歉赔点款就好对外面交差,哪晓得英国人连这点面子都不给,硬是让自己下不了台,如果这次不顺从部属意见,这个兵自己是不能带的了。


  他横下心来:“玉阶兄,此事就拜托你了。”


  朱德:“军长请放心,有全国人民撑腰,我的腰杆硬得很。”


  朱德成竹在胸,亲临黄角树炮兵阵地指挥。将士们早就做好准备,只等一声令下,便可万炮齐鸣。


  朱德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江面。只见以“嘉禾”号为首的英舰逼近江岸,炮口迸出一团团罪恶的火光,万县城被一片火海所笼罩,朱德暗想:“擒贼先擒王。先集中炮火打掉嘉禾号。”“嘉禾”号在中国炮兵的猛烈炮击下,起火燃烧。“柯柯捷夫”见势不妙,欲逃离江面,不料这时,从上游顺水飘下几十只木船,宛如乘风蛟龙,又如脱缰野马,直扑敌舰。敌舰慌了手脚,急忙调转枪口,向木船射击。


  朱德霍地站起,大声指挥道:“给我狠狠地打,压住敌人的火力!”


  “哒哒嘀……”江面上响起急促的冲锋号声,于渊站在船头,大手一挥:“弟兄们上!”说着率先跳上敌舰,冲上驾驶舱,扔出一颗手榴弹,敌驾驶应声倒地。


  其余敌舰仓皇向下游逃去……


  夔府江两岸悬崖峭壁上,范哈儿望着越来越近的敌舰心中大喜:“格老子洋鬼子你也有今天……,弟兄们听到,你们有好大的本事这次全部使出来,给范大爷出口气。干得好,我范大爷有重赏。”


  众弟兄齐声喊:“听范大爷的。”


  残余敌舰在舰队司令达礼尔的率领下,逃窜夔府附近江面,眼看即将脱离险境,达礼尔暗自松了口气。突然,一声巨响,舰艇猛烈地晃了几下,达礼尔暗叫:“不好,触雷了。”紧接着,江面上腾起一根根巨大的水柱,“东川”号连中树枚水雷,在江面上打了几个漩后,迅速沉入江底,“远征”号突遭陆上炮兵的猛烈炮击,弹药舱着火爆炸,在火海浓烟中只苦苦挣扎了几下,慢慢地沉入江中……


  事后,成都的《国民公报》报道此次战斗的详情,并刊载朱德的讲话:“此次开炮,兄弟亲与此役,洋人又强横可笑,不复可怜。他认为他的枪可以杀人。我们川军,这回也不客气,为正当卫,还他几枪,彼此都有伤亡。不过,人民无辜,为他杀害太多了……但是,我们四万万民众,为他打醒了。尽都知道对帝国主义者,非打不可!”这正是老虎屁股要摸,皆说是川中英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